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视频网

      “你们刚才都出戏了!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我失望的摊着手,满脸遗憾。

      二人纠结的皱起眉头,一脸懊悔,急得轻轻跺脚,不断地深呼吸释放压力。

      副院长见状走来,厉声呵斥。

      “你们这是怎么了?!平时不都挺专业的嘛?怎么关键时候掉链子?看来人家也是专业的!请你们慎重考虑,认真对待,切记!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稍作休整,我再一次从门口缓缓走近,然而这次更快,我在十米开外就发现她们都出戏了。

      然而还未待我说话,二人便争先恐后的低声解释。

      “也~也许是小哥哥你自带光环,你的眼睛好~好~吸引人!所以我无法忽视你的存在,对不起!”

      “对对对!我们平时不是这样的!也许是太重视这次机会了,所以过度紧张。换个人也许就好了,请你不要失望好不好?”

      二人多少有些溜须拍马,但也不乏心动的成分。

      对于这,我还是有些自信的。

      就在这时,之前怼我的那个女孩走了过来,清秀的面容泛起一层薄霜。

      “我叫李胜君,我来说句公道话!我觉得你的要求太严苛了!至少让她们投入的看个人之类的,看着门框怎么集中注意力投入感情呢?这就是最好的演员也做不到吧?”

      起了争执,引来不少人过来围观。

      彩朵也闻声赶来,不过她非但没有出言相助,反而朝我坏坏的一笑,仿佛很想见我吃瘪,更想看我如何化解。

      副院长的态度也是冷眼旁观,仿佛也对我的刻意刁难颇为不满。

      我则依旧轻松自若,此刻淡然回应。

      “首先,我很荣幸能够被二位美女所欣赏。其次,我拍电影必须精益求精,因为我要的是影后,所以绝对没有刻意刁难。这好比习武之人打木人桩,将木人桩幻想为对手。我给了你们时间酝酿情感,你们没有将门框看作为至亲至爱之人去投入,这只能说明你们在心里构想刻画人物这一方面尚不成熟。”

      彩朵听得频频点头,对此十分认可。

      同时也有不少人意味深长,纷纷露出一副受教的模样。

      但李胜君则据理力争。

      “不要把没钱说的那么高尚!有钱你去请演技好的影后啊?我们是便宜,但尊严不便宜!你又要便宜又要好,世间哪有这样的买卖?我看你就是动机不纯!”

      “好!怼的漂亮!啪啪啪~”

      一个男学生忍不住喝彩,顺势引起许多人的响应。

      掌声像机关枪一样打在我的身上,我一时成了众矢之的,形势对我十分不利。

      夏花蓝与苏远谣充满歉意的看着我,同时轻轻拉扯李胜君的衣角。

      我笑了笑,跟着一起鼓掌。

      “啪啪啪~”

      “说得好!但机会对于我们双方来说都是公平的,再强大的人也曾是个婴儿,影帝影后也曾是平凡的学者。我可能会因为你们而有所成就,你们也可能会因为我而一炮而红。不过我对此有雷打不动的原则,这里找不到,可以去别的院校继续找。我从始至终都是心平气和,谁有强势的攻击,谁就输了。李胜君是吧?你在我这里已经没机会了,你为何非要浪费别人的机会呢?”

      我一眼便看出了李胜君的心机。

      她是个十分傲娇的女孩,自己得不到的,便见不得别人得到。她明着是为姐妹帮腔作势,暗里则是故意挑拨离间。

      “没有的事!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你说的一套一套的,搞得好像很厉害一样。你凭什么这样要求别人,你能做到吗?”李胜君赶紧慌张的掩饰,并转移话题。

      “好!那就试试吧!我事先声明,我可是一天专业表演课都没上过。彩导你不要笑了,我就看着你。”我接受挑战,不想将此事恶化下去。

      彩朵闻言惊讶,笑容顿收,随即理会过来,果断拒绝。

      “你们玩你们的,关我什么事啊?我不干!”

      我则强行抓住彩朵的肩膀,然后就开始说规则。

      “当我看着彩导的时候,便正式开始,只要不触碰我的身体,随便你们多少人怎样的干扰我都可以。我若稍有出戏,就算输!”

