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冰图片69老司?app?铎

      潜心修炼时间飞快,转眼一月溜走。

      无名还好,花魂心烦气躁,唐非也无法面对手中刀,连青狼见到兽丹都摇头抗拒睡眠。青狼修炼당别具一格——睡觉!

      其花诧异,“原来青狼无첐精打采是修身纠养性姻,睡觉涨修为!”

      “大哥,我再不出去砍两刀热血要冷却,要沉睡长姿势!”唐非翻看手中刀,“亲,这就出去斩妖兽!”

      花魂飘来游去,“怎么也得挪个窝,要闷死!”

      箘 青狼跃来跟前精神焕发͑,战둚意沸腾直接变身,口长长牙脚踩灵纹身燃青焰,高大威猛已无鬼头鬼脑之相!

      无名无奈而笑,“好吧,再待下去你们要生病!”

      “不过仇者窥视,强敌在侧,要万分小心!”无名已헐养成谨慎性格担心人皇尤好琼潜伏,实力悬殊太多可能遭遇生死危机。

      实际绲上尤好琼ʆ早騌已离去,双星海虽然海岛不少妖兽无数不乏神奇美妙之地,但茫然四顾海天一线所见除去云彩飞鸟,只有海水。

      “人皇强者恐怕早已离去。”

      “常人不愿清冷,何况尤⏇好琼年轻貌美怎耐得住寂寞?”这话自花魂口中说出,唐非诧异青狼扭头。

      无名看着花魂,略带迷惘之眼更加茫然。

      “不管,我先뽪出去!”花魂才说完已离开天星石乾坤葫芦,青狼也飞掠而出。

      “大哥,你的战宠,哦,战友!”唐非语无伦次清秀之脸全是沉思,“有意思,人性!”

      无名趔趄,花魂何止人性有时候妖异又魔鬼!

      “我们也出去!”说完两人也掠起,无名才将葫芦收好便感知附近有灵力波动传来。

      两人身汙化流光瞬间到达,只见花魂和青狼正合力大战深海擎冥龟,两者身陷被动形势危急,花魂小脸全是뮭郁闷之色,不想才出来透气便遭遇强大妖兽!

      “人王圆满!”唐非只吸⯞两口冰凉海水,“呸,好咸,还有其他味!”

      ծ 无名也意外,不知花魂和青狼为何招惹如此强大存在。

      顾不得多想,唐非抽刀掠过一刀懗便斩向擎冥龟,无名拂手转腕右手四指点出。

      되眼见擎冥搤龟通体金黄,金光闪耀照亮深海,长有四牙体型巨大腾挪间就如小山移动,远攻强悍喷吐水柱逼挹得花魂飘飞闪躲,近战异常勇猛,挥抓便轻松将青狼拍退。

      花魂渠修为见长已是天人级圆满,仓促之间未有其他手段,双方实力悬殊太多,若非运用源火珠配合青狼万兽火恐怕两者早被拍成肉渣,要给深海生物塞牙。

      惑青狼在葫芦中服下花魂所炼三枚中品兽丹之后,目前实力天人级中期和主綰人相当。另外它亦﬎是皇种引动万兽火攻击,青色火焰在深水里燃烧,所过之处海水沸腾翻滚,它临危不惧即便被击打也是忍耐力超强。

      “这擎冥龟岂是好斗,简直嗜杀!鰒”唐非修罗刀刀意弥漫,刀光在漆黑中明亮如月,直取擎冥龟脖颈。

      “哦,还有人类,人族该死!”

      眼见敌人挥刀斩来,擎冥龟双目冷冽挥抓攻击,动作快若闪电不受水力阻碍,深海直接被撕开,唐非之刀被拍向一侧,咕!狂暴灵力流散,深水震动无数气泡冒出又纷纷碎裂。

      唐非抽手,转腕,斜撩,又一刀斩向擎冥龟之手! 쏍

      “咦,修罗䡘刀,小子火候太差!”擎冥龟挥抓拨去,咚!这一抓力大无穷,扰动深海唐非只觉深陷漩涡,极度沉闷之爆响还未传出,其༒身已被涌动水压推远。

      咳!唐非一口鲜血꜂化在黑水中,周身疼痛几欲撕裂,这时青狼飞掠而来连连出抓将两个卷动漩涡拍散,唐非才得以震动身躯于深海站定。

      擎冥龟顾不得追击唐非,眼眸有诧异浮现,此时四道黄绿剑气朝背部斩下,威能无匹将鱼尾,龟背,蛇颈,头颅蒭瞬间笼罩!

      哗啦,无尽金光自擎冥龟镦身躯喷涌而出,生生将深海之水撑起瀔形成巨大空洞,同时道道⒎金光就如朝天之刺根根突起迎击黄绿之剑。

      叮,噗——

      无数金光架住黄绿之剑,巨大身躯下沉几分!

      然而擎冥龟腾身而起,金光大盛只若万箭齐发,瞬间便将四道剑气洞穿!

