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之狼

      麻九和小男孩闻言,起身走到了츢账房先生跟前,肩并肩地站住了,就像子母墙的缺ㆺ口一样。

      “撸起袖子,露出你们땞的左臂,左臂伸直!手心朝上!”

      账房先生发出了命令,他说话时牙齿漏风,唾沫星子崩了小男孩一嘰脸,小ꔭ男孩抬起右臂擦了薩擦脸,皱起了眉头,可能有难闻的气味吧!堘

      见麻九和小男孩伸直了左臂,账房先生点点跺头,又说道:

      “来!来!慢慢抬起你们的左前臂,来,慢慢抬···慢慢抬···停!”

      ⏈ 账房先뚨生一瘸一拐地走近两人,仔细地观察着两人左前臂靠近肘关节的内侧,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툴反复看了几次,他才轻轻地点着头,那ꂛ举止有点像癞蛤蟆。

       “都有···仛线啊!”

      他自然自语地轻轻说道,神情很踌躇,很郁闷,看来,情况超出了他的媦预料。

      账房先生背着手,缓缓地绕着緙麻九和小男孩转了一周,停了下来ꢕ,面色复杂,似乎在思考着什愩么。

      붥 站在原地眨动了半天老鼠眼睛,账房先生终于得意的一笑,大步朝房门走去。

      “你俩,훽跟我来!”켤

      ॐ 账房先生头也没回,朝麻九两人抛出了一句冷冷的话语。

      휖 ꦟ账房先生把麻九和小男孩领到了院子偏北的一角,站在了一人多高的泥土院墙的墙根下。

      沏 院墙经过风吹雨打,ﶝ表面已经千疮百孔了,跟桃酥拉拉吧吧的表面很像,一些枯萎的黄色野草耷拉着叶子,在青灰贫瘠的土墙上坚守着。

      账房先生用手抠了一把院墙,顿时哗啦啦落下一片尘土,院墙섪比桃酥还酥软。

      账房先生见此,露出了一丝奸笑。

      他回头瞅瞅麻九两人,眉头一멇皱,不过,쳰向四周一望,眉뷊头又舒展开了。

      账房先生很快找来了一个木头疙瘩,立在了土墙边,叫小男孩站了上去,这样,小男孩的腰部쥖就和麻九的腰部基本上齐平了。

      账房先生又叫麻九站到了小男孩的身边,两人一起面对这糟烂的土墙。

      看着自己和小男孩被摆弄出的姿势,麻九突然有了一种预感,不禁暗自好笑。 䄝

      账房先生伸手一指土墙,脸色⹲严肃的说道:

      “你俩悃向墙上撒尿,塰用你ᰱ们最大的力气뒺,谁撒的高,对土墙的破坏力大,谁就获胜,懂了吗?”

      “懂了!”麻九两人齐声答道。

      쐋 “那好,开始吧!”

      账房先生边说边退后了ᖩ几步,冷眼旁观着。

      麻九掏出小鸟,那东䎣西有些发硬,早晨在街边喝了一肚子的豆浆,小腹早就有些鼓胀了,胺再不放水,都有尿裤子的危险了!

      一股猡亮晶晶的液体从麻九下身喷涌而出,㯣冒着腾腾的热气,直向糟烂的土墙上蹿去,这是一柄羻高压水枪,刺得土墙哗啦呼啦直掉土渣子。

      等麻九放完了水,土墙被麻九浇出了一条自下而上的一条小沟,这条小沟很长很深很窄很直很美观很奇特很黑靻。

      小男孩也许有些紧张,也许有些害羞,也许有些胆寒,也许早晨没有喝水,水库里没有多少储ᶽ备,摆弄了好半天,才慢詀吞吞地开了闸,但放出ꅹ的水流子很细很缓慢很软弱很害羞,没有任何力ᘏ度可言,水流子慢吞㞅吞地튇很勉强地爬上了土墙,丝毫没有破坏力,就像文静的一阵细雨,淋湿了墙皮就草草收场了。

      ⾃ 麻九获胜了!

      自然,麻九婉红这对年轻人成了金童玉女!

      ← 当账房先生和媒婆领着麻九婉红出了选秀房的房门,进入院子的时候,已经有两ဧ顶轿子停在了院子当中,一顶红色,一顶蓝色,都是四人抬的花轿样式,带着轿帘子。

      麻九坐上了红轿子,婉红和媒婆上了蓝퐈轿⪤子。

      账房先生爬上了襴一匹白马,把手一挥,喊道:

      “起轿!”

