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教学第39话子豪进入

       顾青桅点头䢒,秦紫瑜握着她的手,说道:“顾姐姐,以后我会经常来探望老夫人和小国公爷,你可别嫌我烦,今日我就先告辞了。”

      顾青桅站在大门口,看着秦紫瑜离去。

      “少夫㳝人阤,那位姑娘是?”

      顾青桅转过身,就看骽到莫先生追随马车的目光收了回来,等着她的ﳭ回答。

      “那位是丞相府的大小姐,今日来恼给⽈老夫人送桃酥,顺便看看不渝的学业。刚才在祠堂㬞,想必也是无意冒犯,莫先生请勿见怪。不渝的学业,辛苦莫先仅生了。”

      这位莫先生,姿容出众,文采斐然,当初她正为老夫人的病焦急万分之时,莫先生带来了陈御医,还答儘应亲自为不渝授课。

      他说到做到,쵠每日都来礘为不渝上一个时辰的课,风雨无阻,且不要任何回报。

      ← 她也问过莫先生,为什么肯帮她ฺ们孤儿寡母,将军府已落没,镇国公还幼弱,没什么可以回报先生的。

      ⬹ 㱭莫先生却说:只是不想看秺到曾经声名赫赫的将輼军府就此落没,玉面将军是巾帼英雄,뫫她虽去了,但⽴她⃠的英名却深入人心,他不想她去得不安心。

      ꐅ 又说:小国公爷天资聪颖,有将门风骨,只要悉心教导,将来他定可以重振府门。

      顾青桅对他是满心的感激,也更坚定了自己坚守将军府的信念,她轻声说道:“先生今日就在府中吃顿便饭吧?” 㶍

      “少夫人不必客气,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明日再来为小国公爷授课。”莫谨言摩挲着握在手中的那踒枚小巧的蝴蝶簪,牵过府门前的马,翻身而上,绝尘而去。

      莫ﬗ先生言行有矩,对她都恭敬有礼,又懂得谦让避啿嫌,也从来没有轻看她一个妇道人家,真是一位谦谦君子。

      顾青桅站了片刻,才转身进府。

      ……

      秦紫瑜坐着马车到了城禪门司。守城士兵刚刚换防完毕祴,五六个刚刚换防下来的士兵,正拥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高大男子,说说笑笑地往外走。

      “倚红楼新来的娇娇姑娘,那썶嗓音听着人骨头都要酥了,我们去那喝酒听曲吧?”ጔ

      “大人只爱美酒不爱美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是闟去春风楼,那里的⮡醉花阴Ꭸ喝着过瘾!”

      “哪里……有好酒……就去哪里,一醉解……千愁!”络腮胡男子似乎醉酒还未清醒,不过他的话一落,팢身边的一些士兵都高兴起欢呼起来,拥着他从秦疙紫瑜的马车旁边走过。

      “贺ề将军봖!”秦紫瑜喊了一声,옝但那群人仿佛没听到一般,继续前行,青桃扶着她下了马车。

      鯪 “贺将军留步!”秦紫瑜加大音量又喊了一声。

      贺子修终于停下脚듻步,转过头朝她看来,他身边的士兵们也看过来,嬉笑着䓣起哄道穬:“大人ꢋ,是个美人啊!”

      秦良上前一步喝道:“放肆,这是丞相府的秦小姐!”

      ﷀ贺子修一脸茫然,眯着眼睛癪问道:“ᓵ秦小姐是在叫我吗?”

      鴻 秦紫瑜拧了眉头,从前的贺子修,혭什么时候这样不修边幅过,“是,贺将军,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

      贺子修自嘲一笑,满䜻脸不屑,“哪有什么贺将军,贺将军早就死了。秦굖小姐有什么话就说吧,别耽误我去喝酒。”

      “能借一步说话吗?”秦紫瑜直直地看着他问道。

      贺子修无奈찙地ὢ点点头,对士兵们说:“你们先去吧,酒钱记在我帐上。”

      然后才漫不经心地往回走,秦紫瑜跟着进컛了섖城门司멓,里面寂静无人,摆设凌乱,桌上几个酒瓶七倒八歪。

      不等秦紫渝开口,贺子修就说道:“没想到秦丞相竟然支使自己的女儿来作说客,不管你说什么ꪲ,都没用的ꟼ,我不是从前的贺子修,不会再为刘氏一族卖ὖ命!”

      他以为她是来给皇帝和父亲当说客的,态度轻慢冷淡。

      秦紫瑜深吸瑝了一口气,轻声说道:“我不是来当说客的,我只为퍇贺将军而来,贺앣将军难道打算余生就这样以酒度日,麜潦倒消沉下去,也不怕玉面将军失望譨吗?”

      “玉面将军,她人都ᓁ已经굼不在了,我做得再多,她也看不到了。失望?真쉏正失望的人是我!我们拼死杀敌,守护着江山百姓,可最后落得一个什么结ࠄ果?子玉那么坚强吠的人,我是不相信她会自戕玦的,定是被那个狗贼害死的!”

      贺子修胸中愤怒难平矩,子玉那样一个明艳骄傲的女子,为了那个人去了边໢关,阻止了赵将军在宫变前夕带兵回援,后来又亲披战甲上ߕ阵杀敌,平息了匈奴之患,本以为她回京,他会善待她,她也会如愿以偿,幸福圆满。

      所以,就算他心中再不舍,再苦涩,他也笑着送她离开,可谁૴知,她却孤独凄凉地就那样去了,一句话也没有留下。

       想到这些,他的心撕裂般疼痛,早知如此,他就鹗是拼톦死也要阻拦她,就算抗旨他也不怕,大不了带着赵家军反了那狗贼!

      可是说什么也晚了,赵子玉㓿一死,他的心也跟⊵着死了,他恨不得亲手去杀了空那人,可那人却带着她的遗햘体消失了,让他想为她报仇都势找不到人!

      秦紫瑜想起她曾多次说过的话:知我者,子修也!可此时,她伞知道自己不能跟着情绪走縅。 㛘

      ᜠ 她调整了一下呼吸后,说道:“贺将军既然如此明白玉面将军的为人,那么也定然知道,她是不会眼看着赵家军那么多兄弟,惨遭匈奴屠戮的。赵家军如今群龙无首,散漫릠消沉,毫无斗志,一旦匈奴进犯,ꊛ必蒇然全军覆没,你忍心埒看到曾经并肩作战的兄弟,就这样毫无意义的死去吗?”㊗

      贺子修冷笑一۴声:“还说﹀你不是来当说客的,告诉你,激将ꬉ法也没用!赵家军以勇猛扬名,又怎么可能坐以待毙?”

      “赵家军勇猛,那是因为有你在,你可知如今是谁领赵▢家军?”秦紫瑜反问一句,不等贺子修询问,又自答道:“是粱青云。”

      贺子修震惊地看着她,有些不㯑可置信。 窅

      粱青云他认识,当初他毅然弃文从武,就是因为在大街上,目睹了赵子玉教训粱青云,那飒爽英姿,烈烈风采,深深打쐛动了他的心。썝

      她说:“不论男女,能守得江山安稳,护得百姓康泰,那就是真英雄!女子如何?男子又如何?披上战甲,上了战场ް,那便勇往直前,鞔杀他个片寋甲不留!”随着她掷地有声的话落,横枪Q一扫,粱青云当场吓得尿‭裤子,再也不敢直视她,也不敢小瞧女子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