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社区安卓版直接下载进入

      南村暗处进行的事,被阿依努尔的遭遇改变,惊动了所有人。

      孟天浩追着齐三响几人而去,仇天魁怒火中烧,欲杀阿托路,与此同时,乌依古尔也走出了阿迪里家,她看着村民火把聚集的地方,担忧阿依努尔这个可怜的女孩,想看看最终结果怎么样了。

      ……

      齐三响几人一路逃窜,孟天浩在后面越追越近,黑暗中双方距离已经到了八步之内。

      齐三响眼看孟天浩追上了自己,他瞭望了一下村外的荒野,星光下的朦胧让他有了想法。

      齐三响心道,再这样让孟天浩追下去,就算他们跑出了村庄,也绝对无法在荒野摆脱孟天浩,与其如此,倒不如现在拦下孟天浩。

      齐三响眼珠一转,边跑边对手下叫道:“拦下他!”

      于是,三名伪装的马匪回头一看,发现追击者只是一个拿双刀的老翁,顿觉有把握短时间结束战斗。

      于是,他们三人抽出短刀,奔跑途中突然急刹车,反身向孟天浩袭杀,而,齐三响趁此机会,先一步抛弃手下逃遁而去。

      孟天浩反应何等迅速,他见三人袭来速度依然一点没减少,双刀交叉胸口,杀了上去。

      瞬息之间,只见,一马匪短刀握在手中,接近到三步距离之后猛的刺出,杀向了孟天浩面门,同时,另外两马匪一晃,左右包夹孟天浩,瞬间形成三面夹击之势,欲一击绝杀孟天浩。

      当刀袭来时,孟天浩双刀猛的前挥,在身前拉开了一个半圆,利用双刀的攻击距离,制造出一个防守真空区。

      孟天浩此举乃是以攻代守!

      三马匪见样,心知短刀攻击距离不如双刀,于是猛的后跳离场,想拉开彼此距离。

      然而,孟天浩去势不减,没给马匪反应机会又杀了上去。

      雷霆之间,孟天浩右手刀刃一挥,刷的一刀先砍中一马匪胸膛,一刀就砍的这马匪皮开肉裂,惨叫不已。

      当然,另外两个马匪在同一时间反打回来,双双袭杀孟天浩后背,可孟天浩双刀可攻可守,对马匪背后袭杀早就做好了准备。

      只见孟天浩左手一撇,背刀在背后,旋即手腕旋转,刀也开始旋转,并且刀旋转的时候,一举挡住了背后的攻击。

      于是孟天浩乘此机会,对敌人再次补刀,一举刺穿受伤马匪的喉咙,然后双刀同出,反身继续攻击另两名马匪。

      ……

      战斗很快就结束,全程不过十来个呼吸,剩下的两名马匪根本不是孟天浩的对手,他们两在双刀的猛攻之下,双双殒命在孟天浩面前,血流了一地。

      等战斗结束之后,孟天浩才皱眉看着齐三响逃窜的方向,虽然三名马匪只阻挡孟天浩十来个呼吸,但齐三响本人已经在黑夜中逃到了野外,失去了身影。

      另一边,仇天魁疯狂追杀阿托路,此时仇天魁才不管阿托路应该在哪死,他只想杀了这个混账王八蛋。

      阿托路全身是伤,手也被打断,疼的他龇牙咧嘴,就连逃跑都气喘吁吁,有心无力。

      可是,阿托路凭借着自己了解村庄的地形到处乱钻,时而一跃而下跳过路边坎肩,时而纵身一跃,跳上别人家的围墙,直接横穿而过……让仇天魁一直杀他不得。

      如此,两人一逃一追,最后越跑越远,消失在了黑暗里。

      ……

      阿依努尔在阿爸的救助下,缓缓回过气来,再一次面对死亡,当看清阿爸那担忧的神色,让阿依努尔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紧抓着阿爸的衣服不撒手。

      乌依古尔刚好挤过人群,一眼看到哭泣的阿依努尔。

      “阿依努尔!”乌依古尔叫道。

      阿依努尔寻着声音看来,朦胧的视线里乌依古尔走了过来。

      阿依努尔抽泣着,连忙擦着眼泪,对乌依古尔说道:“我打跑了阿托路,我也想像你一样勇敢”

      事情的经过已经不需要纠缠,阿依努尔被欺负的时候,的确做出了选择,她以乌依古尔为榜样,迈出了人生的一大步。

      乌依古尔蹲下了身,微笑着将瘦弱的阿依努尔揽在怀中,道:“我知道了!”

      “你是好样的,我以你为荣!”

      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乌依古尔的存在,乌依古尔那番话,成为了阿依努尔此时的信仰,成为她反抗恶势力的动力。

      村民们也窃窃私语,他们已知阿托路又回到村庄,心中满是愤怒。

      “阿托路这个小畜生,没想到他现在成了一个十恶不赦恶徒,我们村的脸都被他们丢光了”有男村民说道。

      “当年就不该留他,应该让唐军直接处理了这个畜生”有人哀叹摇头,说起了陈年旧事。

      那些旧事,让村民感慨颇多,阿托路最后活下来,其实跟村民也有很大关系,毕竟阿托路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孩子,每当关键又会有一丝不忍,不排除他们一时心软养虎为患。

      “那时候看他没东西吃,我还接济过他,现在一想,真是后悔不已”一个妇女道,心软是她这样做妈妈的女人本性。

      “我当年埋葬他阿爸的时候就说了,这小畜生绝对留不得,能活活打死亲生父亲的人,岂是一点点恩惠能感化”再有人道,阿托路阿爸出殡的时候他帮过忙,整理遗容看到过真相。

      然而马后炮放再多,也改变不了过去,阿托路已经成了一个恶魔,反手就帮水鬼一起残害曾经看着他长大的,熟悉的,帮助过他的善良乡亲们。

      就在这时候,孟天浩与仇天魁前后返回,两人表情各有懊恼。

      村民让开了一条路,他们两走到乌依古尔身边,仇天魁与乌依古尔对视了一下,没有过问她为什么跑出来,而是关切的问道:“阿依努尔怎么样了!?”

