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逼_人体艺术馒头逼

      随后的日子里,沈长安和许志远整天泡在赌坊里。

      沈长安没有把许志远往死里撸,毕竟许志远这人还不错。

      甚至很多时候,沈长安吃肉,也没忘记让许志远喝汤。

      但小许不爱喝汤啊,老是抱怨自己最近手气不旺。

      沈长安很想告诉他,有汤喝就不错了!要不是自己念他的好,很多时候都可以让他输个底裤朝天!

      许志远在麻将桌上快感不足,便找别的事情弥补,譬如与青楼小姐姐搞嗨皮、嗑五石散等古代纨绔必备之活动。

      甚至多次诚邀沈长安一起参与,共同快乐!

      对此,沈长安只能敬谢不敏。

      五石散这种东西损害身体,他当然不会去碰!

      青楼里的小姐姐,沈长安倒是很想去见识一番,可他要抓紧时间去搞钱!

      他这资质要想拜入修真门派,得花钱走后门。

      但万儿八千两白银不是小数目,按照他现在的速度,两三天才能撸个一百两,自己得撸大半年呐!

      哪有时间去逛青楼?

      再说了,逛青楼不花银子吗?那种地方傻子都知道是销金窟!

      关键是!

      沈长安他怕得病!!

      所以,作为一个优秀的男人,沈长安觉得自己应该远离那些低级趣味!

      身体为重!修真为重!

      不过,随后沈长安想到,如果自己成了修真者,肯定就不怕得病了!

      因此,沈长安暂时没有响应许志远的号召。

      还是那句话,何以解忧,唯有麻将!

      但沈长安靠着金手指作弊,几乎逢赌必赢,即便运气差到姥姥家去了,也输不了多少钱,久而久之便被牌友们称为“气运之子”,甚至有人奉他为“麻神”!

      结果换来的却是,大家都对他敬而远之了。

      跟他一起打麻将,纯粹就是在找虐,何必呢?何苦呢?

      草率了,羊毛撸得太狠了!

      等沈长安明白这一点时,已经晚了。

      于是,沈长安不得不重新寻找发财的路子,不然交不起修真门派的“后门费”!

      这天夜里。

      沈长安在客栈里苦思发财之道,他猛然想到这个世界好像没有高度的白酒。

      他跑到客栈的大堂里,想找掌柜的确认一下。

      夜已深,掌柜的早就休息了,只有一个看店的小二在大堂里打瞌睡。

      沈长安正要走过去,忽然他发现店小二的提示不对劲:

      【阴灵。亡魂所化,善于吸食活人阳气。】

      陈长安立即止步,打了个激灵,心说难道这位店小二是个鬼?

      忽然,店小二醒了过来,打了几个喷嚏,一副很冷的摸样,看到沈长安后便道:“这位公子,有什么需要吩咐的吗?”

      沈长安再看他时,提示变成了:

      博看小说网

      沈长安发现店小二的脸色十分苍白,的确一副非常虚弱的样子。

      怎么回事,店小二不是鬼吗?那刚刚的提示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沈长安突然感觉自己有点冷,但过了一会儿这种感觉就消失了。

      “这位公子,有什么需要吩咐的吗?”

      店小二又问了一遍。

      “没有没有,我路过而已。”

      说完,沈长安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刚刚应该是撞见了一个邪祟在偷偷吸食店小二的阳气,对方是隐身状态,但自己无意间看到了对方所在的位置,便出现了提示。

      握草,这个世界果然很危险!

      不行,不能再住这家客栈了!

      只是,此刻夜已深,已经不好换地方住了。

      就目前的情况看,那只邪祟应该比较弱小,只会吸走人的阳气,一两次应该不会要人的命,就再住一晚,明天换地方。

      沈长安战战兢兢的挨过了一个晚上,天一亮他就退了房,离开了这家危险的客栈。

      最后他在玄侦司附近租下一套小别院,心想那些妖魔邪祟应该不会跑到离修真者这么近的地方来。

      与此同时。

      在一间阴暗的石室里,一个浑身上下冒黑气的男子正在闭目打坐。

      忽然,石室里起了一阵阴风,男子睁开眼睛,道:“小六,昨晚吸到了多少阳气?”

