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视频120分钟试看

      景府。

      堂堂大庭广众之下,这应彩儿朋身ૄ上穿的还是父亲今年才给这丫头才买了一身浅粉色海棠花的襦裙。虽说不甚名贵,可却给了这丫头身上最美的。

      应彩儿似乎还带着个奴才,也是平日里伺候着的两ԝ个人,齐齐的就跪在府门口,一边哭一边嚎哭的,十分凄惨。

      景西侧颜瞧着皱了皱眉,刚刚赐下圣旨的那批公዆公,可还没走,抬着陛下御赐的匾额正往这边来,若是一会儿瞧见芌了,那才是一出好戏呢!

      景西三步并作两步,一边走,一边摘下了头上的珠钗放놌到了ᮙ身边丫头的手䑄心里,而自己则松了两面的并发,含着眼泪儿掩着帕子过来的。

      应彩儿只斜了那么一眼瞧见,似乎是景西回来了,立马开始演起了戏来。

      “求姑娘大发慈悲收留我,求求姑娘了,我知道我平日里总是抢了姑娘心爱的玩意,如今惹了姑娘不快,姑娘是个善良能忍的,求姑娘收留我吧,毕竟好歹也是从小一处长大的姑娘,不看着这情谊,也该看着义父的情谊。”

      应彩儿这话说的妙极了,绝不像这丫头平日里能想出来的。

      既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又把别人编排出来,确实是不像这丫头能说出ᇕ来的。明着指桑骂槐,说自省己是个梻不好相处又不能容人的,果然有趣。

      景西깴就像是一支箭一样飞一般的冲了过来,趴在了地上,也跪了门口,哭的更叫一个可怜。

      “我只想着若是家里有什么大事,总好过,要把妹妹发卖出去,妹妹身子贵重,姐姐妹妹之间都是担心你的安全呀,更何况妹妹与太子殿下,这婚事怕是要定下来的,怎么可能会因为请假一事耽搁了或是俭疏忽了呢,我正想着这两日抓紧去库房,取了妹妹平日里最心爱的东西,一并给妹妹全部送过去,虽说妹妹出自于景府,若是嫁到太子宫中,怕也是要从这里出嫁的,我还要给妹妹的嫁妆添上一倍呢。

      只是想着我娘去的早,若是我娘在的话,这些事情一定为妹妹操持的大办大好的,实在是可怜了妹妹,亏着妹妹了。

      鄤彩儿妹妹快起来吧。”

      景西三言两语不仅是撇清了这些嫌弃,还让外边这些人认定了眼前这个女孩,也就是景府的义女应采儿,马上就是即将嫁入太子府的女人了。

      只是若是街坊邻居不知道什么的高门大院之内传来传去,谁不知道这姑娘出生于贱籍?

      景家大小姐出身ꄙ高贵,竟然为了一个出生于贱籍的妹妹,还要添上一份子嫁妆,甚至想请自己的亡母主婚之类的,这样的胸怀,旁人怕是不能有!

      说出去谁还敢提一句景西的不是。

      景西别说是猫哭耗子,假慈悲,硬生生也能挤出几滴眼泪来哭的那叫一个凄惨无䙵比。

      “这太子殿下的婚事本就不属意于我,如今殿下退了婚正好成就于妹妹的姻缘,妹妹心心念念,不过是忶为了太子殿下结琴瑟之好,乃小女子之长情,可千万不要哭坏了身子,虽说母亲不在了,可长姐如母,我定会为你操办好的。

      一会儿我就拿着这些卖身契文书去趟官府,定要把妹妹这짯清清白白的身子说明白才好。

      也不算是辱没了太子殿下,也算是我成就妹妹的녡一番心意呀……”

      ㍈景西这三言两语可把太嚪子殿下退婚一事说得轻描淡写,看热闹的人却吓了一跳,这景大小姐被太子殿下退了婚,转手太子殿下就看上了府里一个婢女,᳖丫头都不如的义女,出身贱籍!

      这太子殿下的眼잔睛怕不是瞎了吧?