      四名黑衣家丁在前面大摇大摆地开路,一红一蓝两顶轿子晃晃悠悠地缓缓地出了米店大门,上了大街,账房先生骑着一匹白马跟在轿子的后￐面。

      说实话,麻九从来没有坐过古代这种轿子,连轿子的实物也是第一次亲眼看到。

      这顶轿子里边的空间还真不筻小,足足可以坐下两个人,里面的装饰也很讲究,缎子的内衬,座椅和靠背都套着上等的丝绸,滑溜溜的,因为镶着䃗棉垫,还软绵绵的。

      轿内还散发着一股清香,像茉莉花的味道。

      轿子微微扇动着,给人的感觉很独特。

      也许有的人觉得这是高高在上,骑在人㉨的头上。

      也许有的人觉得这是飘飘忽忽,悠闲自在。 ⦣

      也许有的ꊑ人觉得这是金钱权力,心满意足。

      也许有人觉得这㓞是多此一举씌,劳民伤财。

      ······

      轿子穿过熙熙攘攘的大街朝城䖇西马阎王家走去。

      不大一会儿功夫,轿子来到了城西,下官道,过奈何桥,进入了马阎王家的大门,又穿过两个套院,来到了一所房屋前,停了下来。

      这栋房子似乎坐东朝西,南北各有一个门。青砖青瓦,红柱绿窗,巨大的雨檐高高上翘,檐㨲下画着水墨丹青。

      早有男女仆人躬身站立,静静地퀞等在了那里。

      麻九婉红先后즏下了花轿,有些新奇地环顾着四周。鬁

      账房先生㒎爬下马,来到麻九婉红面前,一鎩改死气沉沉,刻板严肃的面孔,微笑㘂着朝两人说道:嫸

      “两位仙童,先去沐浴更衣吧!然后再去拜见老仙师。”

      麻九婉红点点头。

      这是龙潭虎穴,必须进入角色了。

      麻九看了一眼婉红,似乎在说,注意安全,小心谨慎。

      띯 婉红回了麻九一个眼神,줾似乎在说,放心吧!你要保重。 Ⲛ

      账房先生看了一眼身后的媒婆,然后,朝男女仆人轻轻一挥手,仆人们会意,纷纷进入了角色。

      媒婆和两个女仆领着婉红走进ជ了北门,两名男仆领着麻九走进了南门。

      原来,这是一座装修豪华的浴房。

      麻九在换衣间脱了䭺衣服,进入浴房开始洗澡。

      浴房里摆着三四个大木桶,麻九被浴딳工引入了一个装着浴汤的大木桶,两名浴工为麻九洗身擦背。

      浴汤看起来有些浑浊,有一股淡淡的草药黂味道,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一些貌似花瓣一样的东西漂浮在水面㪌上,层层叠叠的倛,阻挡了水汽的蒸发,还给人一种野浴的味道。

      䚔墙壁上挂着一张张的牛皮,毛朝外,有黄牛,黑牛,红牛,花牛等,由于结合部分处理得比较技术,牛皮墙看起来一点不屯,还挺美观෈时尚的。

      ꠗ地面铺着红色的大理石,应该不是本地的产品,大理石很规则,缝隙很小,表面打磨得很光亮,像风`平浪静的红色海洋。

      麻九洗完了澡,男仆帮麻九换上了一傁身新的装束,短腿的红裤子,裤腿又宽又肥,穿上以后直漏风,跟光腚的感觉差不多,腰带挺特别的,是用彩色丝线钩ﰞ成的,带着密密麻麻的孔洞。죦

      上身只穿了一헼件黑色的貂皮小褂,半袖,还露欓着肩膀和腋窝。头戴一顶瓜♸皮小帽,脚穿一双牛皮靴子。

      这简直是一个不伦不类的打扮。

      麻九把装毒蚊丸的小瓷瓶藏在了裤ﻧ兜里。

      等从浴房里出来看到婉红时,麻九才不感到自己的打蟒扮稀奇了!因为婉红也穿着肥大的裤子和貂皮小褂,只不过颜色和麻九的不同罢了,婉红的裤子是绿色的,貂皮小褂鸷是白色的。婉红的头发被梳成了两只羊角辫子汲,扎着돠红头绳,看起来有些滑稽可笑。

      因为她被打扮得有些ꔯ像少儿形象了!

      账房先生和媒婆领着麻九婉红二人来到了里边一个院落,这个院落很特别,地面紙杂草丛生䊸,一片炭荒芜。

      院子中间有一片石板铺成的空地,黑윁白两色石板铺成了一幅巨大的双鱼形太极图,一个一人多高的八角炼丹鑰炉矗立在那里,炉灶里正在‡燃烧的木炭发着耀眼的红光,由于燃烧不充分,缕缕青烟从炉灶里冒出来,盘旋上升着,增加了炼丹炉的神秘感。

      院o子的西边有一栋建筑,造型很像一所道观,红砖红瓦,黄柱飞檐,窗户的槅扇也涂成了朝阳的颜色,檐下和窗前的立柱上画着彩色祥云,簇簇祥云萦绕着建筑,看起来使人如梦似幻的,好像来到了仙境。

      㯯 大门两旁的立柱上写着一副黑色对联:

      椩大象无形,曰夷、曰希、曰微,负阴抱阳,幻而不幻;

      上善若水,守雌、守黑、守辱,归真返璞,玄之又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