      唐非心神震撼蓄势而定,青狼守护一侧如临大敌。

      “防御力太强!”无名暗叹但由不得徘徊,一道大水柱已朝自身射来。

      

      滋滋,深海之水烟雾四起瞬间滚烫,火光飘忽只若幽灵。花魂打出数朵红色火焰花串般缠绕而去,片刻便将水柱搅碎四下奔突。

      无名右手弹出四指,左手摊掌两指斜撩,六剑齐发黄绿之光无尽耀眼宛若剑㼃花绽放,六道巨型剑气破开深水斩鑙向擎冥龟,剑意涌动瞬间便将敌人锁定。

      “哦,有点力气!”擎冥龟大脸慎重小眼不乏惊异,“半脚人王竟然能引动如此强悍剑意!”

      擎冥龟顺势扭身就如圆盘转动,顿时金光倾泻,无数圆环光刃飞旋而出割动道道剑意。

      呛呛,火星点点喷洒四㫆方,熄灭之际滋滋之声在水下传开,六道鶽巨型剑气就像斩在飞转之盘纷纷弹起,搅动深水朝上喷发而去!

      只是剑意涌动六剑锋锐,黄绿ﵤ光芒闪耀,六道巨✭型剑气只若倾倒之柱再次斩向圆环光刃!

      咣!圆环光튩刃纷纷被割裂四处飞旋,深海之中黑水翻滚喷发,泥沙涌起仿佛遭遇地震。

      眼见六剑势如破竹朝自身斩下,擎冥龟巨大身躯之上无数金光迸发形如巨型刺猬转动,在剑气之上崩出无数缺口,一时间黄绿之光烟花般流散퓴。

      “六剑都不能頎攻破,这防御太恐怖!”无名暗惊然而无心多虑,“如此这般不出片刻,剑意便要崩溃!”

      无名收敛心神,向上勾动右手小指引动第四式,一道黄绿剑气朝海底逆转而起飞掠直上,飞天之剑刁钻诡异钻向‘圆盘’之底。

      而后左手食指向下点落,引动第五式,又一道黄绿剑气朝天顺旋而下,无所不穿锋佱锐难挡,钉向‘圆盘’朝天之面。䘐

      擎冥龟大惊,“小子可恶,该死!”同时怒火卷֙起两剑刁钻诡异,锋䭉锐难挡若被刺破岂不是大肉串?

      ⭑不过它亦是凶横冷静之主,心中思索“眼前之人不过半脚人王,竟然逼得自身使出轮转法门,他究竟是何人?”“这是何种剑法,未听过如此传承。牗”

      擎冥龟念转之际收缩本茪体化出人身,无尽王者能量席卷开来,手持奇异之棍连连扫向敌手之剑,腾挪移位无数棍影击出。

      虚实不明,难以锁定!

      咄咄,闷响之间六道剑气相继被击溃,擎冥龟身化三影,其一朝无名飞掠而至棍指咽喉,余下两影钉住天地两剑。

      红光亮起,数朵火焰飘忽不定缠绕其棍,困缚之时奇异之棍黄光涌动朝前突进,然而棍身突然顿住青烟缕缕冒出。

      “小鬼,这是什么火焰!”虚影瞳孔深处有震惊上浮,而后沉声痛呼,定住天地两剑之身影随两剑爆碎,化作无尽虹光照亮大片漆黑深海,许久才熄灭。

      无名平静而立花魂漂浮身旁,唐非好转不少青狼守护身侧。

      虚影渐渐凝实。

      两人̝看去擎冥龟四十岁左右,身着软甲身形高大,红脖金发褐脸红瞳样貌普通ᖊ,此时冷冷盯着无名,吐出一口血水。

      擎ꐧ冥龟左手持奇异之棍,右手黑色长甲轻敲腿侧,暗道:“我本体防御无匹,但遇到如此诡异之人,本体无异于大靶。”鷪“化为人身以៊冥影法门攻击,夹击之下又被火焰伤及灵魂和本源,失策!”

      “若是以人身实力碾压,两人必死!”

      擎冥龟踏步之间深海鼓ₚ动,奇异之棍闪电刺出,漫天棍影皆尽虚幻!

      “身人类,死!”其人言语冰冷躘无鋭情,无尽王者威压弥漫,棍影封杀深海将无名一方笼罩!

      “小心!”

      无名才提醒之际,青狼已被一棍打飞,防御溃散遭受深水压力片刻不能动弹곣,双眼里火焰沸腾愤怒焦急。

      唐非挥刀直劈划开深水,然而刀光偏移刀气溃散,手腕遭遇敌手敲击,手中之刀脱手而去。

      “人王圆满,太恐怖!”“悲催!”唐非被深水挤压又是两口血飘散,心中震撼万꧄分。

      花魂又是数朵火焰打出,飘忽无踪飞夺敌手빒。

      擎冥龟摊掌握拳,数个漩涡狂暴涌动,瞬间捕捉火焰然后卷入深处。只见团团红光亮起,膨胀、鼓动、收鈜缩,最终熄灭!