      应彩儿脸色吓得已经是苍白如纸,自以为这些事觕情无论如何闹起来也不㯞会被拿出来,如此评说!

      没想到这一次并没有如自己的心意,景西说了这些话是故意的,该死……

      她竟然失算了!

      “妹妹不是这个意思……”应彩儿。抬起头含着眼泪,咬着嘴唇,챢那委屈的样子丝毫没홅改,想要分辨几句,却被景西一把从地上拉了起来。

      “这景家,但凡是我有的都要给妹妹一份的,从小到大没有亏待妹妹一分㙷的,正好今日陛下下旨册封了母亲,为正二品诰命。

      今日也是个大好的日子,我这就张罗起来,必定把妹妹的婚事办得风风光光的。”

      “什么……”

      应彩儿听了这话吓得差点瘫在地上!

      第一是。没想到陛下竟然下旨册封了景西的母亲,为正二品诰命!

      얔 陛下对景府的态度已经如此了,怎么还有转还的余地呢?

      第二是,没想到鷪景西竟敢扬言要把自己嫁入太子府!

      若是太子殿下嫌弃自己的出身,不要自己了,那自己的名声和名誉可是要被她全部抳毁掉㔴了!

      她苦心经营了这么久,才攀上太子殿下这棵大树,可断断不能因为今日。澬这么一闹就什么东西都没有了,那可真是௣得不偿失呢!

      不过今日只是想吓唬吓唬景西,让她乖乖答应交一份嫁妆出来,好歹也不能在景府,白过了这些年,却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把自己嫁出去,这话说的倒是让自己一分钱才拿不到了。

      ᠧ 应彩儿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些公公早就已经走了过来,双手抬着匾额,一个个的看自己的表情,不知道嫌弃到什么个地步了,这都是贴身伺候陛下的人,如今竟然为了一块匾额亲自亲临于景府,僼自己这一次只怕是闹大了,回头传到天子的耳朵里,指不定要把自己这种舝人扬言成什么人,!

      如今景府与太子殿下这桩婚事都说是太子殿下退了婚,只怕过了今日就要说,是自己挑拨了太子殿下,把景家大小姐退婚迎娶自己黣的事了!

      若是陛下动怒,到时候的后果可就是不堪设想了!

      应彩儿想了半天可算是想到了关键之处,只可惜早已经为时已晚,那些公公瞪着眼前这个女人,恨不得要将这女人碎尸万段一般!

      陛下因为太子殿下退婚的事,可不知道在宫里生了多少日子的气,没想到是太子殿下被ⱅ了一个狐媚子调唆退婚的!

      景西温婉而善良퇾的拉着这丫头的小手,硬生生的将蔬应采儿拽进了门。

      “妹妹别怕,与太子殿下的姻缘是妹妹的造化,是天大的福气,我一定把妹妹风风光光的嫁出去。秋儿,去请聂哥哥,如今父亲大人不在,宗族之内,只有聂哥哥可以主持大禺婚了快去,请聂哥哥来。”

      “是。”

      应彩儿被吓得浑身都直哆嗦,已经害怕到了极点,偏偏已经是骑虎难下,明明是自己闹着想要一些钱财,真是要把自己嫁出去了,可谁知道太子殿下对自己所说的话又是否当真呢,太子殿下断不会肍迎娶自己这样的身份为太子Ǭ妃,只뼵怕不过是一个小妾罢了。

      景西这样做,可是要把自己的脸全部扯下来,扔在烂泥里踩踏呢……

      她好想开口插一句嘴解释分辨,只可惜为时已晚,这样的话已经是来不及说出口的了。

      景西虽然众目睽睽之下是扶着这ꤻ丫头进了府里的,可是那双手捏的自己十分有力,恨不得要将自己捏碎一౴半,疼的她都已经开始直抽气了。

      “崙彩儿,母亲在世的时候就曾教导我,身为女子应当温婉善良,贤良淑德,望日后你也能尽心侍奉太子殿下。”

      “姐姐,其实……”

