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视频开直播怎么样看的人多吗

      村庄外,一只鱼形天灾的身体周围始终都会有一片安静的水域,这水域不会向周围扩散,也不会脱离天灾的身体五米范围,一旦此天灾移动身体的时候,这水域便会发生流动。

      忽然,鱼形天灾高频率的拍打着硕大的鱼尾,竟然缭绕着破军高速旋转着。而这高速旋转的水域分化数了上千条水流,这些水流仿佛拥有灵性一般,全部盘绕在破军的身旁,渐渐的形成了一条巨大的水漩涡!慢慢的水漩涡完全将破军卷在中央,上千条水鞭随着高速旋转的水漩涡疯狂的拍打着破军的身体,这种频率和这种强度,哪怕水漩涡之中是一座大山,也会被直接给击成粉碎!

      忽然,水漩涡中的身影移动了,此时破军慢慢的向外飘出,拥有强大水之力的旋转水流好像弱不禁风的旋风一般,对破军却没有一丝的影响。只见破军正从水漩涡内部向外面穿透,而身体竟然没有因为水流出现半点倾斜!

      当观战的众天灾看见这一幕的时候嘴角都抽动着,水漩涡最强劲的效果便是那种旋转的带动力量,水漩涡可以从内部击成粉碎,也可以从上下两个位置逃脱,可是绝没有哪个敌手能够从内部直接穿过最强水力的漩涡到达外部,即使是它们这一行中最强的王者,熊形天灾也无法做到。

      从水漩涡之中飘出之后,破军又开始展开新一轮的攻击。当破军施展开其速度的时候,那种几乎与瞬息移动一致的步调让在场所有天灾第一次发现,原来人族的速度是可以和天雷比肩而立的啊!这是充满凌厉之势的移动,每一次变化位置,都可以让空间出现诡异的扭曲!

      当破军的身体再次出现在鱼形天灾身前的同时,一道声音在这空旷的空间中响起:“第七局,人族胜。”

      破军在听到对局结束的声音后,瞬间就停止了攻击身势,下一瞬间出现在逍遥叹的身旁。

      “七局,人族三胜,承让了。”逍遥叹笑呵呵的对白泽说道。

      “人族,你们是过客?”白泽未在意逍遥叹的话外之音,胜就是胜,败就是败,既然技不如人,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不错,不知道白泽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刚才那速度,这位名为破军的人族,你身上应该可以自由运用曙光大陆所谓的星力吧!”

      “没错,若非用上星力,我刚才也不可能那么轻松了就破开水结界,在这里,不但我能用星力,老大他也一样可以使用星力,怎么?赌斗有规定不能使用星力吗?”

      “没有,我只是问问而已。那么,接下来进行下一项赌斗,上道具。。。这东西你们见过了吗。。。看样子是没有了,接下来我先告诉你们比赛的规则。此游戏为4人对战,分别坐在方桌四个方向座位上,每人手里抓13张牌,通过吃牌、碰牌、杠牌等方式,使手牌按照相关规定的牌型条件和牌。首先是碰牌,碰牌就是你手中有一对,桌面上任何一位玩家打出,你可以碰牌,变成三张,然后。。。”白泽见逍遥叹等人疑惑的神情,开始缓慢为三人介绍着。

      “丫的,这。。。这世界上也有这东西?老大,我玩的不熟啊,很少动这东西。”逍遥叹确实吃惊不已,当见到游戏道具的第一眼,整个人都呆了,那不是我国的一大国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少年,一个小小的赌博工具而已,连历史人物都有,还差这东西呀,暗影,这局对你来说没问题吧?另外,少年的表情你也要控制一下,不能让他们看出异常,直到这一局赌斗结束了。”玲珑在来到对赌的赌桌前,看着桌上的道具,摇了摇头,对于这一局,已经没有悬念了。

      “这个不用担心,不过,逍遥,刚开始的时候,你还是要假装不知道,让他们以为你是新手,先手把手教您几局,这桌子不可能是自动洗牌桌,既然是手动的,那么先玩上几局就够我记下所有的牌子,剩下的还不是咱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以他们的个性,肯定不会一局定输赢的,那就先有输有赢几局,先让他们高兴一阵子,然后玩死他们,更何况我这边算错了,不是还有小不点吗?哈哈哈!有好戏看了。”

      “OK,放心,少年,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人族,这一局赌斗,我们派出三人,你们只能派出一人,谁来?”白泽将赌斗规则详细介绍完毕,问逍遥叹等人选手人选。

      “白泽,这可是关键一局了,还是我来吧。只是。。。这游戏我没玩过,可不可以先让我玩上几局,熟悉一下游戏规则,然后才开始正式比赛。”逍遥叹提出来一个建议,白泽等人同意了,下一刻双方出战选手就位,开始进行了两轮手把手的新手教程。

      “白泽,就这两局打了这么长时间,你们的规则是?一局定输赢吗?”洗牌间隙,逍遥叹问白泽一个问题。

      “不,一局的话考验的是运气,和技术无关,你们还是十局为限吧。。。”

      “等等,十局?现在已经是下午时间,十局?两局就已经用这么长时间了,十局那还得了,更何况我们还没吃午饭呢,没吃一餐还没事,但晚餐怎么解决?总不能。。。”

