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下载看黄片

      天色明明,骄阳烈烈,大地上一片灼热,宛若火炉。

      中牟城中原腹地矗立,城墙古朴,泛着青黄色,折射毫光。

      “阿仁兄弟.........”

      刚走出城府没多久,李㴝和便听到有人靠近,슑回首一看,是韩浩的副手逢纪。

      出于礼貌ಙ,他客气的打了声崇招呼:“原来是,逢先生!”

      “不知先鹚生叫梼吾何事!

      对方现在主管部队后勤,做些统筹协调工作,但是具体操作却是李禌和黑子,等最早跟随㷴李唐的心腹在负责。

      虽然是自己等人负责没错,但逢纪欲韩浩也在其中帮了不少忙,᭦大家多多少少算得上是同僚,抬头不见低头见,对于逢纪这种有才能的先䰏生,李和还是很尊重的。

      与李和等人不同,韩浩与逢纪是属于被迫从贼,在加上以㚉前还是官身,一直以来与贼军粝格格不入,虽然被大统领征用,却没啥权力,甚至就连普通的贼兵,都能对他们瞪眼。

      这种境遇对韩浩那种性格的人来说,或许没什么,但对逢纪这种聪明人来说,就有些难受了。᷄ 勹

      逢某人虽然之前只是县尉从事,官职不怎么起眼,但他大小世家出身廦,哪怕被迫从贼,也不想做一介光杆司令。

      此时寻到机会,鴼就要改变现状,不着痕迹的瞅了一眼,逢纪热情上前:“见过李和兄弟!”

      “韩大人知晓李统领难处,所以差我来在一旁协助!”

      顿了顿,逢纪继续道:“部门做事,同僚之间应该相互帮衬。”

      “大家既然同在大统领麾下,便不能有所马虎!”

      “这!”李和也没多想,稍微思樛考下便点头同意:“那就先行챻谢过元图先生了。”

      “哈哈,都是为大统领分忧,一条船上的㞋兄弟,何必见外.....”

      “说的好,兄弟之间何须见外......”

      逢纪笑容满面如沐春风,使人好感顿生ꭟ:“李和兄弟,你也知道,后勤杂事颇多,吾和元嗣先生两人实在有些忙碌!”

      “不知兄弟可否支援几个差役,在旁边辅助一二,吾等也能.....裏.”

      “差役!”

      闻言李和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兄弟哪里话,既然开口,吾稍后便调一队人楠过去协助!”

      “只要能尽快完成大哥吩咐事物,有甚需求,尽管吩咐....”

      有了逢兄弟这等大才相助,那事情就简单多낯了,莫说几个,就算一百个他也乐于相助。

      甚至为了显示亲近,李和乐乐的与对方开始称兄道弟起来。

      㼆 如果此时李唐在侧,定会骂一݁声蠢货,这摆明了是借机侵权,以往后勤事务,具体实施都是原先老兄弟负놌责。

      Ὗ 韩浩只能在旁边统计整理造册,具体过程完全插不上手,如今派逢纪过来借机试探,其目的不言而预。

      可惜这些老兄뀦弟,打仗冲锋陷阵还行,权谋里的一些东西,两百个阿仁,也不是韩浩这种,久隬经官场老狐狸的对手。

      最早一批老兄弟中,蛣大都是群脾气暴躁的粗人,也就李和性格平和好说话。

      老谋深算的韩浩,自然想从他身上,寻找突破口。

      派系,现在李唐麾下已经逐渐有了雏形,长社之战㚀前的老兄弟,以쪺李和石头王丰等人为首可分为一派。

      平原之战后,陆续归服的臧霸、赵宏等人可分为派,这两派都是手握重兵,拥有实权的将领。

      最为苦逼的꺍就是韩浩逢纪两人了,作为被迫入伙投降派,手底下小猫三两只。

      干着最复杂的差事,整日里提心吊胆到最ߡ后还没啥存在感,真的是很悲伤。

      两个苦逼在圥一起偷偷商议番后,既然已癦经踏上唼贼鲐船,不管最后结局如何,都不能在苦下去了。

      至少手底下要有几个可供差遣的喽啰使用,重温下权利美妙,甚至连贾诩都被这俩苦逼盯上了,被视为可以拉拢之存在。

      李큩唐不知手下的各种心思,即使知道了,也就是骂一句蠢货ྸ不会多管,能者多劳吗。

      既然愿意多干活,这样的手下,哪个英明的领导不喜欢。

      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谁知道呢,只能感叹一ꚧ句,人性复杂....

      ....

      河内郡,西凉军大营,气氛沉闷。

      身材魁梧的董卓目光沉沉,如狼般的眸子,盯着下方噤若寒蝉身影:“老子三千飞熊精锐,一战而灭,连对方的名号都不知道?”

      አ “你还有脸回来?”

      碰,一脚眼前汉子踹翻,董卓抽出随身宝剑,就要砍了这败家东西。

      “主公饶猼命!”

      “主公,不可,”

      哧,剑锋划过,一缕发丝轻飘飘的落在眼前。

      生死门前晃神,牛辅吓得菊花紧,感幒觉有些许湿意。

      “文优为何阻我,”

      长剑森严,董卓面色阴沉,死死的盯着李儒:“牛ꎺ辅这忒货,一战葬送老子三千롒精锐!”

      “还留他做甚.....”

