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e44学生

      ヽ李玄宗和流云真人商议好之后便ᘽ告辞离去。

      一㓧名在旁边侍候的小道童一边过来收拾茶具,一边赞叹道:“这位李峰主为人还真不ꦈ错呢,如此急公好义。䀡

      不像其他峰د主那样,各家自扫门前雪,别说帮忙了,不落井下石就算是퍧厚道了。”

      ˰ 白鹤dz真人此时⏉却是露出了一抹意味深ʫ长的笑容:“傻徒弟,你当真以为那李峰主就是喜欢助人为乐?

      ග为师早年在道门大派的时候,师ᯋ兄弟之间互相构陷残杀的事情见的可톯都不少。

      记住了긃,这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却有无缘无故的恨。

      徟 有人对你好,那一定是有所图,有人要杀你ễ,可能只뽁是单纯看你不顺眼。”

      那小道童才十几岁,从小就跟䨑着白鹤真人⸒炼丹,几乎没怎么下过丹鼎峰。

      此时闻言他顿时瞪大了眼睛:“啊?您是说那李峰主都是装的?”

      白鹤真人笑了笑,摇摇头道:“不知道。

      ꭓ 不过就算是装的,他也帮流云道友解决了麻ꃃ烦,又不是什么坏事。

      一个人是善쓶是恶,是好是坏。不是看他做了什么,而是看他对你做了什么。”

      小道䴝童懵懂的挠了挠昂脑袋,还是华没有太懂。

      白鹤真人也没有解释太多,他只是感觉鞋这李玄宗很有意思。

      黑风山在李玄宗没来之前就是一团浑水,而李玄宗来了之后,貌似把这团浑水搅的更勅浑了,不过这浑水下面却겟露出了不少东西。

      当然现在白鹤真人也不知道ﶂ是好是坏,不过起䩼码对于他丹鼎峰来说是好的。

      岮有了李玄宗为슼他搞来的灵药,他终于可以肆意挥霍,去炼制愺那些小众㖢却能够锻炼他丹道能力的丹药了。

      “躰傻徒弟,点火开炉,今天为师教你们炼制‘金枪不倒锁阳丹’。”

      “师父,为什么这丹药的名字这么长?”

       “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

      粄流云真人对李푻玄宗的实力还是很信任的。

      不提之前李玄宗的那些战绩,光是当初玄光洞中李玄宗拎着奎山君人头出现时的那一幕便已经很震撼人心了。

      所以这次前往中山国流云真人还是很有信心的,主要是对李玄宗有信心。

      中山国在沧溟郡,跟海东郡相邻,并不算太远。

      谊以李玄宗和流云真人的实力全力赶路,串七八天便已经到了。

      ෞ 其实这还是李玄宗第一次离开黑风山脉的范围,当然这一路上大多没什么景色,荒탾无人烟之地居多。풇

      当今天下五洲,人族主要居住在中ᆱ元神ﴇ洲,最大的皇朝也在中元神洲,其余四洲实际上是被视作化外蛮夷之地的,人妖混杂,规矩混乱。

      絛 东行灵州地大物博,跟其他边缘슉三洲比起来还算是好一些的,起码环境好很多,人祸虽然不少,但会少一镺些天灾。

      李玄宗㈣和流云真人要去的那中山国虽然名为国,但实际上却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国,加起来也不过只有十几座大믇城州府,人口也不到百万。

      “前面便是那中山国的都城万象碨城,而那独龙寨就在万象城后方。

      咱们是绕过万象城,还是从城内穿过去?迚”

      出现在李玄宗眼前的是一座灰扑扑的大城,城墙斑驳,上面沾染着一些黑色的痕迹,好像是什么东西干涸凝固留下的一般。 

      “从城内走吧,找个地方休息一햾下养精蓄锐。正好真人你也给我说一说那独龙寨的底细,还有周围有什么势力。”

      李玄宗一边说着一遍跟流云真人踏入万象城内。

      这辈子李玄宗自幼便加入青云宗,所以他对于之前的生活记忆已经有些模模糊糊了。

      而在穿越之后,上辈子的记忆占据身躯,更是挤压了不少属于这辈∫子的记忆,这使得麵李玄宗对于幼年时候生漾活的记忆就更加模糊了。

      嵢 所以严格来说,这还是讁李玄宗第一次看到这方世界的人族城镇是什么模样的。

      刚一入眼李塇玄Ɓ宗的第一印象便是麻木。

      茿 뎺街上的行人不论是穿着脏䧦兮兮衣衫,蓬头垢面的贫贱百姓,还是那些看样子衣着还算是整齐的平民,他们的眼中㗈好像都没有太多的ꑧ色彩,映衬出的只有麻木两个字。

      选这些人只敢小心翼翼的走在街道两旁,唯有那些穿着绫罗绸缎的㼩富人还有城Ƕ中的军人官员可以走在路中央。

      甚至就连城中的路都分成了两种模ﳟ样。

      中央都是整齐的青石板铺就,两边则是烂泥土路。

      嫹有个乞丐好像是因为快饿晕了,不小心잣踏上了青石板,却立刻遭来了馠富人㾳手下的毒打。

      阶级分明。

      李玄宗略微皱了皱眉头,这幅模样让他想到了上上辈子未穿越时的某个人种分级的奇葩国家。

      流云真人看到李玄宗的扌模样,问道瓰:“李小友是在同情齲这些凡人?”

      听到流云真人的用词,李玄宗心底摇了摇头。

      他早就发现了嬈,这方世界的修行者貌似大多響数都没有把自己看做是‘人’。

      对于他们来说,自己劲是修行者,是成仙所的种子,跟凡人早就已经是两种存在了。

      ⥲ 就如同刚刚穿越时,他那ﴕ个死鬼师父毫无负担的去拿无辜少女跟猪妖换丹药一样。

      “不是同情,只是感觉有些可悲。

      没有人生下来就应该是最底层,他梺们被如此对待,却丝毫都不知道反쐝抗。

      毕竟你我也曾经是凡人,因为机缘踏出泥潭,有了纵横这修行界的机会。

      甙鎞但若是我们袾没有这机会瓩呢?是不是会跟眼前这些人一样?”

      流云真人叹息道:“其实贫道也觉得他们有些可怜,不䒷过他们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机会。”

      “为什么?”

      “李小友你看。”

      流云真人忽然指向街头。

      只见街头驶来一辆巨大的车撵,足有十几丈大小,竟然是由八头巨象ӡ拉着的。

      那车撵上是一尊十余丈高的雕像,三面四臂,有忿怒,有慈悲,有威严。

      雕像下方则是有着数名穿着花里胡哨衣服的神官在那里诵经。

      车撵雕像所㷤过之处,凡人纷纷五軒体投地,眼中充满了狂热和敬畏。

      雒 富人官员也都䁪跪伏在一边,不过那些神官謉在路过他们是却会洒出一些水来,李玄宗能感觉到里面蕴含着微弱的灵气。

      “石原上神,法力无边。

      护我苍生,佑我中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