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视频直播功能怎么使用

      许大茂推门而去,秦京茹面容复杂,她感觉自己越陷越深了。

      堂姐这段时间嘱咐她的事,她都做了,尽管她的小脑袋,不清楚自己这到底是在做什么。

      但是她已经隐隐约约察觉自己这样做,是在害人,但是想到如果自己不这样做,堂姐到时不帮自己了,那大茂发现自己假怀孕,那该怎么办?

      想到娄晓娥被赶出家门的情景,秦京茹就内心越发慌张恐惧!

      娄晓娥被赶出家门,至少还有何雨柱要她,而自己一旦被赶出去,那自己的名声彻底毁了,一个二婚的女人,再回到农村去种地吗?

      秦京茹越想越惶恐,坐在桌子前,抚着心口,感觉自己呼吸都有点难受。

      许大茂走到中院,见何雨柱的房门半开着,他看了看周围,见没人注意,径直走了进去。

      这时间点,除了几个老人在家,年轻人基本都去上班去了。

      刚进屋,就见娄晓娥在整理床单,那新铺的床单,一个大大的红色囍字,怎么看都觉得碍眼!

      许大茂进门,直接把房门关上,屋里的娄晓娥转身张望,见是许大茂,大吃一惊,连忙呵斥道。

      “许大茂,你给我出去!”

      许大茂却是哼了一声,上前几步,靠近娄晓娥。

      娄晓娥想起被他抽耳光的阴影,连忙后退几步,直到逼到背靠柜子,才停了下来。

      许大茂却是停住脚步,面沉如水,仔细打量娄晓娥,看到她身上穿着傻柱给她买的新衣服,心里的火气再一次冒出,指着娄晓娥鼻子,露出狠色,咬牙切齿地骂道。

      “我就看出你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骚货,刚离婚就勾引傻柱,娄晓娥,我告诉你,你想和傻柱过小日子,你去做梦去吧!我到要看看,等我整死你父母,再回头慢慢折磨你,到时再想办法整死傻柱,就你家那成分,你就是死,也是资本家的女儿,我总有办法慢慢炮制你!”

      娄晓娥听着许大茂恶毒的威胁,内心的愤怒渐渐冷却,心中的恐惧让她感觉到一丝寒意,她想到昨晚父亲和她说的话,我们离开就是对你最大的保护!

      这一刻,她突然想了很多很多,如果自己真和柱子结婚了,以许大茂现在的能量,迟早会报复到柱子身上的,是呀,自己就算嫁给柱子,自己的身份问题,迟早会成为许大茂的借口!

      看着娄晓娥面露恐惧的神情,许大茂阴险一笑,得意地继续说道。

      “娄晓娥,你就以后每天活在恐惧中吧,等我慢慢折磨你们这对狗男女!”

      说完,许大茂还感觉不解气,上前一脚踢在娄晓娥大腿上,踢得娄晓娥一个趔趄。

      娄晓娥却是没有任何反抗动作,任由许大茂踢在自己身上,她恐惧的脸上,全是慌张,眼神空洞,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心中既恨,又害怕!

      许大茂踢了两脚,这才心满意足地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离开。

      娄晓娥站在原地,腿上还留着许大茂的脚印,她却没有半点反应。

      她站了许久,才缓缓站直身子,可腿上的疼痛让她再一次弯下腰,她皱了一下眉头,却没有去看腿上的疼痛。

      她一瘸一拐,继续整理床上的被套,整理得很仔细,很认真,她脸上全是柔情,一抹笑容浮现,却是转眼,笑着笑着,眼泪就哗啦啦流了出来。

      眼泪滴在被单上,她没有去擦眼泪,站起身,转身继续把柜子上的东西摆放整齐,把房间里所有家具重新擦了一遍,直到整个屋子焕然一新,她才拨弄了一下头发,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缓缓坐到床头。

      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一支笔,一个笔记本,打开空白页,娄晓娥望着崭新的纸张,笔尖停留在开头位置,却是怎么也写不出,早已经哭干的眼眶,再一次湿润,眼泪滴在纸上,仿佛在诉说无声的痛苦。

      “柱子,我想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随父母一起离开,”

      写到这里,娄晓娥泪水仿佛彻底失控,笔尖不由自主加重许多,泪水洒在笔记本上,浸湿了好几个字,娄晓娥连忙用手去擦,却是越擦越模糊,最后只能停住。

      过了许久,娄晓娥才重新提起笔,继续写了起来,直到一页纸写得满满当当,她才仿佛释放全部力气,放下笔,看着纸张上好几处模糊的字迹,她也没再去管,小心翼翼收起笔记本,放在枕头下面。

      她站起身,缓缓看了房间许久,才朝门口走去,缓缓关上房门,锁上,把钥匙放在门下石头下面。

      放钥匙这个地方,只有她和何雨柱知道,看到这块石头,娄晓娥又黯然神伤许久,最后还是止住悲伤,最后看了一眼这个院子,转身朝大院外走去。

      何雨柱知道娄晓娥离开的消息,已经晚上了,为了请上几天假,他今天特意在食堂多待了一会,那个王大头死活不同意他请假,最后趁着晚上,找到李厂长,才搞定这事。

      李厂长听说何雨柱是为了结婚,请几天假,再一听,结婚对象是娄晓娥,李厂长有些五味杂陈地看了何雨柱许久,才表示恭喜,最后答应他的批假。

      可惜何雨柱当时没仔细注意李厂长的表情,不然一定会联想到什么。

      忙活到晚上八点,何雨柱才哼着小曲回到大院,尽管心里还是隐隐约约担心娄家今晚的安全,但是新婚的喜悦冲淡了担忧。

      何雨柱已经计划好了,等自己和娄晓娥领了结婚证后,争取早点生一个大胖小子,名字就依然叫何晓吧,原著中,那个孩子还是挺懂事的。

      等到78年以后,自己想办法去港城一趟,让小娥全家团圆,到时再让娄家以港商的身份回来,自己完全可以凭借手上的厨艺,开一家顶级的酒楼。

      何雨柱从来没想过在这个世界赚多少钱,反正也带不走,何必那么拼,自己现在这手厨艺,说实话,这个年代,也没一个地方发挥,挺郁闷的。

      至于他为啥没想过也去港城,主要原因还是他有些担心,担心两个方面。

      第一,如果自己走了,何雨水会不会被连累,到时连累妹妹全家人就麻烦了,何雨水也是刚刚怀孕,最关键一点就是,以自己这家庭成分,在这个年代,完全不需要离开,踏踏实实安心在扎钢厂做厨师,啥事都没有。

      第二个原因就是,突然换一个环境,会不会这具身体,受到刺激,突然现实中清醒过来?

      当然何雨柱觉得这个可能很小,但是怕以防万一,这个梦境世界,他挺喜欢的,也没有大富大贵的梦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不挺好嘛?

      但是当他回到家,看到房门钥匙上锁,顿时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在石头下面拿出钥匙,打开房门。

      房间被打扫一尘不染,可惜里面空空荡荡,何雨柱的心,一下悬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