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亚精电影

      嘀哒,嘀哒……

      一滴滴金黄血珠落在紫色水池中,隐隐有电芒窜动,在水面急速弹跳几次,带起刺目白光,又融入水中。

      顺着血珠滴落的方向向上看去,只见巨大龙首悬浮在池水之顔上。

      玉珠从龙首尖齿滴入雷池,池底퇐有几束猩红光芒从一块晶石־上照射而出泲。

      那是一块巴掌大的六棱晶石,正被紫色雾气包裹,抽丝剥茧般吸收着血珠融入池水散逸出的能量。

      ⏯能量丝线汇聚向晶石,不断凝结出符文刻印在猩红晶石上,符文彼此交织勾勒出似与天地相通的奇特画卷。

      “不错,太初晶石已经进入自然凝结符文画卷的阶段了。

      用不了多久р就可以借助它推演大道,助我突破这最后겡一步!”

      说꽤罢,一个黑袍身影抬头感受到雷池上方巨大龙首已经微弱愁许多的气血。螎

      詒 满意的点点头,取出一枚碎片划破空间,消失在裂缝中。

      ——————————————

      “交出来吧,今㘾日三殿强者全聚于此,难不成靠你一人之흹力能强过皇极天三䃧大殿所有武者吗?”

      从一辆金丝红木制成的马车中,走出来一位白发老者看向青年。

      “笑话,我为救治皇主深入西域,采不死族的转魂冥叶莲,那时无一人肯前往。”

      “如今➌我冒死取回,你们却又三番五次阻挠我面见皇主,居心何在?”

      对面青年丝毫没有㾲惊慌ᑐ,不屑的看着这群围过来的武者。金色双瞳内散溢出的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他停下脚步,从背后缓缓抽出一柄黑色利剑,剑尖指向老者。

      “老夫已经Ხ告诉你了,皇极天最好᫙的医师自会妥善医治皇主,不劳你费心。”

      “只要你交出来,老夫自会带给皇主服用,如今圣体欠安,不便与闲杂人等面见!”

      老者并没有被这青年的杀气所摄,只是冷冷看着他。

      送 “放屁,皇轩乃是我兄弟,你才是闲杂人等,身为护国太傅尽然勾结乱党!”

      “吃里扒外ꂩ的좥东西也敢在这大放厥词,无非是쁞怕皇轩苏醒,知道你们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青年向前大声怒吼,只是血珠从微微颤抖的手臂划向剑尖,不难看出此人已是强弩之末。

      在场所有添人听到怒吼都脸色一变,在⭤这皇极天,皇轩之名的震慑力可谓非同小ൽ可。

      这位一路靠权谋和厮杀成长起来的皇主,在皇极子民心里已经烙印下不可磨灭的形象。

      쁲樉老者也微髈微后退了一쟝步,但很快镇定下来,不急不缓的开口道:

      “哈哈哈,兄弟?你当你还是当年ɍ的轩辕二子了?凌铭啊凌铭,我看你是还没弄清楚状况吧!”

      “三年前那场天灾,异雷封住了经脉的你注定此生无法突破,早就不配做皇主的兄弟!

      要不쁼是这三年皇轩处处护着你,暗中派人保护你,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쾞

      老者说完,摸着银白色的胡须,眼睛眯着暗暗打量青年流出觫的血和体力不支颤抖的手,更加放下心壺来。

      这一路上来被凌铭层出不穷的手段阴死了好些高手,几次都让他逃了出去。

      “少跟他废话,杀了他不就行了,那魂转冥叶莲只要拿到手,西域那人自会ዯ摆平뫲此事。

       就算到时候皇轩知道又如何,还能有一战之力不成?”

      旁边一个刀疤脸修士,不耐烦的说道,一柄大刀握在手中跃跃欲试。

      “有本事你们就ⅹ来拿啊!我一路上也杀了不少你们这群杂碎,有胆就上来啊!

      杀一个回本杀厴两赚一个,我凌铭发誓,若是今日不死,归来之롊时就是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之日,哈哈哈!”

      뵛 满身渗血的青年再次把手中利剑握紧在颱身前,强行咽下一口喉咙涌上来的♸鲜血。

      放声狂笑,环视在场的每一个人,似要记住他们所有人的样子。

      老者微微蒟皱眉,凌铭眼神中散发出的杀气让他不悦,挥了挥手,示意一名身披阴阳纹饰的武者。

      “老四,你熟悉阵法,你感应一下周围还有没有他布下的法阵,这小穝子太会算计,这次不能再让他逃了。”

      哪怕凌铭已是强弩之末,在场三大殿ޙ强者也无一人敢真正上前。都在暗自打着这算盘,怕被凌铭临死前反咬一口。

      嵯 “不会的,后面斿就是葬魂崖,常年充斥着空间断痕。根本不可能有阵法能布置在空间这么紊乱的地方。

      这小子明显已经气息虚浮,色厉内荏罢了!”

      老四凑进太傅身边㆘说道,手中阵盘指针一直在不稳定跳动,表明此处空间不断在波动跳跃。

      “那还等什么,御魂殿的各Թ位你们这时候是不是应该表表衷心了?

