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描述文件显示不出来

      长安西市,车水马龙。

      正晌午时,也是西市最⇾为喧嚣的时段。

      西市共有四个十字街,分为九个区。每一个区域贩卖的商品不同,所以看似没有蕆任何关楒联。市署位于中区,是整个西市的中心所在。而这里的店铺,以衣肆뿣和柜坊为主,就类似于后世的金融区。衣肆,顾名思义,不难理解;而柜坊,实际上就是一种类似于银行的存在。大唐时期的金融货币,以铜钱为主。但如果有大宗交易时,携带大量铜钱,一来不方便,同样也不뚭现实;二来,也不安全。

      要知道,如果涉及道数千ꅈ贯的交易,而且是异地交易时,会非常麻烦。

      一贯铜钱,六斤四两。

      几千贯铜钱,那就是十吨之多。 젾

      正因为这个原因,柜坊应运而生。

      伴随出现的,还有世界上最掽早⒍的纸币:飞钱。

      相比西市其他八个区漷域,中区略➟显冷清㚶。

      来这里的人,大都是进行货币交割,也不会太过显山露水。

      “魏帅前日,来过这里?”

      苏大为和狄仁杰坐在中区一条坊曲前,一边吃着在路边买的果子,一边四处打量。

      这时节,正㇗是樱桃成熟时。

      ˜唐代人喜欢吃樱桃,所以在西市,到处可见卖樱桃的商贩。

      狄仁杰把樱桃籽吐到一个纸袋子里,点头道:“我看过魏山留下的记录,前日他的确왨是来过这里。”

      苏大为眯起眼睛,向四处打量。

      “这里,除了䳻柜坊,好像没有别的吧。” 䣢

      “没错。”

      “魏帅不曧是有钱人,他……”

      苏大为眼珠一转,就猜到了狄仁杰的想法。

      “大兄,莫非以为魏帅是来这里找线索吗?”

      “我不知道,所以才过来看一看。”

      ꈞ 说着,狄仁杰把手里的纸袋递给了苏大为,迈步直奔柜坊而去。

      这是一间规模不算ࠚ太大的柜홈坊,里面也没什么人。高高的柜台后,有一个长着山羊胡的老者。看到狄仁杰,他翻了一下眼皮,却一动不动,也没有任何反应。

      狄仁杰取出一张飞钱,递给了掌柜。

       “我要兑现钱。”

      山羊胡这才抬了抬흰眼皮,伸出枯瘦的手,接过飞钱。

      他扫了一眼飞钱,道:“现在就要吗?”

      “是!”

      “你这是定十贯飞钱,十进九出,规矩你懂吗?”

      “自然知道。”

      퉥山羊胡也不啰唆,冲柜台里面招呼了一声。

      不一会儿,一个身高差不多有190公分靠上,手臂修长,身体魁梧壮硕的昆仑奴扛着一袋铜钱ᘓ出来。

      “要不要清点一下?”

      “不用了,你这是老字号,我在太原时就在你家用钱,对你芭们信得过。”䖸

      说ㇼ着,他招手道:“阿弥,还不过来拿钱。”

      十进九出,意思很明显,就是存十贯,取九贯,少的那一贯,是利息和手续费。

      别觉得多,相比之下,狄仁杰如果是从太原带十贯钱来长安,六十四볾斤重的铜钱,不但不方便,还可能会招惹来麻烦。如果带的钱越多,份量越重,就越危险。

      花十洑分之一,换来一路安全,也不算亏本。

      狄仁杰这边拿出来的飞钱,柜坊会通过驿站的方式,送去太原,在太原交割。

      总之,在䪳这个时代,柜穧坊的出现,无疑ﴵ令交鈼易变得更加简单。

      苏大为答应一声,快步走上前,从昆仑奴手里接过钱袋。

      也就在这一刹那间,一种奇异的感觉从心底涌现。紧跟着,苏大为只觉一阵眩卺晕,一手ﻄ忙扶住那柜台,下意靗识抬头朝山羊胡看了一眼。眉心一热鵓,苏大为心里一惊。

      山羊胡还是山羊胡,可那模样,却发生了变化。

      ௲ 那是一张羊脸。

      放在柜台上的两只手傘,变成了两把刀,两把锋利的弯刀。

      景象,旋即消失。

      山羊胡依旧站在柜台后,还是那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䉍

      他是诡异?

      苏Ⴣ大为心里一颤。

      而这时候,那山ၨ羊胡也朝他看过来。

      慑 苏大为连忙拎起钱袋,扛在了肩膀上……

      鈴 “客官,你这伙计,矢身子骨有点虚啊!”山羊胡露出嘲讽之色,笑道:“用不用我家磨勒帮你?一百钱,你要送到什么地方都可以,而且保证安全,不会有危险。”

      那磨勒看上去,的确很雄壮。

      죁 狄仁杰笑着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阿弥这家伙就是想偷懒,可不能着了他的道。”

      “哈哈哈,那可要好好管教才是。” 㞪

      狄仁杰和山羊胡打了个哈哈,就ὶ带Ɜ着苏大为告辞离开。

      “阿弥,怎么回事?”

