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大色网

      古寻右脚猛一踏地,足下发力,将经过风吹日晒,人来车往而被彻底夯实的地面踩出一片尺许方圆的裂痕,整个人瞬间化为离弦之箭,持剑右手横收胸前,做挥砍姿态,剑锋直指玄翦。

      玄翦,准确来说是处于八玲珑状态的玄翦也不是庸手,不知是八玲珑的哪一位,估摸着是乾杀,操控着身体,右手立刻往腰后黑剑摸去,准备拔剑反抗。

      不过在这一过程中,玄翦的眼神迅速的数度变幻,最后归于沉寂。

      “铛!”

      一声脆响,响彻周遭。

      玄翦及时拔剑格挡住了古寻的进攻,只是他脚下的土地,被剑上传导来的力量,震得同样片片龟裂了。

      “动嘴果然不如动手,你这不是醒的很快吗?”古寻似笑非笑的调侃了一句。

      此时,玄翦赫然双手皆持长剑,左白右黑,而八玲珑的人,没有使用双剑的。

      再看玄翦的脸色和眼神,已然恢复了正常,不像刚才那样,变换流转,始终没有定象。

      玄翦此时眼中划过一丝迷茫,他刚醒,就发觉一道人影携带着杀意直冲自己而来,多年生死搏杀的直觉让他不做他想,全身内力涌动,劲力外放,立刻抽剑防御,这才没有受伤。

      而挡住攻击后,脑子自然又开始正常运转了,开始思考了,就发觉自己又出现在了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面前又站着不知道是谁的敌人,自然而然的就产生了一丝迷茫。

      不过这一缕迷茫来的快,去的也快,瞬间就消失了,毕竟他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这几年经常出现类似的情况,已经开始习惯了。

      眼神再度清明的玄翦微微屈膝,腰腿发力,真气灌注于双剑之上,剑身一颤,将古寻的长虹剑震了出去,古寻本人自然随之后退了几步。

      腾出手的玄翦左手一摆,白剑指地,右手轻抬,将黑剑扛在肩头,随即左手也抬起,用白剑指着古寻,目光略微打量了一番对方,在看到长虹剑的时候,稍停顿了一下。

      “你,很不错。”这一次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声音了,而是玄翦的本音,和其外貌很相称,低沉中带着沧桑。

      古寻同样在观察正常化的玄翦。

      不得不说,虽然这人皮肤有点糙,脸也不算精致,但是靠着那一圈胡茬,以及那迷茫参杂着沧桑,杀意混合着蔑视的眼神,不说算个霸总,至少算个霸叔,还是很招小女孩喜欢的,难怪能把如花似玉的魏芊芊给拢到手里。

      玄翦紧盯着古寻的目光中闪烁着狂热,以及嗜血的杀意。

      他渴望对手,渴望高手,渴望对战高手,更渴望杀死高手,实力越强越好。

      玄翦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但是他不在乎,他只想要杀戮。

      “很好,杀死你这样的人,对我而言才算有价值。”

      古寻都懒得搭理他,这二愣子就没考虑过自己打不打的过的问题吗?

      还是缺少社会的毒打,才让他养成了天老大,他老二的思想,要是让北冥子,鬼谷子这些已经不出世的高手把他吊起来打一顿,保管就老实了。

      见到古寻不应声,玄翦也不废话了,抢先一步出手,身形闪动,双剑齐出,朝古寻攻来,右手黑剑在上直刺,左手白剑在下横扫,剑势凌厉迅猛,瞬息而至。

      古寻立刻挥动长虹剑,斜向下架住白剑,然后手腕发力,架着白剑上抬长虹剑,用剑身挡住黑剑,同时身体侧开,右手微微松开,真气在掌中旋动,长虹剑发出一声剑鸣,自旋数周,将黑白玄翦全部震开。

      三剑分离,古寻立刻再次紧握剑柄,真气涌动,长虹剑瞬间被一层赤焰剑芒笼罩,朝着玄翦攻去。

      玄翦本欲抬起黑剑迎向长虹剑,而白剑继续自下方攻击古寻,不过他看着古寻简单的一招直刺,却莫名觉得单凭一剑无法挡住,常年的厮杀经验让他更愿意相信感觉,所以没有冒然出动白剑。

      果然,本要和黑剑相交的长虹剑瞬息变招,从另一方向攻向玄翦,不过被一直没有动用的白剑再度拦下,不过古寻的攻势却一再变化,出人意料,好在玄翦双剑并用,全部挡下。

      “长虹剑法,一剑三式,一式九变。”

      七侠剑法全都是重气而不重招,不过长虹剑法是其中变化最为繁复,招式最为灵活的。

      玄翦此时略微顿了一下,很短的一瞬间,不影响战局。

      因为上面那句话,古寻是喊出声来的。

      知道你招式精妙,那也没必要喊出来啊?又不是寻常武夫,需要靠声音来辅助集气。

      不过也只是顿了一瞬,玄翦不会在无谓的事上多花心思,立刻挥动双剑,再次缠上了古寻。

      三把剑交错到一起,转眼就交手数十招过去。

      此时以至秋中,地面上多有落叶,二人交手所激荡的剑气将地面切割出一道道纵横交错,纷乱繁杂的裂痕,同时将交手地点方圆几丈空间内的落叶也全数绞为齑粉,四散飘荡。

      双方越打越起劲,剑气相持之下,引起阵阵爆鸣,同时身上积蓄的剑势也越来越强横,冲霄而起,化为实质的震荡风暴,冲击的附近数十丈内的树木都尽数弯曲折枝。

      在百丈之外划水的惊鲵和罗网众杀手也被惊动,将部分注意力转移到了另一边的战场上。

      罗网的人接到的命令是辅助玄翦,能围杀惊鲵最好,不成的话就拖住她,等待玄翦解决另一人之后,再协助玄翦杀死惊鲵。

      巧的是,古寻也是这么嘱咐惊鲵的。

      所以两边交手后,惊鲵发现罗网人多,一时不好解决,索性一心防御,心思全放在孩子身上。而罗网发现惊鲵抱着孩子也依旧犀利,实力强劲,也干脆围而不杀,只是拖住对方。

      双方打了好一会,就死了两个地字杀手,还是一上来刚交手的时候死的。

      说回古寻这边,几十息的时间,二者交手已逾百招,整体上古寻处于上风。

      但玄翦也没吃亏,而且越打越兴奋,眼中的杀意,和战意都在随着每一剑而高涨。

      “咣!”随着古寻的一记势大力沉的纵劈,玄翦被打退出去十几步,二人,暂时罢手。

      “很好,你比我想象还要好。”玄翦一脸兴奋,眼神中是掩饰不掉的狂热。

      古寻随意的甩了甩左手,语意不明的说了一句,“该尽快结束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