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兔看电影

      天空中雄鹰尖锐的叫声鼘打破此Ω时此刻的宁静。

      元庆长老看㷅着本꓍来失去战力的周天又奇迹般的恢复了过来,心中顿时大感不妙!看着周天那诡异的气息,像是超越了造己境,有种灵气附体,灵力外放的真实感。

      ”升灵境么?怎么可能?短短时间内,这不是常人可以做到的突破!”元庆长老的内心非常复杂,看着周天坚毅的眼神,瞳孔中一种莫名的金色光圈在转动,像是一股灵力在周天的身体中操控着一般!

      “元庆老狗,别害怕!今日,我将送你去见中天宗的老祖宗!”周天紧握双手,金色双锤发出阵阵声鸣!

      “哼!好大的口气!就怕你办不到!我中天宗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侮辱的!我还是先送你去见一见你的祖上吧。让他好好看看,你坅这个晚辈是怎么样对待长辈,顺便再让他好好教教你的礼仪吧!”

      元庆长老暗自服下了无痕丹。等待着自己灵力的恢复!

      㠆 “呸,礼仪ૄ是对人而言的!像你这样的老畜生,我家뽸那条看门的阿黄看了你,都嫌弃至极!”周天此时身上的伤口不再继续流血,像是ȡ有了恢复的迹象。

      “周天!你好大胆句!敢这样跟中天宗的长老说话,你是不想活了么?在嘴硬,我必将你碎尸万段훉,再丢进我中天宗的炼魂池中,日夜熬炼,让你求生不得求死无门!”王天明大声㝠叫䂫道!

      “狗屁!吓唬谁呢?我周天可不是吓大的!想当初我在玄界还救过你햠,真是瞎了我的眼!,哼!”

      周天曾컗经穿越人⮿间界百洲去到过玄界,参加过玄界之战。想起当年的事,都是血泪史,可能唯一值得高兴䈌的就是遇到游儿他娘。这么多年过去了,要不是因为那㲐件事!皩可能早就一家团聚了!

      想起那件事꽁,周天脸㫗上就显出了非常无助的表情,那等大人物,真늢的튬不是他能抗衡的!

      可能也是游儿从小娘亲就不在身边,芉缺少了母亲的关怀。显得游儿的性格格外的坚韧,周游虽然嘴上从来不说想퉯念自己的娘亲,但是周天何尝看不出来,儿子渴望母亲在身边的那种关爱与保护的感觉。

      看着继续昏迷的游儿,周天的思绪万千,一时间竟䗚有点出神。抬头看看了天空,黑压压的厚云压住了天空,乌云密布的天空伴有点点闪光,显得分外压抑。周天定了定神。深吸ꇖ一口气!

      呼!

      “来吧!战吧!”周天战意翻涌。

      “元庆长老,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我们一起上,迅速解决掉周天즭!”

      “好!贓” ︲

      旋即,元庆长老和王天明一拥而上,左右互攻。

      冰蓝色的长枪犹㦤如一条刁钻的毒蛇般,锋利的枪头对着周天就是一顿乱捅!

      周天左手持着金色巨锤,左右横档。将王天明的冰枪攻势尽数的挡了下来!右手则是ᾞ大力的抡着金色巨锤。

      般若波纹锤!

      元庆长老使出罡风掌,硬接周天的黄金锤!

      ......

      大战持续了一百个回合左右,㍁双方的战斗都是兵行险着。

      元庆长老颵和王天明两人﯄合力在一起的攻击,并不誰能让占据多大的上风,这让二ꁴ人心急如焚。

      “真是顽强!竟然我与元庆长老联手都不能将ᷭ你制服,看来你真是一条僵而未死的蛇!祦元庆长老,꠮看来我们得出全力了啊!”

      元庆长老点了点褐头:“周天的体格天生强大,可能跟他祖上的传承有关,不容小觑!”

      “哈哈,两条老狗!不要在那里唧唧歪歪了!我家阿黄从来都是有什么就大声叫出来,而不是你们这般한,鬼鬼祟祟的低吠!”周天大声的笑道。

      此时的周天并没有感觉到,瞳ⴊ孔内的金色光圈渐渐的淡了很多,连王天明都没发觉出来。只有心思细腻的元庆长老发现了其中的问题。

      “上!耗到他精疲力竭!”

      元庆长老,双掌合十,篙巨大的吸力在他掌中产生,手掌的周围产生一阵青色的罡风玀!呼啸着,围绕着元庆的手掌!

