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和男护士

      郁闷了片刻,林辰便不再想树的问题了。现在的林辰可是兴奋的很,瞬间就把整片地都种满了草药,以至于连块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下次还是不要乱种了,就种些珍贵的草药的好。⛄”林辰还有一大堆种子没撒,而地上种的大多又是市面上常见的,一年生、两年生甚至一季熟的便宜草药。以黑土地神奇功效,也许只需一天的时间,这些草药就能成熟了。

      可是林辰拿这么多便宜的草药也没鵭用呀,他又ؖ不是草药贩子,拿⪆出去卖反而让人起疑心了。

      此时,林辰也想不了那么多了。草药种完了,趁着큄还没天亮,林辰赶快泡到池子里歇息歇息。这一下池子,林辰才ﺕ意识到自己那几把兵器还在池子泡着呢。于是,林辰赶忙将һ兵器拿起来一看,竟是又有了不小的收获。锵

      “天啊,斍这池子竟然还能消除兵器上的血煞之气!”

      说来,兵器如果杀过人,上面必定残留血煞之气。这血煞之气往往会影响兵器的灵性,持兵器者在控制兵器时便会受到影响。所以,这血煞之气对修炼正道之人来苒说,往往是要极力消除的。

      不过,对于修行魔道的人来说腒,反而是希望拥有的。杀人越多,풋血煞之气越಴重,兵器的威力也会增强。但血煞垈之气侵蚀了兵器的灵性,往往又会导致兵器反噬主人的事情发䊃生。

      而对于林辰来说,自是㡁不希望兵器上有太多的血煞之气,可是他也没办法能够消除。像是林辰从洞天福地中得到的那几件丹器,其血煞之气就非常重,林辰根本驾驭不了。

      不过,现在好了,那几件兵器的血煞之气竟被这池子水给消除,林辰或许也可以试着使用这几件兵器了。

      就这样,林辰在本源珠里捣鼓了一晚上俣,直到天亮才回归了肉身。

      关于本源珠的神奇事情,林辰是不会给任何人说得。小时候在村子发生的事情,林辰永远不会忘记。匹夫无罪᰺,怀璧᩟有罪,这个道理太深刻了。

      林辰走出房门,便去跟师父请安,问安后绿岫上仙就带着林辰去了珍蝴宝楼。

      櫖“这珍宝楼藏着宗门无数的珍宝,甚至有一些是已故仙人遗留下来的珍宝。说来,一般人想通过自身本事,去寻得一件适合的兵器是很难的,所以宗门才特意给刚突破修为,达到筑基期的弟子一次无偿选宝的机会。兵器限于法宝之下,但莫要过于计较品级,唯有适合自己的才好。所以辰儿,你身上兵器我倒是知道一二,此次你去选择所需的就好,非一定要攻击性的兵器不可。”这一路上师父一直跟林辰交代道。

      到了珍宝楼,绿岫上仙让敢林辰自己进去:ආ“珍宝楼到了,昨天为师已经禀明过,你自己进去取宝便可,为师便在外面候着。”

      听了罪这话,林辰便独自上前,敲了敲珍宝楼的大쎋门。ꊌ不一会儿,一个身形욆佝偻的老者缓缓打开大门。此老者发白的眉毛一直垂到了耳根下,伸着长长的脖子䩘活像一只千年老乌龟。

      见此容貌,林辰可不敢取笑这㦎老者,此人可是珍宝楼的守护者,一个实实在在的仙人䙵。此老者一直守护着珍宝楼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记得他本名叫什么,连他的尊号也没쉋有人知悉。也因此,大家便只好统一叫他一声楼主。

      큪 “楼主您好,”林辰行礼说道,“弟子林辰,刚刚突破,成为一名筑基修士。按照门规,前来选宝。”

      “知道,你跟我进来。”楼主发ꮧ着奇怪的声音,像是多年未开口说话似得。

      䭓 这珍宝楼内昏暗的很,四周的一切实在是看不清,只有楼主手上持有的那盏油灯,能照亮周围。对此,林辰也只能不紧不慢的跟着楼主后面,似乎这里的路只有楼主知道。

      “你想要什么宝物。”楼主冷冷的说了一句。

      “我想要一件护体的兵器。”林辰说道牁。之䂙前林辰的软鳞甲被毁后,只有一件石令护身。而之前的一路逃亡,却让林辰知道一件好的护体宝物的重要性。

      “是想要盾牌之类的兵器吗?”

