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米网狠狠

      一晃十天过牮去。

      陈耀东的业务水平迅速提高,虽然跟陈二哥比起来还有不小差距馠,但进步很明显,基本上克服了心理障碍,就是推销的时候还有点照本宣夛科,火候掌握不好。

      最让陈耀东振奋的是,业绩也在迅速提高,自从第一天独自⣠上岗,创下58的日营业最低纪录,第三天破百之后ṅ,就一路见涨,昨天更是突破一千,连陈馸纪东都被惊讶了。

      陈耀东统计过,昨天进店的人一共有二十八个,其中有十三个都买了罩罩。

      獍更重要的是뼲还卖出去一件328的。

      这是一个不小的突破。

      陈纪东听说后,专门跑过来视察情况。

      他是下午来的,店里呆了两个多小时,没招呼进店的人,就坐门口数,顺便看陈耀东඾怎么推销,两个多小时一共进来了十二个人,其中有六个买了罩罩。

      몾 这让陈纪东很是惊讶,陈耀东的业务水平䅩在他看来就是妥䁂妥的菜鸟级,基本上就是在照本宣科,跟那些新쎟招的没经验的店员没什么区别,可女士们听了却痛快的花了钱。

      关键是连试都不试就买了。

      不科学啊!

      陈纪东很纳釒闷,认真观察了一阵,竟然觉得ﻷ陈耀东讲的很对,罩罩确实很好,顿时更纳闷了,这家伙口才明明很一般,推销技术也差的一批,可自己竟然会觉得他说的很对,可真是怪事年年有,就属今年最多,这也太不科学了。

      好在这是好事,卖的越多越뢣好。

      䥀 在店里呆了两个多小时,一共进来了近二十个人,竟然有八个人花꜊了钱,陈纪东是既意外又惊喜,这个销费比例也太高了ᇮ,比自己亲自上阵还要슬高的뻚多。

      “好好卖。隓”

      陈纪东离开时拍着陈耀东肩膀:“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有干销售的天赋。”

      “是吗,我也觉的。”

       陈耀东也有点振奋,豳同时有点飘飘然,觉得自己确实是干销售的料,ಮ意外且惊喜,以前他对销售可是一窍不通,而且没什么兴趣,没想到卖罩罩竟然鱎能卖的这么好。

      新开的店,XC区햅这边人少,陈纪东今年就没打算能赚到钱,只是占个地盘뻼,平时营业额也有两三百,自己竟然能卖到上千。虽说第一天创下了惗单日营﹈业额的最低㩋纪录,但同样在短短几天内打破了最高纪录,而且一天比一天高,这绝对是天赋技能。

      不然怎么给自己亮眼的业绩背书。

      “草,夸你几句就飘了,一点都不知道谦虚。”

      蚩 陈纪东没튀好气地骂了声,开着宝马ꉬ走了。

      陈耀东没送他,一边写收据,一边在心里盘算自己能拿多少ጿ提成。

      ㌏ 刚来的时候没想꠮过这些⒨,就想着能在二哥这里混几天,躲下清静不打零工就行了,即使二哥说了要给他开工资也没放在心上,至于提成什么的压根就没想过。

      主要是压根就没想过自己还能把罩罩卖出去。

      现在一天卖一千多,自然要想一下蚗了。

      店员的底薪一千二,提成三个点,每一百营业额提三块钱,一千就是三十,今忣天一天的提成就有四十ᆨ,一个月底薪加上提成能有两千多,比打零﮴工强的多了。娧

      可没振奋多久,又㤕有点不满意了。

      ꊰ 两千多够干屁,也就刚够把自己养活。

      뱩打工不是长久之计,还是要自己干啊!

      回头再给老爸做做ኣ工作,明年先包上一百亩地试种一下,收成好的话,后年再包上三四百亩,一年至˶少赚二三十万,干上三年就能买车买房了。

      哎,房价涨的真特么快。

      ૯工资才一千多不到两千,房价都涨到三千多快四千去了。

      再这么涨下去,以后就只能住农村的平房了。

      胡思乱想一阵,忽然想起正事忘了问,就忙给二哥打电话:“二哥,ἆ忘了问你,你不说还要找个营业员吗,人找到了没?”

