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恋人母2

      陈酒急忙脚尖一拧,鞋底和路面摩擦出“嗤”一声响,才没有撞上去。

      但那个飞出来的人好巧不巧,居然砸倒了抱着盒子的背影,上锁的木盒子摔裂开来,骨碌碌滚出一幅暗淡又残破的明黄色卷轴,展示在凑上前看热闹的人群面前。

      【五色蚕锦御用圣旨(空白)(残缺)】

      奉天承运,文绣黄龙;奉天诰命,朱玺诏曰。

      品质:凡流

      “我的宝贝!”

      被砸倒的瘦子惨呼一声,顾不得帽子掉落,急忙爬上前去,把圣旨抱回怀里。发青的脑门和长长的辫子,脸颊凹陷,面白无须,看样子居然是个太监。

      陈酒拧着眉,扭头望向店门。

      门框里首先踏出一只裹着白袜的木屐,紧接着是挂剑鞘的腰带、披羽织的和服,锃亮的头皮直泛油光。

      被几个同伴簇拥着的浪人左手提一件锈色斑驳的青铜剑,右手握住打刀,脸上笑嘻嘻。

      “别!您别!”

      地上店主打扮的中年人一边呕血,一边挣扎着试图撑住身子。

      浪人叽里咕噜几句,矮胖子紧跟着钻出店门,先朝浪人哈腰,谄媚得像狗,一扭头,冲店主龇牙咧嘴,凶狠得像狼:

      “吵什么!中谷先生要拿你的剑试刀,是你莫大的荣幸。”

      “这是高古的越国青铜剑,顶老的东西,试什么刀啊!”

      店主声音凄然,

      “它是别人典当在我这儿的,好几百大洋,弄坏了我没法赔,求您行行好……”

      话没说完,浪人嬉笑着,双手刀剑使劲一磕。

      “铛!”

      青铜剑深埋土里千年,水蚀锈侵,如何硬得过明晃晃的打刀?自然是一声脆响,当即崩断。

      店主身躯一软,整个人仿佛被抽去了脊骨,表情绝望。

      浪人又咕噜了一串,翻译弯着腰听完,转身朝向人群,挺腰腆肚:

      “中谷先生说,

      中国的剑,旧,软,不好;

      日本的刀,新,硬,最好。

      兵器是用来厮杀的,中国剑败给了日本刀,他不该赔偿。”

      伴着蹩脚的翻译,青铜剑被随手一丢,上千年的虫鸟篆铭文蒙上灰尘。

      浪人中谷扯了扯嘴角,收刀回鞘,目光在台阶下巡梭一圈,突然一亮,伸手指向太监怀里的圣旨,叽里咕噜。

      “中谷先生说,他想看看这个东西。”

      翻译一边掏出手绢擦着额头上的油汗,一边快步走下台阶,往太监那里靠去。

      呼!

      裹刀布被风声撕裂,五尺长刀挥出一个半圆,堪堪擦过翻译眼眉,扫下几根细毛。

      “啪叽”一声,

      翻译手里的帕子掉在地上,油腻的汗滴顺着肥脸流下,双腿战战,牙齿打颤。

      “物主没开口,你就上手,不合规矩吧。”陈酒持刀拦在中间。

      “你疯了?”

      翻译压低声音,咬牙切齿,

      “看你像个武师,别给自己瞎找麻烦,区区武行碰不过日租界……”

      “八嘎!”

      话没说完,浪人怒喝一声,木屐踩着地“蹬蹬蹬”上前,狞厉如豺狗的目光直往陈酒脸上逼去,嘴里一连串叽里咕噜。

      陈酒眼神淡漠,用下巴比了比翻译。

      “他嚎什么?”

