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首长小媳妇

      另一边,夏侯擎与路丰已经会面,他们的选择也是先进入蛊林深处。以路丰对蛊林谧的熟悉,再加上其较高的蛊道修为,这是最好的选择。

      諾ᕾ一路上,两人便赶路边说着话,先是夏侯擎笑道鄕:

      “路兄,若论对蛊林的熟悉,整个蛊林宗上下恐꒧怕也骤没有弟子超过你了。咱们这次争夺第一的排名,绝对是十拿九稳。”

      路丰身材矮小、皮肤白皙、脸小且尖。看起来不似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内门弟子,反而像是刚刚入门的年轻学徒。

      对于夏侯擎的奉承,他并没有接受多少,只听他强调道:

      “我对于煎那个第一的虚名没有兴趣,我可以帮你争取积分,但你不要忘了等㤈到时候得到的蛊王遗蜕都৞要归我。我对于钱与普쵰通的蛊虫都不感兴趣,只有蛊王遗蜕才是我要追求的目标。”

      听到路핟丰这话,夏侯擎眼神微暗、眼睛微眯,但他随即就笑䱼着一口答应道:

      “这个没有问题,如果排行第一的奖励中有蛊王遗蜕的话,那就是路兄你的酬劳。但是……”

      ꓖ 说道这里夏薐侯擎话锋一转,又㽮道:

      “但是这次的奖励中⨑可是出现了两只蛊王遗蜕,想必路兄对那只蛊王遗蜕也感兴趣……但丑话说在前头,因为奖励的兑换权是由排名分前后,第一名是最有可能得到两只蛊王遗蜕的。岣而如果路兄想把另外一只蛊王遗蜕也拿到的话,就需要另外付出一些代价了。”

      说完这话訁,路丰听得有些迟疑,但随后他还是开口了:

      ⚌“在本来的誓约中,我就已经许诺谁了在롖蛊林中尽全力帮你。虽然我뽘的确很想要另外一个蛊王遗蜕,但我不清楚你想要什么,和我能给你什么풮。”

      ᮠ “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迷我们不光要搜集蛊虫,我们还要阻击别人。”

      夏侯訝擎这话惹得路丰回头面露疑惑的㾞看他:

      “你也知道咱俩是什么斤两,战力绝不是咱们럡两个的优势,遇到๑其他一些强势弟子的组合,我们甚至需要退避三舍嗡。”

      夏侯擎却是胸谜有成竹的点点头:

      “的确如此,但我所说的阻击并非是真的依靠咱们两个人去硬碰硬的阻击,更重要的是依靠手段阻止别人收集蛊虫。”

      但路丰几乎想都没想就脱口拒绝道:

      “我没有那种手段,不过我可以给你其他的东西交换蛊王遗蜕。”

      夏侯ീ擎却十分肯定的道: ᪔

      “不,你有。”

      路丰面色一变,却是不再否认,只是说道: 몋  “Ԗ你想要我动用蛊林中本就存在的机猒关?先不说这是猳破坏公平的,知道蛊林机关的人总共都没几个,솦就算有的弟子执陪行来蛊林帮忙时零星知道一些,也不一定턩懂得用。如果这事暴露了,那么就会鼄有人发现是我在动䫚用这些机关,我一定琰会为此受罚퇈。”

      夏侯擎却是不以为意,只听他道:

      “只要你动用了机关,这事就一定会暴露,大阵可是在宗主的眼皮子底冗下运行,动用⡟机关又有那么大的动静。不过他们又没有明文规定不能使用蛊林机关,借助环境难道不也是狩猎的一部分吗?”

      “虽然这话有些牵强,但道理却是在的,只要不是明文的规定,那就一定有着反应的时间。在你动用机关前与动用后的一段时间中,袳都不会有长老来阻碍。也许事后你会因为破坏狩猎的公平被处罚,但顶多也就是ꀉ扣除你那部分的积分,你的作用还是尽到了。”

      闗路丰听了这话有些沉吟,他也明白了夏侯鋬擎的意思턽。那就是借助蛊鯊林机关是最后时才会动用的大招,而使用这个大招的代价就是献祭他的参赛资格与积分。

      而在此之前,路丰还能够칺协助夏纸侯擎叆到处捕捉蛊虫,享受两个人合作的똎收益。就算最后路丰的积分被抹去了,两只蛊王遗蜕的价值也能够很好的抵消了。

      不得不说,夏侯擎打的一手好算盘。

      路丰想通这个,便默许的㍵问道:

      “所以呢凚?你要阻击的对手是谁?季嘶圣才瑅吗?”

      롟“不,他只是我阻击的目标之一。”

      ၯ 路丰再次露出惊奇麄的表情,他一直以为夏侯擎眼中的对手只有季圣㱐才一人,没想到在这次蛊林狩猎他还有另外춵需要注意的对手。

      因此他便马上好奇的问道:

      “是谁?”

       “安良,协助护送副宗车队的外界散修,安良。” 联 颹

      ꣟ 听到这个名字后,却属实让路丰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安良的名字他们这些紫袍内门弟子都多多少少听说过,詶毕竟比起外门弟뇽子他们的消息要更加灵通点,知道的事情也更多更详细一点。对于安良护送的事迹,以及宗门高层的反应,他们之中有的认┧为安ᜨ良有点本事,有的᠂认为外宗人夸大事实,还有的认为宗主想借这个由头趁机更改规则。

      뛠 路丰属于第一种看法,因为他见过人蛊子,这个副宗的神秘大师兄。虽然安良的事传的邪乎,但像人蛊子那样冷漠的怪人,明显不像是能够吹牛킨皮说大话的样子。

      蒽 可就算如此,安良在来到ꤑ蛊林宗的时候可还是练气中期筙,就算蝾真有些本事也是在那些雇佣散修中对比。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会得到夏侯擎这样的注意?ꃟ

      但紧接着夏侯擎便明说了:㎳

      “季圣才不用说,咱넓俩捏一块才勉强能够和他的实力相当,不管是修为还是蛊道上。如果能够阻挠他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而至于安良……我只能说你不要小看꒧他,尤其不要小看人蛊子这个家伙。”

      “怎么说?”

      쐦“我曾经派人去观察安良与人蛊子,结果就发现人蛊子在Յ教导安良如何赢得蛊林狩猎蹡。并且蹈因为同门之益的关系,虽然发现了我派去的人,但却没有出手留他。我敢肯定,这个叫人蛊子的家Ჾ伙绝对Ⴚ不亚于季圣才,甚至菷在某些方面还要略有超釶过,否则不会看破我给手下的蛊䖭虫뙺。”

      “在加上这个安良既然真的能联合人蛊子对抗金丹期,纵閎使只是几招,也绝对不容小觑唊了。因此我忌ꔣ惮的不仅是安良,还有他背后的人蛊子,被特意训练过的첢他,获取积分的速度可不一定比我们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