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死茄子视频软件

      阴暗的楼梯并不长,每上一步都有砂砾直往下掉。

      一个人急匆匆走到楼梯顶端,轻轻推开隔板。从地下阴暗的室内爬了出来。

      他站了一会,稍微感知了一下。怨鬼的气息在黑夜里像一轮烈日般明显。他赶紧朝门外走去。

      吱呀一声,他刚刚打开门,就看到一张纸莫名其妙从门框上面飘下来,落在他的手臂上。

      他定睛一看,七魂六魄顿时差点被吓散了三魂四魄。

      这哪是什么纸,明明是一张火符,他下意识用灵力探查了一下。

      然后口中喃喃道:“完蛋。”

      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后。

      孙龙从房檐上轻轻跃下,等待烟尘消散。心想这火符不亏是灵符,就算是最低阶的,对于我们这种炼体境来说也是无价之宝了。这笔买卖真不亏啊。这么想着,孙龙一只手探入怀中,感受另一张火符,心中又是一阵欢喜。

      爆炸的场景渐渐恢复,孙龙朝屋内看过去。一个血人正在屋内痛苦地呻吟,血人的一只手臂已经不翼而飞。半边胸腔更是血肉模糊,内脏隐约可见。整张脸也是在火舌的侵袭下变得不堪入目。唯有那双眼睛还安好无恙,闪动着仇恨的目光盯着他。

      “啧啧,这不是张麻子吗?怎么从这屋子里出来了,真是吓我一跳。大晚上的,来闹鬼啊。”

      张麻子怎么也想不到会被人偷袭,未加防备之下已是受了不小的伤。再加上被人点破了身份,心头更是又气又怒。那人刚走进来,张麻子便是认了出来。

      “是你,孙龙。你怎么会在这!”

      张麻子现在真是吃了屎一般难受,任凭他想破脑袋也料想不到孙龙这种人会在这种时刻跑到这么个闹鬼的地方蹲他。更不可思议的是——他怎么知道我会在这的。

      不过张麻子也不是傻子,立马想通了关键。

      他咬牙切齿道:“是江流儿?”

      孙龙看着张麻子,看到一个修为高于他的人半死不活地躺在他面前,心里莫名升起一种满足之感。

      他对着张麻子嗤笑道:“你倒也不是笨的无可救药。”

      话说完,他走到张麻子面前,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爆炸的火焰将张麻子身上的衣物几乎侵吞了个干净,孙龙将张麻子翻了个身,还是什么也找不到。

      张麻子浑身痛的止不住的嚎叫,被孙龙这么摆弄,心中更是怨恨。只是不停地唾骂,又因为痛的不行。只能发出咕咕哝哝的声音。

      孙龙知道张麻子在骂他,但却是丝毫不在意。突然他的目光被张麻子另一只没有被火符烧掉的手臂所吸引。

      准确来说,是被手指上的一枚戒指所吸引。那戒指通体漆黑,一个小巧精致的骷髅头附在上面。

      一看就是不简单的样子。

      难不成是空间戒什么的东西?孙龙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空间戒和火符可不同,那是真正的稀罕玩意。反正他是没听过有哪个炼体境能有空间戒的,在他的认知里,就算是聚气境,能有空间戒的怕也寥寥无几。

      孙龙取下戒指戴到自己手上,用灵力探了一下,发现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心中更是惊喜。

      然后,他就一边轻轻抚弄着,一边嘲讽地看着张麻子。后者眼看是活不了多久了。

      张麻子此时也知道自己活不多久了,眼看着自己的戒指被夺走,更是有些气急攻心。

      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原来张麻子本名张三,是驭鬼门的弟子,只不过天赋低下,在门内十几年也堪堪才炼体七重。本来按张麻子的道行只能在宗门里面当个最低等的干活人。不过张麻子虽然天赋不行,嘴上天赋却倒还是可以,一手趋炎附势,拍马溜须的功夫使得出神入化。

      当时驭鬼门长老黑风老鬼有一幼子颇受宠爱。这幼子从小娇生惯养,在门内颇有些人间的纨绔子弟的意思。张麻子也不知道怎么搭上了这条线,成了这小霸王的小弟。

      张麻子狗仗人势,在门内也算活得滋润。可惜这小霸王从不把他当人看,闲来有事没事就要对他拳打脚踢,又让他学狗叫,做人凳。久而久之,张麻子的人格完全被暴力淹没,渐渐失去自我。

