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灬啊灬啊灬快好深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到底咋回事,林队长则表情不是很自然,甚至是他先吼了一句,“你在胡说什么,弑儿魔已经被我杀了!人头还血淋淋的,怎么会还没死!”

      “弑儿魔,这个同志是你人才市场找的吧。”我走到林队长身边说道,“林队长,你觉得自己长得怎么样,是不是没有点权势就找不到妹纸?”

      林队长挥了挥拳头,“你想死啊!”

      周瑜一边拔剑,“你干嘛!”边上吴景也带人要动手。

      “大家别动气么,这事情很简单,不要武力解决,咱们好好说道理,别动手动脚的。”我看了一眼林队长,“这个祭祀台是你的吧。”

      林队长不语。

      “哎,别装么,你为了在富人圈之间引起舆论,所以制造了一个弑儿魔的传说,让所有的富人都人心惶惶,这样你可以在富人之间简单的找到工作,为你之后变成高富帅做个铺垫么。”我再次看了看林队长,“你这样做也对,你其实心里还有一点称霸的想法,做不了大的霸主,做一个地方一霸还是可以试试的。但是你没钱没势,怎么才能翻身呢,所以你就造了点势,用弑儿魔作为你工作的起步么,这样的话很好啊,所有富人都会找你保护小孩子,你不就有工作了么,陶老板这边算是第一步,之后你拓展业务什么的,那就做得开心啦。弑儿魔的传说是你发布的,为了更加逼真,你索性真的买了一个小孩子,先投资下血本,这可真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啊。那个小孩子估计已经被你杀了,这个穷人在富人区宣传的大家都知道了,估计陶老板不是直接了解的,但金老板什么的几位已经把自己孩子牢牢锁在家中的对这个穷人还是有点了解的,我已经求证过了,这个穷人家庭已经说了,是林队长,你,买了他们的孩子!”

      “你。。”林队长慌神了,“你。。证据呢,这完全是你自己的想象!而且,陶老板的钱我没收啊!”林队长镇静了一下,“对了,我如果是按你说的这样,为了赚钱得势而去制造弑儿魔舆论,那为什么我还找个人杀了,这样弑儿魔线索断了,以后的人谁来找我抵抗弑儿魔呢?你说啊说啊!”

      “你就别卖萌了,卖萌还是要看长相的,你自己撒泡尿照照自己。”我确认林队长并不知道那家穷人已经毙命了,所以对此他还是有担心的,我就按照他这个心理抽丝剥茧,打破他的心理底线,就有机会让他臣服,“证人都有你还不承认?那好吧,我就解释一下你到底是啥情况吧。陶老板这边钱没收,弑儿魔么又被你杀了,那很简单,表面上理解的话,你就是放长线钓大鱼,用自己的能力为之后的工作机会做铺垫,毕竟你杀了弑儿魔,所以你肯定靠谱,而且官府似乎能力不强,所以人们,尤其是富人,更喜欢和你合作,山寨货现在流行嘛。”

      我顿了顿,“当然,这只是表面的可能性,你可能按照这个思路走,但巧合的是,正好在我来的时候你杀了弑儿魔,为啥呢?因为我的身份,当时通报的是官府的,所以按照你的性格,和官府对抗的情绪,更甚至是怕事情暴露,你马上下手为强,叫你从人才市场雇来的替死羊过来,然后约定一件事,完成后让那个弑儿魔逃走就是,但是你为了展现你的能力,还是穷追不舍,把他杀了一刀为快,所以这个人死的时候明显死不瞑目,还怒目圆睁,那都是因为你没有践行你说的话。当然,你杀他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你怕他跑了之后漏了消息,对吧。”

      林队长这时候彻底没了声音,陶老板冲过去揪着林队长,“你这个混蛋,我惹过你么,你就因为自己的私欲把我的孩子害死了,你这个混球,我一定要杀了你!”说罢就准备找刀,可除了我身边的人有点武器,其他人都没有,管家在一边也说,“老爷息怒啊息怒!”

      “没话讲了吧。”我看了一眼林队长,“你还想甩什么眼色呢?”

      吴景带好身边的人直接上去就扣下了林队长,林队长想要反抗,但是没有带刀刃,只能也怒目圆睁一把,吴景一个肘子下去,就把林队长压住了。

      “在使眼色也没用了,因为你的同伙我是知道的。”我摸了摸林队长的狗头,笑嘻嘻的说,“这可真是笑摸狗头啊,愉快。”

      周瑜说,“还有凶手?”

      “当然咯,刚刚说的只不过是一般的小强盗的思路,其实兜了那么大一圈,林队长什么也没得到,而事实造成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陶老板的女儿死了。那陶老板的女儿死了,对谁最有利呢?你觉得呢,大夫人?!”

