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木里美

      尽管对牛三生的过去很感兴趣,但现在并不是想这个的好时候。

      “致命火力,快!”

      憨憨的突然爆发,给遇袭的众人勉﫫强争取了点时间,江夏的喊声回荡,山坡上废土摩托的轰鸣声也在回荡。

      废土战士,大胡子莫蒂驾驶的机车猛冲过来,一轍个风骚的摆尾停在原地。

      机车后面䟿牵引小车上,멑那层战术遮挡被这五大三粗的战士一把掀开,露出了这一趟压箱底的致命火力。

      半人高的黑色机械台左右拱卫,炮管耦合结构,前方左右有金属网格状的护卫塔。

      三管链接。

      65mm口径的速射炮口,在火光映衬下,如杀戮圣物一样让人望而生畏。

      两侧有自动弹箱弹链供应。

      其上每一颗子弹都有婴儿手臂粗娊细,前方带着穿甲用的尖ᇒ端,说是子弹,不如说是主战坦克用的高爆穿잟甲ᕫ炮弹更合适。

      剧而炮弹上,还有一个个让人触目惊心的黑黄色徽记。

      “来吧,宝贝!”

      带着头巾,脸上尖还留着马蹄形淤青的大胡子,这会咧着森森白牙,瞄准那正在前方百米处肆虐的黑狼妖。

      扳机发射器,马达运转,三根黑黝黝的枪管开始快矡速转动。

      这从废土的机器人上拆下来的冲击炮,原型ἐ大概是火神机炮,但已经被废土人点歪了的军事科技树,魔改的妈都不认识了。

      但有一点可以Ꮳ肯定。

      这玩意已不算是枪的范畴了。

      而不管在那个世界,它都不可能是用来打人的,Ⳝ就算是淺在无法无天的废土里,这奐东西也是用作其他目的。

      简单点说,用来‘拆迁’。

      就以之前凤山冲突的情况来看,就算是真正的炼体者,也绝对会在硬顶这玩意砝的第一发时,就被轰成齑粉。 ȍ

      但如今亲眼看到妖怪凶猛,这压箱底的玩意到底能不能奏效,他们现在也没把握。

      “砰”

      低沉的声音如雷鸣,掀开了金属与血肉的死战。

      第一枚校准弹打在黑狼妖的脚边,溅起爆炸的尘土火光。

      但第二发就上了靶,一团火光在隀那狼妖腹部暴起,如重ĉ拳打在它庞大的身上,把它推出去好几米。

      第三发,第ܧ四发。

      冲击炮不过三秒,便倾泻出几十发贫铀穿甲弹。 䈩

      剧烈的火光爆鸣,将这片夜色彻底照的犹如白昼,一众战士趁着混乱撤出被夷为平地的村落。

      他们聚在莫蒂身边,手握武器,一个个脸上尽是拶狼狈与迟疑,人人手中都握紧了武器,这个时候,只有武器能给他们安全感。

      “嗷!”

      ƨ 火光还未散去,更暴躁的吼叫,便在火海中升起。

      在罗格眼角抽搐的注视中,꬯这一瞬悍勇的牛三戂生正在火海里,骑在妖怪脖子上,一边吼叫,一边抡起王八拳,还在疯狂输出。

      但那三米高,五米长的黑狼妖只是一抖身体,长长的,被点燃燃烧的尾맛巴,如钢鞭横扫,铁拳憨憨整个人被砸飞出去。

      黑狼迈着四肢뎺,一瘸一拐⺐的从火海中站起身,走了出来。

      싪 它身上皮毛被点燃一些,就好似身上燃烧着火,腹部被撕开伤口,甚至能隐隐看到内脏,刺鼻的血一点一点的滴在地面。

      칡原本威武的脸上,也被爆炸撕开一角。

      庞大扭曲的琧影子,在燃烧荒村的背景映衬下,像极了从地狱爬出的怪物。

      它的右眼似是被破片弄瞎了,只剩下一个焦灼的血窟窿,但左眼꺓中的狠毒疯狂,让一众人如坠地狱。

      箱这都不死?

      狂风在卷,卷的更加阴戾,卷的㑮撕心裂肺。

      大概代表着狼妖此时的心情。

      江夏扯了扯嘴,对身边罗格说:

      “咱们带来的小型战术飞弹,从凤山飞过来,得多久?”

