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与女人性恔配免费

      季年死了......

      季年死了......

      季年......死了......

      孟夏呆呆站着,无法接受眼前这一幕......

      她不理解䜄,季年是医者异能,他自己吃的药,怎么最后会这样......

      这不可能啊!

      准是当时拿错药了?吃错了?

      没有......

      孟夏㰯咬着嘴唇,回想着他指着药的场景,自己分明记燉得一清二楚......

      ی并且,她当时也没有半点拖延五,直接就把药喂了,也不存在收起来又弄混的可能性......

      难道是......檓难道是他当时迷糊了,指错了?

      ......

      是了,肯定是!

      他意识不清醒。

       畦 我就应该再和他确认一遍的......

      我该再确认一遍的!!

      ......

      孟夏从来不会花后悔的性子,现在满心悔意。

      以至于,她下意识的就摆出了一个古怪的姿势——

      头低着,双手互握小臂,双脚错开站立。

      一幕幕画面从她脑中浮现。黻

      季年对她的照顾,季年对她的细心,季年对她的舍得,季年对她的温柔,季年对她说尊重,季年善意的谎言,季年试穿着内衣,笑得她肚子痛......

      那种程度的开心,自出生起也只有两次而已......

      他真的很奇怪......是个奇怪的人......

      她第一次,㞋遇到这样的人......

      一抹悲意由心而起,到了眼中,却慢慢化作了兴奋。 秣

      脸上痛苦的神色不知何时变成了高兴。 儑

      紧紧咬着的牙松开,嘴角微微勾起,稍显慵懒。

      ᰒ 孟夏维持着这个姿势和表情过了志片刻,又突然松开双手,撑膝,盯着地面粗重喘息......

      @ 不行......

      再来一次,一定会死......

      值得吗?

      不,不知道......给不出答案......

      煅但弡,即使发动了,也没用。

      200多年的时间,她不能精确,就算能再次回来,可时间早晚,都无法确定......

      甚至,都不会再有季年这个人。

      怎么办......

      ......

      훬卧室里安静下来,只剩下有些颤抖的喘息声。 ᜳ

      可就在这时,一阵咳嗽声突然传来。

      低头盯着地面的孟夏一怔,随后豁然抬头看向床上。

      “季......年ᓤ!?......”

      핀 咳嗽声再次传来,确实是季年发出的!

      孟夏震惊了片刻,浑身一个激灵回过磈神来,马上冲了回去,趴在床前: 

      “季年!!你,你还活着!?你......到底怎么了......你说话,说话......”

      “咳뱠咳咳咳......”

      季年听到孟夏的声音,缓缓睁开眼。

      侧头看去,眼前却朦朦胧胧的一片㢗,什么也看不清,只能看到少女的大概轮廓。

      㤣 唔......瓰她贴的好近,眼眶怎么好像有点红......

      季年脑袋缓慢的转了几圈,声音沙哑道:“我又......睡了䚊多久......怎么了?......”

      “你睡了......现在都是27号晚上了!......”

      孟夏用力抓着旁边的被子,鼻子发酸,语气颤抖:“你刚刚......心跳都没了......”

      “心跳......”

      季年一怔,感受了下现在自己੦的状态,眉头蹙起劎。

      不对......

      这绝不是感冒发烧的后遗症......

      身上还残留着一点寒战冷意,但浑身大汗过,整个人虚弱无力。

      뢆 一个病名从脑中ꛊ浮现——

      紉疟疾......

      疟疾中的间阅日疟。

      䓝 潜伏期13~15天,疾病两次发作之间间歇48小时,俗称,打摆杂子。

      “孟夏......我刚刚......是不是假死了......”

      旝“假死!?”孟夏愣了下,立即连连点头:“嗯,嗯!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好了......别太担心,那是休克......は”

      “뜓你还让我别担心!你快告诉我现在要怎么办!?之前你吃药是不是吃错了!?”

      “嗯......应该是吃错了,之前吃的是感冒退烧药,不过那个药吃错一次也没事......”

      ꎲ 季年气賤息虚弱道:“不是吃错药的原因......我大概知道了,我这次生病,确实是因为你......”

      䩭 “啊?......”孟夏鮒心里发慌,生病是因为自己,这话季年之前说过,但这次语气好像又有点不一뺔样?

      “到底......到底怎么回事ㄅ啊!?......”

      “是这样......你,你是另一个时代的人......我们这里有种说法,如果两个时代的人⊵真줟的相见,那互相都极有可能是病秵原体......”

      少女穿越过来,季年之前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件事,但此时异常袯的症状,终于让他惊觉。

      现在回想起来,他当时不嫌弃美少女的口水,吃她剩下的,估计已经传染了......

      潜伏期半个月,跟疟疾极其相似......

      他缓了缓对孟夏继续道:“总之......解释起来比较复Ⴓ杂,你告诉我你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一点点都要说,这关乎到我对ဴ自己现在状况的判断......”

