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影视兑换码免费直播app

      令他意外的是,黑衣人并未像往常那般跟在他身后,而且本能的察觉到危机感,让他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公子...”黑衣人虚弱的声音传入龙隐的耳中,更是让他一阵烦躁。回过头他再也没有任何情绪,同时颓然的坐下来,就坐在他引以为傲的龙宫门口。

      “唉,大意了,真是大意了...虽然说是在阴沟里翻了船,但怎么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可惜了这种美好只有我见过,却不能传给世人了...”

      “本公子知道必死无疑,只想求妹妹在我死前能解答我的困惑,如何?”龙隐的心态调整的很快,此时竟然反客为主的发起提问。

      “既然你不怕死,何必要这样拖延时间呢?”洛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直接将他最后的遮羞布扯下来。

      “你不用挣扎了,诅咒就在你的体内,我想如今这个时代对这个名字应该很陌生的吧。”洛冷漠地说道。

      龙隐听了撇撇嘴,随后扭头冲着许宣说道,“小子,你的妞我喜欢,也很好用,而且还是原装未开封的哦~~啊...”

      话还没说完,只听到龙隐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后便脸色铁青,两只手死命的捂住喉咙,口鼻中不停地想在喷出鲜血,几息的功夫整个人就化成了一摊血水。

      此时的岳阳早就被连番诡异的事情搞得波澜不惊,即便下一个死的是他自己,他都不会觉得意外。

      许宣目光灼灼的注视着洛,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洛则是径直的走进龙宫中,没过多会便重新回到众人视线中。

      “把这个交到九龙商会的手上,再替我带个信。”洛面无表情的说道,过了半天岳阳才意识到这句话居然是对他说的,他诚惶诚恐的点头应允。

      “这一切不过是个开始,我会让他们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洛的话落得很轻,并没有极度仇恨的言论,但是许宣心里很清楚,她一点都没在说大话,也没有开玩笑。

      看到人群中孑孓一身的洛,清晨的光芒洒落在那道遗世独立的身影上,将她的影子拉的冗长,周围的色彩逐渐褪去,许宣的眼中了她的身影。

      重逢的欢喜早就在发生刚才一切后冷淡,他们的身份、经历、地位,甚至是种族...所有的一起,都在无时不刻提醒他与她之间相隔着如此遥远的距离。

      许宣感觉如鲠在喉,岳阳已经结果龙宫带着商会的人灰溜溜的走了,山坡上只剩下了许家村的人,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复杂的神色。尤其在见识到洛施展的诡异手段后,更是悄悄拉开了与她之间的距离。

      确认商会的人离开后,洛的神情终于出现片刻的放松,她尝试着提起嘴脸,给许宣一个“微笑”,做出来的确实依然僵硬的表情。

      “阿宣,我们回家吧。”

      “嗯!”千言万语,都在洛的这一句话下消弥于无形,尽管有太多的疑问还埋在心中,许宣依然选择毫无保留的信任她。

      许家村其他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分分把目光投向许御,然而许宣和洛二人可丝毫没管他们,直接结伴离去,众人面面相觑,最终也沉默地踏上归途。

      失而复得的不真切感,让许宣一刻都不敢松开洛的手,他害怕这又是一场梦,同时又想以此麻痹自己,去逃避那些他明知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许家村的村民一如既往的欢迎捕蛇队的归来,包括率先归来的许宣和洛。

      “阿宣,三姨今天炖了只土鸡,一会记得端点回去吃啊。”大老远许宣就听到了嫂子扯着嗓子在跟自己说话,他下意识的先攥紧了握住的手,然后笑容灿烂的说道。

      “好哩好哩,这就去三姨!”

      “阿宣!你这臭小子,家里来了客人也不吱声,那老房子里的物件能用吗?我今年被褥做多哩,一会拿一床回去啊!”

      二婶还是喜欢拐弯抹角的表达自己的关系,许宣听了心里一暖,点点头开心的回复道,“好哩好哩,二婶最好哩!”

      许宣感觉有些奇怪,似乎这次回来之后大家整个人都跟之前不一样了,尤其是对待洛的态度,似乎自己曾经的顾虑都是多余的。

      很快,老房子里便被新的被褥床垫给铺上,香喷喷的半只炖鸡也摆在桌子上,旁边还摆着不少村民自制的腌肉,以及一些算不上精致,却着实用心的小礼物。

      院子里的木槿花已经悄然盛开,洛安静的坐在屋檐下,看着眼前那个忙碌的身影,听着身边安静舒适的生活,嗅着淡淡的花香,她的表情很是放松,嘴角不经意间上扬,露出了一丝浅笑。

      就像凌冽冬日的暖阳,就像炎炎夏日的树荫,就像高耸入天山峰侧的云霞,就像白云深处的人家...

      所有的一切都在这抹笑容下黯然失色,许宣内心感到前所未有的坚定,往后的余生,自己誓死也要守护住这个笑容!