      陈纪东道:“已经找到了,在中心十字总店培륈训呢!”

      陈耀东问:“那䵠啥时候到这边来?䢔”

      陈纪东道:“你急个屁啊,我看你一个人卖的挺好,你就先看着。걁”

      “……”

      ꖴ 陈耀东无力吐槽,哎,还䢱想有个伴呢,一个人多კ无聊。

      下午打洋д之后,两个发小约ₑ了陈耀东吃晚饭。

      一个队的,虽说ㆎ上了大学之后就不咋联系了,⮫但回家半个多月了,总得一块坐坐。一起玩的三个镃发小,鯙一个也上了大学,还在学校等着领毕业证没回来。

      两㬱个早早进入社会,一个ꋧ在混社会,一个在工地搬砖。

      䑞 周志虎刚见面就笑话陈耀东:“h你怎么跑去卖罩罩了?”

      陈耀东惊讶道:“你怎么知道的?”

      ꢁ周志虎道:“队上谁不知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

      高立明则笑的不行:“你一大学生跑去卖女人的胸罩,真是人才。”

      我草!

      这话就让人不爽밴了。

      陈耀东道:ꨥ“回头给你妈你姐说一声,买胸罩到洣我这来买。”

      “滚!”

      “哈哈!”

      晚饭吃的饺濾子,包厢有点小,三面是沙发,中Ⲳ间摆了张长条桌子,一人坐一面,要了几个凉菜和大盘饺子,陈耀东跟搭两个发小一边吃一边聊,话题多是这两年近况。

      陈耀东问周志虎:“你混社会混啥呢?”魆

      㽫 周志虎道:“ﶂ还能混啥,给人跑腿呗,看个场子什么的。”

      陈耀东问:“是不是三天两头的打架?”

      “扯蛋,都啥年代了,谁还打架啊!”

      周志虎道:“你们这些大学生就是太基八清高了,混社会就得天天打架斗殴啊?年代不同了,现在混社会ᘪ也得讲法律,我们也在合理合法的给社会主觲义做贡献。”

      陈耀뤂东夹了个饺子:“当心哪天社会把你给混了。”

      周志虎嘿嘿嘿餶:“真有那时候,我特么也是大哥大了,该享受的也享受了,就算老天爷看不顺眼把我收了,我这辈子也没白活,至少不会比高立明这货差。”

      高立明刚把酒倒上,一边端杯邀酒䘻,一边道:“那你好好混,哪天混成大哥了,我也跟着你去混几天,咱也不说钱,给我在城里买套房子就行。”

      端起杯子碰了一꽖下,把酒喝完。讄

      陈耀东问:“你干嘛呢?”

      高立明道:“贴瓷砖呢,卖苦力的跟你们大学生蒢没法比。”

      “别阴阳怪气的,能不能好好说话?”

      陈耀东挺蛋疼,岁数ණ越来越大,一个个的变化也越来越大。

      周志虎道:“这货年底要结婚了㓼。”

      “真的假的?”

      陈耀东挺惊讶,一起上的学,都是同岁,自己才毕业,人家都要结婚了?

      高立明挺乐呵:“早点娶媳妇好,뜨起码烊有人给做饭洗衣服。”

      陈耀东很无语,这才二十三啊,就ꞙ要娶媳妇了!

      吃饭吃到十点,三人喝了一瓶白酒,留着余輝量,吃过饭又去了景南路뤝一㨑家KTV,周志虎安排唱歌,还叫了三个小妹来助兴,把陈耀东紧张的不行。

      唱歌唱的多了,但叫妹鷳子这种事还是开天劈地第一回。

      关键那个妹子还老往他身上蹭……

      哎哎,梾咱一颗红心向太阳!

      没敢胡来,喝完酒老老实实回房子睡觉。

      躺在床上,心里还感慨,人在长大,发小们也在变潜化。

      都没上学的时候那么纯洁了……

      ———ﲪ—

      存了几章稿ꍝ子,潓今天开始两更,兄弟们来点票票啊,推荐票就行,Ӟ太惨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