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发布白白

      印刻在灵魂中的最后一幅画面,那是老乡通过日记留下的,是一幕极光。

      没有任何多余的光彩,没有爆炸般的火红,也没有空间破碎般的黑暗,仅仅只是光,排斥一切,毁灭一切的极致之光、净化之光、毁灭之光。

      穿透一切的光,连接天空和大地,破开一切阻挡。

      太阳城如同被切成两片的咸鱼,又如一块被剖开的罐头,自那高高的天际滑落,城内的生灵像倾倒的沙丁鱼一样纷纷坠落。

      那极致的光,呈现出战刀的形状。

      金色的神刀切开了太阳城,它的威能看不出任何损耗,带着凛冽的光落在大地上,如同切在豆腐上一般,直没入地下,岩浆像汤汁一样飞溅。

      天空飘洒着邪异的灰色冰雹、黄色的雪花、红色的雨滴,破碎的天空,燃烧的大地,那是世界在哭泣。

      血雨之下,幸存的传奇们奋起,目标直指那肆意冷笑的众神之眼,逆空而上,如银河倒卷。

      这就是黑翼看到的最后一幕,作为前辈的老乡,留给他的警示和大麻烦。

      “怎么着,刚刚睡醒就给我来这种高难度副本?”

      “遭不住啊!”

      黑翼可不想接手,逆天诛神之类的戏码,想想就好了,他只想混个恶魔领主,当个腐败的地主老财之类的。

      思量间,老乡留下的唯一画面,渐渐碎裂开来。

      那裂开的天空,沉陷的大地,燃烧的岩浆,还有那碎成两半,坠落向深渊的天空之城,那决绝身姿,逆空而上的传奇,那些冷笑冷漠,高高在上的众神之眼,一切的一切,都如镜面一般破碎。

      碎裂为成百上千片,千百碎片又再次破碎,如此反复无数次,直至成为不可计数的微尘,最终在黑翼的眼前,重组为一道迷雾般的身影。

      那是神秘的【遗忘先知】,黑翼在记忆空间中见过这家伙。

      开口就是让黑翼摸不着头脑的话语:“来自远方的灵魂啊,我已经在此等待数千年。”

      ‘数千年?等我?他认识我?’

      黑翼不接话,这种时候,沉默是最好的应对。

      【遗忘先知】的身影像记忆世界中那样,朦胧看不真切,脸上像笼罩着薄雾,只有一双分不清眼白和瞳孔的双眼显露,双目中是一个不停旋转的无底漩涡,充满未知和神秘。

      “如此漫长的等待之后,你终于到来了。”那身影叹息着。

      ‘呵呵,果然都是你们的计划啊。’太阳王日记的力量让他穿越到这陌生的世界,有可能其中就有这位神秘先知的参与,但是在这凶险的世界,除了那个已经挂掉的老乡,他不打算相信任何人。

      神秘先知伸出手,一边抚摸朦胧的法师长袍,似乎在确认自身的存在,一边开始缓缓说着:“你一定很疑惑,迷茫,甚至抗拒,愤怒,没有必要,因为我们需要你做的很......”

      “等等!”黑翼冷笑,直接打断他的话,果然想压榨老子,木门!

      他这辈子转生成了深渊恶魔,以过去短暂的魔生经验来看,这是个道德底线比较低的地方,生活压力小,是个好嗨皮的地方,他可不想莫名其妙的给人打工。

      “不要再说了,无论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不会答应!你们的事情与我无关,别白费心思了。”

      果断拒绝!o( ̄ヘ ̄o#)

      神秘先知沉默了,低声笑了笑:“好吧,金手指摆在你的面前,却连拿起它的勇气都没有,我看我还是再继续等下去吧。”

      等等!

      “你说什么!”黑翼的声音顿时拔高了十几个档次,金手指!果然这一切都是你们密谋的是吧!居然连金手指这种东西都安排好了!

      看来这次不上钩是不行了啊!

      深渊世界可不安全呢,只有拳头够大,才能把到最漂亮的魅魔妹子!而金手指就是最大的保证。

      “金手指,足以纵横世界,重建文明的存在。”迷雾中的先知述说着充满诱惑的话语。

      “那么代价是什么呢?”

      这一切!