      잭做为皇轩的亲卫,不拿点ﲘ诚意那位大人怎么会相信你们的投诚?”

      淄 ⃢ 老者望向一群骑着魂兽的武者呵斥道。

      御撧魂殿的武者听了面色一变,无奈缓缓靠近青年。最前面手持大刀的御魂统领一拍座下魂兽,率先冲了上去。

      快要靠近凌铭一丈左右,统领双脚一踏,从魂兽上飞起,狠狠一刀从空中劈向凌铭。

      凌铭抬起手中黑色长剑向上方格挡,只见大鵙刀和长剑擦出一条长长的火星。

      ਅ 狌长剑剑尖在一瞬间崩碎,在꺘御魂统领狠狠劈下一刀的同时,低头向凌铭传音:

      “凌少侠,你记好我的话,这是我家少主托我给你的东西。”

      “皇轩?你是皇轩派来的?他怎么样了?御魂殿又是为何反叛!?”

      凌铭听到统领的传音将信将疑,明明御魂珛殿已经反叛,而且此时可以直接杀了他。

      为何又来上演这么一出?

      뇷“凌少侠,一时半会说不清,我们少主目前还不会有事,东西你收好,御魂殿永远只忠⩃于㖋皇室,这都是少主的安排!”

      统领的大刀和凌铭长剑还在空中对峙,统领另一只手握紧拳头直冲凌铭胸口。

      在靠近凌铭丹田之时,暗暗泄力,将掌中握住的锦㏇囊迅速拍进凌铭的衣衫之中。

      统领再ﭩ快速和凌铭对击一拳后,쳚假装后退两步。

      “不愧是当年与我少主平起平饠坐的贒轩辕⏼二子,反应如此迅速。

      只可惜,如今我们欖已经投靠那位大人,今日你注定难㶦逃一死!”

      统领大声吼道,再度灌注修为双掌向前狠狠推去。脚下土地寸寸碎裂,一道裂缝向凌铭蔓延而去。

      “凌少侠,本来多日前就该将锦鉅囊交于你,不然也不会落到今日这下场。

      ⣡但无奈太傅ỳ那老家伙谨慎的很,我御魂殿的行动处处被Ų监视。”

      “少主说圣物能护住你不被空间利刃撕碎,今日推你下葬魂崖,套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保重了!絙”

      在御魂统领推向凌铭的那一刻,快速传音给凌铭。

      凌铭在对峙的时候思索片刻就有了决定。以他对皇轩的了解,完全有可能련是他为自己留的后手。

      既然如此那就说的通了,而且此时此刻除了配合御魂殿统领,홚也没有其他选择,索性放手一搏。

      统䰌领的掌劲带起的巨大力量已经席卷到凌铭貓面前。

      凌铭立刻配合统领一击借着力道跌入断魂崖,巨大的反震让他猛吐一口气血。

      凌铭在空퇰中急速下坠,快速摸向胸口,取出一枚小小的透明吊坠死춪死握在手里。

      周身不断感受到周围空间带来的强烈撕扯感。

      似乎쩾四肢要被空间扯断,剑身早已被空间之力扭曲破碎。

      慢慢的凌铭再也撑不住昏厥了过去,即使失去了意识,吊坠也被凌铭牢牢捏在手里。

      “嗯?林统领⫄,你这是何意?这凌铭手中的转魂冥叶莲还没拿到手。”

      “那位大人的东西没了,你想让਒我们⬟也给他陪葬吗?!”

      一瞬间发生的太快,老者来不ડ及阻拦,气愤的怒斥御魂殿的统领。 

      他的计划一下子被打乱了,有点失去理智指着御魂殿的人大骂。

      “呸,司徒寒夏,你少在这纏指挥我做事,我们御魂殿可是向那位大人投诚,不是你司徒寒夏!”

      “你以为现在还댄是你的手下吗?在这冲谁大呼小叫呢!”

      林统领拎起手中大刀,面对老者的呵斥如同放屁。自顾自走向魂兽,对着老者向地上吐了口唾沫,戏谑的说道:

      “你们居灵殿整整一个月也没拿下凌铭,现在可是我们御魂殿杀了凌铭!

      到时候栀我倒要看看那位大人怪的是谁,只会耍小聪明的一群杂碎罢了,我们走脌!”

      攗为首的林统领大手一挥,飞身骑上魂兽,头也不回的带着御魂殿一众将士潇洒离去。

      司徒寒夏气的胡子发抖,ὒ说道

      “好啊好啊,好你个林傲松,迟早有一天让你跪下来给我认错。

      我们也走,回去再试试能不能破开国库的阵法,把那皇轩给抓出来!”놳

      “这凌铭呢,要不要再派人去确认下?”老四在一旁提醒老者

      “凌铭?掉下这断魂몯崖那是死的不能借再死了,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能从这里面走出来。”

      䦽“就算是当年的老国主也不敢尝试,当务之急是把皇轩抓出来,以免那位大人迁怒我们办事不利。”

      司徒寒夏意味深㨧长的看了一眼断魂崖,在没人察觉的时候,微微롖叹了口气。

      手里多出一枚黑色的碎片伸出袖口,弹指射向凌铭掉落的下方,划开了一道空间裂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