      乌依古尔安抚了一下阿依努尔,将她交给了阿爸,站起来回道:“没事,就是受了点惊吓!”

      “但是,阿依努尔勇敢的战斗了,她已经学会了为自己的未来拼搏”

      仇天魁安心的点了点头,道:“苦了她了,有这变化实在不易!”

      “你们那边怎么样?”乌依古尔反问道。

      孟天浩叹了一口气,道:“宰了三个马匪喽啰,跑了一个最重要的”

      杀几个小喽啰解决不了关键,只有杀掉头头才能造成巨大影响,所以,齐三响的逃跑,让孟天浩心里憋屈,罪魁祸首曾经在几步之外,但他依然在孟天浩眼前脱身。

      仇天魁也是摇了摇头,道:“阿托路那小畜生也跑了,我没追上他!”

      “他实在太熟悉地形,我追杀他的时候,他依靠着村庄地形东躲西藏,硬是在我手底下消失了”

      平坦的地方,仇天魁的速度优势无与伦比,罕有敌手能从他手中逃出去,就算只是跑,能跟他速度不相上下的人也是世间少有,他有绝对把握追杀敌人到死。可阿托路偏偏依靠村庄地形摆脱了仇天魁的追击,岂能不让仇天魁生气。

      “如此也好!”乌依古尔听言,目光冰冷,杀意游走,她道:“既然阿托路还活着,就一定会出现在巴丝玛,到时候我就亲手射死他,在所有人面前用箭矢送他去地狱”

      旋即,乌依古尔看着孟天浩,道:“孟翁,你老明天也去催一下买箭矢的人,让那边快一点”

      “放心好了!”孟天浩道:“明天一早我就去见他们”

      购买箭矢的事已经有了眉目,差的可能是钱,孟天浩心知黑道那些人的本性,所以决定天一亮就带钱过去,再则,现在他们有丰厚的资金,水鬼那里缴获的财宝足够他们购买大批武器,何况是区区箭矢。

      旋即,仇天魁安抚村民们,让他们离开,还一并叮嘱他们不要在冒险,以后在发生意外尽量待在家里。

      言语不通真的很麻烦,为此,还专门把尼路拜尔给叫了过来才解决。待到人都离开之后,一行人又把阿依努尔送回家,乌依古尔还专门留在了阿依努尔家里,今夜与她相伴以防万一。

      阿依努尔家门外,仇天魁对孟天浩说道:“孟翁,你送尼路拜尔回家,我今晚就不睡觉了”

      孟天浩问道:“有担忧?”

      “嗯!”…仇天魁点了点头,道:“今晚发生的事说明,我们的敌人已经趁着夜色在行动,纷纷摸到了我们身边,在不做些防备我怕来不及了”

      “再则!”

      “黛绮丝一时半会下不了床,我们也没办法离开这里,经过阿托路这事之后我决定要好好熟悉一下村庄的地形,万一敌人真的跟我们在这里开打,也不至于陷入被动”

      一场风波,引发连锁反应,仇天魁管中窥豹,未雨绸缪,先做出应对策略也在情理之中。

      孟天浩没有阻止,他点头道:“如此也好,我们一开始的确考虑不全,要是早有点防备就不会发生今晚这些事了”

      “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赶早就去巴丝玛北街”

      抱拳,仇天魁在星光下送行孟天浩,尼路拜尔也一并离开。

      “好了,那就开始吧!”四周静悄悄,村庄的骚动过去后再次恢复平静,仇天魁看了一下天上星星,身影一闪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另一边。

      几个男村民回家的时候看到了三具尸体,这是孟天浩截杀的三个马匪。

      火把的光下,他们表情严肃。

      “恩人们杀了这些坏人!?”一男村民疑问道。

      “应该是了”另一人道:“悄悄埋了他们吧!”

      再有一人沉默了一下,道:“这是我们的家,我们已经被欺压了这么多年,难道真的还要沉默下去?”

      他紧握着火把,牙冠紧咬。

      “难道坏人又要伤害我们家人的时候,我们只能祈祷恩人们拯救我们?然后自己无动于衷?”他再道。

      很显然,仇天魁他们的到来,不但让阿依努尔这样的女孩们心理发生变化,就连部分村民心态也在悄然改变。

      “说的对,我们也是男人,我们也有手有脚,不能就此懦弱下去了,是时候用我们自己的方式去反抗了”火把燃烧,照亮他们血气脸庞,如星火燎原,让这些男人们目光愈加坚定。

      不远处的转角,一人靠在墙上,他的余光看着这些村民,亲眼看到他们说话,看到他们做出了某种决定后把地上的尸体拖走。旋即,此人转身离开了村庄,向王凯身处之地而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