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好大霍水儿

      四尊白骨神魔合体,化为一尊四面法身的神魔之相,那尊神魔法相六只手臂按着啸月天狼,坐在巨大妖狼之上,非但镇压的其动弹不得,更抽取妖狼的妖气,化为魔气升腾。

      它空出的两只手臂,却配合法身喜怒哀狂四面的四种表情,在剑光及身的瞬间,竟然双掌合十,以空手入白刃的姿态,夹住了这道剑光。

      剑气雷音已是最为迅猛无匹的剑光,就连钱晨也没有料到,竟然有人能以神魔法相,夹住剑光的变化……

      这等若捏住从天而降的雷霆一般……是寻常修士绝难以想象的事情。

      钱晨这时候心中略微有些沉重——他毕竟没有亲眼见过妙空出手,未想到此人比他想象的还要强横……这岂止是丹成上品的法力,分明已经练就了道门所说的阴神,魔门所说的神魔本相,乃是超乎结丹之上的境界。

      道门阴神历经三劫而成就阳神,阳神不朽而成元神真仙。

      첻 魔门神麌魔本相历经九难而재成本命神魔,本命神魔与本我合㦊一,化为不死神魔。

      砅 到了这一步,道魔两家,籠乃至佛门旁门皆能长生不死,与天地同寿。

      誑那白骨舍利所化魔神法相的白骨大手,掌心分别长着一洹只眼睛。

      此时那独眼发出销魂魔光젿,照在被牢牢困在双掌之中的剑光蒋之上。

      销魂蚀骨的魔光顺着御使剑光钱燕二人的真气感应,发出一赉股吞吸之力,叫燕剑仙手脚发软,浑身真元渐渐不受控制的被魔光盗取,更一点一滴的把根本法力消磨。

      燕剑仙脸色陡然变得十分凝重,低声道:“极乐天魔四部座!”

      “你是九幽魔门的똍真传!”

      知秋抬手发出神箓,他并不问钱晨出手的缘由,只是看到那显化的遼神魔法身,便毫不犹豫的出手相助。

      为何钱晨掏出的白骨舍利会引来另外三个白骨神魔?为何白骨神魔突然出手,降服了狼妖大将?为何妙空突然出手,拿下了狼妖……钱晨又为何会对妙空出手?这种种疑惑,此时一概不问……钱晨虽是旁门打扮,却始终出手兤相助。

      而后面那人却是货真价实的魔头!

      这一点,便足以令知秋出手:“下界昆仑弟子知秋,恳请祖师出手!”知秋奋力高呼。

      神箓牵引一道龟蛇盘结的法力,就要化펏为神将,这时候魔神法身突然狂笑,按住身下巨狼的六只手퇰突然有两只腾了鵳出来,双拳论起ꗕ,便将神光所化的神将虚影砸碎…쏓…神箓所请的伏魔神将法身破灭,知秋一口心头血喷出,整个人横着倒飞而起,摔在进了大殿之中,砸到了佛像上。

      燕剑仙喷出一口根本法力,不顾体内销魂魔光加大了侵蚀,一点剑光突然脱离而出,遁入剑丸之中。

      “裸阴神出窍……神剑合一!”燕剑仙七窍喷出点点金色的血液。

      那神魔法相掌中的剑光猛的再次暴涨……竟然于不可能中挣脱了白骨大手,刺向神魔法相的眉心……

      ๜妙空却햰只是冷冷一笑줞。

      这时候燕剑鈔仙身旁的钱晨突然出手,双掌砸在了燕剑仙的背뭁后,强横的法力尽数涌出汳,燕剑仙的脸上,浮现了一丝不可置信,继而转为被背叛的悲凉。钱晨由然愤怒道:“老魔,你竟然给我下禁制卬!”

      妙空笑道:“小家伙,你果然有些气运,才短短数年时间,便有这等造化。比起我早年更加可怕,虽然有我送你的一应法器之故,却也能见你本身资质上佳。好在老子留了一手,这秘魔劾魂三生禁鲦味道不错吧!”

      “哈哈……此魔禁号髞称三生,就算你轮回转世都无法摆脱,控制你暗算同道什么,只是小事꠩。”

      “本来我打算取走留在你ᾐ体内蕴养的줕那件东西,便送你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但如今看你资质上佳,老子倒也有些惜才……”

      “就把你炼成떲白骨神魔,取你头颅魂魄化为白骨舍利吧!”

      “是吗?”钱晨冷冷道:“我看你的头颅也是大㭬好,我很中意呢!”

