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硬侵犯中出的女教师

      无论前生还是今世,宁卫民都是孤儿。

      加之他是靠自己白手起瘑家的,又在社嗸会上闯荡了这么久。

      早已经尝遍了人间的冷遇和轻蔑,领教过各种各样꛳给他难堪的人。

      所以一般的窘迫处풃境,对騩拥有丰富应对经验的他来뼇说,还真是小ਜ਼菜儿一碟。

      另外话说回来,蓝岚的父亲毕竟是个有身份的高知。

      即使态度再严苛,也不至于不分青红皂白,当场破口大骂。

      䉩顶多是带着先入为主的成见和戒心,像查户口一样,对宁卫民严加盘问罢了。

      而文化人的施压方式,也不过是外交辞令ꓑ一样不冷不热的态度。

      퍻 这对大多数没见过푒什么世面的年轻人或许是有效的。

      ൴ 可对于本质上已经是个油腻大叔,脸厚心宽的宁卫民来说,却是不痛不痒。

      更何况宁卫民本就是问心无愧的。

      他自认为把蓝岚劝回课堂居功至伟,反倒理应受到蓝岚父母感谢才对。

      再加上作为鈏一个生意场上的老手,这小子还非常擅长谈判。

      懂得如何运用话㇟术争取主动权,对带偏对话节奏的技巧掌握得也很熟稔。

      所以和۫蓝岚父亲进行的这番谈话,他就显得既有条理和又有拜自信。

      连一星半点儿的尴尬、畏缩、心鲧虚、胆怯,都没有。

      要说“不卑不亢”货“理直气壮”都算亏了这小子了。

      “全盘掌控”和“游刃有缓余”才是最恰当的形容词ቬ。

      事实上,宁卫民也只是在对话开始时,简单回应了蓝岚父亲一些问题。

      澄 比如自己蓝岚是什么关系,怎么认识的,姓什么叫什么,家住在哪里……

      㬛 育 而当这些无关痛痒的情况一一都说了之后,他就闭口不谈自己和蓝岚的事儿了。

      反倒扮上了情感学专家。

      借흓着把蓝岚大夸特夸,替蓝岚诉说内心烦恼,玩儿了一手鯶漂亮避턜实욇就虚。

      不动声色间就把对话主题给转换成了릃蓝岚和父母之间的信任问题。

      殄这ⓝ一ᗻ下就让蓝岚父亲乱了阵脚,根本顾不ᑱ上再对他继续问责了。

      具体步骤说起来其实非常简单눧。

      宁卫ҥ民先是声称自己很理解蓝岚父亲,知道他是担心女儿交了坏朋友。

      假模三道的站在蓝岚父亲的立场上,感慨了一番父爱伟大。

      肞跟着就开始利用“错误类䨾比”分说蓝쭲岚的委屈。

      他以极为遗憾的语气,说蓝岚的父亲和母亲都应该相信他们女儿的判断力。

      蠿因为相信蓝岚,就是相信他们自己的教育方式和教育能力。

      宁卫民还说,在他看来,蓝岚的善良、爽朗、聪慧,爱帮助人。

      这一切统统是因为蓝岚父母教导有方,是她优秀的家庭环境所致。

      唯独可惜的是,他们对蓝岚信任和理解不够。

      最后,宁卫民干脆把蓝岚塑造成了深受情感困扰的少女。

      说其实蓝岚很쨜爱她的父母,只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想法。纉

      真正的她不但具有独立的思考能力,也懂得该如何善待自己。

      虽然有些问题一时想不通,但㎥只要她平心静㔫气去思考,܋慢慢就会有理智的判断껣。

      睖他建议蓝岚醺父亲回家和女儿好好谈谈,不带任何成见和情绪开诚布公的谈谈。

      相茩信䎕到时候,不但亲人关系、家庭꜒矛盾会得到妥善化解。

      作为父亲,他也一定会为自己的冫女儿感到自豪和欣慰。

      芛就这样,这小子净捡ᗄ着冠冕堂皇和煽情的便宜话说了。

      有关他自己是怎么把蓝岚带到长城来的关键问题,却黑不提白不提了。

      那不用说,意外得知女儿如此“苦藆闷”的一面。

      蓝岚的父亲能䵎不吃惊,能不在意吗?

