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你的机巴太粗太长了

      蕗第一手棋下在天元?ᮃ

      见此,陈安夏不禁愣了一솙下。

      曾经在和筒井公宏和加贺铁男的对局中,陈安夏也是第一手棋下在天元之上。 ꯟ

      但那时候的陈安夏是为了研究中腹的可行性,是为了日后感悟宇宙棋理和来自吴清源的쬵棋理做铺垫。

      陈安夏亦知道,如非是特殊的布局,通常来说,会在比赛之中下在天元的基本上都是新手。

      不过,社清春贶执棋落子的动作却不像是新麇手。

      这么看来,社清春之所以落子天元,要么就是拥有自身特殊的布局,要么就是...模仿棋...

      볯想着,陈安夏的思绪回转。

      欔 在⤫压ㄸ服杂念之后,陈安夏不禁伸手捏起一枚白棋。

      在这过程中,陈安夏开始思索要施展哪种棋理。

      首先来自天元道哉的棋理暂时排除。

      纍 因᱅为对于来自天穑元道哉棋理的感悟,陈욪安夏在于福井雄太的对局中就已经完全消化。

      所以,陈安夏只会从来自吴清源的棋理和宇宙棋理之中做出选择。

      这其中,宇宙棋理太过奇诡,而糿眼下的情况未明,陈安夏担心䥪自己掌握的程度还不深,很有可能会出现自己掌控不了的局势...

      컥 镯因此,从稳妥和取胜的角度而言,来自吴清源的棋理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思索至ࢎ此,陈安夏没有再犹豫,直接落子左上角星位。

      뒡 社清春在看见陈安夏落子之后,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伸手捏起一枚黑棋,落子右上┣角唶的星位。Ꮚ

      Ꟶ 见此,陈安夏的目숨光微微一凝。

      虽然社清޺春的这一手棋中规中矩,但是不能排除模仿棋的可嬅能性。

      不过,如果真的是模仿棋,那么霗...

      想着,陈安夏再次捏起一枚白棋,뚒落子右下角星蚓位。

      这一局棋呝,陈安夏选择了最常规的对角星布局。

      社清春见此,嘴角不由微微一⎃翘,㼲随苎后鿺捏起一枚黑棋,化作一䙵道流光,落入棋盘之中。

      而陈安夏在看见社清春的这一手徚棋之后,不由再次愣住了,脸上露出困惑、不解和惊讶之色。

      因为社清墠春的这一手棋,竟然是落在了左下角的五五位置之上。

      先手天元、次手星位,再手五五,这种奇特且离经叛道的布局,陈安夏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ἁ

      但是,꺧相似的布局,陈安夏却是知道。

      这相似的布局,貏就是数次经陈安夏之手施展开来的三三星天元布局。

      㪧 很快的,陈安夏就回过神来,同时眉头微微皱起,心中轻声呢喃着‘难道这天元星五㹐五布局,也有什么玄机不成?’

      糶与此同时,社㱇冢坚值似乎早就知道社清春会下出这訒种布局,口中不由轻声自语着“天꽜元星五五...”

      “这种布局㵝虽然具有潜力,但是如果没有强大的棋理支撑ꄶ,不仅不能发挥出其中的潜力,反Ꟙ而会致使其破绽百出。”

      “现今支撑༃着这种布局的,是清春传承自我的棋理뉉。”

      “虽然我的棋理不能百分百契合这种布局,但我终究是职业九段的超一流棋手。”

      “这种布局,在我的棋理支撑下,在职业层次以下的棋局之中,无疑会化为清春手中的一柄利刃。”

      “就让我好好看看吧,你究竟会怎样应对这一柄利刃...”

      而陈安夏此时已经镇定心葓神。

      虽然陈安夏不知道淙眼前这턌种布局之中是否暗藏有玄机,但是陈安夏的心境不会썳因此而掀起波澜。

      之所以能够如此,完全是因为那来自吴清源的棋理。

      此时的陈安夏并不知道,自己所施展的棋理是来自一位名为吴清源的顶尖棋手。

      呒但是陈安夏知道,自己现今所施展的棋理,完全可以和来自天元道哉的棋理相媲美。

      当然떞,陈安夏也不知道天元道哉其人綰。

      不䩩过,陈安夏可是知道,天元道哉是能够和藤原佐为下平局的存在。

      由此可以想象他的棋理的强大。

      蟖쵦 而能够和他的棋理相媲美的棋理,又能够弱到哪里去?㶃

      没有犹豫,就见陈安夏再次ꨴ捏起一枚白棋,径直落入棋盘之中逍。

      在这过程中,陈安夏逐渐进入了棋悟之㔵中。

      ힼ 因为社清春和社冢坚的注意力都放在棋局之中,所以一时之间没有察觉到跂陈安㸛夏的异常。

      在編陈安夏连续落下几手看似普通的棋招之后,社冢坚的眉头不由微微皱쑫起。

      在社冢坚的眼中걧,在刚刚明明还有更好的落子点,但是陈安夏却完美地避开了这些点位,将棋子落在那些在社冢坚看来也十分普通的点位之上。

       如果说是因为陈安夏的眼界不够,所以无法发现自己所看见的所有落子点,这是可以说得过去的。

      但是社冢坚知道,如果陈安夏真的是一柳慎太郎所说的小孩,那么他一定能够看见其中㻔的一些落子点。

      那么,为什么陈安夏会下出如此普通的棋?

      是因为陈安夏并不是一柳慎太郎所说的小孩,还是说这些看起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棋中,蕴藏着自己つ也没有发现的玄机?

      这么想着,社冢坚不由将目光看向陈齈安夏。

      这一看,社冢坚的神色不由一怔,脸上露出了不可鄵思襣议之色,口中喃喃道“这툻是...棋悟!?”

      꽑 “他竟然在比赛之中进入棋悟的状态!?”

       说着,社冢坚好似想到了什뺬么,不由凝神朝着陈安碛夏先前所下的棋招看去。

      如果说这些看似普通的棋招,是陈安봞夏处于棋盧悟᣺状态中下出的,那么它们一定不会像表面첫看上去那么普通。

      又是几手棋过后,社冢坚好像是发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色。

      只是此时的社冢坚还不能够肯녁定自己的发现,只能安耐住躁动的思绪,继续看下去。

      䇀时间逐渐流逝,棋局亦是逐渐进入中盘。

      直到这时,社冢坚才终于肯定了自己的发现,神色变得震动了起来,口中难以置信道“这种棋理,这頻种棋理...”

      一旁,原本ﲈ在一直关注着自己儿子棋뉶局的一柳慎太ይ郎,听见了自己老友的话语,浀不由微微一愣。

      因为一柳慎䵆太郎竟然从自己老友的话语中,听到꼳了폝一丝的恐惧。宝

      心中,一柳慎太郎不由呢喃着‘究竟是怎样的棋理,才会让自己的老友,才会心境早已千锤百炼的細职业九段棋手냩感到恐惧?’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