      但张麻子也不是什么真正的狗,他心中的怒火一点一点积攒已经到了一种随时都要爆发的境地,可是他怕死,他畏惧黑风长老,他深知这些老怪物的手段有多可怕。哪怕只是想想也会使人不寒而栗。另一方面,张麻子对自己的修炼之途始终抱有幻想,可是小霸王既然没把他当人看,自然也不会赏赐什么好东西给他。修炼之途始终无所进展,张麻子心中的怨恨更是积无可积。

      终于他等到了机会。奴鬼门内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出现黑风长老死在某个绝地的流言。本来这流言只是一点小风小浪,大家也都不当回事。可奇怪的是,门内似有暗流涌动,再加上黑风长老久而不归。这流言变得愈演愈烈,甚嚣尘上。

      小霸王遇到这种事,却是不知低调,反而更加疯狂。

      可今日不同往时,门内之人开始慢慢不再卖他面子。小霸王心有气极,一方面自是不信黑风已死,另一方面却是对张麻子变本加厉,个中细节自不必说。

      这边张麻子忍辱负重,见时机已到。便对小霸王说:“少主如今在门内不受待见,我们不如出了山门,到那人间寻快活。”

      小霸王早对凡间有所留念,可惜黑风管教甚严。其实像黑风这样的老怪物,仇家不知多少。他对这个幼子最是宠爱,自然要把他禁足在门内,以免被仇人暗害。

      如今黑风失踪,小霸王又是个十足蠢货。受不了张麻子三言两语的蛊惑,心一狠,某日便和张麻子走黑风长老所在洞府的暗道,偷偷溜出了山门。

      离了山门甚远,张麻子自是本性毕露。趁小霸王不备,杀人夺财。得了这骷髅空间戒。

      本来空间戒是聚气之人专属,因为其可以附上神念,便可占有。他人想要打开空间戒,必须先抹去原本之人留下的神念印记。

      但黑风对幼子极是宠爱,以神念开了空间戒。随后又抹去自身神念送给小霸王。只待小霸王晋升聚气境,便可打上神念印记据为已有。而现在小霸王只需打上灵力印记,便可使用空间戒存放物品。

      换句话来说,既是小霸王对空间戒只有使用权,却没有占有权。

      这便给了张麻子可乘之机。

      他收了空间戒,打算以自身灵力覆盖小霸王的印记。却发现这灵力印记极为巧妙,一时半会竟是开不了。

      张麻子不敢多逗留,一番毁尸灭迹之后,便逃之夭夭,乔装打扮来到这齐云城来。

      张麻子虽然暂时打不开空间戒,不过小霸王已死。他只需慢慢磨掉灵力印记一样可以使用空间戒。

      这其中的道理也很简单:如果把小霸王的灵力印记比喻成一把锁,那么张麻子虽然没有钥匙,但他却可以直接破坏这把锁。只不过要稍微麻烦很多,只能慢慢以灵力消融这把锁,若是过于暴力使得灵力紊乱造成空间戒损坏就得不偿失了。

      当然张麻子获得了空间戒的使用权后,又给它重新上了把锁,只是这把锁比起小霸王的,简单了不少罢了。

      这也就是孙龙不能立即打开空间戒的缘故了。一方面他对空间戒了解甚少,另一方面他也没有细细研究。

      话说回来,孙龙得了空间戒。又从江流儿那里得了两张火符,虽然现在只剩一张了。但是不费吹灰之力便有如此收获,心中自然有些得意起来。

      回头一看已经半截入土的张麻子,冷笑一声便是要扬长而去。

      张麻子却是不知使了什么手段,回光返照般突然大喊道:“孙龙,你不想知道旁边发生了什么吗?”

      孙龙停住脚步,微眯着眼睛,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麻子却是强忍着痛苦,道:“那江流儿和我收的恶鬼一战,已是灯枯油尽,强弩之末了。你现在去,他说不定已经死了也不成。咳咳,坐享其成,当个收尸人,岂不妙哉。”

      孙龙深深看了张麻子一眼,似乎陷入了沉思。

      没一会,他突然三步并两步,一脚踩爆了张麻子的头。乌黑的血溅了一脸,在这夜色下显得极为可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