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视频apk下载安装

      “你不是信誓旦旦地说你上吗?怎么一开始就投降认输了?”胡彦有点生气。

      他不允许自己队伍里有这么窝囊的人。

      可是孙可的眼眶瞬间湿润了,“你看那个什么卜寅,人面兽心,一上场就来搭讪,你让我怎么打?”

      “我都不想碰到他!”孙可撇过头去。

      胡彦哪知道她反应这么大,无辜地看向周围的队友。

      那些队友们也是很温柔的自顾自地聊起天来了。

      “哇,今天天气真好。”

      “是啊,看起来要下雨了。”

      “喂,要下雨和天气好有什么关系!”胡彦实在听不下去,这都什么破理由。

      “切,我是主修水灵根的,我就喜欢这天气怎么了?”那位队友小声说着。

      带队老师见状也是稳定起了军心,“我们还是来商量一下团体赛吧。”

      “好的,我们比赛再开,现在是江大对战普大的第二场比赛团体赛的第一场二人赛!”贝拉再次拉起他的嗓门:“第一次解说练气士比赛,也是看的我热血沸腾啊,特别是那些战斗,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啊。”

      “是的,就战斗而言是有瑕疵,只能说是初出茅庐,完全不熟悉战斗。”特特的话还是那么带刺。

      “说起来,特特酱也是练气士,能捕捉到的画面应该比我们好很多吧。”贝拉逐渐习惯了特特的毁气氛,居然有意识地在引导,不愧是一流解说。

      “在我眼中应该和放慢的那个速度差不多。”特特也是不做修辞地承认着。

      要是换了一个人贝拉一定会认为她在吹牛,但这个人是特特那就不一样了。

      她完全有那个资本说出这句话。

      “那特特酱认为普大接下来会派出哪个选手来应战呢?”

      “他们的主将已经灵气耗光了,副将也是一上台就认输,接下来两场也大概率是这个局面了,没什么好预测的。”特特说的大家都懂,但是特特的粉丝就是喜欢她冰冷冷的语气和一针刺血的感觉。

      贝拉也是被迫着问出这样的话,要不是现在在直播,他估计这个女孩甚至会破口骂道:“为什么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然后添上一堆的脏话。

      贝拉嘴角抽动着,心中念叨:“下次再也不帮这个臭小子了,还什么喜欢这种冰冷冷的感觉,他是抖M嘛!”

      “OK,看来我们的选手替身护符已经加护好了,双方选手入场。”

      卜寅扭了扭手部关节,笑着对身边的陆仁甲说道:“虐菜我最擅长了。”

      “希望我不会脱你们后腿。”陆仁甲的回以笑容,他的笑看起来就憨厚老实了不少。

      他们一齐站到擂台上,直面着对手。

      卜寅的笑开始演变地猥琐,他的对面是孙可!

      孙可浑身一寒,连着后退三步。

      本来她也不想和这个家伙对线,只不过在带队老师的强烈要求下,她才迫不得已的出场。

      孙可主修的灵根是水灵根和卜寅的是一样的。

      比赛开始,头顶的数字消失。

      双方就这么站在原地,没有出手。

      孙可意识到,她和一旁的队友都不是擅长攻击的类型。

      若是他们先手必将陷入困局,必须后手。

      可是卜寅和陆仁甲也没有先手,好似在故意等着他们先手一样。

      “糟糕,对面已经看透了我们!难道面对我们这样的敌人对手还事先做了调查!”孙可小声说道,头上冷汗直冒。

      “那怎么办啊。孙可,这么僵持下去,不是会直接按照修为的高低判定输赢吗?”队友担忧地喊道。

      但这只是增加了孙可的负担,对局势一点起色都没有。

      “时间差不多了,你们该输了。”卜寅的笑像极了反派。

      “他在说什么时间不还有……”队友的话还没说完便没了声。

      而孙可也只是震惊地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水包裹住了他们两个。

      原来早在比赛开始的时候,卜寅的水灵气就侵蚀进擂台,现在突然出现的水正是卜寅的手笔。

      他本想在单挑赛时就以自己变态的表情恶心对方拖延时间,没想到对方直接投降了。

      原先老难受了,但是现在他已经爽到不行了。

      卜寅慢悠悠地走上前去,手掌贴在被他困住的少女脸上。

      “怎么样,现在连认输都做不到的绝望感怎么样?”

      他笑地多么猖狂,在孙可心里就留下多深的阴影。

      本就柔弱的少女,哪受过这样的欺负,别人可是保护她都来不及。

      要知道眼前这个变态会用什么样的理由在她身上游走,最后肯定是说战斗中不小心擦到这样的借口,然后她的清白就没了。

      孙可的眼里不争气地流出了泪水。

      卜寅能清楚感受到自己的水灵气中出现了杂质,他开始慌张了。

      原先只想给个小惩罚,没想到这丫头直接就开哭了。

      吓得卜寅直接松开了她,还连忙把手撤开。

      小姑娘以鸭子坐坐在地上眼中不停流出豆大的眼泪,像个出生不久的婴儿一般啼哭着。

      卜寅不懂怎么哄女孩,也害怕女孩被他惹哭。

      他赶紧松开少女的队友,急匆匆地说道:“快哄哄她,受不住啦!”

      可那队友也是束手无测,慌张地回答:“我也没碰到过这情况啊。”

      在他印象中孙可是个虽然很柔弱的女孩,但也从没像这样婴儿啼哭过。

      “没事吧。”卜寅尝试着触摸她,可是这哭声还变大了。

      卜寅挠了挠头,无奈地说道:“你先认输,我来处理她!”

      很显然,哪怕是裁判也没经历过这样的状态,只能先宣布是江大的胜利。

      “这可是在全国直播,你现在的样子可是在被全世界观摩哦?还是先别哭了。”卜寅的声音出奇的温柔,还有一种莫名的沉稳感。

      “这样吧,我先带你回你们的候战区。”卜寅的语气又变得霸道。

      就像造成这种状况的人不是他一样。

      他以公主抱的形式抱起她,起先她还有在挣扎,在不停地用全力打着卜寅来抒发自己的抗议。

      只不过都被卜寅用水灵气阻挡住了。

      卜寅在普大队员奇怪的眼神注视下把孙可放在沙发上,然后一鞠躬说了句“抱歉”就连忙退出去,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