      翻译咽了口唾沫:

      “中谷先生说,他怀疑这幅画是日本流失的宝物,你如果阻拦,就是偷窃日本国宝的同案犯,如果想活命,快快把赃物交出来。”

      “你跟他说,”

      陈酒歪了歪头,

      “我看他那两把刀很像中国的唐朝刀兵,他那身衣服很像中国的古装,问问他是从哪儿偷的,快快把刀解下来,把衣服扒光。”

      翻译瞠目结舌。

      “彼は何を言いますか(这家伙说什么)?”

      中谷很不耐烦。

      短短两三句话,矮胖子却支支吾吾翻译了二十多秒钟。中谷越听脸色越发阴沉,听到最后,啊呀怪叫了一声,探手摸向腰间!

      几乎在同一时间,旁边浪人一齐握住打刀,默契极了。

      陈酒手腕微抖,全身肌肉蓄势待发,苗刀的长度远胜于打刀,只要踏出半步,且先不管别人如何,中谷就会直直撞上刃锋。

      “……”

      目光碰撞,如刀剑相击。

      中谷脸色阴晴不定,迟疑了好一阵子,终于抽出巴掌来,却是掏出了一口袋银圆。

      “中谷先生说,他急着去城西的妓馆,睡一整宿女人,不想杀人坏了兴致。这幅画,他买。”

      哗啦作响的口袋被丢在太监面前。

      “你卖不卖?”

      太监愣愣盯住满满一口袋白花花的银圆,颤抖着捧在手心里,喃喃自语:“这么多大洋,够买多少两烟土啊……卖,我当然卖……”

      浪人虽然听不懂汉话,却已经从对方的表情中得知了结果。

      叽里咕噜。

      “中谷先生问,买卖成交,你还要拦么?”翻译斜着目光,狠狠刺了一眼陈酒。

      “……”

      陈酒咧嘴一笑,松懈肌肉,将长刀收回肩上。

      “钱货已经两讫,我又出不起更高的价钱,当然没法拦。”

      中谷哈哈大笑,从太监手里拿过圣旨,表情仿佛得胜的将军般,他朝地上啐了一口浓痰,带同伴和翻译昂首阔步离去。

      陈酒望着他们的背影,嘴角咧得更开,牙齿森白。

      “朋友?”

      “唔。”陈酒收敛笑容。

      “朋友,别气了,东西没拿到就没拿到,至少留住一条命。今天是你运气好,放在往日,那群浪人当真会拔刀。”

      店主这时候已经接受了现实,脸色死灰,

      “没办法,国家落魄了,形势比人强,这就是津门的光天化日。”

      “是啊,光天化日。”

      陈酒抬头望了眼天色,

      “但天马上就要黑了。”

      ……

      午夜,云层厚重,无星无月。

      “田中,你酒量这么差,真的是大日本帝国的男子汉么?”

      “那个女人皮肤真滑,豆腐一样。”

      “话说,中谷今天用低价得了个好宝贝啊,怪不得高兴到把今天的客都请了。”

      “中谷没出来?”

      “还在女人肚皮上呢,说,今夜不回道馆了,要留下来尽情展示北海道男儿的英雄气概。”

      “英雄气概?别是让人缴械了吧?”

      “哈哈哈!”

      “我去撒尿……”

      妓馆门口吵吵嚷嚷,喝醉的浪人们相互搀扶着,在漆黑一片的街道上深一脚浅一脚。其中一个矮个浪人脱离队伍,拐进了巷子里。

      撩起和服下摆。

      “嘘~”

      矮个浪人打了个哆嗦,酒劲被夜风一吹,似乎清醒了不少,夜色下的小巷子里影影绰绰。

      “喂,什么东西?”

      一道脑袋又大又扁的影子从巷子深处缓步靠近,奇怪的外型让浪人想起了很多家乡传说,山童、高女、飞头蛮……

      “站住!”

      浪人拔出刀,使劲瞪大眼睛。

      这时,一道月光艰难地钻出云层、投在了那个东西的上方。原来不是脑袋,而是一顶遮住整张脸庞的草帽。

      “什么啊,原来是人。你是干什么的?”浪人松了口气。

      回答他的,是一轮弯月般的寒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