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谍战特工>

      不可知的高维上,剧烈的厮杀声响起。

      血与火迸发,弥天盖地,大音希声中,冥冥中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那是主神空间、梦魇空间,各种系统……

      有一种玄之又玄的力量,肆无忌惮的宣泄着,而后那些不可名状之物,都被彻底打爆了。

      白色的光团一寸寸炸开,黑色的血雾若邪神的呢喃,系统的碎片化作无穷光雨。

      凄美的烟花,自高维坠落,不断下潜。

      有光,那是高维坠落的碎片,燃烧到极致,揉碎无穷时空,一头扎进浩瀚玄妙的混沌海中。

      一方大界,在混沌海中浮沉,那大界之东,有一座巍巍不周山。

      神山高耸,插入云天之上,贯通四荒八极,承接宇宙洪荒。

      神光如焰,烧塌了虚空!

      虚空破碎,混沌气流化作刺目的灵光,在天穹闪耀,隐约有水浪滔滔碾转,描绘出一幅恐怖画卷。

      神圣喋血,无头的残躯散落四方,黑色的血雾,邪崇,交织在一起,整片天地,都被切割成一个个小块,就像甜美的甘果。

      断裂的手臂,有阴阳二气在浮沉,残缺的指骨,可见龙吟阵阵。

      那都是至高的神圣,法相道体,统御山河无量,垂坐高天,冷观纪元兴衰,到而今,皆成一具具残尸,坠落成泥。

      “那些神圣都死了,也不知是不是我眼盲,我好像看到自己的尸体了。”

      刚开始伏羲还很担心,可这样的画面,重复成千上万次后,伏羲麻木了。

      “时间循环,莫非成了死结,每一次都从这里开始,好好的惊悚画面,硬是让我看出了喜感。”

      “那画面中,仅剩下一个鸟头的,是不是鲲鹏那厮?对了,好像有个破鼎,不会是乾坤鼎吧?里面煮的翅膀,应该也是他的。”

      “还有一截指骨,上面龙吟声不绝,不知道那是噪音吗?那多半是祖龙的。”

      “那直接连根拔起来的,莫不是凤凰的那一株先天梧桐树?”

      “还有凤凰呢?怎么没有看见?难道跟鲲鹏那翅膀一起煮了,就在鼎里待着?就是不知咬起来有没有嚼劲,要是肉老了就有些废牙了。”

      伏羲神情淡定得很,一点都不慌。

      这是洪荒,人在不周山,成了先天神圣,有妹有房,这应该算是主角标配吧?

      只可惜,这洪荒有些不正常。

      不周山,日月环绕,群星拱卫,是乾坤宇宙的中心。

      万道交织,各种秩序与规则,扩散开来。

      阴阳流转,演绎着大道枯荣,这里成了一方神土。

      微不可查的低语声,自一尊法相口中传出,那莫名的情绪,似带着一种啼笑皆非之感。

      “啧,洪荒啊!”

      伏羲挥掌,那巨大的山脉,就直接被打爆,虚空成了混沌。

      偌大的不周山,被伏羲削掉了大半。

      女娲听到动静,吓得从洞府中爬了出来,“兄长,快跑呀。”

      女娲本能嚷嚷了一句,而后瞪圆了眼,震惊的望着伏羲,少女的小脑袋瓜里,都被问号填满啦。

      “兄长你把不周山打爆了?”

      伏羲叹了口气,没理会女娲的话,还沉浸在某种啼笑皆非的情绪中,尽管已经尝试很多次了,伏羲还是感到有些难以置信。

      “这洪荒看着很厉害,万道交织,有超乎想象的神圣在孕育,超拔时间长河,俯瞰天地日月,无量纪元,可我眼下半残,只有一颗濒临崩散的金丹,整个人都要散功了,都能直接把不周山打爆,这说出来真是笑掉大牙了。”

      伏羲在主神空间中百般挣扎,突破到金丹期,没想到有一天那闪耀无量神光的主神光球,都被打爆了。

      伏羲侥幸带着半残的金丹逃到这洪荒中。

      可这洪荒也太弱了,看着景观壮丽,没啥用,就像二维的动画,再如何厉害,谁要当真就可笑了。

      这洪荒压根就是伪劣产品,对伏羲来说,当然没啥吸引力。

      世界的上限太小了,伏羲内心毫无波动。

      可惜,想跑,却也是没地儿跑的。

      “什么金丹?兄长你抽风了?”

      女娲听不懂兄长的话,明明之前很正常,不知为何,兄长这天一亮就一下子画风清奇了许多,最关键的是,怎么实力也变得这么可怕了?

      一掌劈碎不周山,这想想就可怕,难道兄长其实是盘古老爷子的私生子?可真这样的话,怎么能忘了乖巧可爱的小娲呢?

      “哎!”

      伏羲看着女娲,伸手掐了掐女娲的小脸,沉声说道:“小娲啊,等今天过了,我就正常了。”

      女娲觉得兄长就是在敷衍自己,不过没在这上面纠缠。

      偷偷望了望伏羲打爆的那部分,山石被打没了,就连一根鸟毛都没剩下,就算有啥先天灵宝,怕是也打成了一坨废铁,不,搞不好直接打成了一团气体。

      真是败家老哥,以前一直哭穷,先天灵宝都瞎了眼,迷路了,跑到别人怀里了,只有老哥还是两袖清风。

      对了,这是在女娲得到乾坤鼎自主投怀后,伏羲羡慕的眼睛发红时说的话。

      不过现在来看,那些先天灵宝不找老哥,是正确的,很有远见的。

      女娲鼓着小脸,望见整个不周山缺了一大半,看着坚持不了多久,恐怕就要倒了。

      不周山若是倒了,那家也没了。

      女娲小嘴一瘪,很郁闷的说道:“兄长这地方没法呆了,闹出的动静那么大,多半会有人跑过来找麻烦。”

      “有人找麻烦更好。”

      只不过,没人这么傻,有人一掌劈下来,不周山都扛不住,快要退出洪荒舞台了,这么可怕的人,谁还上赶着过来送人头啊?就算再不知死活,此时也很从心。

      “兄长,我们是不是要换个地方住啊?”

      女娲说到这里,嘀咕一声道:“奇怪,怎么感觉这句话好熟悉,莫不是我之前啥时候说过,难道暴躁老哥以前也拆过家,可我居然没印象了?”

      伏羲听到这话,有些惊奇,盯着女娲,像是要看出花来。

      “干嘛这样看着我?”

      女娲不开心了,总觉得兄长那眼神,好不正经。

      伏羲摇摇头道:“看来小娲你快要觉醒了,不枉费我打爆了不周山好几千次。”

      “什么打爆了好几千次?”

      女娲想破脑袋,都没听懂兄长的话。

      不周山,还打爆好几千次?字面意思女娲当然听得懂,可这怎么可能?难道兄长陷入臆想症了?跟这不周山有仇,还是拼命拆家,毁家不倦啊?

      伏羲摇摇头说道:“我们在这同样的一天里,已经循环了上万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