      大夫人听后大惊,手上的一串佛珠也因此掉落。

      “陶老板说过之后的财产分配吧,这事出处我就不说了,但是我知道,陶老板说的时候大家都在场,也就是说,陶老板的财产以后全部归到他的独女这里,这样的话让你这个大夫人颜面何存?或者说,地位何在?所以大夫人,你的眼中钉,肉中刺,无疑就是这个女孩子,所以你的目的是杀了这个女孩子,这样的话,以后你的地位比二夫人就会高,更重要的是,你可以多分得财产。这就是你的动机,我没说错吧。”

      大夫人另一只手里还捏着个佛珠,继续在转,一语不发。

      “夫人,你。。”陶老板回头看着大夫人,惊愕的盯着她。

      “所以,你怎么实践呢。首先,你无法生育,而且加之自己的容颜老去,二夫人长期霸占着你丈夫的床笫,所以你虽然信佛,其实内心极其寂寞。当然,就林队长这副德行,也别想找到女人,所以你和他就狼狈为奸,并且有了奸情!你们两个人沆瀣一气,各自为了各自的目的结合在一起,所以在对于弑儿魔这个传说的传授中,你也有自己的贡献,用人脉撒播谣言,并且建议使用林队长保护,最后林队长用自己的方式,将小女孩送入了坟墓!没说错吧?”我指着大夫人说道,“你这种自私的女人真是令人汗颜!这个女孩毕竟是你的后辈,她是无辜的,你为什么如此残忍?”

      “你!你这个贱人,贱人!你找谁不好,找这种男人!我真是白养你了,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陶老板捶胸不止,管家在一边扶着他。

      “哼哼,你编的是不错,不过,你有证据么?”大夫人眼睛扫了我一边,淡定的问道。

      “有啊。”我指着祭祀台说,“这不就是证据吗?”

      “你在逗我?”大夫人哈哈大笑,“这算什么证据?过家家?弑儿魔的祭祀台你都说了都是林队长弄的,怎么变成指证我的证据了?老爷你千万别听这个人胡言乱语,我会是这样的人吗?”

      “好吧,认识这个么?”我从祭祀台上拔了一根还点着的香下来,一股青烟徐徐上升。

      “怎么了,这个又怎么了,只是一根香啊。”

      “恩是啊,只是一根普普通通的香,不过这个可是你给林队长的,你让他在穷人家造势,还弄了个祭祀弑儿魔的舞台,让弑儿魔的形象更加立体,你这智商还是蛮屌的,但是不好意思,聪明反被聪明误,你不知道这边的香不多么?”

      “你。。你什么意思。。?”

      “公瑾,还记不记得,咱们结义的时候,在会稽,和在这边丹阳的不同?”

      “恩对了,当时子敬说,他没有香!”周瑜一拍脑门大喊一声。

      “这是你们装备不良,你们自己没香,还不给别人有了!”大夫人开始显得不淡定了,声调有点提高。

      “当时,我从那家穷人这里出来的时候,曾经想去拜佛,但是当时子敬和我说,这边那么乱,根本没有任何庙宇,也就是这边根本就是断了香火的。这只是其一,首先这边庙不是很多,或者说就是没有,一般的穷人根本不会留着香,特地去拜弑儿魔?所以这就是一个疑点,还有就是,不要说穷人,连鲁肃这种比较高层次的人,他也没有香,所以很明显了,这个香不是很好入手!不然即便没有庙宇,用到香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我去其他地方并无那么大的排场,尤其是如此信奉佛教的您啊,这边信佛的趋势和人都非常有限,所以能有这款香,能给这家穷人的,就非你莫属了!”我转身问了句管家,“我有说错这边的教派问题么?”管家连连点头,“这边确实只有夫人信佛,佛教不是特别流行也没有任何庙宇。”

      “贱人,你还有什么话说,现在你高兴了,我们家家破人亡你高兴了!我只是随口这么一说,你居然就去做这种事!”陶老板气的身体发抖。

      大夫人这下彻底沉默了,可马上就大吼一句,“都怪你这个老畜生,那么喜欢新鲜女人!喜新厌旧!还对我始乱终弃,不给我好日子,我就不给你好日子过!”果然是,不在沉默中死去,就在沉默中爆发啊,吴景又派人押了大夫人下去。

      吴景回头和我说了句,“那我先把他们押走了,到时候再来和你们汇合,打回去,拿回太守之名和太守之实。”我点点头,“辛苦了。”

      吴景于是先走了,我和周瑜礼节性的过去和瘫着的陶老板告别,陶老板抬头看看我,“谢谢你先生,靠你,才抓住了这个内鬼!谢谢!对了,鲁老师呢,我想见他一面呢。”

      “他还在休息,需要静养吧,不过陶老板如此关心,我想子敬也一定很高兴。”

      “恩,我这几天就来拜访。”陶老板起身回屋,“我也需要养一养,那我就不送你们了,好走。”

      于是乎,管家把我们送到门口,我和周瑜对着管家作了个揖,便离开了。

      “二哥,子敬怎么会一下子不适,我倒没注意没见到他。”周瑜边走边问。

      “子敬看到一颗人头,吓得晕厥过去,现在还没好呢。”

      “什么?不可能啊,子敬以前可是一直看到人头的啊,虽然子敬看似是个温文尔雅的儒士,但其实也有热血和暴力的一面,对于人头绝对不会有任何反应,所以肯定不是这个原因啊!”

      对啊,鲁肃怎么会因为这个而晕过去呢?对于一个商人而言,什么是最受打击的事情?这。。这件案子。。

      我脑子里又过了一遍一些细节,捋了捋思路,对着周瑜说,“这个弑儿魔的事情,还没完!真正的恶魔,其实还在得意的笑!”

      “什么?!”

      “而且,也许对我们大哥来说,这是很重要的一步。”我心里说,也许这是迈开历史重要的一步,而我,是那个知道未来把握现在的人,我有义务,对现在的、未来的我负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