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未满十八岁

      柱子家在城郊,如果骑车估计没鿟半个小时下不来,周正干脆打车前斕往。

      路上看着路两旁的建筑景色,他心里莫名有股恍若隔世的感觉。

      谁敢想,再过10年,这里就襝是另外一番景象。

      ꇶ 老旧街道社区拆迁,高楼大厦耸立,商业街区排列,岁月给了任何城市发展的便利。

      漠柱子家距离主损干道不算远,虽然社区老旧了些,但是好在出行方便。

      刚进楼。

      周正就看见不少人挤在入口处吵吵嚷嚷。

      二姐夫的声音格外响ม亮。

      “这是柱子家祖传的东西,他凭什么不能带走?人家卖的是房子,不代表连桌椅板凳,家具摆设都得要给你。”

      “嗯,这小伙说囉的是。”

      ꚜ “对呀,三狗,柱子卖给你们的是房子,他自己的东西怎么不能拿走。”

      “你们这些看热闹᙭的嘴闭紧,关뺩你们屁事,再吵狗尐哥一个个收拾。”回应的是个比较尖声刺耳的声音:“我们不管别的,他既然已经把房子卖了,那里面ꐨ的东西就是我们的,今天谁敢拿走一样,这凄事都不能了。”

      ┩ “对,这里的东西都是我们的!”

      “还有,那伙计,这是我们跟王柱子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轮得到你管吗?”

      周正走到众人围堵的外围,只见二姐夫的柱子被围在中间,不过看两人的样子并没有受到伤害。

      还好没爆发冲突。

      估计二姐夫心里也有豏底,易集人在老家干.架出了名,这明显对己方不利的形势他怎么会看不出来。

      吃瓜㴥群众们交头接耳,不过都是小俭声议论隃,唯ꫀ恐声大被第三个人听见。 㕳

      可见这群人确实不好惹。

      二姐夫答道:“我是柱子他哥,怎么轮不到我管。庆”

      “没听说过王柱䊶子还有个外省的哥呢,咋的,同母异ꃞ父的亲兄弟?”还是那个尖锐的声音。

      “哈哈哈哈!”

      “狗哥说的对,没准是。”

      其话音刚落就听见二姐夫的声音响起:“柱子,柱子,Б你冷静点!” 諝

      “哼哼,怎么着王柱子,你个哑巴还想跟我动手?”

      尖锐声音冷哼,切声道:“我不ၢ想欺负残疾人,你最好给我识相点。”

      “要想把这些东西拿走也行,今天拿出四万块来,不光东西是你的,房也是你的㳓,随便拿。

      不然,你啥都꼓别想带走,哦,你那些破衣服倒可以收拾了,我够仁慈了吧。”ஃ

      凸 柱子说不出话,二姐夫一直在嫿代劳,他语气里也带了些怒意:“他卖房袜子的时候只拿了你们一万五,现在你们转口就要캦四万,抢钱呀!”

      囥“对呀,我们狗哥以前就㪠干的是抢钱的买卖,不服吗筥?”

      “我们收房子的时候就是低价收,想按原价拿回去,没睡醒ဗ吧?”ࡡ ⣶

      “没四万,不商量。”

      二姐夫亦是无计可施。

      在人家的地盘,人数也比不过븒人家,现在硬气逞英雄是纯粹找挨打,脑残莽汉才会这么刚。

      软硬不成,这窪就让今日之行骑虎难下了。

      此时,被二姐夫拦着的鲲柱子脸色异常难看,不知是气是怒。

      쒪“让让!”諎

      周ꤡ正再听不下去,拨开外围看热闹的邻里,跻身进去。

      㒷 䪎“这人谁呀?”

      “估计是柱子的朋友吧,这孩子没了爹妈之后就很少见他回家,估计也是在外面认识了几个䚈朋莁友。”

      “唉,是个可怜人,父母双亡,自己喉咙也哑了。”

      ⡈ ……

      “这四썰万块钱我给了,柱子家房子还有房子里面的东西都是我们的,没意见吧。”

      二姐夫听周正说出这话,眉头一皱就想开口阻拦,可쉄是周正摆了摆手,让他椃先别言语。

      줫“你又是哪根葱啊?”

      ꯿

      曆“呵呵!”

      周正没搭理开口挑햶事的小喽啰,只是回复了个标准笑声。

      왾 “嘿,你这……”

      “哎,小虎,你别闭嘴。”

      说话的人就是之前锐声男人,叫三狗的家伙。

      ಻䴒他伸手拦住想跟周正刺棱的小弟,对周正笑道:“兄聈弟,你☰也是柱子的郤……呃,亲戚吗?”

      三狗在社会上闯荡的时间不短,一眼就发现易健利穿着打扮和周正不是一个档次。

      尤其是周正看上去不足二十,但是身上这套装备哪像是打工仔。

      衣服鞋子都是名牌不说,手上还萈握着曕个䳓手机,家里没准就是뫒做大生意或者是哪个大领.导的儿孙。

      䇁他们这些上不了台面Љ的小混.子可惹不起这些大人物。

      “呵呵멆!”周正没回答他的话,而是微微仰头拿捏着腔调,큲满口京味道:“没瞧出来,ﺻ您是哪位呀?”

      看见到周正吊儿郎젱当,又趾高气昂的模样,三狗ᬤ心中닊暗怒,可是听到他的口音,心䠴尖又是打颤。

      这是京都来的呀Ĉ。

      说话这么横,眼끖神都跟刀子似的,自己十来号人都也带拿正眼儿瞅一下,밄看样子是个硬膜茬。

      三狗底气不足,声也低了三分:“咳藸咳,这一片儿赏ス脸都叫我声狗哥,您叫我三狗就行了。”

      ︭“狗哥!”

      听见大哥还没怎么着就对一个小年轻用上敬语ꇅ了,他旁边的小兄弟们顿时就耐不住说话。

      “都睙给䬋我闭嘴!”

      三狗心中谮对周正的身份越箊是剖析,就越是硬气不起来。

      以前刚开始混.的时候他就听大哥说过,京⣆都不好闯,城墙跟底下的老少不好惹,一板砖都能砸出俩沾红底的来。

      当年,带头.大哥不就是玩大了被人整进去,现在都还没出来。

      三狗想到这儿,看着周正在手上摔打着那款才出来没多久的掌上手机,感受到后者目光如刀子一般在自己脸上刮来刮去,暗自咽縄了口唾沫。

      “哦,三狗,成,我记ጿ着了。”周正点点头,又好奇地凑到三狗面前道:“三狗呀,狗哥啧,大名叫什么?”

      “我,我大名瀖叫余则成!”

      “余则……什么,余则成?”

      뫶周正差点没惊掉下巴ꝉ。

      “您听过我?”

      “咳鮇咳,你这名字跟我一个朋友倒醦挺像,不过人家是能戳破天的主。”

       周正半真半假的说道。

      他倒是很想问问三狗认不认识一个叫孙宏雷的,不得不说,那货的匪气可丠比眼前这个真的“余则成”重多了㲄。

      “能戳破天的鴫主”,三狗子把这句话在嘴里雅来回咀嚼,却不敢深想。

      其他人都懵了。

      没看错的话,这俩人是聊开家常了吗?

      “怎么着,柱子的事摆个场吧,你刚늁才要四万块是吗?”

      樠 쫴 周正语风一转,又将话题扯了回来。

      ꃲ “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