      뢽  熩“没,没有啊......”孟夏闻言紧张,仔细感ᾳ受了下身上,摇头:“我很好!一点不舒服都没!”

      “哦.....Ꮾ.那还......那还不算坏,变数不算大......”

      ﭧ“不算坏?”孟夏焦急道:“你是说能治吗?要什么药,我去㞊拿!”

      “你别急......你听我说,我估计我现在随时可能再次昏迷,我要给你交代一些事情......”

      툲 “啊!......好......”孟夏吓了一跳,连忙禁声。᣹

      季年闭上眼,回想了下从孟夏来时所有可能存在的病因,和发病后的症栬状,睁眼,眼前依旧模糊,心中闪过一丝无奈:

      “这病,我......治不了,我现在得的病是未知的,它和我这里一种病很相似,ៗ但绝对不是一种,病症上有太多不同之处......

      我等会떬如果昏迷,你每过2个小时要帮我喂半杯水。我要是发抖,你帮我盖好被子。如果出汗,用干毛巾擦干,不要让我身上带汗,摸뚉额头温度过高的话,用湿毛巾冰敷.钧.....”

      “没了?......”

      孟夏见季年就没说了,顿了下,脸色难看问道:“这病,你真治不了?然后呢?你不吃药!?煴你等死吗?......”

      “不是,我需要时间思考怎么治......”季年郑重道:“刚刚教你的,是让你帮我尽量保持清醒,给我争取时뮘间。”

      “争取时间?......你,你治不了,还要自治!?这太ፈ危险了!你在想什么!?”

      孟礜夏又急又气道:“我记得你不是说过,这里的医者是外出工作的!?你不能叫一个比你厉害的䑯医者来帮你治吗!?”

      “不行..ᘜ....”

      季年断然拒ᗦ绝:“这是一种新病,谁来了都要从头摸索,还有可能导致感染,就是把这病⠑传出去,我现在还不能确定它的传播方式,我们需要隔离...엕...”

      “隔离?把自己关起来㿧?......我不管!我要先救你!夾我不能看着你死!”

      少女情绪激动:“粚快!你告诉我怎么联系其他医者!”

      “孟夏璒,你冷静!......”季年有些急道:“如果真的传染出去了,事情闹大,死几个人,你一定会暴露!对你对我都不好!”

      “别人死又怎么样!......对你我不好?那总比死了强吧!自己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我是医艪生,如果因为我害死了䬒其他人,我生不如死콏!”季年神情语气坚决。

      孟夏呼吸一窒,随后气得一甩手:“你是个笨蛋!傻瓜!”

      “說孟夏,孟夏......我们别争了,听我的吧,时间要紧......”

      “你......”孟夏咬了咬牙,用力闭眼,平复了下急促的呼吸,睁开眼窊,怕再浪费时间,勉强点头。

      “好吧......但是,你刚刚教我的还有一种情况没说,如果......你再假死了怎休么办!?”

      “圲啊....ᥙ..如果再假死......一般情况是要采取急救措施的......”

      季年Ꮖ将人工呼吸和心脏按压的方法教给孟夏,随后顿了顿,克服着心理压力艰难道:

      “这个......你只做心脏按压吧......要是没有效果,就算了......”

      “算了?......没有效果,会真死?......”

      “嗯......”季年脸色复杂,缓缓点头。

      孟夏闻言ꝟ咬着嘴唇,双拳紧握。

      季年刚刚简单说了下,她已经知道人工呼吸是什么,那是初步信任的双方绝对做不到的事情。

      但是......还不能放弃......

      她眼中划过一抹坚定,稳住心神道:“季年,我知道现在时间很宝贵,但是......我有个问题一定要先问你!”

      “嗯......你说......”季年本就虚弱,现在感觉已没有太多力气说话,但少女语气坚决,他也只得稍颔了颔首。

      ﶱ孟夏也点了下头,然后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将一直没敢问的问题问了出来:

      “你现在,对我......到底是什么信任?......”

      “啊?......”

      季㗖年一怔,没想到孟夏这时要问的,竟然是这个问题......

      他还不算迷糊的脑袋转了转,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回问道:

      “那......你呢......你对我,是什么信任?......”

      “我,我对你......是中等信任......”孟夏咬着嘴唇,目光灼灼盯着季年。

      季年眼睛微微睁大,然后抿了下嘴,斟酌道:“那我...㷪...对你,也是......”

      “好!那行䊻!”孟夏眼睛微亮,点头认真道:

      “季年,我会尽力救你!你是我重檭要的伙伴!那个人工굻呼吸......我会做!”

      “中等信任......可以吗?.捎.....”

      “嗯......特殊情况,是为了救你,可以!”

      “噢......”

      季年有些发愣繿的应了声,仰看着朦朦胧胧的天花板怔了一会,随后闭上眼,轻呼出口气。

      这一声呼气,意义复杂......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具体的......

      但总之,心里莫名松了不少。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