      釂 同时由于是大庭广众之下,碍于时间紧迫,还有许多重要的客人在等着自己。

      好面子的蓝岚父亲瞃,心鮕里既为女儿担활心,又坫恐被旁人听知家庭隐私,哪儿还顾得上其他啊。

      说白了,蓝岚父亲几副乎被㠀宁卫民쐶给忽悠瘸了。

      如此一来,这场对话的最终结果,就是宁卫民全懲盘大胜。

      他自己不但体面的全身而退,还给蓝岚做好了人设铺垫。 톘 埜

      既为蓝岚赢得了和父母摊牌的准备时间,也等于是把即将进行家庭对话的主动权交到了她的手里。

      到时候想说什么,就全由着蓝岚自己发挥了。

      至于后续部分。

      尽極管当天作别,蓝岚父亲对宁卫民仍没有个好脸色。

      Ⱂ 蓝岚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父亲走釗了。

      甚至第二天,宁卫民去废궁品站找蓝岚,居然发现ᡪ她已经辞职了。

      鴾 此后十余天里,就再没得到过任圩何有关她的消息,

      但宁卫民却并不因此担心什곔么,反而心里感到很安心。

      因为想想就知道,这太正常不过了。 

      不说别的,同样情ѷ况下,如果宁卫民自己有女儿。

      他也一定会要求女儿,和像他쐬这样的罠社会朋友断绝联系,专心学业的。

      所以他没䟅有蓝岚的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

      这只能说明一点क。

      蓝岚已经提前和父母和解,重新过上了本应属于她的正常生活。

      弄不好这Ⰷ丫头ⶁ现在正享受父母的百般宠爱呢。

      ≬而这횲也就是他唯一能送给蓝岚的临别礼物並了。

      多少챡算是对这丫头曾给他的帮助做了回报。

      很显然,对蓝岚的家庭来说,她能回心转意肯再回课堂,当然是最重要的。

      蓝岚父母自然不会因旁枝末节再对女儿多计较,也许还会适当放宽管束。

      也就是ᾓ说,只要他不再出现在蓝岚生活里,蓝岚就不会再有什么麻烦。 훳

      哪怕高考屡屡失利呢,其实对㷬这丫头也不算什么。

      因为她的前뙥程一定会被她的梷家人安排得很好。

      就这样,宁卫民轻松了,打心里解脱了。

      졎说⦁真的,自从知道蓝岚的家庭情况之后,他总是无谓的替这透明得如同玻璃器皿一样的ぺ丫头担心。

      怕她不听劝,就一直这么傻吃傻玩儿,稀里糊涂的过下去。

      깫 不但时间浪费了,家庭关系也会越来越差。

      那他无异于就真成了损友一个,理应遭到蓝家痛恨。

      可偏偏这丫头性子又太随性,还有点偏执殿。

      每次劝多了,她都闹情绪,干脆捂耳朵不听。

      답他还从没有替一个人这么操说心过,忧鴐虑太多,也不忍心。

      无形中竟然多了一种道义上的责任感,和情感的负担。

      这使向来习惯了独来独往的他,心情复杂得又好受又不好受。

      所蹬以能这輐么结束ꊧ,各安其命也好。

      原本就是两条路上的跑的车,能在人生中偶然相遇、互助已是难得缘分。

      既然彼此互不相欠,还留下了一段不错的回忆,自然也就到了该散的好时候了。

      䋛 即便是不告而别,也算৉圆满。

      꽦 只是命运这东西却是相当有个性的,你想怎么样吧,就偏不按照你想要的那么来。

      宁卫民真没有料到,他所满意的情感平衡,最终还是没能保持住。

      临了临了,蓝岚竟在他心里留下了难以抹去的一ܷ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