      “够久了。”

      罗格弹出蒯一根香烟,叼在嘴边,从腰间抽出大口径左轮,连同皱巴巴的香烟一起,丢给江夏。

      后者接在手里,唰的一声打开弹巢看了看。

      又听ꥰ到罗格说:

      “足够它杀我们三次,而且以它的追击速度,就算飞弹砸过来,能杀了它,咱们也跑不出爆炸区。

      唉,녛我祖ꈃ父曾告诉我,如果没有把握一枪打死野兽,就别开枪。쓙

      我现在知道他的意思了,受伤的妖怪,啧啧。”

      “哈哈哈,杀了他们!”

      顶着忽闪忽闪的光罩,狼狈至极的从火中跑出来的宝爷,也看到了这一幕,他哈哈大笑,自觉已是胜券在握。

      便拿起手中玉环,对那狼妖大喊了一声。༞

       得意的很。 ﲩ

      他脸上笑容猖狂,似是已看到自己大获全胜,似乎嗨到了人生顶点,这是这个二世祖平生第一次经历真正的死战。

      띁而且,他已经握住了胜利之手。

      徢 这种蹂躏强敌的感觉...

      太TM爽了!

      心中那狂乱跳动的心,代表着他的兴奋,那种比玩女人爽快一万倍的心情,让他感觉到,就算是现在就死了,也不枉过这一辈子。

      众所周知,苦木境是个修行世界,这里的一切都不可以常理论之。

      ﴞ于是,藒宝爷这卑微的愿望,立刻得到了满足。

      下一瞬,在江夏一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中,那受了伤的黑狼妖,似是觉得这人真烦,扭头就是一口咬下。

      兽吻咬下,如巨钳合拢。

      LJ火光中,血溅四方。

      刚才还大放厥词,得意ཿ至极,感觉走到人生巅峰的宝爷,这会就只剩下了两只光秃秃的腿,在血光中倒在地面。

      ᕗ咔擦,咔擦。

      牙齿咀쵇嚼。

      狼妖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然后又把目光,放在了眼前一众人身上。

      威风十足的宝爷,连句遗言都没能留下,就这么挂了。

      不过如果他在死前还有意识,他肯定会痛骂坑爹,难怪一头妖将灵兽,只收他三百仙钱,比箖寻常价格百分之一都不到。

      不是宝爷运气好,捡了漏。

      而是这头战兽本身,就是不受控制的残次品呀。

      啧啧,贪小便宜,吃大亏。

      “上车!”

      喟眼见狼妖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一众人身上,江夏狠抽了一口烟,下定决心,对身边人说:

      “永生会据点攻略计划提前!” 㛸

      “咱们丵,换个战场。”

      ----

      “砰”

      同样一个夜里,凤山中,玩游戏玩的昏昏欲睡的石榴컄,被쫫一股特殊的动静惊醒,它猛地跳起来㑝,手ﰏ中的宝贝游戏机都掉在了地上。

      一向不怕事的小山怪,这一瞬那丑萌丑萌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惊惧来。

      “这妖气,是...妖将?在这个破地方?怎么可能!”

      “哎呀,凤鸣ᡓ国的事为什么总是这么糟糕!”

      石榴骂了句,从床上飞起,但反应倒快,抓起自己的小钢叉,如飞蛾扑火一样,撞入眼前石壁中。

      说来也奇异。

      这坚固的石头,被石榴迎头一撞,竟如水面Ή一样,承接着山怪便融入其中。

      俤这从灵山中诞生的精怪,沿着地脉分支,就如鱼在水中飞快游行,不出几刻,便从凤山,以地遁之法,到达妖气纵生的地方。

      以往江夏觉得石榴神出鬼没,以为石榴有什么仙家妙法。

      实际上就是这个。

      以天쬆生土遁之能,只要地脉分支能连接到,石榴就能飞速移动。

      这也是山怪一族仅有的几种神通之一。

      少用于战㞞斗。

      多用于赶路,侦查,玩耍,以及捉弄无知凡人。

      “唰”的一声,石榴从荒山巨石下跳了出来,鬼鬼祟祟的躲在一旁,打量四周,手里就抓着自己一直挂在胸前的红色桃符。

      随时准备上报桃符院。

      妖族也有自己的力量体系,就石榴刚才感知到的妖气,已达妖将境,퀭对比修士,便是存真境了。

      这伶样的妖怪,在妖族林立的北境并不罕见,也有些会游历东土四方,但在靠近南뢓荒的凤鸣国这穷乡僻壤里,绝对是一霸。

      石榴自己上一点胜算都没有。

      軍如果本地修士来不及帮忙,它就必须请求上级支援。

      但请求支援也得有个由头,你最少得告诉上官,在此地作乱的是个什么妖怪,战场情况和方位又如何吧?

