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w193尤物.com

      莫仟仟的样子可怜极了,高博又是一阵心疼,不由自主把她朝自己拢了拢。连理查·伯纳德都觉得有些于心不忍,转而认真考虑要不要马上带莫涵下来。

      “伯纳德先生也很厉害,我只不过给你打过一个电话你就能查到我,伯纳德先生的身份恐怕不止艺术家这么简单。”高博顿了顿又说,“伯纳德先生既然查过我,相信自然也查过仟仟小姐,那么相信伯纳德先生已经知道今晚被你带走的那个孩子跟仟仟小姐的关系。既然已经确定他们之间的关系,伯纳德先生又何必再为难我们?”

      理查·伯纳德不再说话,只定定的看着高博,跟着再看向莫仟仟。莫仟仟饱含热泪的眼让他立即觉得心里一紧,当下就让女佣带莫仟仟上楼去看看莫涵,说暂时就不叫醒他了,免得打扰他睡眠。

      跟着,理查·伯纳德眼神询问高博要不要一起去,高博微微摇头,两人遂面对面坐下浅聊起来。

      “高先生的背景很隐秘啊!”理查·伯纳德看着高博很认真地说。“查我的身份似乎很容易,但我用尽一切办法却也只能查出高先生的姓名,和高先生曾是特种兵这两点,其他的都一无所获。”

      “伯纳德先生讲笑了,我本身就没什么背景,自然没什么可查的。至于伯纳德先生,伯纳德先生是名人,要查你的联系方式和住址自然很容易。”高博看着理查·伯纳德很认真地回答,跟着话题一转,“伯纳德先生的华语说的很好!”

      “不错,这确实是让我引以为傲的一件事,你们国家的语言是世界上最难学习的语言之一,但我说的很好,以至于如果只听到我的声音而没有见到我的人,是没有人相信我是个‘歪果仁’的。”理查·伯纳德笑笑又说,“事实上我身上有四分之一你们国家的血统,我的祖母,确切地说,我的外祖母,她是你们国家的人。在我很小的时候,她就教我说你们国家的语言,她说总有一天我会感激她教会我这门语言,今晚我才知道我确实该感激她,她真是个伟大的人。”

      “令外婆确实是个伟大的人。”高博也淡淡地笑笑,“你应该知道外婆的意思。”

      理查·伯纳德挑挑眉怪怪地看着高博,高博也看着他,两人均目不转睛地看着对方,理查·伯纳德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高博也跟着一阵浅笑。

      “高先生。”理查·伯纳德突然停止笑声,正色对高博说,“我想知道高先生跟莫小姐的关系。”

      高博的眉眼微抖,心里隐约明白理查·伯纳德为什么突然这样问,但很快他就整理好情绪,丝毫不敢暴露内心的任何秘密。

      “雇主跟保镖的关系。”高博冷漠的回答,“我受雇于她的老板,贴身保护她的安全。”

      “就这样吗?”理查·伯纳德带着一丝略显八卦的意味,“但我觉得高先生跟莫小姐的关系不至如此,无论是莫小姐对高先生,还是高先生对莫小姐,都更像是情侣,而不是雇佣关系。”

      理查·伯纳德停了下来,仿佛要看穿高博一样,高博略微有些心虚,但没有说话,只是用尽可能的冷漠来掩饰。

      “既然这样,高先生,”理查·伯纳德说,“不瞒高先生说,刚才我对莫小姐一见钟情,我决定追求她,高先生觉得呢?”

      高博感觉到心脏猛得一颤,当即有些慌乱,但随即又继续用冷漠来掩饰。

      “这是伯纳德先生的自由,我做为她的保镖无权干涉。”高博说,“当然,仟仟小姐若是拒绝,这也是她的自由。”

      “哈哈哈哈……”理查·伯纳德爆发一阵大笑声,之后又正色看向高博,“既然高先生不介意,那我就要努力了,毕竟,爱是需要争取的。”

      高博无言以对,内心却更加慌乱,不经意间看到莫仟仟正缓缓从楼上走下来,便立即起身对她伸出手,莫仟仟略微征愣,随即把手递过去,高博则拉她在自己身边坐下。

      “伯纳德先生,谢谢你。”莫仟仟的笑容有些牵强,但已经没有了之前的伤感。“今晚小涵真是多亏了你,要不然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不用客气,事实上我该说抱歉才对,没经过你们的同意我就私自把他带走。”理查·伯纳德顿了顿又说,“当时已经快到十点,他突然像失控一样说‘十点一定要睡觉’,又不肯说住在哪里,所以我考虑再三决定带他回来。原计划明天一早再带他去警察局找你们的,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找到了我这里。”

      “我明白的,所以才非常感激你。我弟弟是个孤独症孩子,大多数时候他都不懂得表达自己的需求。无论什么事,他都有自己固有的模式,一旦打破就会焦虑不安,还会失控,甚至会自残。

      “今天你没有抛下他不管,也没有把他扔到警察局去,而是带他回家,这对他来说是最好的安排,对我来说也是给了我极大的帮助。伯纳德先生,我真的是非常感激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才好。”

      莫仟仟说着说着眼眶又红了,她对理查·伯纳德的感激实在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莫小姐真是太客气了,我只是做了些我该做的事而已。况且这孩子我很喜欢,他在音乐方面很有天赋,是我从来没见过的音乐天才。”理查·伯纳德说,“莫小姐,您弟弟虽然是个孤独症孩子,但他对音乐的热爱和天赋却一点都不受影响,反而因为他独有的专注,能让他更容易感知和理解音乐。事实上我有一个想法。”

      说到这里理查·伯纳德又一次停了下来,仔细地看着莫仟仟美丽的面孔,一时竟有些恍惚,但他很快就回过神来,继续说下去。

      “我的想法是,这孩子既然有这方面的天赋,我刚好又有这方面的优势,不如让这孩子以后跟着我,我会把我所有音乐方面的认知都交给他。当然,我也会照顾好他,这一点请莫小姐一定放心。”

      “不行,我不能让他离开我。”莫仟仟慌张地说,“小涵还是个孩子,虽然他几乎认不清我是谁,但我是他唯一的亲人,他如果不在我身边,我害怕,害怕……”

      莫仟仟说不下去了,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高博的心顿时紧了又紧。

      这一个晚上莫仟仟都在担惊受怕之中度过,精神早已脆弱无比,这时候跟她说这种话无疑是继续压迫她脆弱的神经,这恐怕又会让她崩溃。

      “多谢伯纳德先生,但我们必须要带走他。”高博最后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