      黑翼在心中默念。

      无论是上辈子的经验,还是这段时间的恶魔生涯,以及在记忆世界的里的所见所闻,都告诉他能量守恒的真理,在两个世界是共通的。

      这个世界施法者奉行的准则,第一条就是等价交换。

      “不需要你付出什么,仅仅需要你帮我们做一件事而已。”

      “你看了这么久的好戏,应该知道我们的执念,只有一件事,那就是重现魔法的光辉。”

      【遗忘先知】轻描淡写的说着他的要求。

      “这不可能!”黑翼一口否定,开玩笑,这家伙比那个叫玛诺洛斯的深渊领主还要狠,人家可是只馋身子,你这是要人997啊。

      这种要求绝不能答应。

      “不是要你重建奈瑟瑞尔,虽然我们确实很希望它能够继续传承下去,但是不得不承认,奈瑟瑞尔在最为辉煌的第一帝国时期,就已经偏离了文明的初衷,走上了毁灭之路。”

      神秘的先知无奈的叹息。

      “我们想要你做的,仅仅是散播魔法文明的火种而已。”

      “帝国消亡之后,众神必然彻底清洗物质界,魔法的力量再也不可能被凡人掌握,就算是还有些零星的施法者,也不过沦为众神的走狗,或者在阴沟里苟且。”

      “我们想要你做的,是给那些还心存希望的生灵,带去光明。”

      【遗忘先知】的声音低沉婉转,如同一位暮年的老人,丝毫没有传奇强者的气概。

      黑翼沉默了片刻,仔细推敲了一番,如果真如他所说,这个买卖可以接,不过是撒点种子而已,躲在深渊世界偷着干,那些神明不一定能逮到他。

      “仅仅是将魔法传承散播出去就行了?”黑翼小心翼翼的试探。

      “是的,就是这么简单。”【遗忘先知】淡淡道,“难道你觉得难度不够?”

      “不、不、不!”

      “这难度相当大!相当大!”黑翼急忙摇头。

      随后紧接着说:“那么,我们现在是不是该谈谈报酬的问题?”

      既然决定干,那么可就要好好杀杀价了,黑翼灵魂中属于恶魔的那一面彻底觉醒,脑袋里转着各种各样的念头,贪婪的搓着双手。

      “哦,当然!”【遗忘先知】瞧了黑翼一眼,“为了确保你能够完成委托,我们准备了三样酬劳,都是顶级的好东西。”

      话音刚落,三只虚幻的光球飘了起来,先知指着第一个光球,那里面是一团乱码。

      “这是从魔法启蒙直通传奇的顶级传承。”

      黑翼的眼神立马被那一团乱码文字吸住了,传承可是好东西,在这个超凡显现的世界,这种高等级的知识几乎就是力量的象征。

      先知继续指向第二团光球,那里面是一枚澄净的灰色晶体。

      “这是一颗复活石,能够让你获得一次重生的能力。”

      复活币啊!

      黑翼兴奋的差点跳起来,多一条命是何等的重要,地球人都知道,帕西法尔就是靠它拿到了彩蛋!

      先知最后指向第三个光团,那里面是一个冒着蓝光的机械眼。

      “这是我们唯一保存完好的第一帝国造物,想必你会满意的。”

      机械眼看不出什么了不得的地方,不过没关系,前两样东西已经充分激发了黑翼的兴趣,他已经饥渴难耐了。

      这么多好东西!黑翼心急难耐,恨不得立刻把那几个光团抱在怀里。

      “要等到你回去的时候才能看到。”先知的声音打破了他的幻想,三个光团和神秘先知的身影也在同时湮灭,看来真的只是幻影而已。

      “再见了,远方的灵魂,希望你能完成我们的约定。”

      空间在眼前停滞,以肉眼可见的程度缓缓冻结,【遗忘先知】的身影也像他出现时那样,还原成破碎的粉尘。

      这一段漫长的记忆旅途终于要结束了。

      在记忆世界最后的崩溃的瞬间,黑翼目光所不能及之处,一个虚幻的身影自虚空中从无至有,凭空出现,那身影的容貌身形,竟和白银法师有七分相似。

      “老师,那个灵魂,他真的能做到吗?”

      【遗忘先知】没有回答,也没有动作,他依旧在看着那崩塌中的世界,仿佛任何变故都不足以让他把视线挪动分毫。

      随着虚幻的记忆世界崩灭成灰烬,先知身周的迷雾似乎淡去了一些,露出其中一点点轮廓,虽然仍旧看不清容貌,但是那漩涡般的双眼,更加清晰了一些。

      “不要着急。”先知缓缓地说。

      “命运的力量如此奇妙。”

      “无论他是去往哪个方向,无论他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命运都会将他牵引至同样的终点。”

      “要有耐心,我的孩子。”

      话音刚落,最后的灰烬也尽数湮灭,记忆的世界终归虚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