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唯侦查这新网址

      这于敏큒一介绍,几碸位女孩多少还看了几眼刘长远,几个男生出了校门,根本把老师不放在眼中。

      ሺ ࣇ看刘长远的眼神,就是不屑一顾,嘴中叼着香烟,一副看不起地方百姓的架势。要総是遇到对面苇田大队㜾的子弟,又是一副嘴脸,和人家点头哈腰称兄道弟的。

      刘长远也不想深交他们,更不愿意得罪他们,以后还鴑要在家属区内开肞店做生意,怕这帮家伙来捣乱。所以刘长远压住愤怒,和大家点䵹了个头,算是打博了招諒呼。韆

      这帮怂㝆货理都没理刘长⅕远,正在这尴尬的袮时刻,通勤车的车门打开,㸞人象潮水般往上拥,刘长远手中提着鸡蛋桶,也不堑和他们挤,最后上的通勤车。 Ⴘ

      当刘长远回到家的时候,屋里坐着两位客人,㺜四姨给介绍这是隔壁的邻居,叫张叔和张姨,是一个学侀校的同事。

      ⦶  刘长远当然知道,张叔是学校的保卫干事,张姨是小学五年级的语文老师,张姨的大个很高,但说话的腔调总象有些藐视人的样子。

      今天两口子过来,是老家的揜人给拿过来几斤大青虫子,给四姨家拿过二斤,连带着过来坐一会儿,她的女儿在四姨的班里,也是沟通一下感情。

      捭 刘长远叫了一声“张叔,张姨”,将ዔ果冻掏出来给了表弟,将鸡蛋桶拎向厨房。四姨鐯父正在厨房做饭,看着大青虫子不知道咋吃呢?

      刘长远说他会做,将虫子伔倒进一个盆里放上适量的水,将虫子体内的脏东蓹西挤出来,然后又剁碎,用小火炒干巴的,再放上调料和尖椒末,一道美食就这样出炉。

      四蠔姨送走了隔壁夫妻俩,说太饿了就进屋来ꬣ端菜,除了炒青虫,还有一盘板鸭,一盘土豆丝和一盘粉皮拌黄瓜,荤素搭配四个小菜。

      臨坐在饭桌上,四姨父看着四姨,笑嘻嘻地说道:썦“这么好的菜,不楇喝点酒都白瞎了,我就和长远少喝点,领导咋样”?

      一说喝蝹酒,四姨就气不打一处来,“还둹想喝酒,昨天晚上我们娘俩在这屋睡的,长랰远睡的沙发。你就象头死猪,叫쀎都叫不醒”。

      죭表弟也在一旁拱火,“喝什么酒,喝醉了昨天还“咣咣”踹껕墙,隔ͺ壁阿姨今ﰳ早掘都问妈妈咋回⽛事?人家一晚上都没睡好觉”。

      諆 四姨父盯了一眼儿㻅子ꏆ,心说你就别加纲了,这就够喝一壶的了。小家伙往四姨边上靠了靠,对他爸“哼”了一声。

      四姨忽然ㅴ想起,刘长远禔今天是去报社投稿的,忙问࢝情况如何,有没有登上石油报小说连载的希望。

      刘长远也没隐瞒,简要地将抓抢包贼,认识了⻶张锦凤,又通ṭ过她和副主编韩童相识,将认緸二人干妈,錤以及韩矬童帮忙报电大的事全说了。

      ⇅给两个人听的有些呆住了,这就象听传奇故事一样,那样的不切合实际,可刘长远不是那撒谎的孩子。

      ᆫ 四姨一拍桌子,“拿酒来,这长远小说发表,估计是希望大大的,有这䉈个干妈顶力相助,应该没什么问题൲。这又给报了电大,值得庆祝一番”。 뽂

      四姨父忙拿来一瓶白酒⻬,又从冰箱拿出两瓶冰镇啤酒,知道四姨不能喝糳白酒,别看她喊上酒,最多两瓶啤酒的量。

      四姨父坐下,给刘长远諗和自己蜢一个人倒了一杯酒,盖上瓶盖后说:“那个叫韩童的副主编没接触处귁过,不太熟悉笺。

      ꄯ可张锦鼁凤쮀我可知道,是钻⽂井一公司的宣橬传部长,嘴ᚵ皮子很利索,讲起话来“咔咔”地。뛭她老公厉害,是钻井一公⿫司的保卫科长。

      将来你要和她ߌ们搞好关系,将你户口办进油田都不成问题。我估计念完电大,给你安排个工作都有可能”。

      刘长远是重生以来第煘一次暍酒,也不知自己疳的酒量退化没有?于ᄪ是就喝蚑了一口,感觉还可以,和上一世差不多。

      于是就接着⽋四父的话题说:“要想关系处的好,首先自己得拿的出手,㶩有人家欣赏你的地方,至于将来什么样谁也说不准”。

      四姨请起啤酒杯,对两位男士说:“咱们首先得让小说发表,剩下的问题以后再뗟说,来干一杯”,说完一杯啤酒见底。

      汕 四姨父和刘长远,陪着喝了一大口白酒。庆功酒是提前喝了,如果发表不了可就퍉悲哀了,自己这脸可往哪放。

      刘长远和四윇姨父将一瓶白酒磞全喝了,욏他没꿐感到有什么异췖样,说扪话也口齿惞伶俐,走路也没问题,看来酒力依然尚在。

      收拾䩍完残局,几个䘺人唠了一古会闲嗑,四姨ཷ父提议,明天星期天到上水线去挂鱼,反正闲着也没事,挂上大鱼好改善一下伙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