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应急app苹果下载

      短短一刻钟,苏阿悬做了一个梦。梦里,是阿爷的大寿,游历在远方的阿爹毫无征兆地回来,带了个人藏于身后,轻烟罗纱席地,犹抱琵琶半遮面。一大家子欢聚一堂,神神秘秘让她猜,她猜了她最喜欢的小姑,父亲摇摇头,忍不住公布答案——是她亲阿娘。她先是笑了笑,满口说着不信,倏尔眼泪就流了下来。父亲身后的人不觉挪动了脚步,苏阿悬迫切望去,却始终看不清对方的脸,使劲揉搓着眼,再次睁开时发现那人已经不在。

      今日,外头落着淅沥小雨,顺着屋檐悄然落下,在石阶上晕开一圈圈涟漪。这种天气最是催人入眠,夫子的课再怎么绘声绘色,也拉不回想要与梦相会的瞌虫。

      “苏阿悬,你真是屡教不改!”话音刚落,夫子手中的书重重地砸在苏阿悬的桌上,在座所有目光都聚焦在了不远处趴着的那颗小脑袋上。

      霍夫子年迈,语速不快,偶尔还会咳嗽一两声,停下喝口茶水,好多人趁着这个间隙眯眼打盹。这一声怒喝,吓得有些学生抖了个机灵,立刻挺直了腰杆,聚精会神。

      苏阿悬睡眼惺忪,迷迷糊糊听见某个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夫子拾起那刚砸过的书敲木鱼似的落在她昏沉沉的脑袋上:“苏阿悬啊苏阿悬,古往今来能在我课上睡着的独你一个儿。”

      苏阿悬被敲得晃神,定睛凝视,原是霍夫子,人称“磨刀猪羊不留情”的霍子虚老夫子,与“辛、缪、齐”三位夫子并称是鹿鸣书院最好体罚的四大邢守,轻则三两下戒尺板子,重则关禁闭不得进食。

      前阵子才因瞌睡,被霍夫子呵斥着出了朝闻堂,苏阿悬瞬间头疼得不行,自己提着精神劲儿好不容易闯过一关又一关的夫子课,眼见着要闯关成功,失足栽在了霍夫子手上,此时霍夫子正在大张旗鼓为她向止水洞开道。

      苏阿悬被夫子指责已是司空见惯之事,众人见又是苏阿悬,瞬间没了兴致,回头危坐静待发落完继续上课。苏弘知是舍妹,眉头紧锁,连连叹息。唯独坐在前排的胡星河扭过头,两眼发光地候着苏阿悬的即兴表演,这可比楼子里唱的戏文要精彩。要知道,止水洞的常客苏阿悬能排第一,胡星河便能排上那第二,两人不以此为辱,反而为荣,争着抢着要得那第一的殊荣,只怕这次过后胡星河只能望其项背了。

      苏阿悬一抹留在嘴角的口水印子,懒懒地站起作揖,当下胡诌了一段话:“夫子,您昨日讲得深刻,学生才疏学浅,思索不明,愣是一夜未眠。”情急之下苏阿悬也想不出更合适的理由。

      霍夫子脸色更沉,一声冷“哼”吹起他微长的白须:“言无信,小人也。且问,我昨日教的是哪门课,说的又是哪本书?”

      胡星河扑哧一声,这笑掉牙的胡话也就她苏阿悬能脱口而出,眼见着霍夫子并不吃这溜须拍马的一套,倒是给他提前打了个样,免得下次被抓踩了雷。这个笑声惹来了夫子的重重一瞥,胡星河只好收回看戏的心思。

      在夫子眼里,做人比学识重要,苏阿悬万万不能为了免受责罚而撒谎。打瞌睡是小事,大不了挨几下戒尺,但为人失信便是大错了。

      还没等苏阿悬开口,夫子语重心长道:“悬丫头呀,你可知晓,这书院岂是谁都能上的?多少人挖空了心思,卯足了劲才上的山?打从老夫我教书起,书院前后也就两名女弟子,一位是你们春城郡主,另一位便是你,于寻常百姓,是何等的光宗耀祖。我见你没缺胳膊少腿的,脑袋也活络灵光,怎的就如此荒废学业,一而再再而三地罔视院规?你做这些糊涂事,可想过你先前挤进百名的努力吗?”许是夫子着急了,担心辛苦培养的学生走了岔路,才说了几句难听的话。

      若是旁的女子,凡能进书院的,便是整个家族沾了光,有钱的则摆上个三天三夜的酒席,够得在亲朋好友面前好好炫耀得意一番;没钱的则是门前树上挂一段红绸,放些烟花爆竹,图个高兴喜庆,街坊邻居见着便是赶上热闹了,送些个薄礼聊表心意,也有提前来议亲的。

      然而,夫子方才提及的两人,与众不同。得知消息时,前者是波澜不禁,压根不在乎这虚名,庳车软舆送至山下;后者更为夸张,整日唉声叹气,愁眉不展,入学前夕驻足各大酒馆楼子,酒足饭饱后不情不愿上了山路。

      不用说,苏阿悬是这后者。

      书院各夫子都是德高望重的智者老人,手握除名权,只要有三位夫子合议提出,纵使这人再怎么天资卓越,也只能卷铺盖走人。

      苏阿悬早些已经开罪了辛夫子,再要接着这么得罪下去,退学是早晚的事。她也并非要在这功成名就,但此刻被踢出局为时尚早。苏阿悬一改懒散样,严肃以道:“夫子,是学生的错,错不该说谎,错不该枉费您的辛苦劝导,学生知错,学生甘愿受罚。”霍夫子虽然疾言厉色,但好在爱才心切,对于主动认错的学生还是较为宽容。

      “自行去那止水洞,好好反省。”霍夫子丢下这句话就回到自己的座席继续授课。

      苏阿悬简单施礼,耷拉着个脑袋,收拾完书籍默默退去课堂。

      书院名为“鹿鸣”,此二字出自《诗经》,原为君臣和谐之意,实则寓意深远,鹿为效君子之鹿,贵在一鸣惊人,是教人以材、琢玉成器之意。

      书院坐落在鹿青崖的顶峰,应是陬凉域最高的一处山脉,山上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松柏和乔木。树木高耸,纵横交错,即便阳光普照,山中也是昏天黑地,让人很难找到来时之路。登上山顶,现一片柳暗花明,梅竹阑干掩映处是深褐门庭,门上刻有楹联“云空瀚海,鸢飞鱼跃”。庭院周身是青瓦红墙,里面斜仄一方参天古树。书院共有殿宇厅堂三百余间,包括礼乐堂、朝闻堂、藏书阁、灵悟祠、混沌坛、箭亭、比武场等,信步其中,千回百转不知深处。楼阁鳞次栉比,称不上什么金碧辉煌,但也颇具恬静雅致。另有两处洞穴,分布东西,位于东的名为“青朴洞”,位于西的名为“止水洞”。建筑入云,一年四季依旧彻骨冰寒,常有家世好娇生惯养的学生受不住这里的气候私自逃下山去,这样的学生,书院是要不得的。每三年的冬季一过,就有鹿鸣书童前往全国各地张贴招生告示,同时书信名门望族。值得一提的是,鹿鸣书院号称广纳贤士,不论出生高低贵贱,只要通过考试便能入学,且因鹿鸣书院的学籍在各地都有着不容小觑的分量,仍是有许多青年才俊前赴后继地慕名而来。仲春十日,蜿蜒如龙的队伍从山脚曲折而上,院长怜爱莘莘学子,命人沿路早早点了灯,直至深夜也是灯火通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