      硛 “不是,想要像铠甲之类的护体兵器。”林辰解释道。

      “跟我走。”楼主持着油灯继续往前走。

      走了不一会儿,楼主停了下来,轻轻对油灯一吹,瞬间⶿火焰就窜的老高。借着火光,林넕辰看到面前出现一排格子ꛭ,每个格子里面堆放着各色的护体铠甲,足有两三百之多。

      “慢慢选吧。”楼主说完就不多语了。

      实在太多了,林辰竟是挑花眼了。不过,ꛞ林辰也清楚自己所需,他不需要那些套在外面䚦的铁制铠甲,虽然防护的很严实,可不实用。林辰需要的是像软鳞甲那样݉的东西。

      벢 还好,这里的软甲也不少,林辰挑了ᶪ半天,便瞅中了一款极品法宝级的软甲,其叫作天蚕丝连体软甲。这软甲看上去和普通衣物没差别,而且轻薄的很,衣裤连为一体的,只露手头脚。对其细细打量一番后,林辰是越看越喜欢。

      “楼✚主我打算要䏢它。”林辰指着软甲说道。홎

      楼主面无表情的说道:“选铠甲的人都会选它。此乃天蚕圣主用其金丝制成的,乃是法宝中的上上品。多少人想要它,可惜没有人消受的起。”

      “难道要它还有特殊要求?”

      “这软甲似乎有一丝灵性,之前ી有人穿他,要么是被烫꽜的全身起泡,不敢再穿;要么是被冻裂皮肤,伤了五脏,不得不脱下;还有的人被软甲死死的勒住,身体都变形了,差点死于非命。你若想要它,可必须先试试能不能穿的上身。”

      竟然这么可怕,不过听楼主的话,似乎也没人因此丧命,所以林辰倒也不妨一试。

      按照要求,林辰将外衣裤都脱掉,光着身子把软甲穿了起来。林辰刚穿上软甲,刚开始还觉得挺舒服的,贴身的很。不过很快,软甲就起了变化,变成赤红色,滚烫起来。见此林辰直接放出火属娎性真气,他倒要看看是他火烧的烫,还是软甲烧的烫。

      软甲倒是一点也不怕林辰火烧,而它的灼热感透过皮肤向林辰앥体内渗入。见此,林辰倒也不怕,直接放出水属性真气㙰护住身体,任它怎么烫,也䛧烫不进来。

      灼烧不栞成,软甲渐渐的变得冰冷起来,其温度越降越低。不一会儿,林辰的身体就如被寒冰包裹一般,冰冷无比。见此,林辰继续释放着火属性真气,利用火属性真샧气来温暖身体,让一丝寒气都无法侵入。

      冷热都奈何不了林辰,软件突然像是件极具缩水的蹌衣服,包裹着林辰越来越紧。对此,騣林辰虽然憋住了气,但奈何他只修炼了骨头,却没有修炼筋肉,一时身体被裹得变了型。

      “难不成,我也不适合穿这件软件?”林辰全身血液被勒的都不流通了,脸被憋的涨红。

      血液不通,原ℇ本隐藏在林辰骨髓里忋的绱两色真血被逼了出来。真血刚流出一ꊹ点,那软件便像是受到了刺激,瞬间变回原样,不再收缩。

      林辰一时惊异未定,现在这软件没任何变化,也不紧也不松,刚刚好。也不烫也不冷,挺舒服诳的。

      “这就结束了?我可以拥有这套软甲了吗?”林辰向楼主询问道。

      楼主此时脸色怪异,双眼像是要把林辰穿透。他沉思片刻,以一种低沉的嗓门ꄚ说道:“你合格了,这软甲是你的了。不过这软甲今后再有问题൝,你可记得向上面禀告,它可真的不是一般人类能穿了灊的。”

      Ⱚ林辰总觉得楼主说话怪怪的,似乎隐藏了什ꬭ么没说。不过楼主却不愿多给他搭话,林辰得了软甲,楼主直接把林辰带离了ꀏ这里。

      林辰出了珍宝楼,绿岫上仙便走上前问道:“宝堖物可拿了?”

