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容的秘密

      陈禹帮助木晚晚两两具老人的尸体抬燢到썯马车上,木晚늴晚在述说着自己的遭遇。

      㞔 她说的真切,叙述期间又哭哭啼啼的,这到让陈禹崺信了她的话,木晚晚说什Ī么,她家就在庐州住,这公子哥相中了,逼迫着要娶她为妻,但是两位老人并不同意翨,就寻思着躲避。

      可人到了半路又被公子哥带人追赶上来,不但杀了她的父母,还强行与她苟合。

      但是木晚晚又是什么人呢?她不过是木烈的女儿,这木烈当然棠是个神秘的存在,不但在滨海地区拥有一大片山地,还拥有一个极大的庄子。

      而木晚晚正是木烈ⵣ的女儿,木晚晚今天之所以롐出现在这里,是骡木烈一手策划好的。

      接近陈禹,木晚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陈禹却甚为怜惜木晚ᜠ晚的境遇,他将两位老人,一个丫鬟的尸体抬到马车后,就一边牵着马缰绳,一边挽着木晚晚的手,向着树林走去。 衊

      陈禹很沉默,今天听木晚晚的陈述,他想起了那个迫害林冲的高衙内,ꑇ高衙内相랅中了林娘子,进而Ἁ迫害林冲。

      在水浒传中,林冲最后的下场很凄惨,陈禹记得是活䛄活被宋江气死的。

      独即便是夜晚,陈禹看着木晚晚也很美,林冲的娘子,陈禹是没有见过的,但是他觉得这木晚晚比林冲娘子差不到那里去。

      木晚晚很美,今年岁数也不畿算太大,只有十六岁而已,但是她一张㯗俊俏的面容上,却令人动容,这又让人不得不信她的话。

      木晚晚在说谎,她所做的一切都是那个滨海山庄的木烈交代好她的,自木晚晚记事起,㡏她就在滨海山庄,记得小时候,她会将梯子搭在墙上,然后爬到梯子上观看海景。

      她一辈子都忘不了,那美丽的海景,汹涌澎湃的海浪在拍打着岩石,一朵朵飞溅的胅浪花,像是铳晶莹剔透的珍䢨珠,酜就在海浪拍打在岩石上的那一刻四下里飞散开来。

      一群又一群的海鸥在海浪和岸边间追逐嬉戏,又在焦石上驻足观看海浪。

      也许孤帆远影碧空尽,用在此时的覞海岸线上再合适ᘱ不过,不少的帆船就在海浪起起伏伏テ中迎着海浪向岸边而来。

      㩳远处的帆船是一个个小小的白点,而近处的帆船是一个个清晰的影像。

      焣 每在这时,在她屋中伺候的张婆婆总是会从屋中跑出来,在梯子下叫她下来。

      似乎那稚嫩的动作和迟缓的动作到现在都在木晚晚脑海中留存记忆,她缓慢爬下来时,张婆婆总是会一把搂抱住她。

      她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张婆䋚婆表现出超乎常人的紧张,搂住她的一双手,总是在轻微地抖动似的,木晚晚就像是张婆婆的心尖尖似的,然后张婆婆会凝视着木晚晚的眼睛,语重心长地说,下次可不要一个人爬到墙上去了,要是摔着了,这可怎么办她是好呢?

      在木晚晚的记忆中,她是一个没有母亲的孩子,又不知道为什么,她身边的人从来都不敢提及这件事情,似乎提及了,ﻐ是要掉脑袋的。

      她只知道自从她有了记忆的那一刻起,这个叫张婆婆的女子,就一直在她身边,像是她的妈妈,又像是佣人,木晚晚对这个张婆婆有说不清楚的感情。

      不光是如此,木晚晚更不知道自己的父亲,那个戴着青铜⮚面具,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男人的真实面容。

      ᠡ 自她记事儿起,自己的父亲ﰩ就一直戴着面具,她不知道自己的父亲长什么样,也不知道自己父亲为什么与南஭夏皇族结怨,一提及到南夏皇族,他就咬牙切齿,只知道自⻑己的这个父亲,对她疼爱有加,似乎有令她说不清楚的父爱加在癳她身上。

      即便现在,木晚晚已到了陈禹的身边,她也不知道木烈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有一点她知道,如果她不做,谁还↏愿意真心帮助自己父亲呢?所以她甘心情愿地成为了一枚棋子。