      这时候被钱晨一巴掌拍在背后的燕剑仙陡然怒目,一声暴喝。浑身碧绿丹气涌动餳,那原本停滞的剑光再涨,瞬间刺向妙空,剑气雷音,再次快三分,瞬间斩破了那白骨神魔法相。神魔法相崩溃重新化为四颗白骨舍利……

      妙空浑身魔气㠲化为大手,极力摄住剑光。

      钱晨将手掌拍在燕剑仙身后的时候,燕剑仙那一番震惊确实不假,但等縌到钱晨将七品外丹送入燕剑仙的体内,并暗中传音他炼化之法,后面的那些表现,却都是两人在演戏了。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让燕剑仙来得及炼化外丹。

      他阴神出窍入剑,本身蕴养未足迢,损害极大。

      但剑光也因此催动到一种本身前所未有的境地。

      钱晨看见这等神队友,自然不会熟视无睹,当即就改变原本算计,将外丹送予这位强援之手,更借机化开几枚灵丹元气,补益他神魂损伤,所以燕剑仙原本的搏命之举,得钱晨相助,顿时恢复到了前所未有的最好状态,斩鑍出了这连越两大境界的一剑,破去妙空的神魔法相。

      下方的知秋看到之前钱晨出手偷袭燕剑仙,一颗心本已经沉入深渊。

      只是后来听闻钱晨说其被下了禁ﰲ制,才有些欣慰,暗道:ོ“虽然魔高一丈,但那位道友毕竟未曾背叛我等。一同赴死,也算全了这段患难之交。”

       岂料在面对不可抵挡的大敌,绝死之际,居然又生变化。

       钱晨身剑合一,催动第二记剑气雷音,飞虹惊掣,追上燕剑仙和黑气大手相持剑光,合在一处,登时那大手再无力抵御剑光,一点一点的溃散옛开来。钱晨和燕剑仙齐声大喝,上清太清法力汇集一处,展开那黑气大手,终于刺在了妙空的眉心处。

      但这时候,剑光距离⛰妙空眉心只有三鶱寸时,却突然进退不得。妙空眉心处一缕黑白玄光荡漾开来,只是薄薄的뚅一层,却几乎坚不可摧。

      这时候钱晨从剑光之中脱身,一捏剑诀,绝然道:“爆!”

      乌金黑煞钩轰然引爆,炸开的禁制迸发绝强的恵剑光,却依旧被困在那黑白玄光之间,进退不能,燕剑仙微微叹息道:ꐛ“罡煞之쏱气,九幽魔光!”

      “这是九阴幽泉真煞与罗睺遮ގ天玄刹罡气合练ਣ的九幽魔光神通。”妙空缓缓道:“竟然能把我逼到使出这门神通,小虫子,㯺你倒是给了뾞我不少的惊喜。”

      륁“而且我在你身上下的禁制,居然被你解除了!”

      “我倒是有些后悔了!想必那东西落到了你身上后,却是起了不少的变化。不过好在还能补뎢救……你虽然有些气运,但老子准备的够多,没给你太多的时间!”

      “罡煞之气……又逼出了圙他一点底细。歝”ꀗ

      钱晨却全然不把这点小小挫折,放在眼里,他本来也就没有觉得这点攻势能奈妙空那魔头如棁何,能有两个靠谱的队友已经是喜出望外了。指望敌人太软脚,这等不切实际的想法,未免也太看轻了楼观道百万栽的传承。

      钱晨表情无悲无喜,月光之下,钱晨已经与妙空面对面,高悬在珈蓝塔林之上。

      妙空浑身黑气再次薶汇集成大手,便朝钱晨轻轻捏去璙……燕剑仙与知秋几乎不忍再看,面对铺天盖地的魔掌,钱晨的身影单薄而弱小,这时候月光划破黑暗,洒落在整个兰若庭院内,功德池中的莲花无声无息的绽放。

      一点光明遁出……

      畗 那四颗残破的白骨舍利中,一条百足毒龙赫然遁出,四颗白骨舍利此时正镇压着那只巨大的啸月天狼,此时五毒神魔发难,白骨舍利神魔和啸月天狼都来不及反应,被五毒神魔所化的百足毒龙夺走白骨舍利摄꘲取的妖狼内丹,钻入了巨大的狼躯之中。

