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夫上司持续侵犯七天夜

      马车上,楚若卿和慕凌风并排而坐,而楚若翎顺势坐在了慕凌风的另外一侧。

      看着这一幕,楚若卿在心底嗤笑了一声,随手撩起帘子向外看去,看着街道上的繁华景象,她的眼底骤然暗沉。

      现如今的盛世太平,谁又能想到今后逼宫之时的人人恐惧民不聊生呢?

      就在楚若卿看着马车外不知道思索着什么之时,楚若翎悄悄地靠近了慕凌风一点。

      做那温柔和煦的做派,满面娇柔的道:“世子爷,我还是头一次回去宣王府,若有不明之处,还愿世子爷能帮着解惑。”

      “若有什么不明之处,直接问卿儿就好。”慕凌风并不接她的茬,直言道找楚若卿。

      楚若卿就这么再次无辜地被拉入了楚若翎的妒意中。

      “那世子爷,翎儿——”

      “马上到了,王府内事卿儿比我熟悉,有什么事找卿儿。”

      楚若翎原本还想同慕凌风多说几句话的,但话刚说出口,就被他一句话给堵死了。

      看着慕凌风话毕之后闭眼小息的模样,她心中闷得慌十分不甘的揪紧了手中的帕子,狠狠地瞪了楚若卿一眼,便也不再言语了。

      只有楚若卿一脸无语凝笑,自己什么话都还未说就被人给记恨上,也是好笑。

      宣王府距离相府并不是太远,不过就是半炷香的距离,很快到了。

      刚下马车,慕凌风就借口有事先走了,只留下了楚若卿和楚若翎还有些一些丫鬟们。

      看着低调华贵的宣王府,楚若翎抬脚走了进去,眼中带满了贪婪之意。

      转头看向楚若卿,颐指气使的道:“院子在哪里?还不快带我过去,坐马车坐得我都累坏了。”

      她说着还拿着帕子扇了扇,环视着周遭的环境,好似自己才是这个地方的女主人一般。

      周围王府的婢女们看到此景都颇为震惊,怎么还会有如此不知礼数的人来到王府,一个个顿时都看向楚若卿而去。

      而楚若卿听到她这话,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勾唇低笑了一声,带着她一起去了自己的院子中了。

      她身为宣王府的世子妃,在王府的院子自然是一等一的精美,就连整个相府最好的院子都比不过这里的一半。

      楚若翎刚踏入,便迷上了这里的格局,心中更是愈发地妒忌了。

      若是当初嫁给世子爷的是自己,那么现在这儿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了!

      “玉瑾、玉檀,你们去安排一间客房给大小姐住。”楚若卿淡声吩咐道。

      可她这么一说完,楚若翎就有些不乐意了,直接抬脚向主屋走去。

      她看着主屋的华贵,真是欲壑难填。

      转头看向楚若卿,做一副柔弱的模样道:“妹妹啊,你也知晓姐姐我自小,便是住在最好的地方,恐怕客房等地我会住不习惯,不如就让我住在主屋吧。”

      她此话一出,整个院子瞬间哗然,一个个婢女们都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丝毫不要脸面的楚若翎。

      这简直就是鸠占鹊巢啊。

      就连韵香也觉得十分得不妥,大小姐此要求真的有些过了。

      她又不是世子妃却要住在世子妃的主屋内,若是传出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和世子爷有什么逾越之事呢。

      “妹妹难道不愿意吗?姐姐就这么一个要求你也不愿答应姐姐吗?”楚若翎看着楚若卿不作回答的模样,得寸进尺的逼迫道。

      可就在她这话刚落,外头传来了重重的脚步声。

      楚若卿和楚若翎抬眼望去,只见一个身着苏绣绸缎的中年女子踏步而来。

      “堇嬷嬷。”一看到此人,楚若卿立刻笑道。

      “老奴见过世子妃。”堇嬷嬷恭敬地行了个礼,对着楚若卿淡笑道。

      “嬷嬷今日怎么有空前来?”楚若卿不解地问道。

      这个嬷嬷是宣王身边得力之人,深得宣王信赖,在王府也是人人皆礼让三分的,最注重规矩,她此番前来必定是宣王有什么吩咐。

      果然不出所料,在她这么问完之后,堇嬷嬷说道:“回世子妃的话,宣王吩咐老奴过来瞧瞧世子妃的院内有没有什么物件缺失,若是有的话尽管吩咐老奴,老奴这就为世子妃去准备。”

      “暂时没有的,有的话我会叫玉瑾同嬷嬷说。”楚若卿还是很喜欢这个堇嬷嬷的,做事稳重不出差错,事事都十分得周到。

      一旁站在地楚若翎看着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场面,觉得自己直接被忽视了,咳了咳捏着嗓子朝楚若卿问道:“妹妹啊,这个嬷嬷又是哪位啊?”

      她这话一出,堇嬷嬷立即皱眉向她看去。

      看到堇嬷嬷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楚若翎被吓了一跳,不由地就禁了声。

      堇嬷嬷看着楚若翎皱着眉头,眼底皆是不满,开口直言道:“您就是世子妃的嫡姐,楚大小姐吧。”

      “是啊,怎么了?”楚若翎听到堇嬷嬷道出了自己的身份,还以为她是惧怕了,立刻挺直了腰板回答道。

      “没怎么,只是觉得一母同胞而出,为何楚大小姐和世子妃就差别如此之大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楚若翎最厌恶别人说自己比不过楚若卿,所以听到这话之后立刻就怒道。

      “什么意思?难道楚大小姐不懂吗?”堇嬷嬷冷笑一声,她可不怕楚若翎这个相府嫡女。

      说着堇嬷嬷就走到了楚若翎的身前站定,神情严肃看着她的说道:“方才老奴在屋外就听到了楚大小姐说是想住世子妃的主屋?老奴在此就想问一下,楚大小姐是以什么身份想住主屋呢?

      主屋乃是世子爷三书六礼、明媒正娶得世子妃才能居住的,其余的人别说是住了,就是妄想也是罪!自古尊卑有序,楚大小姐虽是世子妃的嫡姐,

      可世子妃如今是有品阶的命妇,您同世子妃说话要谨记规矩,称自己为妾身,而不是颐指气使的我我我,此等没有规矩,出去怕也是丢了相府的脸吧?

      老奴虽然身份低微,但十分不才,还能在宣王面前说上两句,宣王最不喜的便是那等喜欢鸠占鹊巢之人,所以楚大小姐您也该明白一下,什么人该待在什么位置上才好呢,不是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