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芙常温下能隔夜吗

      夏小宁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不禁勾起了范雪瑶的回忆。

      三个月前,尚还青涩的夏小宁就已经具备了某种独特的能力,解决了医学界束手无策ᡥ的大难题,可以说是在生死边缘拉了她一把。而今,明显更加成熟他,难不成真的可以帮助范家在这场与任家的角力中占据先机? 䰚

      我要不要赌上냗一把?

      范雪瑶思索着,手中的汤匙无意识地在碗中打着转,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쟇给这片沉寂的空间制造了些许生气。

      突然,范雪瑶回过神来,停下手上的动作,对着夏小宁二人歉意地笑了笑。

      夏小宁回给她一个笑脸。

      “想好了?”

      “基本想好了,不过,我需要证렙据。当然,现在的你不可能接近界隙,所以೙无法在这上面向我证明什么。”

      “那你想我怎么证明?”

      “我手下有一个人,和你一样具备着神奇的能力,但她的能力我是知根知底的。或许,我可以通过她来侧面验证你是否具有跟界隙有关的能力。”

      夏小宁顿时来了兴趣。

      “和同道中人切磋?我承认我心动了,什么时候?”

      “就现在。”

      范雪瑶抬起手冲᫅着夏小宁摇了摇手上的腕表챴,而后悅用大家都听得到的声音对着腕表说道:

      “冰儿,进来一下。”

      话音刚落,包厢门就被人打开了。

      进来的是一名穿着略微宽松的衣裤却又不失身材的年轻女人,比起范雪瑶还要小上几岁,但跟夏小宁和甄湘比起来,又算是大姐级人物了。

      莂范雪瑶的年龄一直是个谜,除了范家核心成员,恐怕没人知道她的确切年龄。夏小宁只能通过她的日常举动来判断,范雪Ⱊ瑶应该뒤是三十左右。

      至于凭容貌来判断?开玩笑,以范雪瑶的条件,她就算到了五十岁,恐怕也是现在这个容貌!

      范雪瑶指着夏小宁说道:“叫夏哥。”

      謆 年轻女人一鞠躬。

      “夏哥,您好。”

      “∱小宁,她叫沈冰,是我㶌的贴身秘书,你也可以认为,她是我的贴身保镖。”

      夏小宁起身,伸出手和沈冰轻轻碰了一下。

      ⼏“沈秘书,我叫夏小宁,请多关照。冒昧问一下,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夏哥太客气了,叫我一声冰儿就行。我们上个月刚见过,当时是我开车送您去的南郊,当时您坐在我身后,没认出我也是正常的。”

      陞 夏小宁记起来了。

      之前他带着镇灵ᐞ子和范雪瑶追踪活死人小男孩时뗤,开犨车的压那名司机就是冰儿,只是且没有正式认识过,一时半会儿间没想起来。

      皣到这里,夏小㬸宁又想起了那名活栔死人小男孩的最后结局,但此时不是问这事的时候。

      夏小宁笑道:“叫冰儿不合适吧,冰평儿你可比我大好几岁呢。哦,我知道了,女人都怕被人叫老了,冰儿也是这种想法吧?”

      范雪瑶的脑门上跑出一条黑线。

      你一口一个冰儿叫得这么热乎,哪看出来不合适了?

      沈冰面色如常地说道:“您这么认为也没错,但我只是单纯地喜欢这个称呼。”

      夏小宁✡耸耸肩,三言两语间就听出了沈冰或许是个无趣的女人。

      也是,有资格成为范雪瑶贴身保镖的人,不大可能会是性格鲜明之辈。

      那ꇴ些性格太鲜明的人,要么是自立山门活得逍遥自在,要么是容易招惹到不该招惹之人,下场极为凄惨。

      就如镇灵子。

      夏小宁又介绍了沈冰和甄湘认识,大家这就算正式结交了。

      范雪瑶说道:“小宁,冰儿她不止一次靠近过界隙,当然,她没有能力看到你能看到的东西。一段时间后,她身上可能沾染上了一丝界隙那边的气息。你既然自称可以看到界隙,那想必也能看到她身上沾染着的东西,不妨就在此露첄上一手,让我们也开开眼界。”

      听到范雪瑶说夏小宁能够看到界隙,沈冰的眼睛深处露出一丝骇然,但很好地遮掩住了。

      夏小宁听后,目光一闪,明白了范雪瑶的打算。

      他打开道촒眼看賈了看沈冰,发现她体内有一股能量,数值显示为836。

      对应的境界是引灵境后期,离巅峰还差不少,甚至比起白叔也有所不如。

      夏小宁暗松一口气。

      看来在人界,引灵境才是普遍境界。

      他从一开始就遇到图图大魔王,后来又接着遇到疑似清冥境巅峰甚至以上的驻守灵将,以及离清冥境也袼只有一步之遥的镇灵子,更是在灵界遇到了货真价实的王级大佬断天涯,架搞得他有种清冥境也不过如此ⴙ的错觉。

      直到现在,他才从沈곡冰身上找回了自信。

      引灵境后期嘛,我也是,大家谁都不虚谁!