      ᒸ呜呜作响!好似刀剑碰撞的金属质感声!

      “尝尝㚩我中天宗的宝术如何?!这是我中倏天宗只有长老才能学习的宝术!”

      青罡裂风掌!此掌需䍝要蓄力,但是一旦蓄力成功,释放出来的威利堪比中级宝术。掌风过去,青色的罡风如龙卷刀片般,疯狂的摧毁着对手的身体!直至将对手的身形搅碎为止,恐怖至极可称得上是毁天灭地!

      “接我一掌!”王天明使出了自己的绝学,银光落日掌!璀璨的银光大盛。

      周天心中一沉,看来到了濪决定生死的时尿刻了!

      “老爷!”管家老秦,ᮎ欲挡在周天的面前,替周天挡住王天明这致命一击。随即横跨而出,冲在了周天的面前!

      噗!

      血花飞舞!管家老秦,替周天挡住了这致命一攻击。

      “老秦!”周天一下冲了过去,抱住老秦的身体,此刻老秦气箴若游丝,身上骨骼根根断裂,血流如注櫬!

      “老秦!你这是何苦!你本凥该走了,离开这天都城的啊!”

      管家老秦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微弱的睁开眼:“老爷,虽然我为家仆,但是您对我也有救命之情!我这条命就是您的!您不用感到伤心和难过,老奴先去了!您要救出少主,安然离去啊鍨!”

      随即闭上了眼睛醦,元神印记随之消散。

      啊!㬓

      懨 “两头畜生!,我要你们的命!”周天大声的吼叫着,心中的怒火犹如仙家丹炉之火,焚尽世间一切万物!

      “哼䆑!一个小小的家奴也敢妄图救主?我䬖的掌法可不是什么小孩子过家家的小把式!周天!一个奴仆而已,放心吧!我会很快送你们相见的!你门主仆二人在黄泉曛之路相遇吧!”

      王天明看着倒在地上뽊的周家家仆,眼神中充满了不屑一顾ꔏ!

      喝!

      就在这时,元庆的长老的青罡裂风掌蓄ﺪ力完成了。

      “周天,上路吧!”

      元庆一掌打出,青色的旋风如同钢刀般肆虐而过。直逼周天。

      周天不敢怠慢,使出全力迎战。双汓手抡起黄金巨锤,如同风夣扇般。形成自己的金钟罩!猛烈的金色锤风在身体的周围形成了完整的保护!

      叮!叮!

      青色的罡风和金色的外罩虚影碰撞在一起,形成了清脆的金属敲击声!两者相互꧃制约,竟一时谁也奈何不了谁!周天竭尽全力的阻挡只能换来短暂的安全!

      伴随时间的推移。

      黄金双锤光泽的逐渐暗淡,元庆长老和王天明看看了周天,心中已然是有了最终的把握!

      咔嚓!

      黄金双锤,渐渐的有裂痕。周天心中早已了然,看了看远处的游儿,眼神中带着一丝愧疚和决绝。随即,取出天命匣!

      朝着青色罡风扔去!元庆长老和王天明直接看傻了眼!这是什ˤ么破解之法?难道这周天昏了头么?

      短暂的失神,看着飞ᯢ进罡风中的天命匣,元庆长襠老和王天明心中的贪欲之火一下子涌了出来!

      “哈哈哈!那就多谢周䄆家主成人之美了啊!”二者喜笑颜开!恨不得立⾏马去罡风中宩将天命匣取㈾出来!

      “畜生!未免笑得的太早了!”周天缓缓的뽄站起身!

      元庆和王天明瞳孔一缩,“什么!难道这讧个周天还想玩什么花招么?难道那匣子是假的?真正的天命匣还在周天的手上?”

      元庆长老捋了捋道袍,高傲的道:“不可能的,那匣子肯定是天命匣,不然是不可能受的了我那中天宗的中品宝术!唯有天命匣这等至宝才能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王天明看了看风中的宝匣:“嗯,是的!肯定是真的天命匣,为何会扔进罡风中呢?难道是周天这家伙脑子被打傻了?”

      元庆䨳长老看了看此刻正在盯着自己的周天,心中莫名的感到即将会发生什么事,随即摇了摇头:“别装神弄鬼的了,今天这天命匣,将是我中天宗的了!”

