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影院

      齐开看좘了看倒在地上疯狂呕衈吐的马飞,原本紧皱的眉头略微松了松:“他们怎么在这?”

      “你认识他们?”利托里奥伸头看了眼对面的两人问道。“哦,好像是今年学校仅有的几个毕业生,是你朋友吗?”

      齐开看了一眼利托里奥,不知道怎么和她ᓠ解柅释,刚想说些什么,他的身体就忍不住又咳嗽了起来。

      “什么人?出来!”原本还在安慰马飞的大凤敏锐的注意到齐开这边的动静,立刻护在了马飞的前面。

      “怎么了,怎么了,是黑海吗?黑海怎么在陆地上?”嘴角还挂着彩虹的马飞恍惚的站起上本身,但还没坚持一会儿又跪倒在地开始呕吐。

      齐开见状叹了口气,只能和马飞同样虚浮的走出草丛:“是我,齐开。”

      原譨本还因为可能遇敌而无现紧张的大凤听到来人的声音,大着胆子上前两步想要去确认,却被身后的马飞拉住:“等下,等下。”

      马飞喘息了两声扶着双膝勉强站了起来:“你,你自己走出来.....走巗到月亮下面来。”

      齐开微微叹了口气,但是嘴角却满意的扬了起来。他在利托里奥的搀扶下,慢慢走出阴影,慢慢走到月光下,缓缓抬头タ挺胸:“人类特种海军提督学校2050届毕业生首席,齐开。很高兴能够在这里见到你。”

      马飞和大凤两人看着齐开,一时间没有任何反应。

      其实齐开自己也不知道该对这两人报以什么样䖴的态度。两人上次见面还是齐开故意找马飞的麻烦的时候,话说那次可真是把眼前这两个人得罪惨了。

      人类的马飞就算是被齐开拧断了一只手,而身为舰娘的大凤则更뜴是在心理上被齐开反复折磨䉮,几近崩溃,可以说如果毕业班谁和齐开的关系最差,那毫无疑问,一定是眼前这两人。

      “你...真的是你?”马飞颤颤巍巍的走上前,月光洒在他的头发上,用阴影笼罩了他的面容,让人看ᔕ不清。

      “是我。”齐开下᯽意识低下了头,似乎有些惭愧。

      接着他做好了挨揍的准备。

      可是下一秒,一个温暖的拥抱就把他结结实实的笼罩住了。

      齐开双目失神,大脑一片空白,就这么任马飞紧紧地抱着,在他后背用力的拍打着。

      奇怪的是,即使平时再怎么小心照ྀ料也会时不时闹脾气的肺,在马飞剧烈的拍打襼下居然安然无奙事,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齐开感受着马飞的拥抱,思绪一点一点回归,苍白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潮红:“我以为你再见到我肯定会揍我一顿。”

      “原本我也是真么想的。”马飞松开齐开,齐开居然看到他的眼睛居然微微泛红,猜想可能是因为刚才呕吐的太过剧烈的原因:“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这个混蛋现在的样子,我忽然动不了手葴了。”

      “那我可真是谢谢你哈。”齐开低下头,轻轻揉了揉眼睛。

      马飞看着䛬一身沧桑的齐开,上下打量着,想说些什么但是最后还是没蝞能开口,最后只是唟轻轻拍了拍齐开的肩膀:“没事,过去了,都过去了......我们回家吧。”

      不知道为什么,同祦样的话,听到马飞这么说的时候,齐开忽然感到鼻尖一阵酸涩,酸涩的就好像被别人狠狠地打了一拳,这一拳从鼻尖,直至胸口ፔ。

      “大凤,麻烦你去周围望一下风,还有,您是......”马飞看珺着利托里奥有些迟疑的说道。

      在利托里奥报上姓名之后马飞也没有深追她的身份,就让她去另一个方向把风,然后把齐开拉到海边,뇉自己跳到他们来时的船上,给齐开翻了点吃的出来。

      쑩 “只有军粮和罐头,凑乎凑乎吧。”马飞把一堆自热食品和罐头㟀放在齐开面前说道。

      齐开略微迟疑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笑笑表示感谢,然后轻车熟路的撕开这些东西的包装:“你似놡乎变了很多啊。”

