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超级科技>

      黑山,鬼窟,鬼母洞府。

      ⨈“相公,这都近黄昏了,你啊!” 

      聂红花领着孙正走在昏暗的廊ꀿ道中,嘴里埋怨着。

      新婚头一天,哪有到了黄昏时分,才去拜见父母的?

      只是啊!相公过于厉害了些,她也不好拒绝。

      ᕎ“是⨢,是,是,娘子,我错了。”

      孙正连连点歞头,承认了错误,眼里却有几分鄙夷。

      刚刚,也不知是谁的大长桿腿缠在他腰上,让他不可自拔。

      常言道: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即使自己纯阳之体,也未必能经受得住숲此等消耗啊!

      ꅠ 大战一下午,他皮肤的淡黄슲色光泽,都黯淡下去几分。

      “相公,待会你少说两句话,一切有我。”

      听出孙正话里的牢骚待味,聂红花挽住他的胳膊,细声交代。

      耽搁了这么久,她能想象到爹娘的脸色。

      “行,全听娘子吩咐。”

      孙正没有拒绝닖,点头应下。

      他初来乍到,什么情况都不清楚,当然不会强出头。

      昨天拜堂成亲时,他也看到了岳父母,匆匆一瞥。

      虽꼬然岳父母脸色都很难看,但成亲的流程一样不少,完成的很顺利。

      可见,岳父母并不反对这桩婚事,娘子的家庭地位也着实不低。

      出了一个拐角,面前是一扇大石门,门前站着一美少女。

      美少女身穿淡绿色⮎罗裙,年约十六七的样子,满脸的胶原蛋白。

      柳叶细蜤眉,长睫毛遮盖住眼帘,小巧鼻뀺嘴늜角弯弯天鹅颈。

      看到出现的孙正和聂红花,美少女脸上露出羞红,略带几分焦急之色。

      “姐姐,你可终躽于来了,娘亲可是大发雷霆呢!”

      ᒭ美少女低垂下头颅,不敢直视两人,细떭语无声。

      一个下午,她数次去洞房前催促,耳闻了一些从未听过的声音。

      孙正一眼扫过,就明白在少女身上发生了什么。

      靠,在这个鬼虉窟,也有人听墙角的吗?真是炌见鬼了。

      眼前景象突变,少女身后涌现出一团黑气ש,还夹杂着些许灰丝。

      一只高达五米多的白狐,人立而起ﰻ,黑溜溜的眼珠♆子乱转。

      “绿叶,无碍的,娘亲脾气确实暴躁了些。”

      籗 䯚 聂红花走上ൟ前,伸手捏住少女的脸颊,好好的蹂躏一番。

      小妮子,真是不乖巧賴,还学会听墙角了啊!ᘆ

      “这是我妹妹绿叶,是个꽏爱捣蛋的淘气鬼,相公多担待些。”

      聂红花回头,给孙正介绍了一下,脸上全是宠溺神色。

      “妹妹,日后可不能随意窥探别人隐私啊!”

      孙正点头打招呼,意有所指的提醒。

      听娘子话里的意思,大ꙛ概就是——

      只能小姨子欺负他,他不能还手,这可不好搞啊!

      仞“见过姐夫,姐夫真不像是凡人啊!还是要保重身体才好。”

      聂绿叶朝着孙正吐小舌头,语言锋锐的反击。

      在她身后,人立而起的白狐,也张嘴发出无声的咆哮。

      呸!是你们不要脸ꕥ的白日宣淫,还好意思教训我。

      “你们啊!都给我安分点,不要惹事。”

      聂红花无奈的捂额,分别瞪了两人㱇一眼ꇿ。

      这才刚见面,就生出事端,火气十足,以后可怎么相处啊!

      竣 他相公,刚正不阿,性情刚直,し恐不会容许小妹做些失礼之事。

      小妹也是捣蛋鬼,受不得半点委屈,这可不好办了。

      “哼。”

      聂绿叶扮了个鬼脸,傲娇的扭过头去。

      害她被姐姐教训,此事绝对没完。

      “我们进去吧!䉀莫要让爹娘久等了。㔏”

      聂红花无奈的叹气,推开石门,一手拉一个踏更步进去。

      妹妹被宠坏了,也只能以后多看着点,不要真的弄伤了相公。

      ᎏ孙正也满不在乎,他是大男人,搲岂会跟小女子计较?

      小姨子塳这种可爱的生物,不就是要淘气些,才惹人怜爱野的吗?

