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粒直播app官网

      第一梦(4)

      米路独自一个人坐在小时候经常和于溪在的石桥上。

      他已经从丽水回来大半个月了,这大半个月里他整日坐在这里发呆,偶尔顾瑾会给他发信息,问他在干嘛或者问他关于他所写的南国浮生的事。丽水之行认识的那个女孩子,似乎成了他这个寒假剩余的时间里唯一交流的对象。

      于溪没有再给他发过信息,也没有再找过他。默契的,他也没有去问过任何人于溪的近况和想法。这一段平平淡淡的谈了五年的恋爱,似乎就这样无疾而终了。

      尽管在他心里,那个从小陪伴他到大的女生对他真的很重要,只是,始终没法把全部心思放到她身上的自己,或许放开她,是最好的方法了吧。他想道,或许只有离开自己,她才能幸福吧。

      他们本就该知道的道理,在一起了这么多年,他们才终于发觉。

      就像,他在丽水跟顾瑾不辞而别那样。顾瑾,那个女孩子……他闭上眼睛。那天在鼎湖峰,他在说起他是那本南国浮生的作者时,他发觉她看向他的目光亮了起来。她那时候给他的感觉像又不像是在高二的那一天的于溪。她似乎和于溪比起来,少了那么多年建立起来的情感,却多了冥冥中遇见了知己的一种感动。

      他当时就想落荒而逃。

      他害怕他会忍不住回应她的目光。

      他摇了摇头,拉回已经飞了老远的思绪。之前他自己一个人瞒着所有人偷偷赶着小说的时候,每到了思路不通的时候,他都会独自一个人来这里。他高三那年,就是无意间闲逛来到这里之后才决定开始写小说的。那时候的晚风吹得刚好,流水在桥下淙淙流过。

      那时候他是不是还想过就安安稳稳地跟于溪一直走下去啊?

      有时候一个人的心态的转变连他自己都注意不到,就像他从没注意到这座桥下不知什么名字的河流是在哪一年干涸。他突然笑了,从口袋中拿出那包还剩一半的的兰州。他抽出一根,用手挡着风,把它点燃,抽了一口。

      有些东西本来就说不准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吧,就像他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学会了抽烟。明明没什么事的,自己却越想越乱。他自嘲了一句,要是这世上的种种烦心事都像抽烟的人所想的那样,用一根烟就可以解决,该多好。

      米路吐了一口烟圈,透过这烟圈他仿佛感觉于溪就在烟雾的那边,他们的距离就像小时候经常一同来到这里的时候,近在咫尺。

      于是他开了口:“你最近还好吗?”

      没有回答。

      他接着说道:“你还不知道吧,我在丽水遇见了另一个女孩子,你先前说我跑去南方去见人,也算是一语成谶了。”

      没有回答。

      他接着说道:“小溪,其实我刚开始和你在一起的时候,真的是想过简简单单地跟你就这样度过一生的。只是,曾经的我们往往所考虑的太少。”

      没有回答。

      “一开始你说要分手的时候,我心中还仍有不甘,不过现在,这似乎已是最好的结果。”

      没有回答,不过他恍惚中看到烟雾那头的于溪动了动,或许是起了阵轻风吹晃了烟,只是他看不清于溪是点头还是摇头。四周很静,只有米路手中那支兰州自顾自地燃着。

      米路短暂地沉默了下来,他站起身,从桥上望向下面。已经干涸了不知多久的河道里,长了三季的草木也已在冬天枯萎。虽然到了明年开春,莺飞时这边的草还是会乱长。他看了看手机,手机上有一条于溪刚刚发来的信息,他点进去看了看:

      又把手机收进兜里。

      手上突然有灼痛的感觉,那支兰州已经燃到了头,他却一直没有注意到。他把烟头丢掉,把它踩熄。

      他决定离开了。临走前,他对着刚刚于溪的方向,更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我们似乎本就注定了无法在一起。”

      第二梦(6)

      于夕满脸讶异地看着拔出剑来的米鹿。血染红了他的战袍,那把剑刚刚以一个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的速度,划过了萧云的咽喉。

      “将军,你……”于夕愣了愣,继而说。

      “勾结狼族,当杀。”米鹿的声音波澜不惊,就像是对一个人说酒没有温好一样。

      她恍然想起那天夜里她听见他对萧云说的:朝堂之上,我只信你一人。又想起那天米鹿说:南都那边,很多人都在想我死。

      原来他时时都在提防着所有人。像他这样的人,稍有不慎就会不瞑目地死掉吧?

      可他却顶着内内外外的那么多权谋,一直撑到了现在。她没有感到他有多么厉害,多么强大,却只感到了,他一个人面对着一个人几乎无法面对的一切,他好可怜。

      她想说些什么,却被米鹿轻声打断:“这两天姑娘受苦了,还有什么想问的,等我们活着出去了,我再给你慢慢讲。”

      她已经可以看到四面八方的狼族人杀到了队伍中心的这里。

      “我们,还能一同活着出去吗?”

      米鹿擦拭了一下手中的剑:“从西面突围,跟紧我。”她自小跟随父亲习武,父亲评价她虽力量不足,敏捷度已经远超常人,可米鹿的身形一动时,自己几乎毫无反应。

      这就是,南国的最强之刃吗?