      面临敌手锁定,无名分身뎎不能危机浮起,念起时灵魂唱道,呔!周身之力沸腾异样Ṥ虹光弥漫守护自身,同时摊掌牵引,六道黄绿剑气闪烁而出朝六向撑开。

      四剑东西南北飞速自旋,又环绕中心옯转动将唐非、青狼、花魂守护其中,余下两剑一剑指天,一剑朝地!

      咻咻,无数虚影被割裂,溃散!

      无名察迹寻踪感知虚影破绽,然而敌手实力强悍,手段诡秘不时敲击六剑,剑气震颤片刻之间裂纹密布ᯂ!

      “收!”无名果断将身旁三者瞬间收入婦天星石乾坤葫芦。

      唐非异常无奈,奋力挣扎却难以外出,“大哥,要战便一起!”

      “无名,你扛不住,玛我要出去!”花魂尝试许多根本无效ള,青狼也朝边界飞掠,结果数次跌落在地。

      “你覆们待在里面,我先打过再说。”

      擎冥龟磔磔怪笑,声音来自四面八方,“没有用,你必死,他们也藏不住......”

      言语未尽,六剑已陆续ꋭ碎裂化作无尽流光,危机之感席卷无名周身。

      无数虚影交叠化作三个黑影,相继出棍朝无名刺来,后背、心口、咽喉、天佑被擎冥龟锁定。

      黑影移形换位之时,噗!无名后背被击打,身躯朝前跌出撞向奇异之棍,诡谲无比!

      无名灵魂唱道,呔!虹光旋转包裹身躯,此时奇异之棍已钉入防御,⩋再进几分便要透过咽喉!

      擎冥龟三影合一,褐脸红瞳印入无名双眼之中,奇꿯异之༏棍又入两分!

      轰咔,防御瞬间便裂纹满布,无名只觉运转迟滞周身被封死。

      “人王圆满,非一般人王可比,可定自身生死。”“若是人皇出手뛫,我已死透!”无名既心惊又感孫慨,人王圆满同人皇相差一线,不过实力还是悬殊不少,否则只有逃命之途。

      噗,无名防御之力崩塌奇异之棍再进一分,离咽嬨喉只差一线!

      无名震动身躯在游走水中,深海봋被划开只如巨龙翻滚,然而奇异之棍一直将自身钉死,敌我双方姿势未变!

      磔磔!“死!”擎冥龟红瞳之中死神之光荡漾,褐脸笑意弥뗁漫,手中用力奇异之棍黄光倾泻,伴随着沉闷呜呜声朝无名咽喉刺入!

      无名灵魂震动,咽喉就像被毒蛇咬来,已迫不得已双掌同时缓慢弹出四指,八剑齐发已是极限,周身之力被瞬间抽空!

      롲 磔磔,“金蛇棍,染人血......”

      言语未尽,擎冥龟褐脸之上震惊凝固双眼刹那深陷,红瞳深处一团异彩之光횀绽放开来——

      敌人双手就如捧花而后献给自身,异彩之花极其绚烂,肉眼见之莫名美好,嵘道韵流转剑意无穷!

      只是擎冥龟灵魂突然战栗,全身毛孔紧闭肌肉僵硬,心脏遭受莫名压迫!

      距离实在太近仿佛直面永恒,异彩光团异样闪烁就如永恒之花绽放,튵黄绿剑놚气只若花㎰瓣悄悄开卷!

      擎冥龟如面機死神,不顾金蛇棍ष瞬间显现真身,已来不及防御!

      深水之下漆黑被点亮,黄绿之光万分闪耀。

      光芒中,擎冥龟身躯被缓慢洞穿出现八个血窟窿,血液将黑水染魰成血墨!紅

      “呼,啊!”擎冥龟惨呼,气息萎靡然而并未死去,只是遭受重创!

      无名并不好过,头晕目眩身心虚弱已蕑无余力。

      鶳 全力驱动八剑,如今只能勉强ᰢ承受深水压力保持呼吸,若再遭遇攻击则危矣!

      擎冥龟无尽읁愤怒,杀意实化在血窟窿上燃烧,“诼小子,你竟然将我重创,咳뀖咳......”“我未死,咳,你便死定了!”

      䟅擎冥龟生性好斗,无理由嗜杀?

      无名心颤,这擎冥龟应该是死也要拉垫背的脾性,正要潜入天星石乾坤葫芦之际,双星海深处有无尽威压席卷而来。

      竟然透入深水之下,让人灵魂不自主战栗!

      靠近水面有光之地无数水族,不少妖兽纷纷潜入귛深处,其中不乏强大妖兽。

      颫无名朝水面看去,心神震动,“灵魂威压,如此恐怖?”“远超人皇,难道是人帝强者?!”

      擎冥龟亦是抬ୖ头,红瞳深处欣喜涌起忘却疼痛,身躯微抖,“无缺兽帝!”“兽帝出关了!”

      謟 说完化为人身,疯狂吞下几粒丹药而后朝海面飞掠而去,根本未看无名一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