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乱搞操

      “这剑龙术将是我又一大底牌。” 腉

      冷尘心中很满意,他有自信,同阶内,只要对方没有很逆天的法宝,他能用此剑术横扫过去。

      而且哪怕对方柎比他高一等级,不是那种大的境界差距,ᒽ他也有信心与之틟一战齪。

      “是时候出去了垈,接下来要赶紧赶路了,早点到达酒剑宗。”ぎ

      冷尘收起寒പ心剑,心念一动,出了决斗域。

      当他再次出现时,人在外面的一个树洞中。

      这是他헦临时找的一个隐蔽落脚点。

      冷尘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北擎州西部,一片未杁知的山脉中,手中的玉质小剑转动越发频繁,他知道酒剑宗不远了。 흐

      ⨲ 收ᡔ起东西,冷尘正准备走出树洞砣。

      这时,㴼传来了几人的脚步声,还숱夹杂着辱骂声,他停了下来,接着树洞的缝隙往外看去。

      就看见四道身影出现了附近。

      四人都是少年,年龄看上去比他䌄还小一点。

      其中三个少年手上似乎拿着什么,往前跑着,一边跑一边还͉在辱骂嘲讽着后面追他们的츖少年。

       后面那个少年身材消瘦,约莫十二三岁,穿着破烂脏乱的㷩衣裳。

      顶 他的脸上充满糙了焦急。

      ㉔ “李平安,你个大笨ɥ蛋,追不到我们吧。”那个拿着东西的少年一脸嘲笑道。

      “一本破剑术看得跟个宝似的ᙝ,果真是大笨蛋。”

      “你们别说,就这傻子,烥还幻想着学剑,真的笑死我了。”

      “哈哈籙哈,李傻子,你在追信不信我们把它给你撕碎了。”

      听到他们的话后,那个叫李平安的少年停了下来,他连忙道:“你们快把剑术还我。”

      那个拿他剑䊣术的少年,将手中秘籍放在左手,右手拿起一页,装作要撕碎掉。

      “李平安,跪下来,给哥几个磕几个头,我就还给你,不然귷,我就给你撕了。”

      李平安听后,默不作声,内냄心似乎在做激烈的斗争。

      他握紧鑠了手中的木剑。

      “怎么,想用手中的木剑杀我们,௽来来来,让我们看檒看李大剑仙的厉害,哈哈哈。”

      三人见到李平安手握木剑,全都哈哈大笑起来。づ

      墛 “你们别撕,我跪。沚”

      Ṃ 少年松开了木剑,终于是妥协了,屈膝正准备跪下去。 畿

      而正在这时,盻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噢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有毛病袼,真是丢我们修仙者的脸。”

      Ƨ

      冷尘从树洞中走了出来,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当他走出来后,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呼他᫯。

      “哪来的杂种,℁敢管我们的…”拿着李平安秘籍的少年看到出来的冷尘后,正准备怒斥硪,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却是再也不敢继续了。紽

      因为一把剑已经停在了他的咽喉处,泛着蓝光的剑尖透着深深的寒芒。

      那少年一윎脸惊恐,浑身打着颤,裤裆处都已经湿掉了。

      其他两ꈵ个少年比他也好不퍋到哪去,吓得摔倒在了地上。

      “仙…仙人…饶命…”

      拿着秘籍的少年,牙齿打藆颤的道。

      兵 “东西放下赶紧滚。”

      冷尘看都不看几人一眼,淡淡的道。

      三㒞个少年如临大赦,丢掉手中的秘籍ᕗ,连滚带爬的跑了。

      冷尘看ꪰ着那个明显很震惊的李平安,一步步朝他走去。

      “问你话呢,你不是凝气悮一层吗,怎么这么怂?”

      没错,眼ﯚ前这个叫李平安的少年,他也是뼂修仙者,刚才㵇她愤怒之下,暴露了自己的修为。

      这也是冷尘无法理解的,明明一个修仙者,居然被三个普通人欺辱,甚至还要下跪。

      李平安终于反应了过来,连忙恭敬的道:“前辈,我…我…”

      “师父说过的,让我不能伤害普通人。”李平安低着头道。

      冷尘将那本剑术捡ཌྷ了起来,看了一眼,发现是最普通的御剑法门,甚至比胡科的那本还要差。

      翍“这也不是⧳什么宝贝呀,你这么在乎干嘛。”

      冷尘说着,将剑术丢给了李平安。

      李平安接过剑术,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他一脸纯真的笑道:“多谢前辈,ﭫ这是师父留给我的,我ꖆ一定要好好珍惜。”

      “停,别叫前辈了ﵓ,听着怪别扭,你叫李平安吧,多大了?”被人叫前辈,冷尘实在是ସ有些不习惯,他连忙摆錗手道。

      “回前…我今年十三了。”李平安道。 歨

      “我叫冷尘,比你多大二岁,你就叫尘哥吧ᄉ。”

      冷尘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他ꖝ说这些,只是看着他,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一般,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剒 雒 李平安居然一点也不介意,而且明显很高兴,他笑道:“尘哥,我带你去我家玩下吧。”

      冷尘本来想推迟的,最后蒩却还是点了点头。

      “好。”

      听到他点头后,李平安明显更加高兴了,继续道:“尘哥,你这몶么厉害,肯定是哪个大门派的。”

      壺 冷尘有些汗颜⻌,不过心里裚倒是挺舒服的,他道:“说对蹾了一半,我马上要去酒剑宗了。” 

      “太好了,尘哥,原来你也要去酒剑宗。”

      “难道聟你也要去?”冷尘好æ奇的暯问道。

      “对呀,我正准备明天去的。”李平安一脸兴奋的옜道。

      “你知道酒剑宗在哪吗?”冷尘连忙问道,这真的是没想到,随便遇到˃一个人,居然与自己一样的目的。

      㫳 “知道啊,就在这附近,师父嘱咐过我,叫我一쏝定要加入酒剑宗,我从小练剑,∋做梦都想加入进去。”李平安一脸向往的道。

      “你这么崇拜你师父,为什么不跟他学⋟?”

      “师父走了,他老人家说要去云游四方,苏挑战天下剑仙。”李平安满脸崇拜的道,看得出他真的很崇敬他的师父。

      冷尘无语,遼听着怎么这么不靠谱呢,你师父要是这么蓢厉害,连个厉害的剑术都不传给你?

      颴 当然,这话他没说,ἵ而是继续道:“你师父为什么一定要你加入酒剑宗?”

      “师父说,那里有我的机缘,所以我一定要成功加入进去。”李平安坚定的说道。 춓

      “尘哥,你呢?”

      “我跟你差䓹不多吧,也是有人介绍来的,看见这个没,酒剑宗的信物。”

      끳 牃 冷尘将玉质镸小剑拿了出来,对他道。

      “哇,这是真人信物,尘哥,你好厉害,有了这个你绝对能成功进去。”李平安一脸羡慕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