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樱花视频之类的app

      ……

      就在柳若蕾凌乱不已的时候,王守哲黑着脸走了过去,一把揪住王珞秋耳朵:“王珞秋,你这耳朵长脑门子上了?这是柳若蕾姐姐,不是柳若蓝姐姐!”

      “哎哟哎哟,四哥哥,你放手。这样子太丢人了,我,王珞秋,可是未来堂堂女帝……哼,到时候你别怪我翻……”王珞秋大话还未说完,就已经疼得眼泪快掉下来了,只得求饶说,“四哥哥我错了。”

      一听她服软求饶,王守哲这才放开了她,嘲笑不已:“堂堂未来的珞秋女帝,被这么轻易被镇压了?”

      “哼。”王珞秋摸了摸发红的耳朵,哼声说,“任何绝世天才成长的过程中,总是会充满坎坷和荆棘,也同样少不了一些阴险小……”

      眼见着王守哲神色不对,王珞秋倒是改口很快,一脸诚恳地道,“当然也是少不了像四哥哥这样,对主角关怀备至,体贴入微,孤独帝路上的精神导师。”

      王守哲一头黑线,这少女中二热血小抄本看太多了,就你还主角呢?

      “小姐姐我错了,我不该说你小的。”王珞秋诚恳的道了歉,然后又是精神抖擞地投入到了为家族崛起而努力中去了,“王守勇,你干什么吃的?维护个秩序都维护不好吗?你要震不住场面的话,让本小姐来。”

      “王守……三哥哥,你的工棚要搭快一点啦,晚上好多应募者会没地方睡的。”

      “王珞彤,你带队熬粥的速度还敢再慢一点吗?你再这个样子,就只能送你去联姻了。”

      “四哥哥,麻烦你让一让。该干嘛干嘛去,别挡着道儿碍手碍脚。”

      王守哲颇为无语,这破丫头性格中倒也有挺“实诚”的一面,凡是她打得过的,都直呼名字,凡是打不过的,都是叫三哥哥,四哥哥什么的。

      “若蕾啊。”王守哲拱手道歉说,“我再替珞秋与你道个歉,她就是这样咋咋呼呼的个性,不过人没啥坏心。”

      “守哲哥哥,没事没事,那个,珞秋妹妹还挺可爱的。”柳若蕾倒是从尴尬中恢复了过来。

      “守哲兄,你家妹妹也太……”柳远睿也是万分感慨。

      “完全不是。”王守哲急忙打断否认说,微笑着说,“我们家就珞秋活泼了些,属于特例。我家珞静妹妹,就很懂事听话,温柔乖巧。珞静,过来打个招呼……”

      话音刚落。

      只听得人群中一声惨叫。

      一个壮汉身上满是剧毒蚂蚁,拼命在地上打滚惨叫:“疼,疼死我了,小姑奶奶饶命,我错了,我不该煽动……哇!”

      “四哥哥,我抓了个奸细。”王珞静随手丢出了两只拳头大小的蜘蛛,三只蜈蚣,迅速爬到了那个壮汉身上,“这家伙是个玄武者,看他样子多半是个散修。他竟敢煽动灾民,准备去哄抢咱们家粮食。哼,你是个坏东西,我让虫子蛰死你。”

      壮汉的惨叫声是如此痛苦,周围噤若寒蝉。

      王守哲脸上的微笑,凝固在了当场,这些妹妹们要不要这样子?这是拆台啊……

      弄得人家悔婚怎么办,害得他娶不到老婆怎么办?

      柳远睿冷汗都蹭蹭蹭冒了出来,看向王守哲的眼神也开始狐疑不定起来,这,这就是温柔乖巧,懂事听话的妹妹?

      你确定这些妹妹们都很乖巧,不是一个个如狼似虎的样子?

      他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此番抢着要出使平安王氏,本身还是带着些心理优越感来的。

      现在想想,平安镇好像很危险的样子,来的草率了!

      这地方,待不住了。

      “守哲兄。”柳远睿微微发虚地行了一礼,“这个工程项目已经参观完毕,果然是大手笔啊。不过,时间已经不早,是时候去拜会一下公孙伯母,以及珑烟老祖了。”

      “小哥哥,你替我拜会一下伯母和老祖,反正我也不在出使名单中,我就留在这里帮一下忙。”柳若蕾倒是对珞秋珞静,都是挺有兴趣的,主动留下来帮忙,“还有,守哲哥哥。我看好多人都已经很饿了,能不能先给他们喝点粥,再让他们应募?”