      “有吗?”面对齐开毫无掩饰的询问,马飞嘿嘿害羞的笑了笑:“果然你们都能看出来啊。”

      “我们?”齐开将自热军粮处理好,等待它自行热熟说道:“还有谁。”

      诘“我们那些同学啊。”马飞说泜着,脸上带上一丝酸涩:“凡是活下来的,都说我变了很多。”

      齐开轻轻点了点头:“能和我说柾说你身上都发生了什么吗?”

      “其实没啥啦。”马飞略微有些难为情的笑了笑,只是在他的眼神中却没有和那表情相对应的羞涩:“就是小说电视里常见的那些,死人啊死人啊之类的,痀不提也罢。”

      齐开没有说什么,他从从马飞的脸上看到那种他熟悉的表情,▀那种将疤痕深深掩埋的表情。

      二人彼此沉默着,都不出声,过了一会儿齐开自热军粮开始发出呜呜呜的叫声齐开才开始有了一些反应,手忙脚乱的打开袋口,颤颤巍巍的品尝着平日里被他不屑一顾的“猪食。”

      “吶,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不配飯和你们一起站在那天那个地方的。”看着齐开幸福的享用着食物的ᒚ样子,马飞轻轻笑了笑说道:“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总之我是来自一个很遥远的地方㠨,跟你们完全不是一个世界。”

      烐齐开抬头想了想在学校中他仅绠仅见过几次的马飞的言行,脸上露出了一࠽种冷俊不禁的笑容:“确实,我们确实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看到齐开似乎有所误会,马飞脸上只能露出一种纠结的表情,但最终还是只能䚟无奈的放弃:“总之就是那个意思啦。我也不怕你笑话,原本我是根本看不起你们的,在我看来你们其实跟一个个没长毛的猴子没什么两样,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土著。”

      一边听一边吃饭的齐开被马飞这句话直接逗笑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Ꝫ,你继续说。”

      马飞看着齐开的样子一脸无奈,但最后也只能微微叹了一口气:“直到那一天之前,我一直都认为我摤是特别的,直到那一天之前都是。癠”

      齐开暗暗地点了点头,他也是,在那一天来临之前一直以为自己仗是世界上最特殊的。

      “可是真的当那些降临到我䋝头顶的时候,我真的怕了。”马飞说着,轻轻抱起自己쇗的膝盖:“我无法理解那些和我差不多大的人,在枪炮爆炸声中,在同学的尸体中,为什么还能保持镇定,为什么还能有余力去保护别人,为什么可以毫不犹豫的为他人赴死。”

      齐开顿了顿,手上的动作变慢了。

      “긖其实,其实你也应该能猜到的吧。其实唯一需要照顾的人就是我,我就是当时他们最大的累赘。如果没첽有我,他们很多人都可以活下去的。他们本可以活下去的。”马쟆飞说着,字里行间全是悔恨,但是让齐开奇怪的是在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一丝的懊悔和对自己的愤怒,有的只是无尽的哀伤:“她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两条腿软的站都站不起来的的我拉拽着跑了一路,然后把我扔到运输机上。”

      “可是,就好像老天爷总喜欢戏弄人一样,就在我准备拉她上来的时候,一个机炮把她的胸膛炸开了。肋骨内脏溅了我一脸,但是她脸上还保留着刚才的表情,就好썪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马飞说着,抱着双膝的双手越收越紧,最后直接把头藏进了膝盖之中,无声的发出哽咽的声音。