      这也是洛从未有过的体验,她第一次感到自己可以毫无防备的放松下来,不必再担心自己身后觊觎的目光,不必考虑前路漫漫的征程,在这一刻她只想放下一切,做一个普通的女孩。

      这种踏实感从四肢向脑海中蔓延,时间的脚步仿佛都慢了下来。许宣痴痴地看着洛,就像在欣赏世间最完美的艺术品,眼神中充满了虔诚,同时又裹挟着浓浓的情意。

      “阿宣。”洛的声音依然清冷,但充满了几分调皮的感觉。

      “我在。”

      “娶我。”

      “啊?什么?我——”许宣瞪大了眼睛,惊喜和不可思议同时出现在他的脸上。

      “怎么?如果你不喜欢就算了。”洛冷冷的说道。

      “我愿意!但是,我——”还未等许宣说完,就感觉自己面前的阳光被一道银色的身影遮住,两只小巧可爱的银色龙角,随风飘扬的银色秀发...还有嘴唇上带来的有些冰凉的触感。

      许宣顿时感觉天旋地转,这简直——简直比梦境还要梦幻!

      然而,狂喜过后,许宣的脑海中不可遏制的浮现出龙隐的话,尽管许宣不相信洛是他口中那样的女孩,但是...他不敢去想,也不愿意再想下去。

      洛的眼神很深邃,许宣就像一个光着身子的孩子,他的每一个想法都如此不加掩饰的表现出来,单纯而直白。

      “介意吗?”洛语气平淡的问道。

      “不!当然不会介意...我怕,怕自己保护不好你...”说到最后许宣的语气十分沮丧。

      他说的也是事实,把他放在外面的话,只不过是一个身体素质略微异于常人,一点社会经验没有的白痴猎人罢了,想要保护洛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再加上似乎她也不需要自己的保护...

      “那我来保护你。嫁给我,阿宣。”洛的声音依然冰冷,语气中却霸气侧漏,带着不容拒绝的坚定。

      许宣的眼角湿润起来,他卸下所有的防备,将所谓的天下不讳之事全部抛之脑后,身份、看不清前路的未来...紧紧的拥抱住面前的意中人,其他的什么都可以不要,他只求时间能够永远地停留在这一刻!

      “...”院子外,小满讪讪的捧着一身衣服杵在原地,一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妥的样子,甚是纠结。

      感受到怀中洛气息的变化后,许宣自然而然的看到门口处的小满,顿时涨红了脸庞,赶忙撒开手,嘴里笨拙的想要解释道。

      “我...小满姐,我们...”

      “嘿嘿,阿宣长大哩。洛来咱们村子这么久,一直没有一身自己的衣服像什么话,我按照她的尺寸缝了身衣服...可能有点不太好看,但怎么说也是自己的衣服嘛...”

      “谢谢你,小满姐!”许宣非常感动,激动的说道。

      “谢谢...我会喜欢的。”洛的反应相比之下冷淡不少,但也确实能感觉到她内心深处的情感,小满笑着点点头,将一副放到许宣手中,拍了拍他的肩膀,留下一个“你懂的”眼神,便逃似的下山而去。

      许宣讪讪的摸摸鼻子,然后捧着衣服冲着洛傻笑。洛没有说话,转身潇洒的向屋里走去。

      “洛!你...等我一下!”许宣一时间摸不到头脑,只能快步跟了上去。进屋后,洛正背对着门口端坐着,听到许宣进来的声音后,她随手一挥门便自行关上。

      通过窗柩照射进来的阳光洒落在洛银色的头发上,恍惚间许宣看到了当初自己照顾洛那段时光。

      “你不开心吗?洛。”许宣小声试探的问道。

      “给我换衣服。”

      “好——什么?换换换换,换衣服?”许宣的脸直接从额头红到了耳朵根,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像一壶烧开了的水,除了嗡嗡叫唤,就是不停地在发烫。

      “人类缔结婚约的时候,不是要给新人换上新衣服吗?”洛的灵魂发问问的许宣有些哽咽,话音刚落,那件镂空的裙装缓缓的从她肩膀滑落,露出她光洁没有一丝赘余的后背。

      许宣感觉自己呼吸急促心跳加速,血液直往脑门上涌,就连鼻血都不争气的溢了出来。

      很快,洛褪去了衣衫,将她的身体毫不避讳的展示在许宣的面前,尽管是背对着许宣,但她姣好的身姿依然充分的展示出来,就像是一件完美无瑕的艺术品,让许宣的内心生出难以抵抗的自卑。

      “想看看原本的我是什么样吗?”见到许宣没有任何反应后,洛便开玩笑似的问道。

      “想!”许宣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淡淡的银色光辉从洛的光洁的肌肤向外散发,一阵眼花缭乱的光芒后,一只十分精致的蛇出现在许宣面前。

      与许宣见过的所有蛇都截然不同,她的鳞片上布满着密密麻麻的古老纹路,额头上生出两只精致的银色犄角。最奇特的是,在她腹部伸展出两双透明的翅膀,散发着无比高贵的气息,让许宣内心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膜拜之情。

      经过这这一切之后,他的内心早就没了恐惧,为没有任何顾虑。许宣轻轻走上前,温柔的抚摸着她的额头,入手处冰凉的触感就像洛的身体一般,带来了相同的悸动。

      此时二人真正的心意相通,感受到了对方的情意,许宣情不自禁的轻轻扣住她,银色光芒再次闪过,怀中只剩下一个未着片缕的女子。

      洛将自己的头埋在许宣胸口,感受着他强有力的心跳,二人相拥无言,享受着只属于他们的片刻安宁。

      “阿宣!”

