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ht?

      “对对对,就这样,不要怕,又不会疼,来来来,脱掉脱掉,我帮你脱掉—雏—”

      site17的某个花园外,张珏튍的声音不断响起。

      눠 那声音带着很强的煽动性和蛊惑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诱惑妇女失足。

      克雷蒙特看着张珏将该隐的鞋子脱掉陖,ቾ放在一旁,不断引导他走下台阶。

      克雷蒙特的脸色有些古怪,因为他注意到,从来到花꽣园开始,张珏便一直拉着该隐的手,픩一刻也未曾分开。䧖

      这种程度,已经不能说是巧合或者忘了。

      这……

      难道张顾问他是……

      想到某种可ﯥ能性,쇎克雷蒙特不由打了个寒颤。

      对于某种特别的爱好,他倒是不歧视,但想到后面还会和张顾问有合作,心里就有些⋢打鼓。

      ᒌ 要是张顾问ᛟ晚上邀请他去讨论一些須东西,他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

      难道真的要为了SCP基金会,为了全人类献身?

      ……

      没有理会克雷蒙特古怪的脸色。

      张珏一个劲地怂恿该隐迈出第一步。

      几分钟后,该隐终于脱掉了基金会为他特制的鞋,赤着脚踩在了土地上。

      土壤浸润在脚趾当中,细细的,痒痒的,该隐已经很多年没有体会过这种㝰感觉了。

       “nice!”

      张珏打了个响指,维持着“失效”的能力,继续拉着该隐向前走。

      “来来来,去摘那朵花,不是这朵,是那朵,那朵多好看啊——”

      张珏指挥着该隐,摘下一朵红色的小花。

      看着手中的花,该隐的眼睛微微泛红。

      多少年,或者说,多⽡少个世纪ꔖ了。

      他背负着诅咒在世间行走,对于那些植物来说㉥,他就是噩梦。

      别说摘下一朵花,就是靠近,都会让它们ꋺ枯싨萎死去。

      他抬起头来,望向对面的人。䝵

      张珏对他微微一笑。

      “我看你头发挺长的,来来来,砇我帮你把花带在头上吧쿋。”

      说着,张珏接过他手中的花,插在了他的耳边。

      见该隐仍然没有从那种情绪中解脱出来,张珏笑道:“哥们,总㸰哭丧着脸可不像话,作为一个老爷们,做错了事情쮍,受惩罚时就要立正挨打,来,笑一笑。”

      眼看他们俩已经旁若无人到了这个地步迻,克雷蒙特一阵恶寒,刚想溜ங走,却被张珏给叫住了닪。

      侑“那个谁,克雷蒙特,你要是有空,就帮我们拍张照片!”

      克雷蒙特哭丧着脸:“好。”

      克雷蒙特拿来照相机,给他们两个照了张相片。

      相片中,张珏总算放开了该隐的手,他搂着ē该隐的肩膀,嚣张地大笑着,两人就像大学寝室里的好哥们。

      似乎是受到了他的影响,该隐也破天荒地露出了笑容。

      这张照片洗出来后,该隐特地要了一张。

      他一슄直将它摆馇在桌子上,直到很久……

      ……

      张珏的到来使site17站点热闹了起来。

      和在site14站点时一样,张珏脑袋里┬的那些资料,让这㘍些研究员们为之疯狂。

      通常情㮩况下,张珏刚从这个实验室里出来,立刻又会被那个实验室的人抓走,늿比他在site14的时候还要辛苦。

      他原本想要摸佤遍site17站点里人形scp삙的计划不得不一次次推后。

      让张珏意外的是,该隐有时候会鷯来找他聊天。

      似乎经过那天的事情之后,该隐便将他当做了朋友。

      一个已经活了千万年的人,能打心里将一个人当成朋⬥友,相当不易。

      该隐是历史的见证者,粐并且有着过目不忘的能力鿻,张珏便韣拉着他놺,让他讲讲这个世界所记载的历史,与真实的历史到底有多少出入,两人常常谈到深夜。

      这种情况落在克雷蒙特眼里,自然便成为了艽张珏是那个啥的铁证。闣

      自己崇拜的人竟然是个……克雷蒙特费了好久的时间才说服自己不要介意。

      因为这件事情,他经常唉声叹气,一些胆子大的员工问他怎么了ᮝ,他便偷偷说了自己的推论。

      原本克雷蒙特只是೻和几个相熟㿋的研究员们私下里隐晦地说了几句,但这种事情就像是燎原的火,一下子就௃传遍了整个站点。

      ᢽ 騣一时间,所有人看张珏的眼￧神都不对了。 繃

      大部分女性都暗自跺脚,一些男性员工听说这件事情之后,已经不太敢问张珏问题了。

      껣 而剩下为数不多⦧的男性研究员似乎更加兴奋了。

      Ⓚ每天ᕋ半夜都ȶ会有人“不经意”地经过张珏门前,借用他的厕所㾗,甚曑至还落下一两块肥皂。

      一次两次倒是没什么,次数多了,张珏ꯙ当然能感觉到异常。

      他向其他人询问,可无一例䯌外,大家全都露葃出一副“你懂的”笑容,就好釯像他是个面壁者。

      某天晚上㒭,当再一次被骚扰之后,张珏终于爆发了,一把将哈伊尔拉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和哈伊尔一路同行,整个site17站点産内,除了还没回来的副站长哈维,就属哈伊尔和他的关系最近。

      並 见张珏一쬀脸凶神멭恶煞,哈伊尔祈求道:“张顾犑问,你放过我吧,我已经结婚了,而且还有两个緻小孩——颏”

      “到底怎么燘回事!”张珏有些气急败坏,“䷨怎﵂么你们一个个看我的眼神就好像我是쳂个g나ay一样!”攇

      哈伊尔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췣张珏看着他的眼神,愣了好一会儿,终于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

      “我草!你们真以为我是个gay?!!!!”

      张珏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他妈到底是谁传出去的啊,难怪那些妹子都不来找他了!

      他一把抓住哈伊尔的领子:“说,是谁他妈在败ꆔ坏老子的名声,老子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

      哈伊䐶尔欲哭无䠤泪:“ᦲ张顾问,不是谁在ధ败坏你的名声,现在整个站点都혃知道了,你就别装了ꙷ。”

      瀿 “我装什么了?!”

      张珏简直要疯霺了,他提着哈伊尔的领子,若不是还有一丝理智,他真想一拳把这个胡轼说八道的人给干掉。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了,鈢来人正是始ꑆ作俑媚者克雷蒙特。

      画面定格。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㽨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见张珏和哈伊尔两人贴的如此之近,克雷蒙特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好意思,你们继续。”他转身就륋要走。

      “你他妈给我回来!”张珏叫道。

      亩克雷蒙特连忙摆手:“不뱚不不,张顾问,我的取向很正常,我不想加入你们——”

      “加入你妹!”

      张珏捂着头,已经不쒅知道该怎么解释了,索性破罐子破摔,直接转移了⢝话题:“뿩说,找我什么事。”

      克雷蒙特上上下下打量张珏,见张珏快要发火,他才赶紧道:럗“总部的回沺执到了,允许进行试验,뚡该隐已经接到通知,在外面待命。”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衣衫不整地哈伊尔,说道:“等您ꊑ忙完,我们就可以开始了——”

      ‖ 张珏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我忙你妹!现在就去!马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