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娘之四月初八视频

      陈晨盘膝坐下,心里对白亦说道“姐!来吧!《流星拳》走起。”

      “嗯,我用系统直接传给你。”白亦回应完陈晨,陈晨脑海中就出现了一个人不停的挥拳,越挥越快,拳影重重,还不时有个声音传来“流星拳顾名思义,拥有流星的速度,拥有流星的力量……”

      就在陈晨学习武技的时候,三角山入口处又炸开了锅。光幕一闪,所有留守负责人都纷纷赶来,嘭的一声一个衣服被扒的有些凌乱的老者被弹了出来。

      王家负责人直接冲了过去,抱起老人呼唤道:“三长老!三长老您怎么了?您醒醒啊……”

      众人看着默不作声,但脸色都很不好,又是一个筑基期大修士。秦璐脸色更差,几乎冷的都能结出冰了,一步一步走到王家负责人身前,脚步声捶打在每个人的心上。

      大家都不想和政府真正为敌,只是想分点好处,可是所有人都明白,现在他们的吃相太难看了。如果不能给出合理的解决方案,那就要迎接政府的怒火了。

      秦璐冷漠的看着王家负责人,秦璐对双目无神的王玉山视而不见。

      王家负责人抬起头看着秦璐那张狰狞的面孔,吞了口口水说道:“我王家一定会给出完美的解决方案。”

      秦璐不发一言,只是他的眼神如同看一个死人一样,双拳紧握,头顶青筋一根根隆起。

      龙组负责人和玄组负责人赶忙一左一右拉住了秦璐的手臂。秦璐深吸了一口气,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如果我不满意,便由我亲自带队!”

      王家负责人抱起王玉山转身就走。这里待不下去了,三长老都这样了,别人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管不了了。

      必须回去,一是救治三长老,二是要和家主商议怎么抹平这件事。

      秦璐的眼神又转向齐昊天,齐昊天目光闪躲,秦璐挣开了龙组和玄组负责人,走到齐昊天对面,两人离的很近。秦昊天都能感受到秦璐的鼻息喷在自己的脸颊上,避无可避就是形容他现在的处境了。

      秦昊天低沉道:“我们万兽山一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案。”

      说完也是转身就回了帐篷。他现在还不能走,里面还有个宗门最看中的种子人物没出来,他必须要等结果。不过现在必须和门主商议下怎么把派高手入场的事解决。

      陈晨根本就没考虑过外面会发生什么,不过发生什么都和自己没关系。此时他已经学成了武技,正和白亦聊着天。

      陈晨:“姐,那我还需要用积分把技能升上去吗?”

      白亦:“不需要,等把这圆环改造后,技能直接满级,我被困那么久大致对圆环有了了解,办法不难别忘了姐是恶魔族分支,阵法很懂的!”

      陈晨:“成,那我现在做什么?血脉恢复剂喝了,武技也学了。”

      白亦:“把空间里的灵石,灵果,能提升的都吃了。还有一个事。”

      陈晨:“你说。”边说边取出灵石,看了看又问到“姐!直接吃吗?”

      白亦“不用吃!先说正事,空间里的面具是精灵族的东西,他们种族制造的科技产物你的天赋是看不出来的。有时间跟小胖子打听打听哪弄的?”

      ”把东西都取出来,运行功法就成,放进嘴里也成,只不过也只能用功法吸收,你口中的唇里穴里有饕餮兽魂,能吸收万物。就算是毒药只要不咽下去,一样问题,照样吸收。”

      陈晨想着白亦所说的两个问题,第一,看来神族确实是脑子不行的种族,面对高科技就看不懂了……第二,看来以后不怕人毒害我了哈哈哈。

      陈晨又问道:“姐!据分析山上可能还有两人,要是他们下来怎么办?”

      白亦道:“那个小胖子也不傻,你刚才收服夺舍灵魂的过程,他都看到了,灵符就是他给你的,他一定还有。不过你嘱咐他一下也好,确保万无一失。”

      陈晨依言,走到胖子身边郑重其事的问胖子:“高级的抓鬼灵符你还有吧?刚才我收服夺舍灵魂的过程你都看到了吧?”

      陈晨看胖子,胖子认真点了点头,陈晨继续道:“离的越近打出灵符效果越好。别的我就不多说了。我去修炼了。都靠你们了!”说完拍了拍胖子的肩膀,就走回来小溪旁。

      陈晨盘膝坐下刚要运功,白亦再次提醒道:“把金链带上,虽然你现在突破炼气期不会被秘境踢出去了,但隐秘下修为还是有必要的,防人之心不可无。”

      陈晨默默点头,还是白亦想的周全,自己这个种族既然脑子不好使,那就要多听劝。

      带上金链,开始运功,九穴呈漩涡状开始疯狂吸收周围的一切灵力。双足的两穴和口中的穴位更胜。尤其口中唇里穴的饕餮兽魂吸收的,甚是凶猛,陈晨不得不张着嘴巴,这样吸收的更好。

      面前的灵石、灵果、身边的灵草、小溪所有的灵力都涌向陈晨。

      灵石、灵果、身边的灵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化成飞灰。

      远处观察的几人被陈晨的动静弄的都纷纷回头查看,胖子只是眯着小眼睛。猴子抬起一只手不停地掐算着,嘴里还念念有词。小萝莉和钢刀吃惊的张着嘴巴。

      陈晨已经在突破的边缘了,白亦在陈晨的松果体里,认真的查看陈晨的经脉。

      所谓炼气期就是炼体期冲破做后一层桎梏,可以吸收灵气储存在丹田之中。以后就可以利用丹田中储备的真气汇集到拳脚,使武技更加威猛。

      陈晨的功法本身就是BUG级别的,别人锻炼感悟灵气,陈晨的功法就可以直接吸收了。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过程。