      ఩ ሻ二者盯着周天。周天逐渐路翘起的嘴角显得胸有成竹,好似一切事物都在掌握中:“继续放马过来吧,你周爷全部都接着呢!快!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啊!”

      王天明气的胡子根업根站立:“想死我就成全你,装神弄鬼?”

      啊!银光落日!”王天明立刻冲了过去!带着ᴎ愤怒的一击,王天明直奔周天的脑门拍去,妄图一掌就将周天拍死,将周天的ꅧ生魂之火生生拍灭!

      嗤!

      周天的一声嗤笑,让处于愤怒中王天明一下子清醒뛫了过来!

      臯 有阴谋!王天明迅速做出反应㈤,转身一脚蹬地,想要快速脱离周天的攻击范围!

      “来不及了!你不是想要天命匣么!给你就是了!”霎时间,只见一道灰色的闪电打来!一下劈到了王天明的身上。王天明둿顿时皮开肉绽,后背鲜血淋漓,夹杂着焦糊味,四散敇开来!就连白色的生骨都清晰可见。

      王天明一下知道自己上了大当,不禁破口大骂:“周天,你个狡猾的老狐䷢狸!我要杀了你!”

      周天冷冽的面庞透露着磅礴的杀意:“哼!就凭你这个脑子,想来也是杀不了我的!别吠了!小心我宰了你!”

      此时的周天恨䰭不得立刻给王天싋明致命一击,送他归西!但是周天此刻心里清楚,自己已经是强弩之末,不可随意乱动!

      元庆长老微眯双眼,仔细回想起刚刚的一Ꭷ幕!觉得十分蹊跷!明明周天昏死过去,在我即将了结他的时候奇迹般的复苏过来,并且实力强横了一大截!刚刚⮨又是诡异的灰色闪电重伤了王天明Ҏ!

      嗯?难道是天命匣在帮助周天么!元庆长老心中凛然,觉得自己判断十之八九是真确的!

      “好东西啊!不愧飘我等人间界十二宝匣中的天命匣,竟然如此’的神秘,一定要弄到手!壮大我中天宗!”元庆长老暗下决心,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将天命匣带回中天宗!

      蠳看着重伤的倒地的王天明,元庆长老冷声哼道:“周天小友㼴,真是人中之杰,不如这样,可愿加入我中天宗?我中天宗的宝术功法和丹药全是人界中最为罕见的,只要你愿意,带着天命匣归入我中天宗,我保证你儿能得到全宗上下的倾力培养!你还能获得我宗门外门执事长老一职!怎么样?这样的条件可是很多王国贵族都不曾得到的哦!”

      “你真傻还是当我真傻?不说现在这样的场面是不死不休的!单说你一个外门执事,说这些保证!未免是太夸下海口了吧䵋!小心嘴上长疮,你这种骗小孩子的话语就别再说了吧!我不想听!有种你就过来吧,哼哼!我保证不打你!”周天冷声笑道!

      “猖狂!这等好处竟然不去考虑,你当我中天宗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收的么䱉!?要不是看在你祖上流传下来的天命匣,我中天宗翻手便就灭了你满门!”元庆长老大声呵斥道篡!

      “呱噪!来吧!让我看看你在中天宗里都能学到什么!回头我问问我家阿黄愿意不愿意去!要是我家阿黄都不愿意,估计你这中天宗也只能收一些野猫野狗了!哈哈哈!”周天放声大笑!

      昏迷许久的周游此刻也醒了过来!

      “爹爹!你没事吧!”

      周天看见醒来的游儿继而笑的更加大声:“哈哈,我儿!爹爹没事。看着爹爹쵟怎么给这两条老狗扒皮抽筋的!”

      “嗯嗯!爹爹最厉害了!加油!爹爹!”周游兴奋的挥舞起自己的小拳头!周游的小脸,白白嫩嫩的,此时因为激动又泛起了阵阵红晕,看起来极为惹人怜爱!

      禥 元庆长老深吸一口气:“没办法了,看来今天我算是没有完成宗门交代的任务了!哎!有请内门长老出手吧,元庆实在无能!”

      元庆翻手取出宗푞中通信之物,一枚深黑色的骨牌!

      䙵用力一捏!咔嚓!

      “哼!元庆,我看你这个外门执事꬛长老是不想再继续当下去了,连宗门交给你一桩小小的任务都无法完成,你可知罪?!”元ﺛ庆听闻此时震天的斥뷗责声,浑身冒出了冷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