      石榴躲在巨石后,刚一露头,就瞪大了自己那双血红血红的眼珠子。

      哟!

      这不是江夏吗?

      他怎么也在这?

      ﰢ怎么最近发生好些事,都有他?

      石榴出现的地方很神奇,正好就在距离江夏一伙人,与狼妖对峙的火海边缘,不到三十米的地方。

      眼前的情况被它看的清清䙭楚楚,一览无余。

      那狼妖半个身子从火海里挪出来,已然是受了伤,看拻上ԓ去凄惨的很,连生命气息都受줱到了影响。

      看来是江夏这伙凡人,用那些古怪火器打的。

      “厉害啊。”

      蛓 石榴搓了搓牙花,对江夏一伙人再度有了个新印象。

      它在南荒雁荡池中厮混的时候,也时常听一些见多识广的同族吹牛打屁。

      妖怪们,大都是野兽衍生而来,也有木妖这样的特例,它们和精怪很像,但两者的存在截然不同,修行方式也是截然不同。

      若是野兽刚生出神葄智,化作小妖时,力量弱小,还能被凡夫俗子以人数优势打倒。

      但若㷶如修淥士踏足练气境一样,从小妖修炼,进入最低的妖卒境,便能生出微弱神通,大都和妖怪自身的特性有关。

      햏 大都是炼体神通。

      一旦成妖卒,最少在力量层面,便是碾压凡人,除非设下陷阱,运气极好,否则凡人是敌不过有准备的妖卒的。

      ߅ 而眼前这头黑狼妖,只看体型气势,就已跨过妖卒境,到达了妖将。

      可能是刚刚突破,气势还有些不太稳当。

      ฿但到了这个境界,妖卒的神通便会再度生出变化来,就如这黑狼妖可以御风,这个境츜界的妖怪,不但一身妖躯强横,饶更厉害的神通也开始显现。

      真正斗起法来,已经不比修士差。

      椕江夏这群凡人倒是厉害。

      没有修行妙法,就靠着那些没有灵力的火器,便能将黑狼妖伤到这个程度!

      磔石榴抓起红桃符。

      这个很有责任心的山怪,心里打定主意,待这事结束엖之后,㹧要重新评断一下江夏他们手里的火器。

      这种破坏力,已经不比寻常法器差了。

      낕 “咦?”

      就在石榴观察完战场,准备请求上级支援,同时让江夏一伙凡人赶紧跑的这一瞬,它突然看到,江夏那伙人扭头就朝着身后的怪车跑去。

      像是失了神智,被狼妖压垮,没命的逃ꔽ跑一样。

      而正在对峙的狼妖,一看弱小的人族逃跑,狩猎者的本能上线,立刻嗷的一声就扑了过去庅。

      狂风怒卷,吹的石榴东倒西歪,心里싎也是大惊。

      这伙凡人,没见识!

      跑个甚!

      就你们那两条腿脚,跑得过这御风狼妖不成?

      它正要示警。

      却又看到,冲到那怪车边的江夏猛地回头,像是失心疯一样,朝着扑来的黑狼妖竖⓭起了中指。

      下一瞬,一股若有若无,似是抚摸,又像是电涌一样的特殊触觉,以江夏为圆心,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

      像是一张大网。

      帱 在摊开到极致的一瞬,猛地一收。

      石榴也不知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

      它색藏身的地方,正好就在这张精神力的网能延伸到的极限。

      “哗”

      剿就像是坠入水面的感觉。

      小山怪感觉到一层古怪的能量擦着自己的石肤掠过,让它回忆起自己在ꉨ雁荡池,和一众伙伴,玩跳水游戏的感觉。

      箕ⴓ真像是坠入水中,那股力量来的柔和。

      但也霸道不可抵挡。

      在石榴一个愣神的瞬间,它便也连着江夏一众人,还有那朝他们扑过去的黑狼妖一起鴓,就像是抹布抹去污痕,一瞬就被从原地“抹去”。

      被从这个世界。

      被丢入了另一个世界之中。

      那是一个没有灵气的,火器威力能发挥到极致的世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