      随着周围灵气不断地吸收,陈晨的桎梏终于被冲破了。九穴好像也突破了一样,吸收的更加疯狂,更加汹涌,范围也更加宽广。

      不远处的陈娇,和更远处的两位老夏痴痴的看着陈晨这边,因为此时陈晨的头顶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灵气漩涡,疯狂的、汹涌的把周围一切的灵气吸入到漩涡里。方圆三公里内的灵气好像失去掌控的小船一样,被漩涡紧紧的拖拽过去。

      漩涡下的陈晨,嘴巴大张,直对漩涡,饕餮的兽魂卖力的吸收着。

      灵气像是冲毁堤坝的洪水般,疯狂涌入陈晨的身体,但灵气并不是进入丹田中,而是冲进了陈晨的经脉中。不停地涌入是陈晨的经脉,使其变得更加粗大。

      当然痛苦也是巨大的,但是陈晨一声都喊不出来,嘴中的饕餮兽魂根本不给他叫嚷机会,疯狂的吸收压制住了陈晨的一切行为,现在就是想停,都停不下来……

      这扩充经脉的疼痛让陈晨精神几近崩溃。浑身冷汗不止,全身已经湿透。白亦不停的用精神力为陈晨分担这精神的摧残,连白亦都有些吃不消了。

      白亦根本没想到,自己为陈晨合成的功法,对经脉能带来如此巨大的痛苦,而且这痛苦不仅摧残身体还摧残精神。

      白亦的星球曾经拥有大量的魂石,和其他星球的种族,交换了大量的功法和武技,自幼聪明的她,为自己的种族综合整理出很多优秀的功法、武技。但从没达到过橙色级别的。被锁在圆环中的数千年里,她并没有放逐自己,而是更努力的研究。仇恨支撑着她一路走过来。

      直到她遇见了陈晨,看到了复仇的希望,真的把十种功法中的精华部分混编成了一种,但这毕竟是第一次,她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混编的功法,会带来如此大的痛苦。她知道现在想什么都晚了,只能用尽全力帮陈晨撑过去。

      随着时间的流逝,陈晨的每条经脉被一一扩充,一一注满灵气,直到十二条经脉:手太阴肺经、手阳明大肠经、足阳明胃经、足太阴脾经、手少阴心经、手太阳小肠经、走太阳膀胱经、足少阴肾经、手厥阴心包经、手少阳三焦经、足少阳胆经、足厥阴肝经全部注满灵气。灵气才向丹田涌入。

      到了这时痛苦才开始减弱,白亦松了口气,想着可算度过了,自己的魂力损耗过半,要是以前又需要长眠来恢复了,可现在和陈晨签了共生契约,又刚刚吸收了一个筑基期魂魄,倒是没什么大碍。

      周边的灵气也慢慢的枯竭了,已经不能再给陈晨的修为带来提升了。

      陈晨睁开了双眼,感受着身体,灵气涌动。回想刚才那痛苦的一幕,顿时菊花一紧。常听人说修炼是逆天而行,看来说的还挺有道理。不过疼过了,还是很快乐的……我又变强了哈哈哈。

      身体还是有些隐隐作痛,不过整体上感觉就两字“带劲”。陈晨起身活动了一下。

      胖子和猴子赶紧过来使劲的打量着陈晨。而后震惊的盯着陈晨的双眼。

      陈晨疑惑的开口问道:“你两穿越了?不认识我了?”

      胖子道:“没穿,没穿,我们就是好好参观下怪物,你这个品种太特码稀有了。能吸灵气吸出个漩涡,是不是海兽成精?不过你怎么变成双瞳了?”

      猴子一边点头一边附和道:“妖怪,我刚才给你算了一卦,你是千年老怪夺舍的。放开兄弟身体,有什么冲我来。”

      陈晨真的吓了一跳,白亦不就在他身体里吗……难道猴子真的……一定是这孙子那我打岔,不过什么双瞳。

      胖子看着陈晨一脸懵逼的样子,拿出手机对着陈晨双眼照了张照片。递给陈晨。

      卧槽!什么情况,这是我?怎么一个眼睛里两个眼珠子,不过挨在一起跟放倒的数字八一样,看着还挺招财的。

      陈晨疑惑的问白亦:“姐!我这眼睛怎么情况?”

      白亦:“你竟然恢复了天眼神族的特征了……意外之喜啊。不过好丑啊。”

      陈晨:“是啊,这真成四眼了,怎么办,李依依不会嫌弃我吧?”

      白亦:“你脑子里除了女人就是钱,还能不能出息点了?你试着不用眼睛发动种族天赋看看。”

      陈晨心道,一直以来,种族天赋“明察秋毫”都是由系统给开着的,难道没了系统,我恢复了种族特征就这样了?需要我自己关了就能变回来?

      心念一动,眼前胖子等人的信息都消失了。胖子和猴子再次震惊的张大了嘴。

      胖子好像见鬼了一样,指着陈晨道:“卧槽!二合一了。你是卡卡西!”

      猴子只是张着嘴巴,好像已经傻了。钢刀和小萝莉也到了陈晨近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钢刀只说了两个字“恭喜!”就回去继续观察了。小萝莉没说话,跟着钢刀又一起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