      男子目光所及的地方,突然显现出一个五六岁的女童来,她脸色煞白,就像涂了一层白漆。

      男子掐了一个法诀,右手一指女童,便将她体内的阳气尽数引出,吸入自己口中。

      女童被强行摄走阳气后,顿时变得有些萎靡,但嘴里发出“呀呀呀”的声音。

      正准备炼化阳气的男子皱眉道:“你说一个被你吸走阳气后死掉的人,又活过来了?难道是人死后,灵魂没有脱离身体,变成了尸煞之类的存在吗?”

      女童摇了摇,继续发出“呀呀呀”的声音。

      “你说依然还是人,而且阳气更旺盛了?”

      女童点点头。

      “有意思,看来那人必然有什么奇遇。”

      男子拉开自己的衣袖,“进来吧,好好休息一下,今晚你去把他的阳气全部给我吸过来。”

      女童发出“呀呀呀”的声音,然后化作一股阴风,飞进了男子袖中。

      结果晚上女童再去那家客栈的时候,已经找不到沈长安了。

      因为,沈·苟·长安已经挪窝了。

      不过,因为害怕被惩罚,女童向浑身冒黑气的男子保证,下次遇到那人,一定把他的阳气全部吸过来。

      另一边。

      沈长安把窝挪到玄侦司附近,安稳的度过几天后,渐渐的又把心思放在了弄钱上面。

      尤其是刚刚遭遇了邪祟之事,更加让沈长安迫切的希望自己成为一名修真者,拥有自保之力。

      仔细逛了逛灵安县城后,沈长安发现这里的确没有高度白酒卖,更没有肥皂、玻璃这些。

      嘿呀,想不到历史穿越小说里常玩的种田小套路,也能在修真世界里玩起来!

      肥皂很好做,简单来说,就是让油脂发生皂化反应。

      油脂可以用猪油或植物油,然后加入适量泡过草木灰的水,拿去煮一下,晾干后便是肥皂。

      或者在油脂中加入火碱溶液,也就是氢氧化钠溶液,搅拌均匀,凝结之后便是肥皂。

      草木灰很好搞,而氢氧化钠也不难获取,武国境内有的是天然碱矿,再弄些石灰来,就可以用苛化反应获得氢氧化钠。

      至于高度白酒,只需一套简单的蒸馏装置,把低度酒提纯就行了。

      沈长安小时候在农村里长大,那时候农村里很多人都自己酿酒,蒸馏的装置他见过,没什么稀奇,把图纸画下来,找个手艺好一点的木工师傅就能做出来。

      事实上这方世界有高度白酒,厉害的修真者可以用法术提纯白酒。

      但这种境界的修真者难道会出来卖白酒?人家要银子有个毛用啊?银子又不能换灵石,也不能买丹药或法宝。

      所以,高度白酒这一块,一直是个空白市场。

      而有了蒸馏装置,就可以通过反复蒸馏得到酒精,有了酒精,就可以制造香水。

      把花瓣和香料捣碎后,用酒精浸泡一段时间,过滤之后便是最原始的香水。

      至于玻璃产品,技术性略高,所以沈长安暂时不打算搞玻璃……嗯,以后也不会搞玻璃!

      不过,他又发现这里的小黄书卖得不错,很有市场。

      他看了那本叫《月夜艳谈录》的小黄书,作为一个大学时代也曾浏览过小网站的男人,沈长安评价这书就两字:就这?

      如果再加几个字:写得什么玩意儿?

      于是他打算在修真世界完成自己的作家梦想。

      前世的他也喜欢看网络小说,写点小黄文还是没一点问题的。

      这里不是他原来的世界,写小黄文不怕404,毕竟街上那么多摇着小手绢喊“公子,来玩嘛”的小姐姐。

      小黄文算个屁啊!

      很快,沈长安凭借自己丰富的阅读量,写出了五本书。

      古代书本上的字比较大,厚厚的一本书,实际上也就两三万字,

      笔名也想好了,就叫“项羽”。

      嗯,像风像雾又项羽,顺口,好记。

      要是霸王泉下有知,一定会暴跳如雷,mmp,这小黄文的锅,劳资不背!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