水野调教

      距离行动还有三四个时辰,众人吃了点干粮就纷纷找地方休息去了。

      瞿鼎背靠一棵大树却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的,别看瞿鼎故作镇定其实这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心里紧张的很。但他发肆他不是紧张的睡不着,而是裴伦那个杀才的呼噜声吵的。他娘的物理声音大就算了,还带灵魂穿透的就过分了,哪怕离他远点都没用。草!

      早知道就把他给赶到河边去,没办法的瞿鼎只有翻看论坛打发时间了。

      论坛上也是吵翻了天

      “来来来,大家看看啊!这是你们的爸爸,也就是我建立的村庄。好好学学!”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上显示了这个讨打的货的村庄样貌。高耸的大山下一圈低矮篱笆围着几座破茅草屋,茅草屋后面是一些帐篷,帐篷中间立着一杆大旗,上面一个大大的曹字。连农田的没开垦。

      “看见这山,看见这面旗,看见这个字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有没有组队偷旗的?”

      “这不是巧了吗我也有想法,加一!”

      “就这也好意思发,还是来看看你爹我的吧”

      (图片)

      (图片)

      也是一群茅草房和帐篷,但没有篱笆墙,四周却有一大片的田地。

      “你这还不如上面那一个那,连墙都没有”

      “就是,你咋好意思发出来比较的”

      “一群傻子,我是没篱笆墙,但我挖的有壕沟啊,在说了他连田都没有看看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挖田补种粮食弄那些花里胡哨的,我看他到时候吃什么!”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现在夏季的耕种季快结束了。妈呀,不聊了我去种田了”

      “卧槽!还真是,下了下了”

      .........

      “大人!醒醒快要到丑时了”

      “唔,是卢小旗啊。这是怎么了”

      瞿鼎被人摇醒还有点迷糊,看见是卢剑星把自己弄醒一时没反应过来询问道。

      “什么怎么了,我的大人啊!时辰快到了,要出发了”

      卢剑星一时被瞿鼎问的哭笑不得,催促着。

      “啊?哦!哦!是时辰快到了,我马上起来。唔!我的老腰啊!”

      瞿鼎一下起得急忘记了他还穿着铠甲,结果把腰给闪了,坐在地上满脸痛苦。

      “大人!您没事吧,这是怎么了”

      裴伦在一旁听到瞿鼎的痛喊声连忙过来询问。

      “大人没事就是起得急腰闪了一下,我给大人正一下骨就行了。裴小旗还是快去准备吧”

      “啊?嗨!我还以为出了啥事,原来是腰闪了。那我去准备,大人就拜托卢小旗了”

      裴伦听到卢剑星的解释就满不在乎的去了另一边。

      “来大人您先坐正,我给你正一下骨就好。来手臂抬一下,预备,起!”

      咔嚓一声,瞿鼎感觉自己的下半身一下没知觉了。慢慢的腰就不怎么痛了,坐着缓了一会对卢剑星问道。

      “卢小旗,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回大人的话,现在是子时六刻了。咱们得快点准备出发”

      “好吧,拉我慢点起来。”

      这边瞿鼎怕腰走闪了,起的及慢。另一边裴伦把还没醒的校尉叫醒,吩咐他们弄点水清醒一下,吃点东西就得出发了。

      .........

      村庄里面的众人也没闲着,纷纷行动起来。村里的两个人摸黑起床,弄了点水浇在脸上,睡意一下就没了。拿上刀向着村边摸去。

      “二牛,咱俩分头行动。你去接应大人,随便把路上的清理一下。我去院子后门送东西给沈哥他们,明白了?路上不管是狗还是人,敢出声的就都宰了”

      “放心吧!哥”

      “嗯,去吧!注意点”

      “诶!哥你也小心点”

      村里面的行动很顺利,但院子里面就不怎么如意了。沈炼他们一开始是挺顺利的但进了院子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刚进来的时候姓崔的还拉着他们聊天和喝酒,后面见他们就真的是几个落魄到走头无路的刀客后也就没在见他们了。沈炼他们还以为能够自由行动了,却发现他们走到哪都有人跟踪,没办法传递消息,好几天就得了张纸条,上面就写了今天的任务和暗号。

      护院教头也没给他们分派任务,就只是让人每天晚上和他们喝酒聊天。

      这不今天晚上又有人找他们,偏偏他们还不能拒绝怕被发现了马脚,只得来者不拒。

      他们也是头铁,来一次把人灌趴一次。这不房间里又是一片狼藉,六个人趴了三个,还有两个也快坚持不住了。

      “猴子,呃!你这酒量,呃!是怎么练的。这两天就没见你喝趴过,呃!”

      “嘿嘿..沈哥这你就不懂了,我每次可是提前吃了解酒药的,当然喝不趴那”

      名叫猴子的校尉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另外两人

      “tm的,猴子你不仗义,呃!。为啥不告诉我和沈哥你有解酒药,是不是想看我们,呃!出丑!劳资先灭了你”

      “诶!别别别,我这不是也没配多少吗。来这是最后的两颗解酒药,吃了它就没事了”

      猴子说着从怀掏出两粒药丸

      “话说沈哥,这三个人该怎么办?”

      猴子指着地上的三个人问道

      “还能怎么办,反正都是欺压百姓的恶仆。拧断脖子后放桌上就行了,来一起动手”

      沈炼吃了解酒药也缓了过来,对二人说道。

      “这些王八蛋,便宜他们了。要不是赶时间,非得让他们尝尝咱们的手艺”

      咔嚓一声,这三个倒霉蛋就报道去了。

      “猴子你走前面”

      “我说猴子你可小心点啊!别把我们带到那姓崔的小妾房里”

      “哪能啊,要带也是带你去他老婆房里”

      “好了,别说话了。小心为上”

      三人慢慢向着后门摸去,后堂里护院教头和姓崔的正在商量事情。

      “老爷,这么多天他们三个也就和一个佃户发生冲突,起因还是那个佃户冲撞了他们。我想他们就是听闻老爷您的威名才来投靠您,绝对没有问题”

      “嗯,说的也是。咱们想要收拾那姓陆的本来还有点打不赢。现在刚好他们三个来了,这下可以提前行动了。就让他们打头阵,交投名状。那个假仁假义的老东西还敢和我们抢那一处小铁矿,哼!扒灰的老乌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