      “如今景府里没落,实在没有什么可拿的出手的东西,不过你这份嫁妆我还是会按景府二小姐的名义给你操办,你放心。”

      “不是,其实䃡……”

      “我知道你的担心你不用操心,这些安安心心的嫁给太子殿下,替我好好侍奉太子殿下,便是你最大的造化了。”

      “我……姐姐……”

      “好了,这些姐ᬡ姐妹妹的话,就不许说了,我都懂。”景西。那一双狐狸眼笑得可正高兴呢,偏偏装的这副十分贤良大度的样子,将这些百姓的目光全섰部骗了过去。

      ㋟应彩儿,作孽꾜的时候可有想过有今日呢?

      才进了门,应彩儿早已经吓得脸色苍白,明知道今日是死路一条,只想是碰碰运气,哪想到景西的手段已经如此狠……

      ଽ她害怕的扑腾一声跪在地上,却被景西强行给拉了起来。

       “我的好妹妹,这是做什么?这多客气呀,你我姐妹相称自然在府上,你还是景府的二小姐呢,冬儿ꕼ快去搬把椅子来,请二小֑姐坐下。”

      “是。”

      景西让手底下的这个几个丫头看了茶,而自己则是看了一下这两日府里的开支和账本。

      她话可不是说说的,非要把这丫头真的嫁到太子府里,才能出了自己这口恶气。

      应彩儿从前只知道这个姐姐多少有些能耐的,绝对没有想到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和如此的聪慧,这么快就把一切﹅的嫌疑撇了个干净。

      该死的,早知道这样就不用这个法子了。

      景西习笑颜开之时,就像是马上能把人嫁出去,一般这样的胆量并不是谁给自己的,而是自己知道。旁边忠这一位心里更不好受呢。

      “妹妹毕竟是寄人篱下,也不算是亲生姐妹最在乎不得这些,况且……”

      景西故意顿了顿,狭长的睫毛眨了眨。

      “况且你毕竟是姓应的,应家,终究是罪臣之家,你若是从景府嫁出去,只怕于礼数不合。

      即便是义女,若是改了姓倒不错。应潣彩儿,要不,你姓景?”

      进来的男人面色如玉。头上沾着一颗竹簪,多有一些仙风道骨的意쒩味,手上带着一个白玉扳指。葱茏玉手,纤细修长,不像是男子该有的模样,说话间儒雅得体,彬彬有礼,倒是一个偏偏少年模样。

      ᪝“聂哥哥。”景西连忙行了个礼,这位就是自己的小姑姑景氏的儿子,聂合非㻽。

      聂家远离朝⣂廷争斗,并没有在朝为官,只以经商为打算,虽然说士农工商这商是最贱的,可是聂家并不是普通的商家,而是身为皇商,供应着蕭宫里的所有开销采买的物件。 惣

      上到皇亲国戚,下到贩夫走卒,多少都要给聂家一些面子的,没人敢得罪。

      聂合非쀵一进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鉨,虽然这些年对应彩儿多有耳闻,但百闻不如一见,如今看来这世上不要脸的人还是居多的。

      景西连忙让丫头们又搬来了一把椅子,请哥哥上춉座,毕竟宗族兄长之中,聂哥哥为长。

      ᶥ “景家,破落之家人丁稀薄,许多大事父亲不在府中,还要请哥哥做主才是。”

      죁 “妹妹,实在是言重了,既是太子殿下金口ᜩ玉言,这也是早晚是要嫁出去的,你也不要太心慈手软些,舍不得。

      Γ日后还是能常相见的。毕竟嫁入太子府中可是荣华富贵,富及一时,及三千宠爱于一身的好事。”聂合非。可是个宠妹狂徒,至于这满口毒蛇敲打的话,是从小养成䓻的先例了,皇宫之中便是各位皇子都要给三分薄䰨面的人说你几句又怎么了? 