      齐开不知道为什么仿佛自己也能感受到马飞身上的痛苦一样,那种撕心裂肺的酸涩在二人之间共鸣回荡。

      齐开放下食物,想了半天最后只能像马飞对他做䛂的那样,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其实挺瞧不起你的,最开始。”马帩飞深吸一口气,擦了擦脸上的泪,强迫自己露出笑容说道:“可我在飞机上看到了,我看到你在废墟上聚集舰娘,然后又把她们派了苳出去。其实在那种高度我根本看不清你的对不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个身影䒠,我就确信,百分之一百肯定是你.셉.....百分之一百肯定是你。ഞ”

      齐开沉默着,并不做声。

      “我真的好羡慕你啊,可以一点都不慌乱,镇定的指挥自若,机会放到你的面前你就可以抓住,不会因为自己的懦弱而只能像一个小丑一样逃跑。뢉”马飞自说自话的叹了口气:“我原本以为我也可以做到的,只要机会放到我面前我就一定会抓住......但是可惜当时我心里除了害怕就是害怕,真的......”

      马飞说到这里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齐开想要安慰,但是看到马飞那坚定的眼神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所以,那天我就发誓了。”马飞说着,微微抬头,看向夜空,伸出手,像是想要抓住什么:“我再也不会想那天一样夹˗着尾巴逃跑了。他们为了救我放弃了生的机会,那么我就有责任担起他们的那份❩人生,代替他们活下去。我可以懦弱,可以后退,但是他们不能!”

      齐开听着马飞仿佛自言自语般的话,脸上露出欣慰和哀伤的表情:“你真的变了好多啊,不像我......如果可能,真的挺希望你컸没有发生这些变化啊。”

      马飞嘿쐽嘿笑了笑:“你在我面前自卑什么,你可是我现在追逐的目标啊。”

      齐开吃了一惊,怔怔的指了指自己鮣:“我?”

      “对啊,作为拯救人类消灭黑海的提督,还有谁比你更能成为我的榜样和目标ᖃ啊?”马飞说着站起身,在漆黑的夜空下,模仿着他记忆中齐开在众多舰娘面前的样子,挥斥方↤遒大自有一股大将风采:“我决定了,我的这一ꑐ生都要作为人类的提督奋战下去,只要这世界上还有一个黑海活着,我就绝对不会放过他们。在我的世界里有个狠人曾经说过一句话,现在我借过来也一样。”

      马飞说着,回到齐开面前,双眼中仿佛星辰在闪烁:“对于她们对人类犯下的罪行,审判她们㐘是上帝的工作,而我的工作就是负责把她们送去见上帝。这片大海是属于人类的,也永远将属于人类。”

      齐开看着眼前的少年,柔和的月光下,海面泛着温㲆柔的光,海水涛涛,微风阵阵,少年仿佛在向什么东西宣誓一样,立纀下쑘了今生的㲐矢志不渝的目髠标。

      看到这里,齐开终于清楚自己对眼前这个少年抱着的是什么样的情感摭了。

      浧那䧶是赤裸裸的羡慕与嫉妒。

      报 当别人正在以悲伤为动力룙,朝着更遥远的地方砥砺前行的时候,只有自己,只有自己,抱着伤口和鲜血,固执的停留在原地,看着过去嚎啕大哭。

      不知道为什么齐开忽然想起了猎户座对他说的一句话:

      简直就像是一个小鬼在无理取闹,幼稚而又可笑。

      齐开自顾自的失笑道,这个女人有的时候目光真的令人安心而又惊悚般的可怕。 앋

      看着齐开似乎也在思考什么,马飞就微微顿了顿,然后郑重的说道:“齐开,我知道你看不起我ᓜ,我也看不起我自己。在那天之后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但馍是我知⯌道你一定也过得非常不容易。但是从今天开始就不一样了。”

      马飞说着,向齐开伸出了手:“我希望你能过来教导我,指引我,如果是我们的话,世界上没有什么是能难住我们的,人类会在我们手里复兴彥,我们必然会成为黑海的送葬者。”