      进了大门,是宽敞有近千平米的大厅。

      正对托着大门的高堂上,一男一女高坐噳于上。

      男的满脸粗狂胡须,年约四十左右,一脸正气凛然。

      䝃身穿粗布灰袍,脚边靠着一柄古朴ﶈ的宝剑。

      䆆在孙正眼里,此人身边布满青色气息,头顶悬浮着一个血色杀字。

      而那把古朴宝剑,更是亮眼,杀墏气四溢,围绕着各种小型的鬼怪冤魂。

      女子是名美妇,年纪看似不过三旬,眼里充斥怒火。

      其皮肤紧致,没有半点皱纹,面孔与聂红花有七分相似,也是绝美。

      若不是她一身黑裙,显得有些老气,说她是未婚少女,孙正也信䲋。

      美妇周身遍布黑色浓雾,在她头顶形成一张巨大的鬼脸。 뎯

      而她身后,也是霥如同聂红花一般,一双黑翼遮天。

      滛“爹,娘,我们来请安了。”

      走近前,聂红花墩身行礼,脸上笑容渺美美哒。

       孙正也不多瞧,跟着纸娘子鞠躬行礼,脸上有一丝疑惑。

      ꑬ按目前所知,鬼怪在他眼里,应该是冒댪黑气。

      而他岳父,却是青色气息,隐隐有正气㒎蕴含其中。

      “哼,有些人啊!嫁了相公,就忘߱了娘亲。”

      캚聂牖未西冷哼一声,嘴里阴阳怪气的说道。

      姼“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连娘亲姓啥都要忘咯。”

      聂未西直视孙正,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依旧不忘嘲讽。

      嗯,女儿眼光倒是还不错,这点随她。

      箼纯阳之体,是个修炼的好苗子쮾,和女儿双修正好。

      说来,昨天没有细看,还没发现他不是普通凡人。

      只是啊!年轻人,终究不懂节制,食髓知味啊! 螒

      “娘亲,这怎么会呢?튲女儿不会忘记娘亲对我大恩的。”

      聂红花走到旁边的矮桌,端㉈起两杯茶。 ⡩

      蝦 此嗘次,能顺利的和相公完婚,也是多亏娘콬亲没有阻止。

      “是吗?在外面找了个野男人回来,你就是这么回报娘亲的?”

      聂未西语气不癟变,存心要给孙正找难堪。

      㖜 婚事她同意了,可那是看在女儿倔强,不好强迫的份上。

      自古以来,这漈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也就是她心善,不忍女儿嫁出去,䣆才勉强同意。

      “这个啊!女儿可是跟娘亲学来的,娘亲不能怪我。”

       聂红花性子温柔嵱,却也不失刚强,开始反击。

      “听姥姥说,当年您也是将爹抢回来的,这才有了我。”

      “那时,您可没我懂礼数,直౰接将爹给绑回来了,还没通知姥姥。”

      “好歹啊!我也ᙊ是通知了您的,八抬大轿将相公请回来。”

      秬 从聂红花嘴里,吐露出了一件尘封的往事。

      说着,聂红花递了杯茶给孙正,两人携手走上前。

      孙價正猛然一怔,瞪大眼看向岳母,嘴角抽搐。

      原来如덊此,难怪他会被娘子请回来,原来是有传承的啊!

      燕赤霞,难怪你긙没来救我䃗,原来你也入赘了啊!

      孙正又看向岳父,越看越觉着他像燕赤霞。

      那把宝剑,还有他头上的血ᡍ色杀字,不就是七杀道⽣吗䅉?

      “这能相比吗?你爹当年是有名的侠义之士。”

      “不知有多少人爱慕着他,若不是为娘下手得早,岂能有你?”

      욜 聂未西嘴角泛起一丝得意,狠狠的白了眼聂红花。

      ࡳ“娘子,给点面子,往事莫要再提㨜。”

      燕东来扭头看了眼自家娘子,小声的请求。

      ⍾此等往事,虽然成就他和娘子的姻缘,但总归不是有面子的事偵情。

      他当年可是名震天下的卫道士,结果被娘子给绑了,不知惊掉了多ڗ少人大牙。

      “怎么?现在要脸了?当年,你不配合我,我哪有本事绑了你?”

      聂未西也不顾孩子们在场,鄙夷的讽刺燕东来。

      当年,她相公可比她修为高多了,她们才是郎有情帤妾有意。

      “这是什么家庭,和我想象中的鬼怪之家,相差甚远啊!” 浓

      孙正额头布满了黑线,心里默默吐槽。

      果然啊!事实往往会出人意料,他还是见识太短了。

      “娘,请喝茶ۛ。”

      㜜 聂红花给娘亲敬茶,并给孙正使了个眼色。

      “岳父,请喝茶,还要多多关照小婿。”

      孙正嘴角露出笑容,对ꅊ着岳父眨了眨眼。

      还好,这衪个鬼窟不止他一人,也不止他是赘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