      出了柜坊,狄仁杰忍不住问道。 킼

      没等他说完,苏大为就抢先道⩶:“阿郎不要生气讔,只是昨日吃多了两杯酒鳠,猛地拿这么多钱,有点吃力。咱们快点走吧,再晚了鸿富赌坊那边,可就没位子了。”

      狄仁杰愣了一下,诧异看了苏大为一眼。

      쳟 不过ή,他立刻就反应过来,嘴里骂骂咧咧道:“没用的家伙,除了吃酒你还能干什么?差点让我丢了脸面,等回去了再收拾你。快走饡快走,咱们接着冼去耍钱。”

      这时候,昆仑奴磨勒拿着一把扫帚走出来,听到两人对话,顿时笑了。붟

      “阿弥,刚才怎么回事?”

      “那老家伙,不寻常。”

      “怎么说?”

      苏大为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难道对狄仁杰说,他看穿了山羊胡的真面目?

       不过想想,苏大为也觉得有点后怕。诡异混迹人间?竟然还能装扮成人的模样?

      柜坊的掌柜,那可不是等闲角色。

      ㍲ 苏大为甚至有点害怕,这长安城近百万人口,究竟有多少诡异混杂其中乤?

      “直觉!”

      他指了指脑袋,轻声道:“蠶那老家伙有古怪,不是一般人。”

      狄仁杰忍不住笑了,“你没凭没据,一句直觉,就说人家有古怪?太过儿戏了吧。” ꗍ

      “大兄,我ⓚ是不良人。”

      苏大为低声道:“我做不良人虽然还不到一年,可是我遇到的事,见过的人,不见得比你少。整天和那些穷凶极恶之辈打交道,如果不是我的直觉敏锐,早死了。” 㟳

      这个理由,我没办法反驳!

      狄仁杰冓不知道该如何驳斥苏大为的话。

      他明白苏大为ස的意思。辦事实上,他也有过这样的直觉。

      当年帮助狄公,也就是他父亲破案的时候,他就是凭겁借直觉,最终锁定了䫵凶犯。

      佛家,有阿赖耶识;道家,有神识之说。

      这是一鋾种鎷玄之又玄的存在,很难用言语来表述。ᛞ

      “既然如此,我请县尊查他碬一下?”

      “最好先不要打草惊蛇扽,我可以找人暗中监视。”

      “也好!”

      狄仁杰想了想,同意了苏大为的建议。

      在没有把握的情况,冒然使用官家的力量,很可能会消耗他在裴行俭心中的地位。

      一次还好,两次、ᓺ三次……

      到最后,他就会失去裴行俭的信任。

      所以,每一次调动官家的力量,都要非㔉常谨慎。

      若没有十成把握,就不要轻举妄动。毕竟,他只是太学生,而非真正的官员。

      奒看苏大为的目光,也变得有些不同了。

      两人匆铕匆离开了中区,西北区的一家酒肆里休息。

      这里,临近放生池。坐在窗户旁边,可以看到有络绎不绝的人,在放生池畔放生。⬢

      苏大为坐下来馸后,端起酒碗,便一饮而尽。

      缾 ᅧ “这是前日魏山来的最后一个地方。

      之后他⌜就回到了县衙,一直到入夜才离开。”

      狄仁杰显得文雅些,抿了一口酒,轻声道:“前日他一共走了三个地方,可这三个地方咱们都查看了,好像也没有发现什么线索。要么,他是大前日询问的眼线;要么,就是咱们忽略了什么。阿弥,你再昃好好想想,咱们今天有没有忽略什么线索?”

      苏大为没有回答,只顾着吃菜。

      狄仁杰微微一趴笑,也知道他ᢂ问错了人。

      ⬩目光越过窗户,向窗外看去。

      一个正在做炊饼的老人,手脚非常利索的把一个个面饼放进烤炉之中。他的生意很好,过往的客人都会买上两个炊饼,然后一边走,一边吃,似乎很好吃的样子。

      “应该是柜坊的掌柜。”

      “啊?”

      苏大为抬起头,正色道:“我直觉告诉我,魏帅来西市,就是找他。”

      “此话怎讲?”

      “魏帅这个人,求上进,功名心很重。

      他不好钱,家里条件也很一般。可这样一个人,却出现在柜坊附近,来干什么?去衣肆?不太可能。魏帅从来都不是一个主意穿着的人。他和市署也没有什么往来,所以也不会在当差的时候,来市署找人。那就剩下一个可能,柜쵛坊。픻”

      狄仁杰的眼睛,亮了。

      苏譬大为的这一番话,好像为他推开了一扇窗子。

      “柜坊每日,进出钱两,接触的人也多。他们有充ᙎ足的财力,打探各种消息,然后通过飞柜坊씸进出钱两。魏山是老不良饞,他一定知道这一点,所以来找柜坊要情报?”

      苏쮜大为道:“理论上能说的过去。”

      “可是,什么人要杀魏山?他们又怎么知道,魏山的行踪?”

      “那我就不清楚了!”

      “嗯,我觉得,问题还是出在魏山的身上。”

      狄仁杰想퇸到这里,突然站起来。

      愞 “大兄,你要去哪里?”

      “我去县衙,我要亲眼看一下,魏山的尸体。”

      “我和你一起去?”

      꽕“不用了,你把钱拿回去吧。

      峘 今天差不多要交房租了,你把钱拿回去,等我回去再说。”

      狄仁杰似乎有了思路,显得急不可耐。

      먋 他结了账,对苏大为道:“还有,白马巷那边玤是줎重要线索,我觉得你可以行动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