      她终究是锦衣玉食的小姐,见不惯人间疾苦。

      “若蕾妹妹说得对。”王守哲拱手说,“是愚兄思考不周,我这就让珞彤安排。还有,你要留在此处帮忙也行,我让家将们多照应你一些。”

      “守哲哥哥,我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柳若蕾浅浅一笑,随后跑去和王珞秋汇合,继续干活去了。

      王守哲去吩咐了一下王珞彤后,便与柳远睿回了马车,一路往主宅而去。

      马车上。

      “守哲兄,你的妹妹,可真是够活泼啊。”柳远睿依旧有些心虚,他是嫡次子,不是特别爱修炼,也轮不到他走灵台之路。

      因此,他平常都是自诩读书人的,讲究的都是斯文。却不想,王守哲的妹妹一个比一个凶残。

      “呵呵,远睿啊,似乎若蕾妹妹隐藏了气息的样子?”王守哲转移话题说,“我竟看不透她的修为。”

      看不透修为有两种,一种便是修为比他高一大截。第二,便是用什么方法隐藏了气息。

      “这个……”柳远睿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开口道,“守哲兄也算是自己人,没错,我们家若蕾修炼天赋不错,从小就被萱芙老祖看好。只是不想暴露她的修为进度,因此老祖弄了个能敛息的宝物给她。等再过两年,老祖会带她去学宫。”

      王守哲虽然已有些猜测,但切实心中所想时,依旧有些吃惊和羡慕:“恭喜远睿,你们柳氏的气运还真是不错。”

      能被萱芙老祖如此看好,柳若蕾必然有着不逊色于她的资质与潜力。有学宫的资源,再加上家族的补贴,只要不出意外,未来必定是个灵台境。

      走学宫之路,是一些底层世家梦寐以求的事情。学宫不比家族,那边有着更加广阔的舞台,以及资源。家族子嗣未来的发展,也会变得不可限量。

      只是学宫对精英弟子的管束很严格,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为家族去出点力,反哺一下家族,但归根结底还是学宫之人。学宫花大量的资源和师资力量的教导,可不是为了世家培养人才,为世家做贡献。

      这也是为何,珑烟老祖当年要回归家族长期镇守,须得放弃精英弟子的身份之道理。

      而且珑烟老祖这么做,几乎等同于是背叛学宫,学宫最终对她睁一眼闭一眼没有追究,已算是很仁至义尽了,这其中必然有她老师在斡旋。

      但即便紫府学宫规矩森严,大部分世家在家族出现一个天才时,还是会想办法往紫府学宫送。这可以让家族形成在学宫里面有人的局面,明里暗里,旁的世家也会多顾忌和尊重几分。

      因为谁也想象不到,那个家族子弟未来到底能发展到哪一步,若是能成就天人境,那整个家族就跟着沾光了,最少能保家族数百年。

      而在此过程中,家族逐渐升迁至天人世家,也未必不可能。

      据王守哲所知,但凡是天人世家,在学宫中就不可能没有人,而且多半还不止一个。

      闲话暂且不提。

      王守哲与柳远睿,一齐到了主宅,按照规矩礼节,他去拜见公孙蕙。

      虽然山阴柳氏与山阳公孙氏,因为同一条山脉的矿产问题,双方多有嫌隙。但礼节依旧免不了,何况公孙蕙现在是王氏的主母。

      而公孙蕙,也是穿上了华贵的正装,在主宅的正厅中接见柳远睿。

      一番寒暄后,柳远睿提出要去拜会珑烟老祖。

      “远睿莫急。”公孙蕙笑着说,“我们还得等一个人,随后一起去珑烟居。”

      柳远睿虽有疑惑,却风度翩翩地按捺下好奇,喝着茶与王守哲说话道,“守哲兄,我此番前来拜会。第一,还是要替家族感谢你在虫灾之时,派遣家将提前通知我们。第二,便是受姐姐委托,给守哲兄送来一份还礼。”

      说罢,柳远睿掏出了两份礼品清单奉上。

      当时王守哲发现虫灾迹象,第一时间写信通知了所有姻亲关系的家族。

      这份守望相助的情意,柳氏若是视而不见,那就太不将王氏放在眼里了。能直接派出使者,并送上谢礼,也表示他们承了这份情。

      至于柳若蓝会进行私人回礼,那是因为先前公孙蕙的建议下,王守哲将捕猎到的那头东海箭旗,挑出了最好的几个部分冰鲜后,给柳若蓝送了去尝尝鲜。

      而柳若蓝的回礼,则是一份叫云雾灵种的灵茶,足足有三两之多。

      这份云雾灵种的回礼,让王守哲略感欣慰,同时也是对柳若蓝的心生出了些好感。

      她选择的这份回礼,即是素雅的灵茶,也正是王守哲这种走灵台之路者所需的紧缺资源之一。同时,它的价值与王守哲送去的那些灵鱼相差无几,即不多,也不少。

      这种回礼,让人感觉到心中舒服。也可以从中体会出,她对这份回礼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虽然没有捎上片言只语,却能感受到她的重视,以及对他未来的期望。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