      “哈哈哈,是我的疏忽,看,那是什么?”逍遥叹顺着白泽蹄子所指的方向看去,见几只天灾身上各提着的几样物品,有一只野山猪,一只野兔,一只野鸡,一些蘑菇,还有一些木柴等,几只天灾在村子面前的一个空地上停下,将身上的物品放在地上。

      “人类,是生吃,还是烤着吃,或者有其它的吃法,你们自己考虑。锅碗瓢盆,油盐酱醋,村子里面有,你们自行去取。那么,我宣布,第八轮赌斗,现在。。。”

      “等等,白泽,我比赛规则还没熟悉呢,再让我熟悉几回。。。”

      “哈哈哈!你们人族不是号称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吗?游戏规则我已经完完全全告诉你了,我们也让你上手了几回,还需要熟悉?这就是你们人族所谓的聪明绝顶。”

      “大哥,你见到我的顶秃了吗?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族而已,还没达到聪明绝顶的地步,我也不想让自己聪明绝顶,何况你刚才不是说了吗,这是考验技术,不是运气,你觉得就几局,我可以展现出。。。”

      “双方选手注意了,比赛规则就是十局六胜制,现在我宣布,赌斗正式开始,请开始四位的表演吧!”白泽未理会逍遥叹等人的抗议,直接宣布了正式开始赌斗。。。

      “第十次,人族胜,现在的比分是五比五,双方平局,进入加时赛模式,加一局,一局定胜负,洗牌。。。开始加时赛。”白泽见牌洗完,宣布进入加时赛。场上选手掷色子,拿好牌,摆好牌面。

      “人族,开始出牌啊。。。怎么不出牌啊!”白泽见逍遥叹半天都没有反应,从赛场外来到逍遥叹面前。见白泽向自己走来,逍遥叹迷惑不解的问:“请问,这牌该怎么打啊?”

      “哎,打了这么多次牌还不会打,人族,你确定你。。。我的神啊!这怎么可能。。。现在我宣布,这一局人族胜。。。赌斗第八局,人族胜。”白泽见其它天灾疑惑的向自己看来,直接将逍遥叹的牌面摊开,无奈的说:“是天胡啊!神灵都站在人族一边啊!这一局,你们输的不冤啊!”

      “你们输了四局,意味着本次赌斗结束,那么是否意味着我们可以离开了?”已经是第二天快到中午了,昨晚赌到一半就中场封牌,逍遥叹等人就在赌场不远处休息一晚。

      “人族,我说的可是十局六胜制。。。”

      “不,白泽,你在赌斗前所说的意思是,你们输了四局,我们就可以。。。”

      “人族啊!你们还是喜欢玩这种小把戏呀,记住,我说的是十局六胜,接下来两场比赛你们不能输,否则只能进入加时赛了。”

      “不公平啊!临时毁约可不是好的赌品噢!你们天灾的信用难道都是这样,那我们就要怀疑这是赌斗的执行力问题,也就是履约问题。。。好吧,通俗易懂的话就是履行承诺的事情了。原本比赛结束,你们大方的承认自己的失败,我们还很是相信你们的赌品的,现在吗。。。”

      “第九局,上道具。”白泽未加理会逍遥叹等人的言语,天灾和人族也不是第一次接触了,他们的语言功力,暂时还不是天灾所能比拟的,文字游戏玩的溜着呢,和他们玩文字游戏,怎么被卖了还不知道呢?前辈们的经验就是,不要理会,让他们自己和天空聊着吧,一旦感觉累了,就会停下来了,否则早晚自己会被绕进去的。

      “丫的,又是我大春秋国的国粹,这些天灾也太聪明了点吧!难道他们成精了,不应该啊!算了,这个我还是懂得的,和我玩这个?看我不玩死你们。”逍遥叹在聊天频道里狠狠地说道。

      “哈哈哈!逍遥,这局搞定后,最后一局我们来,总不能所有的赌局都是他们说了算吧!十局中有一局我们说算,也很正常的事情。玩游戏嘛,跟我们斗,就它们这群魔兽级的脑袋,早着呢,就是它们始祖从棺材板里跳出来,也玩不过我们啊!哈哈哈!”

      “暗影啊!生物的进化论知道不?让它们的老祖宗来,我相信,它们会死的比这些人还更惨,知道熊族是怎么死的不?”

      “笨死的呗。”

      “蠢死的,哈哈哈!”

      “本次赌斗的道具共有三十二个,分为红、黑两组,每组共十六个,各分七种,其名称和数目如下。红棋子:帅一个,车、马、炮、相、仕各两个,兵五个。黑棋子:将一个,车、马、炮、象、士各两个,卒五个。具体规则为:首先,你们见到这个石板称为棋盘,棋盘有九条平行的竖线和十条平行的横线相交而组成,其中共有九十个交叉点,棋子就摆在这些交叉点上。中间部分称为河界。两端的中间,以斜交叉线构成米字形方格的地方,叫作九宫。其次就是这个界河了,对奕双方的中间有一条河界,通常称其为楚河,也就是说棋子过河才能攻打对方的首领。。。这一次依然是十局六胜制,这一次,我方人员由我来,人族,你们的选手是?”

      “我。。。”

      “既然天灾不遵守规则,那么这一局,让老朽来会一会你们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