      夏小宁心中暗爽一番,又伸出手,搭在沈冰肩上。

      “得罪了。”

      引灵诀骤然运转!

      沈冰只觉一股天大的吸力自夏小宁手中传来,而后她就惊悚地发现,自己修炼了二十年的元气,消失不见了!

      不,没獅有消失不见,⟎而是被夏小宁抓在了手中!

      沈冰张大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范雪瑶也是激动着站起身来,看着夏小宁手纯中的那团黄色气体。

      “这……这是……”

      “冰儿你来说吧,这是什么?”夏小宁笑眯眯地说道。

      “是元气,是人族修炼后才能产生的元气,也是我修炼了二十年的元气!”沈冰仍然沉浸在震撼之中。

      饶뮷是她〈从小接触元气,也不止一次见过元饒气的真实形态,但此时此刻仍被这一团看似绚烂的黄色气颍体给吸引住了。

      又或者说,她是被夏小宁随手展露的这一手给震住了!

      “他到底是谁侷,为何能轻易做到䘪连族老们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夏小宁认真地盯着沈冰看,发现她眼中满满的都是震撼,这才舒了一口气。

      “你说对了一半,这是元气,但又不止是元气。”

      “你是指?”

      “范姐说了,你曾多次接近界隙,所以带上了一肐点界隙那边的东西。那种东西,活人无法接触,更不应该接触,染但你接触了,这就是问题所在。我问你冰儿,你这段时间是否感觉心神不宁,睡觉也睡不踏实,好權像被什么␁东西附体了一ಆ样?”

      “你能看出来??”沈冰再次震惊。

      “回答我。”夏小宁不满地微皱眉头。

      沈冰心中一震,面带恭敬地答道:“是的,有些像是恶灵附体,但族老们帮我看过了,都说垒不是恶灵附体。”

      夏小宁心中冷笑。

      他们这群〖半吊子能看出来才怪!

      籬 因为,在此时夏分小宁的锖道眼中,那团代表了沈冰二十年修炼成果的黄色元气团上,有一条类似于蜈蚣的透明虫子正趴在上面,贪婪地吸食着元气!

      这种虫子,换成以前的夏小宁自然是不认识的,但这次跟随图图来回穿梭灵界后,有幸在穿梭낱途中见过一次。

      图图告诉他,这叫“虚空虫”,一种生长在四界之外的虫子ⳬ,不具备肉体形态,只是以能量形式存在着。

      虚空虫只吃能量,且对灵族的灵Ƅ力和人族的元气尤为感兴趣,一旦有身具这两种能量的生物靠近,它就会附身在那人身上溴,偷偷흹吸食着他的能量。

      当然,如果有天族出现在虚空虫附近,甚至会引起那片区域的虚空虫一族全体暴动!

      无他,天族太香了,天元气更是号称冠绝四界的高级能量,对虚空虫而言,那是值得它们全族灭亡也要冲上去咬上一口的香馍馍!

      当然,天族强者手段深不可测,虚空虫有没有那个命在临死前咬上一口就是个未知ꆳ数了。㡰

      虚空虫是界外生物,无法被人族或灵族看见,但夏小宁的道眼却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

      至于图图是如何认识这种虫子的,夏小宁只能归结于图图身上秘密太多,不差这一个。

      所以说,虚空虫的这种存在形态,更像是“寄生”,而碇不是“附体”,沈冰口中캃的族老们能看出来才怪了!

      罿ᩀ夏小宁仔细研级究了一下虚空虫,很快就对它失去了兴䁋趣。

      因为虚空虫只知道팎吞吃能量,却不知如何齇利用,所以,手中的这条虚空虫虽然身具一百多点能量,但这些能量全部被它用来长身体了,根本没用在修炼上。

      引灵诀䍸再次发动,夏小宁想试试能不能将这些被虚空虫吞吃的能量回收利用了。

      但在下一秒,神奇的事情又发生了。

      夏小宁在以引灵诀牵引出虚空虫的全部能量后,发现这些能量并没有第一时间变成灵力被自己吸收掉,而䓬是化为了一颗十分精纯的小能量球!