      彩朵逃脱不掉,躲闪不及,未料厄运会突然毫无征兆的降临在自己的身上,这令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十分难堪。

      这个挑战可比之前的测试难多了,所以没人反对,也没人会相信。

      我低头闭眼,酝酿情感,双手甚至可以感觉到彩朵那剧烈的心跳。

      我不知道的是,之前在我当着女学生的面提出谁没谈过恋爱的时候,彩朵的脸比夏花蓝与苏远谣红的还要厉害。

      彩朵见我认真的模样,突然就不忍拒绝了。

      突如其来,陡入状态,让气氛瞬间凝结,鸦雀无声。

      在场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看着我,拭目以待。

      大约半分钟之后,我猛然抬头看着呆住的彩朵。

      那袭人的神秘色彩,再次厚重的激荡开来。

      我眉宇间的凝重,仿佛锁着一段斑驳的相思。

      我那灰红色的双眸,好似朝霞渲染的苍穹。

      我那真挚的眼神,像古井幽潭,因光洁而浅显,又因层次而显得深邃,充满了情感。

      我那厚重的蚕窝,仿佛珍藏了一个世纪的眼泪。

      然而我的眼中只有小妖,眼前的场景也陡然置换成为断崖那端的凉亭。

      我仿佛再一次飞跃了断崖,双手把着朝思暮想的人儿。

      小妖的身容早已重叠在了彩朵的身上,覆盖了我的眼帘。

      我看不见,周围人各式各样的干扰,哪怕凑到我的面前,我也没有施舍一丝余光。

      李胜君难以置信,甚至不惜暴露一些春光凑到我的眼前,但依旧是徒劳。

      不仅是我,彩朵仿佛比我入戏还深,痴痴的看着我,彻底的呆住了。

      她是第一次如此痴迷,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她不敢设想,这若是在一个私密的空间里,可能会发生什么。

      转眼一分钟过去了,我仿佛痴迷到淡忘了人类的表情,只有双眼起雾,渐渐凝聚成了露珠,随即汇聚成两条涓涓细流,不断的流淌。

      这一刻,是如此的美,是如此纯粹。

      众人像看怪物一样盯着我,多多少少读懂了我内心的一些伤感。

      他们还从未见过,一个人可以这样不动声色的泪如雨下。

      细思极恐!这是如何练就的?需要多少眼泪陪练?又受过多少的伤心?

      持续两分钟的鸦雀无声,我的表现让众人瞠目结舌。

      彩朵保持着受惊小鹿的身姿,却早已在我的眼中沦陷。她再一次尽情投入,更深刻的理解与浮想联翩,甚至将自己的灵魂心甘情愿的投入到了故事之中,与其尽情缠绵。

      有始有终,最后还是我亲自打破这个情景。

      我笑了笑,松开了已然石化的彩朵。

      不少人朝我递纸巾,满脸理解与关心。

      我接过几张,有所惊觉,快速的朝门口走去。

      我听着身后跟随的脚步声,突然停下脚步,背对着他们伸手抗拒。

      “都别过来!我没事!”

      彩朵浑身一颤,立刻停下脚步,改做目光追随。

      我独自走出大门,站在檐下,抽出一根烟点上。

      我展望苍天,微风轻扯着我的衣角,翻阅着我的头发,难解一抹雪。

      晚霞赐予我一身残忍的轮廓,几片英年早逝的落叶,划过我空洞的眼神。

      众人看着我萧瑟的背影,内心难免被触动。

      彩朵孤零零的站在排练大厅的中央,痴痴的看着我,莫名的空虚与惆怅,剧烈的蔓延着。

      一颗尘封已久的心,被一股无比清澈的风吹开了表面的尘埃,露出珠光宝气。

      一根烟后,我已平静如初,折返回来。

      “彩导!你男主角选好了吗?”我轻松的像若无其事一般。

      然而彩朵却不能像我一样闪电般的收放自如,她在闪躲中朝卫生间走去。

      “对不起!让我先静一静。”

      副院长满脸堆笑的走过来。

      “呵呵~刘先生刚才的表演出神入化,生平未见,可谓是比教科书还要精粹三分啊!不知刘先生可否将其传授一二,为学生们开开蒙呢!”

      “无可奉告!抱歉!因为我也不懂!”我谦逊的婉言拒绝。

      副院长理解的点点头,没再深入。

      此刻夏花蓝与苏远谣二人怯生生的探了过来。

      “小哥哥!你是影帝级别的,我们很崇拜你,很想跟你学习表演,不知你愿不愿意。”

      “是呀!小哥哥你刚才的表演,我都看哭了。请你给我们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们不怕苦不怕累,不怕被人训斥,我们一定会努力达到你的要求的!而且我们一分钱都不要,管吃管喝管住就行。”

      她们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我有种盛情难却的感觉。

      思来想去,我欣然同意。

      “可以!机会可以给你们,但请你们珍惜。必要时我会细心讲解,请你们一定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到最好。实在不行的话,请你们也要体谅我。”

      二人欣喜若狂,狠狠点头,并信誓旦旦的保证。

      我与她们相互留了联系方式,让她们随时等候我的邀请。

      我之所以答应她们,觉得她们并非是朽木不可雕也,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我相信通过我的指导培训,她们最终一定可以胜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