      ……

      ……

      回到树林边缘时,陈禹将靁马缰绳拴在树干上,然后带着木晚晚回到树林中。

      树林中大多数的ヨ篝火已经熄灭了,石头城的火枪手和五毒教的一些人横七竖八地躺在林地上呼呼大睡。

      只有毒娘子身前的火堆还没有被熄灭,毒娘子就呆큔呆地坐在火堆前,似乎在想着什么,而其他的人都已睡去了,吴二全,吴三全并排躺着,赛石迁躺在距离他们不远处。

      谭树林间鼾声很大,陈禹挽着木晚晚的手来到毒娘子的对面坐在篝火旁。

      篝火堆上架着的铁锅中的汤汁在沸腾着,由于熬制了很长时间,乳白色的汤汁变得越来越稀少,不少牛骨头都冒出汤汁外,但是纵然如此,不少从牛骨头上分离出来的肉沫依然在乳白色的汤汁中上下浮沉着。

      毒娘子回过神,看着陈禹吃惊地说道:“主人,她是谁?”

      陈禹简单介绍了一下木晚晚的遭遇,毒娘子呜咽着哭泣着跑开了。

      毒娘子为什么哭呢?是同情木晚晚吗?陈禹是男人,不理解女人的心思,也不好凭空猜测,于是也溰就没理睬毒娘子,只是看着木晚晚的面容说道:“你晚饭᢯了吗?”

      木晚晚面颊上还留着两道泪痕,在篝火摇曳的火光中,那两道木晚晚ₚ面颊上泪痕,忽而明亮㣘忽而暗淡。

      木晚晚凄楚地摇了摇头。

      陈禹不知说什么,只舮是伸手从铁锅中拿了一块牛骨头,㠘递到了木晚晚的面前。

      木晚晚白皙的小手一搭在牛骨头上,就羞答答地看了陈禹一眼,陈禹点了点头,木晚晚这才将牛骨头拿在了手里。

      木晚晚边小口啃下牛骨头上的一块牛肉,边低声说道:“恩公,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今日小女子幸得恩公所救,恩公要小女子如何报答?”

      陈禹愣住,在他脑海的认识当中,施恩不图报,以直待怨,何以怨为?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如今木晚晚身陷囹圄,孤身一人,木晚晚虽美,但是他又怎么能趁人之危呢?

      陈禹只是摇ἷ了摇头,但是木晚晚似乎体会错了陈禹的意思,面颊上嫣然一红,就在篝火的映衬中仿佛有两朵红红的云霞爬到她面颊上了。

      木晚晚是一个⌅处女,䖑这是一个不容争辩的事实,滨海山庄虽大,但是却不容许她接触男人,在她脑海中的记忆中,那在山庄来来回回巡逻的家쥗丁都很神秘,他们是什么人呢?他们为什么和自己的穿着打扮不一样呢?

      在她的记忆里,那个张婆캺婆时时刻刻都盯着她。

      自小到大,张婆婆像是她的影子一样跟随在她身后,这让小小年纪的木晚晚心中就无数的疑问迂,这张婆婆为什么对她如此紧张,又为何如此关心她呢?下人送来的吃食,张婆婆是要先尝试有没有毒的,她的衣着打扮又是张婆婆安排的。

      见陈禹久久不回话,只是看着自己的侧面,木晚晚面颊上的红润更红了,低着头假意啃着牛骨头噗嗤一笑,然后又说道:龛“此处人太多,恩公若是嫌弃这里聒噪,小女子愿意和恩公去一处偏僻的地方。”

      木晚晚锲言下之意,是执意要将自己的身子给陈禹,陈禹两世为人,岂能不知木晚晚小心思,但是君子不趁人之危,陈禹是懂的,虽然陈禹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但是做人的底线还是有的。他不可能Ⳣ欺凌一个弱女子。

      陈禹呆呆地仰起头,透过茂密的树叶仰望着天空中的苍穹,虽然漆黑天空中的苍穹,只有那么促狭地一点点,陈禹的眼神中依然呆滞。

      两世为人,两世光棍,若是说不喜欢自己身边第的木깅晚晚,那是假话,但是若是真的答应木晚晚,那么自己还算是人吗?陈禹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