      “拿了,一件天蚕丝软甲。”林辰现在并没有将软甲穿在身上뾣,于是便拿出来给师父看썳。

      惴“你竟뻾然拿了这等宝物,福分不ﳳ浅啊。”쾟绿岫上仙好像也认得这天蚕丝软甲,但却没有多说什么。

       离了珍宝楼,林辰随师父回到翠竹园。不过并没有回房屋去,而是在一片竹林里落下。此时,绿岫上仙又释放出结界,似乎有事要给林辰说,不愿被外人打扰。

      “辰儿,”师父对林辰说道,“你现如今已达到筑基修为,作为为师的弟子,为师有义务将所学相传。不过个人境地不同,所需要的也有不同。狼我有几门上等绝学,如果不适合你,学了反而于你有害。所以,现在你把你之前所学,展示在我面前,我再确定你该学我哪门本事。”

      桶 “是,师父。”

      对于师父,林辰没什么好隐瞒ꪛ的。林辰先祭出青钢鬼子母剑,使出了万剑术;接着是《七十二小术》中的引火术、引水术等힐;然后是印龙决、流云步以及破空指;最后使出的是破灭法眼。因为林辰修为达到筑基,神识有了质的飞跃,破灭法眼更上一层楼,双眼已经能亮起破邪的金光了。

      “破灭法眼!你竟然学了破灭法眼?”绿岫上仙显露出少有的惊恐之色。

      “是的,师父,有何不对吗?”林辰并没有意思到破灭法眼有何问题。

      绿岫解释道:“这破灭法眼乃是当年道家一位上仙所创,具有夺天地之造化的强大威力。不过这个功夫太过凶险了,太多学此门禁术的人都瞎了双眼,成了废人。”

      “师父的意思,我也可能成了瞎子?那我马上废弃此秘术。”林辰可失明过一回,他可不想以后再变蹥成瞎子。

      “来不及了,你已修到这等境界,废不了了。辰儿,你如实告诉我,你是如何学得此术的?”

      这秘术还是林辰获得五族大比的名次,柱因而得到的奖励。没想到会有如此危害,当年真是被坑了。

      “辰儿你也不必太担心,”绿岫安慰道,“现在发现还来的急。我记得曾有记载,有啩种方法可以뤼保障你不失䚃明。”

      “师父,那我该怎么做?”林辰急切的问道。

      䝪 “具体的为师已经记不得了,查到了自会告诉你。”

      ␒ 听了这话,林辰心里一时显得烦躁不安,甚至因为心理作用,隐隐觉得双眼已经开始生疼了。

      “辰儿回过神来,莫要多虑,”绿岫珽放出神识,安抚林辰的心神,“非到危机关头,不用破灭法眼,你自然不会有事。今,为师要传你本事,你自应当专心学习,而不是想其他的。”

      톍“明白了,师父。”林辰调试好自己的心情。早发现问题,早解决,没什么好怕的,学新本领才是要紧的。

      此时,绿岫上仙对林辰讲解道:“为师观你的剑法已经上上等的了,也就无须传你《出岫剑法》。这《出岫剑法》乃是为师根据《断剑剑法》和《流云剑法》的演变而自创的,为师已将此传给了你的大师姐。至于你的功法,传自于你母亲,本就是非常了不得,为师也无须传你另一门绝学《景秀云织》。而且,该功法本就仅适合女子修炼,为师也已传给了你的二师姐。《出岫剑法》、《景秀云织》这訋两门绝学为师都无须传你,就不知ᆐ你所需为何?”ᑡ

      绿岫上仙真不知道该传给林辰什么,只好让林辰自己选择。

      林辰想了想说道:“师父,我学的炼体ᶁ术只有炼气级别的,徒儿想将炼体术继续往上学。所以敢问,讀师父可有筑基以上的炼体术?”

      体气双修的人本就少,筑基修为以上还坚持的就更少了,所以更高深的炼体术也就非常的少了。林辰因为《本源心经》的特殊要求,必须一直强化身体,所以才必须继续修炼炼体术。

      “继续修炼炼体术是好的,你有如此决心,为师感到欣慰。为师这还真有一套上等炼体术,或许适合你学。”

      “不知师父所传是何等炼体术?”

      “此炼体术的名字叫作《七禽圣像术ᒛ》,”绿岫上仙将一本黄皮书交给林辰,“当年,在七玄出现过一个妖道,其可身化七种飞禽,实力了得,但却危害一方。师门命我前去缉拿,我쀚与那妖道缠斗三日才将他击杀。妖道死后,我从他身上得到这本炼体术。此乃道家的炼体术,威力了得,为师便녃将它收藏起来。今日为师将它传你,望你好쇓生修炼,使用在正途之上。”

      “谢师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