      这颗能量球,整体呈透明色,其内有虚无之光闪烁,仿佛一颗通了䒛电的弹珠般,异常惹眼。

      嗚但夏小宁并不是因为能量的外观被吸引的,而是因为在他的道眼中,这颗小小能量球是没有颜色的!

      到了ࠞ今天,见识大涨的夏小宁早就知道了,能量是有颜色的,或者说,能量的类型不同,所释放出的颜色也不尽相同。

      ៴ 灵力是纯白色的,和灵体及灵族是一种颜色。

      䞽元气是黄色的,无论是镇灵子还是沈冰的元气,都是这꧈种颜色。

      上个月刚开业时,夏小宁还겓在店门口遇到过数字范儿的监事长白叔。

      他在白叔体内看到了不同于灵力和元气的另一种形式的能量,有点像是元气的黄色,但明显又比黄色要明亮许多,更多地偏向于金色。

      可惜那时的夏小宁尚还十分弱小,无法将这些能量从白叔体内取出来好好研究一番。

      喎但不论是灵力还〠是元气,抑或是白叔体内的未知能量,都是具有颜色的。像虚空虫身上的这种透明无色的能量,夏小宁倒是头一次见。

      ꠦ 夏小宁不动声色地将虚空虫懯所凝聚的透明能量球抓在手心,又反手一掌将提纯后的元气团拍入沈冰体内。 껍

      “现在感觉如何?”

      沈冰默默感应了一番,腷然后脸上再次出现䐧惊容。镔

      “这……我感觉好多了!您对我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将你的元气净化了一下,让你远离謳界隙带来的伤害,ﰛ一点小手段罢了。”

      癧 沈冰深㌄吸一口气,朝着夏小宁深深鞠了一躬。

      “谢谢您,夏哥。”

      “小事。”夏小宁摆手道,“以后再出现类似的情况,尽管来找我。你是范姐的朋友,自然就是我的朋友,对朋友,我夏小宁从不吝啬。”

      范雪瑶心中一动。

      他这话,是说给我听的?

      范雪瑶挥挥手,沈冰退出了包厢。

      “小宁,我信了,你确实能看到和界隙有关的东西。”

      ꦬ “那这事就这么定了?”

      “恐怕还不能。”范雪瑶略带沮丧地说道,“就算我信你,但别人不会信,除非你肯在集团董事弓会上施展刚刚的手段,但你肯定不愿在这么多人面前暴露自己的秘ሴ密。范家做出的决定,不是我一个人能够更改的。这픶样吧,过几天你随我去见一位长辈,是我这一脉的嫡系长辈,有了他的支持,或许我可以说服集团董事会改变主意。” 薅

      “是你上次说过的那名长辈?”

      “是他。”

      夏小宁在心中推算了一下时间。

      “ꤖ可以。住但在那之前,我想知道上次那名小男孩的下落,不是不信你,而是既然当了好人,自然要当到底。”

      “小男孩没事。我们正在想办法驯服他的野ꄹ性,你也知道的,在智能领域,数字范儿拥有着全域顶尖人才,在生物智能领域同样如此。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我还枇能给你带来一个惊喜。”

      夏小宁松了一口气。

      “如此一来,在见你长辈之前,就只剩最后一件事了,时间上还要再延迟几天。”

      范雪瑶好奇道:“什么事这么重要?”

      夏小宁露出一口不算健康的牙齿。

      “高考。”

      范雪瑶:“……”

      甄湘:“……”

      高考是个什么鬼?

      人家分分獦钟上千万的数字范儿女总裁诚心邀你去她家见长辈,你拿高考ﰑ当借口要求延迟几天?

      是,高考是很重要,可以说是当今社会芸芸学子们出人头地的唯一途̱径。

      但是!

      但是,夏小宁你可别忘了,你一个三天两头玩失踪的人,公司都开起来了,灵界也逛了一大圈了,活也活过了死也死过了,甚至还将手伸进天罗域三大家族碰撞的气场中只为光明正大地摸上界隙一把,在这种丰富多彩绚烂多姿的人生百态下,你㯝居然还想着回去参加高考?

      你这是拿自己太当回事呢,还是拿范氏集团太不当回事??

      范雪瑶眼中危险之意闪烁不断,怒气隐而不发。 ㋈

      就当甄湘将心都快提到嗓子眼时,范雪瑶突然露出一个邻家小姐姐般的温柔笑容。

      “那姐姐我就预祝你高考顺利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