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花椒免费下载

      这个哨兵分明听见了动静,不由得大吃一惊,睡意全消。可是同伴又迷迷瞪瞪地叫不醒,他轻轻地站起身,蹑手蹑脚地走到大门前,高高举起钢刀,贴近大门龞上半部分쎺的铁栏杆叅,向着那只手猛地朝下砍去。

      李茂和郑飞分立在㼆李来亨两侧,每闢人手持一根铁撬杠,警惕地观察着门外的动静。他们站立的时间稍长,眼睛已经詉基本适应了黑暗。⧈这座仓库大门,下半截是铁皮卯在铁框上,上半段是铁栅栏。喽兵正是⥠用铁索链将Ȟ当中的铁框缠绕在一起上了大锁。这个哨兵贴着大门闪过来时,郑飞的撬杠尖头那一端就从铁栏杆缝隙里对准了他。在其举起钢刀的瞬间,就把撬杠冷챾不防地用力捅了出去,“噗嗤”딹一下子,将那个妄图偷袭的哨兵几乎穿了个透心凉。

      栓在Ầ哨兵惨㮈叫及钢刀끰落地的瞬间,李来亨和李茂已经推门而出,将另一名听ힵ到动静刚要起来查看动静的哨兵堵住口鼻按倒在地。此刻,哨兵才有几分清醒,只孁是口鼻被堵,“呜ヨ呜”地发不出声音。李来亨用其钢刀压在他的脖子上,在他耳边睱低声威胁道:“不许叫喊,不然一刀将你脑袋砍掉!”见哨兵连连点篹头,才示意松誻开了他的口鼻。“我问你,这个据⶜点共有多少人?你们的首领住在哪里?山寨的喽兵都住在哪里?”

      眓“共有四十来人。大统领二统领住在寨子中间的小院子里面。下面的弟兄多数住在寨主中间大屋,前门配房两边也居住一些。”哨兵战战兢兢地说。 

      李来亨将手一挥,李茂、郑飞领着人分头向喽兵住处摸去。其实ᖃ,此刻根本不用向导引路。喽兵们大多都喝醉㉄了酒,几处宿舍袖鼾声震天,大部分人兵器被缴,衣服被抱走都不知道,퀱直到被点上灯叫홣醒时犹ℓ自不觉。

      李茂和郑飞赫领着人,分别将不明所以的喽兵押进仓流库,搜出哨兵身上钥匙把他们锁好。然后,李来亨㭒带人来到小院,点起꨷火把,拍打大统领和二统领的房门。솺二统领先被唤醒,不耐烦地喝问:“干什么?半夜衭三更的,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吗?”

      李来亨用刀背一拍哨兵的脖子,哨兵立刻结结巴巴的说:“蝥报告二统领,仓库里面的民工要暴动了,请您快起来去处理吧,我们压不住了。”

      솗“格老子的,一班饭桶,连一帮苦力都管不住,杀栂一儆百妥了。”二统领骂骂咧咧횅的打开了房门朝叒外走来,被李茂一把拽出门外,把刀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㬈,示意他噤声。指指大统领的房门,让他叫门。二统领思前想后地犹豫半天,才不情愿的敲纡响了房门。

      房中传出一个娇滴滴的声音:“谁呀?胆敢半夜三更打搅大统领?”

      ∘“我是二统领张戈,快ꞗ让大哥起床吧,仓库的苦力们要暴动了。”

      “废物点心,笨蛋,叫老三带兵包围仓库,抓住为首的砍头,快去!”

      “不行啊大哥,老三不听ځ我的。”二﨡统领鹦鹉学舌,被李茂逼着说。

      房中点上了汪灯,ﳸ大统领披ꈩ上衣服,踢⩸啦着鞋,怒冲冲地说着:“一帮废物,连一伙民工都管不住......”。他“ꘒ呼啦”一声打➇开了房门,尚未看ﴼ清门外的情况,就被李茂抓住胳膊甩了出来。一句“恵格老ꙛ子藉”没有骂完,被一脚踢出好远,跌得一佛페出世二佛涅槃皂,眼冒金星,宣天旋地转。这一下,他乖乖地闭上了嘴,盯着火把下这帮膒杀气腾腾的陌生人,目瞪口呆。

      李来亨用刀拍拍大统领的脖子,说:“别害怕,我们虂是大顺军軹亳侯的队伍,要借道去川东,你的部下平白无故的把我们捉上山来覼,又逼着我们干了半ܚ天粗活。你们喝酒吃肉,让鑲我们吃糙米和野菜汤,你说怎么办吧?”

      쿀大统领突然矮了半截,“噗通”跪在地上,䵩连连磕头쮠,哀求说:“军⡡爷饶命,饶命,是我们有眼无珠,冒犯了贵军。请军爷您开条件,无论要我干什么,我全部答应,븕只ꕸ求饶恕小人性命。”

      李来亨笑道:“这就对了嘛,咱们去把自己的被子樁拿出来,将喽兵的被子扔进去,派烒人严密看守。李茂带二头领去隔壁,咱们让大统领二统领k分头交代争食王ᐕ景᚝可勤那里的情况,谁给我们讲的清楚就饶他一命,耍心眼玩计谋的就推下悬崖。去吧。”

      外面的动静,早Ჾ就吓傻了大统领房中的女人。见李来亨等押着大统领进来,吓ᩆ得瑟瑟发抖,对大统领说:“你老老实实地给人家说实话吧,争取让好汉爷饶你一命。不然,一家老小怎么活啊?”

      大统领毕恭毕敬地让李来亨上座,殷勤地要张罗着倒茶被阻止了。他看了李来亨一眼,就结结巴巴比比划划地介绍起来。

      姚天动㎲和黄龙起义之后,但在川东北攻城䷃略地,占据了十多个州县薁,人数达到了好几万。此刻,他们再也不鞸把张献忠放在眼里,开始闹独立。姚黄二人死⪡后楂,十几个头领更是互不服졤气,纵横捭阖,朝秦暮楚,你争我夺,闹得川东北乌烟瘴气,百姓苦不堪言。景克勤为人圆滑,虽然势力不大,却占据着川陕交界处的洝太平、东乡及达州一먭带,俨然是个土皇帝。他的大本营设在达州城里ਧ,重兵放在东乡城。像他们这뵹样的小据点只是前哨触角,任务就是盘查行人,搜集边境地区的情报。有了情况㺽,及时向大本营报告。

      “具体讲讲怎么报告,譬如发现了我们十余万大덣顺军占誠领了西乡县城,近日拟沿荔枝道南下达州。勄这该怎么写、怎么说、派ꒋ谁去送ဧ情报?”李来亨给他假设着情况。

      大统领说:“这好说,一般情况下应该是我写份文字情报뎄,派人骑马直送达州大营纛,鳌那里有个军情署,有值班的军官或者属员。他们一般会让送情报者在沙盘上指点具体位置。重ᰶ要的情况,有可能带他们面见主官慇。”

      譈 竔 (上一章)槒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