      爷爷的声音不合时宜的从外面传来,瞬间打破了有些暧昧的气氛。许宣温柔的抚摸着洛的长发,眼神清澈坚定的说道。

      “洛,我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爷爷!让他来做我们的证婚人!”

      “好。”洛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许宣笨手笨脚的将新衣服帮洛换好,随后急匆匆的走出屋子去见许御。

      “爷爷,您回来了。”突然许宣感觉自己的内心似乎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一般,说话的时候都感觉和以前有了很大不同。

      “臭小子,什么事这么高兴哩?”

      “啊?有这么明显吗,爷爷。”许宣下意识的揉了揉自己仍有些发烫的脸。

      “都写在脸上哩。”爷爷和蔼的笑着说道。

      “嘿嘿,是...是有件好事要告诉爷爷哩,希望爷爷能成全!”说完,他回到屋中小心翼翼的牵着洛出来,一副宝贝模样。

      “你该不会——”许御的话还没说完,许宣便拉着洛跪了下来,无比郑重的说道。

      “爷爷,我想和洛结为夫妻!我只有您一个亲人,洛...已经没有家了,我们希望您能作为见证人,希望得到您的祝福!”

      许宣忐忑的说完这些,他不知道以爷爷的性情,听到这种冒天下不讳行事的话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反正他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会去完成这件事,只是他内心深处,很希冀能够得到爷爷的祝福。

      “...先起来吧。”许御倒也没有过度反应,只是长叹口气。

      “爷爷?您...”许宣没有起来,不解的问道。

      “我只是担心历史重演...许家村的祖先手段通天,却依然落得如此下场...我老了,是个没用的老头子,也给不了你们什么...”

      “女娃娃,阿宣是个苦命的孩子,我们...也给不了你什么,他是个认准了就不会回头的傻孩子,以后就劳你费心了...”

      许御依然在絮絮叨叨地说着,然而许宣耳朵里一直重复的便是那句“以后就劳你费心了”,他兴奋地抬起头,问道。

      “这么说,爷爷您答应了?”

      “我就你这么一个孙子,还能棒打鸳鸯不成?”许御蹬了许宣一眼,然后轻轻地将二人扶起来,许宣激动的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爷孙俩发出爽朗的笑声,洛在一旁恬静地看着许宣,没有打破这份温馨。

      “小子,别得意的太早,一个姑娘家家的,嫁人怎么也得正式一点,反正时间还早,我去让村里的老伙计们拾掇拾掇,好好准备准备!”说完,许御便撇下不明所以的二人离开。

      平静的许家村似乎很久都没有这么热闹过了,村子每家每户都张贴上红色的布条,就连路两边的树丛上都系满着红布,一直延伸到后山的许宣家门口。

      村口已经封闭上,原本大喜的日子是不会谢绝外客的,但这次在捕蛇队众人的示意下,大家决定将村口封闭起来,避免受到任何外界的干扰。

      前天到访的商会带来的物资此刻恰好派上了用场,小满个个把关,挑选出一套崭新的餐具,正在仔细地清洗。

      厨艺精湛的三姨更是忙的不可开交,用尽浑身解数去做出一桌丰富的饭菜;阿生正拉着一帮村里的年轻人,安排着婚礼时现场的各项安排;二婶正跟一群妇女一起裁剪红布,将所有的桌凳全部包裹起来,布置出一片喜气洋洋的氛围。

      有两个人相比之下就有些不那么自在,他们先后上门拜访了许宣,先是送上祝福,随后诚恳的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尤其是大嘴巴的小六子,更是说出——

      “阿宣,你放心,我小六子说一不二!从今往后,你的老婆就是我的老婆,就算你不在家,也绝对给你照顾的板板正正的!总而言之,我罩定你们了!”

      许宣知道他又在满嘴胡诌,但是他的祝福与歉意都是发自内心的,他们知晓了自己的由来,自然而然的把那份愧疚转嫁在送给许宣与洛二人的祝福上,那些曾经的矛盾早就烟消云散。

      上下忙碌的许家村,就像一首激昂的进行曲,四处充满着喜庆的氛围,然而作为今晚的主角,为了不想被人打扰独处的时光,早早的就跑到后山上去了。

      他们先是在瀑布处坐了半天,聊起第一次见面的趣事,随后又穿过那条狭长的缝隙,来到茵绿的草原上。

      躺在漫天飞舞的花丛中,一起感受时间的流逝,甚至洛还玩心大起,一把抱起许宣,从悬崖上一跃而下。

      极速掠过的空气在两人耳边猎猎作响,许宣下意识的抱紧了洛,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正在天空中翱翔,看着脚下熟悉的土地,远处海天相接的风光,他们成为了天地间的唯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