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谣 下载

      ᆝ “所以……是一部分楼꨻主们私下里串联脚起来,想要趁我离开天空竞技场毫䪱无防备的时候发动一场伏击?”

      쁉 递交登记对战表后,艾伦终于从西索的嘴里得知了所谓“很可쐣怕的事情”究竟是什么狤,非但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畏惧,反倒是露出了毫不掩饰的兴奋与喜悦。

      因为要不ሧ是竟天空竞技场的规ᒬ则限制,他早就想对那些楼主们下手了。

      廁可谁想到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自己送上门来,而且还提前走漏了消息。

      要知道在整个魔兽世界游戏中,有两겜个职业是最适合野在野外一个人进行PVP活动的。

      其中一个是拥有潜行和众多控制、逃生技能的“盗贼”,而另碣外一个就啽是拥有恐怖爆发力,以及超远射程的“猎人”。

      尤其是暗夜精灵猎绠人,往往可以提前影遁埋伏在不为人知的角落耐㬎心等待猎物进入射程,然后突然之间现身一通爆射,受害者往往连反应都没来得及做出就뢸可以释放灵魂틃了。

      如果在搭配上陷阱、工程道具、爆炸物、以햿及隐形药水,完全可以做到在万军从中取“团长”首级然后全身而退。

      除此之外,艾伦还有一个杀手锏,那就是他可以随时在副本与现实世界中不断穿梭,利用一瞬间失去目标产生的困惑、不解、焦虑森和紧张打对手一个措不及防。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比起天空竞技场这种狭小的地形,他更适合在外面更广阔的空间进行无限制ᝋ厮杀。

      也只有ꓨ在地形复杂的野外,他才能真正发挥自己百分之百的力量和手段。

      “嗯!简单来说他们觉得你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一个平衡的破坏者,会严重影响到两年一벉届的世界性格斗大会,所以必须被除掉。不过你看Ҷ上去好像혻一点都不慌张?”

      西索显然意熗识到了艾伦不经意散发出来⺋的气息意味着什么,脸上顿时浮现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坬慌张?我为什么要慌张!应该慌张的是他们!因为他们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选择了一个错误的对槬手。”艾伦抿起嘴角露歸出残忍的笑容。

      ᐱᐭ因为他知道,这场伏击根本繾不会是那些楼主们认为的正撻面碰撞和群殴,而会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屠杀,一场콮单方面的狩猎,而他们自己就鼟是䅪送上门的猎物。

      等到结束的时候,所有参与到这场行动中的楼主都会从世界上消失,成为红龙肚子里的食物。

      “没错!没错!就是这个眼神!请务必在明天的擂台上也保持这样的状态,把我当惙成同样猎物来狩猎。”

      竏ײַ西索不断舔着嘴唇,同时强行压制自己内心躁动的黑暗欲望。

      “别担心,你这张脸我无论揍多少次都不会感觉腻。”艾伦意味深长的回៿应⵮道。

       “那我就放心聞了!我痝们明天擂台上见雍。”

      说罢,西索带᙮着伊尔迷转身消失在走廊阴暗的尽头。曤

      目送两人彻底魳离开,艾伦这啄才回过头对身后的武道家说:“看来我们的计划要稍微做一点改变了。”

      폗 “您打算跟楼主们全面开战吗?”鲍得罗死!死攥着拳头,浑身上下散发出强烈的战意衙。

      “是的!不过在此之前,我准备先向他们递交一份战书,一份用鲜血和死亡写成的战书。”

      说着,艾伦⒳开始在内心之中计算自己要怎么样才能以곳最快速度޶凑齐十场胜利。

      干掉瓦伦萨옚算一场,把҅奇犽和小杰拉过来凑个人头⪲就是三场,鲍得罗再凑一场,算上明天跟西索的就ᦜ是五场胜利。

      至于剩下的五场恐怕就要去找那些刚刚从两百层升上来的新人了。

      毕竟眼下两百层的斗士基本都已经见识过他的实力,绝不会轻易拿自己好不容易获得的念能力和生命冒险。

      想到这,艾伦立刻盯着鲍得罗的岚眼睛问:“能帮我一个忙吗?”

      “当然!请尽管吩咐!”武道家不加思索的点了盧点头。

      쐼“去一百九十鲫层到一百九十九层挑选五个杀人如麻的家伙,然后以跟我进行对战为交换条件,教会他们念能力。”艾伦摸着下巴说出了自己的㵷打算。

      “明ﴔ白了!请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

      鲍得罗不是傻子,立刻就明白艾伦这是要凑齐十场胜利,然后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再亲手毁掉࡮一名楼主,以此作为向其他楼主宣战的公告。

      没有畏惧!

      娊没有退缩!

      而是以最直接、最凶狠的方式回击!

      栯身为一名强化系的念能力者,䓨他只觉得内心之中仿佛⑺有一座喷发的火山,整个人激动的恨不能立刻追随救命恩人参与到这텠场战争中去,将那些卑鄙无耻的楼主一个个击败并踩在脚下。

      ……

      与此同时,西索也回到了爘自己在两百层的房间죱,直接脱掉衣服走进浴室,开始享受뿾热水喷洒在自己身上产生的舒适感。

      伊尔迷则站在窗前一边吹着凉爽的夜风,一边⥻欣赏外面的风景,大概꟞三五牒分钟之后突然开口问:“西索,你刚才感觉到了吗ꓩ?那个家伙身上不同寻常的气量。”

      “我又不是瞎子。艾伦身上的气比上㯽一次分开的时候差不多暴增了四倍,全身上下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破绽。我想这跟他那个可以吞噬别人气的念兽有关吧。횼”西索隔着浴室的门回剘答道。 㩕

      “既⑍然你看得到,苫应该清楚你们之间㩖的气量簥差距已经到了技术几乎崯无法弥补㔬的程度。也就是说,即使他只是用强化系的拳头,都能轻而易举打破你的防御。”伊尔迷提出了一个非常尖锐,但却不得不正视的问题。

      梫但西索却满不在乎的笑了笑:“呵呵,难道你不觉得这样才最棒吗?因为对手每一拳都有可能会瞬间造成无法쟷返回的伤势,每一次交手都相当于在跟死神擦肩而过。那种刺激、战栗、兴奋、恐惧交织在一起,简直让人欲罢不能。更何况,我也不是毫无ꢻ准备。”

      “哦?这么说你又对自己的能力做了新的㭍开发?㢔”

      伊尔迷转过身饶有兴致打量着刚刚从浴室里走出来,浑뽲身上下湿漉漉的西索。

      后者擦干身上的水珠,随手将毛巾扔到一旁,意味深长的说道:“你明天记得去看比赛就会明白了。魔뀾术师将会在最华丽的舞台上展现徘徊于生死边界的伟大戏法。”

      “要是失败了呢?需要我帮你收尸吗?”伊尔迷面无表情的问道。

      “不需要!因为艾伦不会杀我的贼!ફ虽然有点不甘心,但他已经把我视作了某种玩具,据如同我不会轻ሓ易毁掉那些青涩的果实一样。”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西索的眼睛闪烁着非常罕见的愤≼怒与不甘,甚至还有那么点对于自身实力不足的憎恨。

      PS:新书求收藏、求推荐,万分感谢。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