      “那个人就是米鹿,杀了他,南国指日可夺。”身后传来了狼族人的声音,但米鹿顾不得多想,手中剑光流转,从侧面刺来的的两个狼族士兵就应声倒地。所幸狼族人埋伏的时候没法出动骑兵,下了马的狼族人战斗力要弱上不少。他回头看了一眼,于夕正在他挨后面紧紧跟随着。

      “千万跟紧我。”米鹿低声说了一声,随后接着朝正西方赶去。有两个狼族人挡住了去路,已经被围的他来不及细想,竟迎着其中一人的刀芒而去,狼族人吃了一惊,他顺势伸出右臂将二人手中的刀拂去,他的右臂上瞬时便多了一道赫然的伤口。

      顾不得疼痛,他突然回过身抱住于夕,而后,朝着西面纵身一跃。

      西面是一面断崖。他把她护在怀里,把他的剑插进石缝中,他和她缓缓地在接近地面的时候停下。他的手松开剑,抱着她跃下。

      他和她落进了一片密林中。

      他把她从怀里放开,于夕早已脸色通红。

      他和她都沉默着,一点细微的尴尬在他们中间蔓延。过了许久,于夕开了口。

      “谢谢,谢谢将军。”她支吾地说。

      “幸亏我对这一带的地势还算熟悉,要不然我们可都要交代在那里。”米鹿说道:“我知道你疑惑的是什么,我从他替你说话开始就怀疑萧云和狼族有所勾结,他想拿你当替罪羔羊,我不过将计就计罢了。”

      所以这两天几乎在自己面前性子几乎换了一个人一样是吗?她几乎是脱口而出:“为什么?”

      “因为我和他不同路,他更希望一个和他同路的人坐这个位置。”

      “不,我是问,为什么你不相信你这个多年的同僚,而是选择相信,”于夕声音颤了颤:“我。”

      “狼族人的奸细不可能没有见过雪。”米鹿说:“你确实是南国人,而且,让我信任你的是那天你喝醉了之后。”

      “啊?我喝醉之后怎么了?”于夕诧异地问。

      米鹿叹了口气,那天的景象仿佛仍然历历在目:

      “将军是不是很喜欢将军在家里的未婚妻啊?”

      “你问这些干嘛。”

      “等将军打完仗之后就会回去娶她吧,让将军倾心的女子一定长得特别好看吧。”

      “先歇一会吧,等会还有重要的事要做。”

      “将军,我不想……”她趴在桌子上就要睡过去,但她闭着眼喃喃:“我不想打仗,也不想把仗打完,打完之后我就无处可去了,我想留在将军身边……”

      那时候雪已经停了,屋里的灯也已经熄灭了,月光通过雪的反射照进这间雪中的屋子里,他借着月光看着睡去的少女,竟然感觉,很心疼。

      ……

      该怎么和她说,正是那天她这一番话,才让他从一开始就怀疑的是萧云的呢?只是,虽然自己相信她不会加害于自己,她的来历却依旧很可疑。米鹿想道,一个身手还算不错的女子没有任何缘由就想着从军,他无论如何不可能不怀疑。

      “没事,”米鹿无奈地摇了摇头:“我总是习惯性的把人想得太过复杂罢了。”

      “那将军,我们现在怎么回去?”

      “我知道回去的路,但我们还不能急着回去。”米鹿回答:“狼族人绝不会轻易地放过杀了我的机会。我们现在回去无疑是自寻死路。”

      “那我们怎么办?”

      “我已经吩咐过了,过了正午如果我还没回去的话,会有人来找我们的。”米鹿转过头说道,眉宇间的神情仿佛早已预料到了一切:“我们在这里等着就是。”

      “将军早早地就把一切可能都预料到了么?”于夕突然问。

      “如果不多想几步的话,给自己铺一点后路的话,我可能早就不知道死在了谁的手上。”米鹿淡淡的回复。

      “那么,将军其实是没有相信任何人了,对吗?其实对我的话有很多将军未下定论之前都是将信将疑的,是吗?”

      面对于夕突然的发问,米鹿有些出神。他有一瞬间是想否认的,可他却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点了点头:“是。”

      于夕沉默了。两人之间竟不知不觉就出现了陌生感。

      “于夕看不懂将军这个人呢。”过了很久,于夕苦笑着对他说道。

      “我一直在尽量不让自己被任何人看懂。”米鹿突然坐到了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自从我意识到这个看似强大实则脆弱的国度需要我来守护的时候,我就没敢让任何人看透我。我的身边永远不缺对我的命令绝对服从的下属,我在朝堂之上也不缺频频对我示好之人,甚至我面对那个已经和我订下有婚约的女子……”

      他低着头,双手捂住前额:“我永远是个孤独的人,无论对谁我都不会坦诚相待,这世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一直险象环生,可我却找不到一处净土。”

      “我很想相信你,但我已习惯性地不去相信任何人。”

      她看着在她面前突然变得脆弱的,那个过往中战无不胜的将军。她突然问他:“我可以抱你吗?”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而她吻了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