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浪视频app污破解版

      陈老板这一刻的感觉,就像是一头栽进国家猛兽动物园,迎面遭遇了一群狮子老虎。

      不是一头,而是一群!

      呼啦啦围过来,凑近了挨个闻你:来啦老弟!

      逃都没处逃的那种。

      不亲眼见到,真的想象不出一个人能长成这幅模样,凶恶到这种地步……

      好在,苏放紧随其后跟了进来,并没有故意拖延,确实有点担心把陈老板吓出个心脏病来。

      咱的联系人里,目前来讲陈老板算是最靠谱,也是最容易接触的合作对象了。

      “纽曼先生,请坐。”

      苏放神态客气地招呼阿蛮,坐到陈老板正对面。

      今天这出戏,阿蛮就不能扮演保镖了,而是国外某机构的业务代表,纽曼属于牛蛮的谐音。

      反正他那长相,已经辨别不出到底是什么人种了,古铜色的一层表皮也很难判断是不是原生肤色。

      “啊!纽曼先生,你好,你好!”

      陈老板的反应有点尴尬,因为真的不敢主动跟对方握手。

      近距离看过去,那手指头每一根都跟大号胡萝卜似的,陈老板担心他轻轻一握,别把自己给弄成残疾。

      “第一批货,探探路而已!”

      阿蛮的华语发音不太标准,当然是故意的,一张口嗓音如雷,正常语气都透着一股暴躁气焰:“合作愉快,就会源源不断。这么说,你们明白?”

      苏放无声点头,陈老板在这种压力下连连点头:“明白,明白,愉快,必须愉快!”

      他这会儿确实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就不见这个人了,只跟苏放谈生意多轻松多随意啊,何必遭这个担惊受怕呢。

      主要是害怕,万一谈崩了,对面那家伙一冲动给自己来一下子,随便一巴掌估计就ICU插管去了。

      就看那门洞,水泥砖头都被他硬挤成这副样子,真的很难说,这位大哥到底是怎样一种古怪脾气。

      好在,苏放比较擅长在关键时刻缓解气氛,帮助陈老板,把阿蛮的残暴目光引到自己这边:

      “陈哥,咱们直说吧,3200的意思就是长期合作,我也不找别人了,就这种交易方式,货全给你。”

      为什么长期合作,反倒价格更高了?

      不需要苏放进一步解释,陈老板也能明白,意思是自己就成了他们的长期经销商,甚至国内总代理,后面的所有手续都要由自己负责。

      不乐意?

      没关系,那就一锤子买卖,人家只要货好,度过刚起步的一些困难,后面路子越走越宽,当然犯不着忍受你的压榨和剥削。

      两千八,一锤子买卖。

      三千,或许可以合作几次。

      三千二,都是你的了,不找别人了,相当于你垄断了这条货源,当然仅限国内,仅限这一个树种。

      苏放很希望陈老板选择第三条路,这样的话,自己可以省事一些,省心一些,即便从利润上来讲,很可能不如他赚得多。

      但没关系,咱可以省下来更多的时间精力,去干更赚钱的事情,别为了多赚一百,耽误了成千上万。

      要知道,不可能所有事都自己去做,那样的话,短短十年又能折腾出多大体量?

      “我不太在意价格!”

      阿蛮身子压低,一探手按住茶几:“只要求把事情做好,绝对不可以出岔子,否则,没法跟老板交代……别怪我没说清楚!”

      嘎巴一下,掰下来半拉桌角,送进嘴里咔嚓咔嚓,没嚼几下就咽了下去。

      然后起身走人!

      陈老板看得直愣神,瞅着他离开时哗啦一下,把门洞一侧的砖块又撞掉一些,然后又瞅着苏放:老弟,我没眼花吧,他好像啃了桌子,把那么大一块木头吃下去了?

      你以为呢。

      苏放笑了笑,小声说道:“这位大哥不能以常理衡量,撕一条人腿当午餐,我都不会觉得奇怪。”

      说这个可不是恶趣味吓唬谁,而是做最坏打算,生意若谈不成,尽量避免陈老板背后使坏。

      别忘了院子里那些木头不能见光,他随便打一个举报电话,那就能烦死个人,不是一般的麻烦。

      别以为这不可能,不管是情场,赌场,生意场,得不掉就毁到的神经病向来不少。

      通过阿蛮的这一番做派,最起码能让他知道,这件事的幕后势力很不好惹,随便派一个商务代表,就属于这样的绝代凶兽。

      得罪了这种人,不考虑后果吗?

      呼……

      陈老板揉揉脸,深呼吸,放松全身肌肉,然后盯着苏放:“老弟,我知道,你们这是在故意的吓唬我,警告我。”

      苏放回以微笑,压根没想过能瞒过这种老油条,所以就坦然承认:“只为了避免更大的不愉快,先小人后君子,也是对双方负责。”

      “理解,明白!”

      陈老板点点头,想了一下又问:“老弟给我交个底儿,预测一下,到底能有多少货?”

      这话除了试探对方,他也想知道,自己的腰杆有没有能力撑起来。

      毕竟看阿蛮那气势那做派,别说倒腾木材了,杀头的生意恐怕都少干不了。

      这要是呼啦一下扔出个几千万的项目,只是前期的资金垫付咱都没处借钱去,这类买卖又不可能找银行贷款。

      “应该是没有极限吧,而且,不仅限于这一个树种,肯定还有高档货。”

      苏放语气诚恳:“不过老哥无须担心,我这边也属于刚刚起步,我自己也需要收着劲儿循序渐进,不太可能一下子砸出太重的担子压垮你。”

      “好,好,这我就放心了。”

      陈老板以最快的速度心中合计,这到底是祸事登门,还是莫大机遇,但不管怎样,都不能犹豫不决,让对方瞧咱不起。

      一杯茶作为缓冲,他又试探问道:“这样,第一批货,我三千拿下,因为要回去进一步检验,确定大批货物都能符合样品的标准,这是应该的吧?”

      “是的。”

      苏放点头,这个可以理解,那些原木不切开,谁也不敢确定,是不是都能符合样品那种品质。

      陈老板继续说:“给我三天时间,东西我拉回去,只要没问题,我会把二百元的差额补给你,然后……”

      苏放摆摆手:“不需要补了,第一笔就三千,我觉得相当合理,也应该站在老哥的立场上考虑一下,毕竟相互信任不可能凭空而来。”

      “对,就是这个道理,老弟也是个痛快人啊!”

      陈老板彻底放松下来:“那我就联系车了,这批货,全拉走!”

      这种买卖见不得光,纸面合同不存在任何作用,根本不受法律保护,只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