      西蜀公主孟京京一早儿就乘坐马车出了桑州,桑州知府也就됮象征性地带着州知府官员在桑州城门口㷟外远远地看着西蜀一窜的马车远行。

      大约有十余辆马车,马车四周又有手持着长济枪,骑嗎在马上的西蜀护卫,而在这些骑手和马车间,不少从西蜀跟来的宫女和太监紧紧相随。

      车队中间,最大最华丽的那一辆马车中,孟京京正坐ᙃ在马车之上,她面前的小桌上摆放着几碟小菜。

      而小桌旁边的两个宫陖女殷㗣勤地伺候着她。

      一个头梳偏发髻的宫女,手中托着茶盘,从茶盘上拿着茶壶将茶水倒入茶杯中,然后又将茶壶放到托盘中。

      孟京京拿了小桌上茶杯瓴,然后手一拂,她的袖口长袖就将自己面颊遮住,她轻轻地仰燶了一下脖儿,就喝光了茶水。

      当孟京京将茶杯放在小桌上时,瓷白的茶杯中只剩下֚散发着淡淡幽香的茶叶。

      “出了桑州,就快要到南懋夏京都了吧?”孟京京问道。

      쓦 两个桌面上的宫女盈盈跪拜在地上,那个头梳偏发髻的宫女说道:“就是如此。㍇”

      㖾 怨 孟京京没说什么,只是拿起小桌子上的筷子,从盘中夹了一块蝉蛹৬来吃。

      桌面上有三样小菜,一样是油炸得金黄的蝉蛹,一Ꮦ样是撒上香油和葱花的青菜豆腐,一样是散满辣椒沫的炒白菜。

      ————————————

      中午时分,石头城的人才来到桑州驿馆,陈禹发了银钱让人马散去,就在桑州城中寻了酒楼解决吃ﵫ饭问题,自己就带着毒娘子,赛石迁,吴二全,三全,老疯子,木䰃晚晚寻了一家偏僻的酒楼。

      中途中,赛石迁说自己手中ꁫ有几两银票需要兑换,于是就独自走开了,而木晚晚又说,自己身上的衣服破烂,要去寻衣铺置办几件衣裳。

      陈禹又不好说什么,赛石迁确实拿出一张银票与他说,而木晚晚身上的衣服却实如同木晚晚说的那样,被撕扯得破烂不堪꫗,有的地方露着肉皮。陈禹答应了他们。

      ……

      ……

      赛石迁是去兑换了银票,但是兑换完银票后,他就去了桑州城的勾栏之地,桑州城的妓女与别的地方的妓女身着打扮不一样,妓女身上穿的,都是桑州织女织的丝绸锦衣。

      䘘桑州地处江南,气候宜人,女人也长得白净,就因为⧀如此,桑州城的妓女们只是略微施了一些的粉黛。

      赛石迁腰间插了两把锃亮的钢刀,面上又阴沉,走在桑州勾讅栏街上,这些柔弱뚙的妓女㎪竟然不⾺敢招惹她,有的远远地看到他就躲避了起来,有的抛了媚眼,见赛石迁没搭理她就走开了……

      偌大的桑州勾栏非常的热闹,人来人往,形形色色的人在勾栏行走,但是这些对于赛石迁,都仿佛不存在一样,今天他只有一个目的,寻找到女主人留下的记号,联系到女主人。

      走到勾栏街中段,赛石迁被一个妓女拽住了袖口,赛石迁扭头看这个妓蚴女,这仅仅薄薄施了一层粉黛,容貌姣好的妓女向赛石迁抛了一个媚眼后就说道:“那家的公子,可是想蒙着黑面纱的女人了。这么着急火燎的着急呢?”

      赛石迁愣住了,这妓女言下之意很令⟬人猜度,似乎是认识他,又不肯直接说。

      这打扮庸녯俗的妓꥝女见此赛石迁如此后掩口一笑,然后眼珠向着屋中斜视。紧接着就拽着赛石迁的袖口,边往妓院里走,边走说,“主人正在等你。”

      妓院门口悬挂着的两串灯笼在微风中摇曳着,对面的几个妓女只是看到赛石迁跟着妓女往妓院里走,就掩口痴痴地笑了。

      赛石迁心里却明白,这妓女口中说的主人是谁,正是那个神秘的戴着斗笠的,罩着黑纱的自己的女主人。

      妓院里妓女和产嫖客孟囋浪放荡的笑声时而传出来,楼下的大堂中几个嫖기客搂抱着三鉛个妓女缓缓向妓院门口走。

      通向二楼的楼梯上,几个妓女向楼下走来。

      赛石迁的袖口被这个妓女抓着,妓女和赛石迁肩并着肩向楼上上,在遇到几个楼梯上的妓女时,她菸们纷纷侧着身子为赛石迁和妓女让开一条道儿,而无一例外,在这几妓女走到赛石迁身侧时,她们或向赛石迁抛媚眼,或伸出白皙的小手摸一把ț赛石迁粗糙的大手,或掩口痴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