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草伊人一本道

      壎傍晚,天边烂霞璀璨,照耀在大地之上,㜾仿睓若是给蓉城这座古老而又祥和的城市披上了一层衣裳。

      “啪侧!”

      迷迷糊糊间,李燕歌只觉得胳膊痒的很,伸手一拍,挠了挠,翻个身准备继续睡觉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宋了油锅爆炒的声音,一股迷人的菜香扑鼻而来。

      兓 颌他睡眼朦胧的睁开眼,只劕觉得屋内暗了很多,往窗外一瞅,盛夏的阳光已经턤消Ӱ散,阂只留下点点夕阳ሶ。

      ®看了眼桌上闹钟,五点半了!

      李燕歌完뢛全睁开眼,芍君姐呢?!!

      蹭的一下,他从床上坐起,左右一看,屋内空荡荡的,哪还有程芍君的影子。

      再往窗外一撇,现在已经到了傍晚,人肯定是早回去了。

      拿起闹钟再一看,的确是五点半了,李燕歌挠了挠头,诧愕自ą己怎ꪷ么一觉睡了这么久,连程芍君什么时候走的都没☉印象。

      下床走到衣柜边,从里面拿出一件干净的敎体恤衫,刚把头套进去,就只觉背后一疼,一抹发现有点肿,这瀂才回味过来,早上去划船的妩时候滐把背后弄伤了。

      閜较李燕歌小心翼翼的把衣服矐穿好,踏步走出房间,就看到爷爷一个人坐在黄瓜藤下的纳凉。

      “睡醒了?”

      听到动릲静,老爷子抬眼一瞅。

      “嗯。”李燕歌点头走了过去,就只听老爷子又道:“燕歌砗,营业执照的事情差不多办妥了,下午我涕去了趟工商局,那边ࡦ只说给发张个体经营执照。”

      “个体经营执照也行,只要有了营业执照,那我们辅导班봮也就合僸法正规了。”

      虽然没有拿到企业执照㒑,李燕歌有点失望,不㊘过他之썼前姙也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倒也不算太失落,而且现在能拿到个体执照就很不错了。 쏪

      爷䐙爷道:“执照过两天就发下来了,到时候你抽空去取一下。”

      “好的,到㒗时候我去拿。”李燕歌应了下来。

      “……”醑

      爷孙俩聊了会儿,厨房内就传来奶奶的叫喊,“吃饭了!燕歌进屋把桌子搬出来。”

      “好咧쯿!”

      李燕歌进屋把吃饭的木桌搬出来,奶奶已经端着駑两盘中邓午的剩菜站在那ᘎ候着了。

      赶忙上前把不大的桌子放下,李澸燕歌转身进厨房看了看,灶台上还有一盘新炒的大白菜,他随手给端了出भ来。

      ề“奶奶,我爸妈他们呢?”

      “还没下班吧,别管他们了,我们先吃,你爸你妈可能晚上在厂里옞的食堂吃。”

      摆好菜饭,㼦三人坐在藤下开始吃晚饭,中午的时候ꔣ因为背后太赑疼,李燕歌只吃了小半碗닾饭就回房间休息,这会儿身子舒服了,也是大螃口大口的咀嚼,没过一会儿就连干了两碗大米饭。

      䛡 就在这时候,院门被人从外推开,李建国跟董ⴖ秋华两个人红光满面的推着自行车走了进来⹮。

      鲎“爸妈。”李燕歌叫了句。䵮

      ჻李建国爑轻轻点点头,y董秋华倒还惦记着儿子背后的伤,关心道:“燕歌,你背后的伤好点了没?”

      䎔 “好多了蓅。”李燕歌刚说完,就看奶奶诧愕的问道:“燕歌你背后怎么了?”

      “没ȳ什么事奶奶,就是早上出门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现在好多了,ڭ不碍事的。”

      李燕쏶歌不巻想让奶奶担心,可是奈何老太太死活要看,他也只好掀开衣服给她老人家还有爷爷看一下。

      ̓或许是因为中午程芍君用᩾鸡蛋热敷后出了效果,现在李燕歌背后的伤,除쾴了还能看到一条明显的擦伤外,肿胀的淤青这会儿消了很多。

      违一看隄伤的不是很严重,奶奶虽然心疼,但也只是埋怨唠叨了两句,让孙子以后做事都小心一点,都多大的人게了,还毛手毛脚的把自己弄伤。

      “你放心奶奶,我以后一定小᠟心。”

      李燕歌咧嘴枖一笑,插科打诨道:“对了妈,我刚看你回来一脸高兴地样子,怎么了?有什么喜事不成?”

      “喜事当然有ﮉ了。”董秋华一听儿子问这个,立马满脸喜色,容光焕发的从包里取出了一张有点发黄的纸。

      纸是折叠起来的,李燕歌也看不到里面的内容,好奇的问道:“溄妈,这是什么?”炽

      槯뢜“这是房契!”

      “房契?”

      “对̼,你濲不是心心念念想买巷⮾口孙家的那套宅子吗?”

      “这是孙家的房契?妈你们什么时候去买的?”

      팸“就刚刚。”董秋华看儿子惊讶的样子,也是把这张房契递了过去。

      李燕歌接手摊开一看,最上面写着“证有所产房地土”,好家伙,这张纸都多少年了,字排版居然还是从右往左读的,✧再一瞅日期,一九五二年八月十二日。

      橆五十年代㐑的房契?

      李燕歌瞪大眼睛,这张纸都比他年纪흜大,“擹妈,这是三十年前的房契,还能有ケ效吗?”

      “当然有效了,我们家不也是这个证吗?”

      董秋华又拿出一张纸,说道:“这是我们跟孙家签的买房协议鴳,白纸黑字,签字画押,以后那套房子就是我们家的ꕀ了。”

      听到只是私下签合同,李燕歌眉头一皱,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

      풂虽然今年六月份国家出台了“土地管理法”,但八十年代私人住宅买髩卖,还是非常敏感䙒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双方私下签字画押就行了,这种情ጿ况恐怕得等到九十年代,ᙖ国家也出台了꾖相应的不动产过户等条例才会有所好转,

      奶 솮 上辈子孙家卖了房后,就销声匿俞迹了,90年代房改的时候,他们家也没有回来,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李燕歌썳还是提醒董秋华道:“妈,你最好想办法ꡔ尽早把房屋给过户了要紧。”

      “这个我知道,我跟你爸明天一早就去房管站问问。”确定买孙家那套房子前,董秋华什么都已经托人问清楚了,根本不需要他去提醒的。

      “孙家那屋我刚刚去苠看了,面积跟我们家差不多大,只不过孙志浩那小子糟蹋,好好地房子搞成那个样子。不过儿子你放心,等你大学毕业谈了对象,我跟你爸就帮你把那屋子重新装修一遍,保证装的漂漂亮亮,给你当婚房。”

      看着董秋华那高兴地咧嘴直笑,李燕歌哭笑不得,现在就谈婚房为时尚早了吧。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