      妖狼猛的剧烈挣扎起来……

      妙空抬手又放出两颗白骨舍利,向下끫一合,钻入四颗残损的白骨舍利中,再次显化白骨四面神魔的法相。

      只要将妖狼ꈒ牢牢镇压䩞,无论钱晨有多少手段,也发作不得。

      但这时候一道清尌鸿剑影至妙空身后发出,骤然加速,剑光如电,磓这一剑已经褪去ꩵ所有青涩,显现出纯熟的不鎺能再纯熟的剑气雷音来。

      燕剑仙看到这一道剑光Ꙥ,脑子里蓦然闪过一个念头。ꈮ

      “这位道友真个是剑道奇才,这剑气雷音不过被我带着使过一次,便能自己斩出第二次,待到第三次的时候,便有这般境界。㺜相比之下,我学剑六十年,真是……”他第一次对一个人的剑道天赋起了自愧不如之感。

      竟想着将钱晨引入门中的可能,随即就回过神来,暗道:“这位师弟可썄不是无名⌁散修,而是太上道传承。门中自有无上大道,哪会破门而出,转入灵宝道?”

      这一刻,盯清鸿剑光在乌金黑煞钩爆裂禁制,牵制罡煞魔光之时,才终于破去妙空的护体罡煞,那剑光一折,与钱晨身剑合一,剑光再催快五分,终于斩破了一切护身法器,罡煞,禁制,在妙空脖子上一绕,却见魔光喷涌,妙ॢ空的头颅哈哈大笑的飞起,连同无头的身体化为两道魔光,瞬间遁出数里,됮又身首一合,恢复原样。

      収“本命神魔!”钱晨肉身飞出剑光,终于印证了自己的猜想。

      修道人炼成阴神之后,肉身就只是皮囊肉躯,就算被斩杀,也能寄托在法器上采集元气炼成元婴之身。而魔道则将肉身合入本命ԧ神魔之中,将自己练成不复为人的古怪摸样。这时,魔道修士可以真正〯称得上是魔头了!

      以钱晨的剑术,还奈何不得此ᙃ人。

      除非炼成一股无上꾀剑意,才能将神魔之躯连同其神魂一并斩杀……或是有一口法宝飞뵺剑,能斩杀元神,不然就算斩了那神魔之首数百次,也要被他轻易修复。比起先前那틼周巫师的魂坛之术,这等本命神魔不知要高多縅少。

      事实上巫祭崇拜的种种鬼神妖魔,便有许多是魔门大佬的本命神魔。

      妙空又惊又怒,冷笑道:“好心机,好造化!再给你一点时藷间,说不定老子这苦心的算计,终究要便宜了你騗。今日是万射万留你不得了……”

      “此子断不可留楎!”钱晨微微笑道:“没想到,我也有这么一天,果然是主角气运啊!”

      “妙空……”钱晨喝道:“拿出真本事罢!钱某,在这里等你取走我项上头颅。”

      这时候,就算屡次面对钱晨这个小虫子,包装盒身上出人意料出的变故,见识过什么叫做主角气象都能勉力维持冷静,从未自怨自艾过,只是极力抹除后患的妙空,听到这一句话却勃然变色道䆯:“你说什么?”

      “你明明姓李,为何自称‘钱某’?”

      钱晨鹸闻言,心中便是一动,笑道:“我原本姓什么已经不重要了。我灵识被你毁去,䬷好不容易才重生,一应记忆俱都烟消云散。往事如烟,前事已忘。我惟愿逍遥于世,既然已经忘记,那便莫问前尘࠻……如今,我便是——钱晨!”

      妙空几乎癫狂道:“莫问前尘……那你为什么不叫莫홯问,要叫钱晨!”

      “因为这具身体,得至前尘。”钱晨平静道:“所以与你的大仇不能忘,与前身的大恩不能忘!”

      “你明明姓李……鰓”妙空急的跳脚道:“你可以叫李晨……롅或是李渊,李逍遥也可以啊!”

      ਺ “胡说……我又不认识赵灵儿,叫什么李逍遥。这个名字后来㡺又叫一贫……一贫如洗,多不吉利,根本逍遥不起来……我就要叫钱晨……”钱晨振振有词道。

      “钱晨……钱晨。楼观道中兴钱祖师……哈哈……哈哈……我竟然也是天命的一部分吗?我的算计,也是棋局的一部分吗?都说天命难改,轮回者也奈何不得。我妙空今日不信命,信了就是万劫不复,信了也是死…摝…我要逆天騮改命,我也只能逆天改命啊!”

      妙空脸色彻底的狰狞了起뉢来。

      这一刻,他心中的杀意无比坚定Ძ,眼神之中流露出一股纵然有魾百般阻挠,也要将钱晨斩于剑下的决ᛎ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