      此刻董卓性情暴虐,如果没有个合理的解释,他可能会忍不住心中怒撒气,连带着一并砍了蝋。

      谋士贾诩也不知所踪,飞熊军又被牛辅败光大半,这让董卓如何不怒。

      西凉军中人才多矣,但沉默寡言的贾诩,绝对是董卓所看重的。

      若不然,他也不会让其做自己女婿的军师,如今却生死不知,焉能不怒。

      若说前者只是人才的损失,让他气恼,那后者的战损,绝对能让他心痛的韄难以呼吸。

      飞熊精锐,是董卓嫡系心腹,这些家乡的子弟펦兵,跟随他南征北战,斩贼杀敌,是西凉起家的老兄弟,是最值得信任和托付的一群人。

      汉末的王牌精锐兵团有不少,但也不多,辽东的白马义从,雁门的陷阵营,卢植的五部军团,朱儁率领的中央骁骑精锐,以及董魔王的飞熊军。

      这些,都是已经出现在舞台上的王牌兵锋,其中战力绝对强悍,甚至是某些人赖以生存的根本。

      王牌的趋战力,뾷以一当百可能有些夸张,但以一当十,绝对没问题!

      西凉阙的飞熊军,绝对算揷的上汉힄末精锐中的佼佼者。

      甚至同等人数下,其战力,比皇甫嵩当初统领的中央军,还要强横。

      如今,被牛辅给坑了大半进去,他怎能不䐨怒。

      “主公,牛辅将军是杀是砍,皆Ή在您一念之间!”

      似乎是看出董㹞卓心中的沉痛,李儒理了理思绪,出言安慰道塽:“当前要点是弄明白,那伙贼军的具体情况,知己知彼才是上策!”

      “说,具体怎么回事。”

      “主公,芔那火贼人.....”

      牛辅趴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道出。 ጘ

      不过却隐瞒了自己一意孤行,轻敌大意的事实,只是强调敌人阴险狡诈,行径狠毒,希望能平息董卓怒火。

      这个时候要是不掺点水,反而老老实实火上浇油那才是真的找死。

      在场众西凉将领听完牛辅叙述,一时间静悄悄的,董卓也在消化着其中信息:“这么说,中阳城也丢了?”

      “是的!”

      “主公,我知道那伙贼军是谁了,”

      “谁?”董卓莫名。

      “贼军统领者众,然能够一战让飞熊精锐全军覆没ᡤ的李姓统领只有一个!”

      低头分析一番后,李儒缓缓道出:“豫州贼首,李唐,李子民。”

      “李子民?”

      “此贼不是在豫州吗,䍔什么时候跑河南地界来了?”츖

      先是一顿之后,董盄卓面目陡然狰狞,咬牙切齿:“但不管如何,他杀我飞熊精锐,此仇不能罢了!”

      “待我点齐大军,便去灭了那厮....”。

      “主公莫气,牛辅将军此番大败未尝不是一件喜事”

      殥 ⡚“怓喜事?”

      쁃 面对主公的不解,李儒上前分析道:“主公皇命在身,督豫州军事,那李子民不在豫州纳福,反而跑到这中牟地界,便是喜!”

      “李子民不在,豫州贼军必定群龙无首,正是逐个击破,攻灭黄巾大好时机....”

      “不错,以那李子뤐民阴险狡诈的性格,若其在豫州扎根才是真的棘手!”

      大将徐荣出列,慰言道:“以李子民的威望,在加上其心中谋略。”

      “几十万黄巾汇聚,我等若想攻灭,恐怕要废上一番波折...”

      “此乃天命,合该主公建功立业。”

      ߰李儒拱手拜服:“天佑主公!”

      “天즘佑主公!”

      四周李傕、郭汜、华雄等将领听得㗩此言,亦齐齐恭维。

      听完李儒的一番讲解,董卓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哈哈好一个天佑!”

      麊 “文优真乃吾븁之子房也.......”

      若李唐在豫州整军,此次前往说不得又是一番苦战,毕竟对方的名搈头在那里摆着,能覆灭中央精锐的焉能是弱者。

      若说在皇甫嵩覆灭之前,董卓还不知道李子民是谁,那在受到朝廷的诏令之后,他便开始有意识的收集信心。

      关于豫州匪首,李唐他多少有些了解,从对方的种种所为来看,这绝对是一个阴险的狠茬子。

      他董얿卓不怕战,也不怕狠茬子,但对方头上有一个阴险的属性,让他不得不小㾈新村谨慎。

      鴢对方行为阴险是肯定的,因为其在豫州的一系列手段中,已经露出了一点东西。

      毕竟对粅付槈一个阴险的家伙,可比对付狠垺茬子难多了,对方不再豫矾州,那自己攻略豫州,也ⷹ会少些波折,麾下的士兵更能减少一些损伤,他自有意。䤝

      殩 董卓心뮇思百转,喜怒无常,想到飞熊覆灭▅大半,心内又有些不甘:“虽然如此,但是那李贼灭我飞熊精锐,却不能善罢甘休,”

      “我欲给李戝一个教㹴训ΰ,不知各位可有良策教我!”

      想到自己南征北战辛辛苦才铸就五千飞熊军,如今穸折了损大半,若不出一口ᩲ胸中恶气怎能甘心。

      他董卓不是软柿子,李贼既然撸自己虎须,便不能让其好过。 

      変“主公!”李儒再次拱手,为主分忧㧓:“我有一计,可解主公胸中郁气!”

      “何计?”董卓面露喜色。

      “只需修书一封送往洛阳,言贼首李唐正率大部黄巾在河南攻城掠地,现已强占中阳古城,想来用不了多久朝廷便会派大军教那斯做人。”

      “善,裼就依文优之言。”

      心中怒气已消,看錮着趴在地上一身狼狈的某人,念及往日的功劳,董卓还是网开一面道:“牛辅,革将军职,待罪立功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