      齐开看着马飞,几乎差一点他就要被眼前的这个少年所感染了,但是就在他即将伸手接住马飞的邀请时,젾他的理智还是阻止了他:“我怎么感觉你现在又变回以前了,跟以前一样过分的膨胀。”

      “这不是膨胀而是自信好吧。”马飞笑좱着⠷翻了个白眼:ꂴ“再说我哪里变回去了,我这只能说叫过度自信,以前的我那叫目中无人......你还别说我现在想起自己在学校的样子,真的活像一个煞笔,哎呦不行,越想越丢人。”

      齐开被马飞的话一时间逗的乐◉的不行,但突然起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却打断了他的笑声。

      ᰮ “喂,你怎么了?”注意到齐开咳嗽的有些异常,马飞立刻回到齐开身边问道:“生病了吗?你怎么咳嗽的这么厉害?话说刚才你好像就在咳嗽,身子出什么事了吗?”

      齐开一梔边咳嗽一边笑着,缓缓平静下来之后轻飘飘的说道:“没事,就是感冒了。你懂得,掉海里了。”

      “哦,这样啊。”马飞听完齐开的୒话没有任何怀疑㗵的重新坐了下来,脸上的紧张也消失了:“亏你还是学校首席,掉海里还能感冒,你也不觉得丢人?”

      齐开和马飞相视一眼,齐齐笑了笑,过了一会儿齐开开口问道:“大家......大家后来怎么样?”

      听到齐开终于问道这里,马飞脸上的笑容微微敛了敛:“我是最后一个活着离开威科岛的毕业生,如果算上你,最后我们只活下来了18个。”

      齐开痛꤄苦的闭上了眼,但是马飞又补充道:“不过大家都过得很好。我们在下了飞机被询问了一些之后,就被分配到七海提督手下去了,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一种,捷径吧。”

      马飞笑着说道,似乎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对了,一直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他也活着。”

      马飞愣了一下,脸色闪过一丝哀伤,随后就被强烈的欣喜取代:“你是说约翰?他没死?”

      “嗯,他也还活着。”马飞笑着点了点头:“他现在在北海总督手下做事,听说十分受重用,几乎是被当做左右手培养的。不像我,还可怜巴巴的在东海当杂兵。”

      齐开笑了笑安慰着马飞说道:“你可就知足吧,你知道往届能进七海的毕业生有几个?你已经算是运气很好的了,偷着乐去吧。”

      “偷着乐啥啊,你是不㔄知道我到了东海之后有多惨。”一说到自己马飞的话匣子可是打开了:“什么好事美差没有我,什么脏活累活都有我。这不,大部队都后撤多远了我还被派出来当侦察兵,连个通讯仪也不给我,害得我也得跟着大凤往前线跑。”

      뤠 “正常,所有的新兵到了七海都得从最苦最累的做起,不适应前线的艰苦将来你怎么独当一面?”齐开笑着安慰马飞:“再说了上前线有什么不好,你刚才不还说要把所有黑海都送去见上帝吗?现在就后悔了?”

      “怎么会?휨我是认真的!”马飞有些生气的瞪大了眼睛,但随后气焰就蔫了:“可是我晕船啊......”

      齐开一愣,哈哈哈的笑的异常开心,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喂喂喂,笑一笑得了,别太过分哈。”马飞臭着一张脸,估计要不是看在齐开是病号ힳ的份上早就一拳过去了。

      “对不起对不起,不笑了不笑了。”᳛齐开强忍着笑意抹掉眼角的泪水:“我懂我懂,不瞒你说其实我也晕船,我不光晕船我还晕机晕车,凡是交通工具我都晕。那天在飞机上,不是我不想搭理你,而是我怕我一张嘴就吐你一脸。”

      马飞一愣:“那你个**还有脸笑我?”

      “可是我不会被派去当侦察兵啊。”齐开一脸嘲讽的笑道。

      马飞听完脸色更黑,气鼓鼓的转过头不想再打理齐开,而齐开则继续哈哈大笑。

      一时间海滩上满满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