      皇宫有没有三千宠爱没人知道,倒是。红颜未老,君恩先断这样的例子可是不少……

      ೝ㳗景西点头附和着。

      “我想这也是呢,正好马上就是立夏之日了,这婚事可不能├耽搁,若是入了秋总归是有一些不好不吉利的。人人都说多事혋之秋,自是壟不易操办的。”

      ꋏ“妹妹言之有理,只是应彩儿若是不改姓景的话,从景府出嫁这嫁午妆可就难办了,若是以景府女儿身份出嫁的话,恐怕是要改了性才能顺理成章,若是被后人诟病,那可是太子殿下身上的一个污点,你我之间可就成了泼墨之人了。

      应彩儿,要不,你姓景?”

      聂合非故意调侃着,这女人如此不要脸来坑景西,他恨不得怼死她。

      应彩儿吓得浑身直发抖。

      聂长兄是要陷自己于不义!

      ᩗ哪有大婚之前就改姓的!

      “那怎么行。”景西。故作担忧的搓了搓手中的帕子,斜了一眼旁边坐着的人。

      “彩儿,可ퟫ是从小与我一同长大,同吃同住的情分,怎么能这么轻而易举的就给耽搁了呢?

      太子殿下人中龙凤必定是金口玉言,率我瞧着彩儿妹妹这可是等不及拖不了的,不然日后外面人都要怪罪我的。

      好歹也要为妹妹多考虑一些嘛,既然今日聂哥哥来了,那正好我将这彩儿的卖身契交给兄长,只是要劳烦兄长去太子府上走一趟,好歹要问清楚太子殿下是要给我妹妹什么样的位分,何时操办,总不好这样一直拖下去的。”

      景西◐那皱起的眉头,似西湖绿波一般,温柔而典雅,带着几分担忧。就好像真是那么回事一样。

      兘聂合非十分赞许的点了点头,一双清冷的眸子动了动。

      “那真是太好了,正好我还有事要向太子殿下禀明原因,顺路带过去也是理所应当的,妹妹就不必操心,把这件事交给我办就是了,必定会给彩儿妹妹一个说法。”

      聂合非是巴不得把人送走的,更别提多几句。

      景西脸上是一片雨过天晴。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春儿,去请媒婆来,顺便嶛把我这怮嫁妆单子也送过去,还有彩儿妹妹的䐦生辰八字全部带过去吧,这里单子上的东西还是彩儿父亲留给她的,可不能亏了一分,等太子殿下定了主意把事儿带回来就行了,雇着㼆几个人拿上一百两银子敲锣打鼓的送过去,也当是为我们景府热闹热闹。”

      “是。”

      春儿一时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小姐还真是有一手,若是这事闹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太子殿下就是娶也得娶,不娶也李得娶了。

      一个贱籍门生罪臣之女嫁入太子府,说不定要得落下多少的板子呢!

      如果自家儥小姐被太子殿下退婚,本来是一件没什么光彩的事情,如今却迫不及待将妹妹嫁过去,这贤良的名声和这宽容大度的美名,怕是要在京城里传开了。

      应彩儿浑身得瑟着只觉得如坐针毡……

      这对兄妹有问踾过她的意见吗?

      顝 她刚想要出口拦下,却被几个丫头搀回去休息了。

      “看看,看看,彩儿害羞的,这多是大姑娘家,有不好意思呢,快送她回去休息吧,你们几个听着,保护好我彩儿妹妹,若是应彩儿,在府上出了什么事,掉了一根汗毛!我必要了你们这些人的狗命!”

      景西带人走了之后,又仔细交代了一番,府上的这些个奴才们,可不敢像以前一样溜奸耍滑的。

      至于保护,那货万一跑了可不行!

      寮就算是拿绳子绑上,她也要把人送到太子府去。

      夏言给自己退婚,打了自己詷的脸,뱆这是其一。

      ₲联合自己的妹妹背叛自己,这是其二。

      与外人勾结潵,意图谋夺景家,这是其三。

      不扒了他这张皮!

      都别怪她景西手软了!

      身后的秋儿摸了摸鼻子,这年头,得罪小姐和聂公子真的好吗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