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视频

      苏照这边吩咐宫谆女准备了一些茶水、点心,来到一ﮚ座八角凉亭,众人落座。

      “我看你骨呈玉色,真元隐凝,修为应是快到先天了吧。”卫湘歌将桃核放在一旁,㵊以手绢擦了擦唇角的桃实汁液,看着苏照,感慨道:“你这进境可真快。”

      苏릱照嘴角抽了抽,道:“昨天晚㳩上刚刚进入后ĵ天巅峰。”

      武道修为,不뒷能以ꤤ气运冲刷,就只能以资粮冲关,他用完半根赤髓宝树,终于在昨晚突破后天巅峰之境,以他估计,突破先天,也只是时间问题。

      豰这边厢,卫湘歌明眸闪烁,忽然想起什么,从袖中取出一个白净瓷瓶,正是当日在⪏沁竹轩中拿给袁烨的大还붏丹,少女挑了挑一双英气黛眉,微微扬起下巴괻,对着苏照清声道:“大还丹,适合后熣天突破先天境界用,你拿去用吧。”

      녱 棝 굧苏照笑了笑,正要伸手接过。 ផ 彡 苏子妗静静看着神采飞扬的卫湘歌,明眸含笑,总觉憎得这少女突然而起的神气,实在ȕ好玩,打趣道ለ:“投我以⅐木桃,报之以宝丹,匪报也……”

      说到一半,苏子妗似乎觉得不妥,清咳了一声,柔婉楚楚的眉眼之间,有些不好意⇧思。

      卫湘歌脸颊微红,垂眸⾢不语,显然她也是过读过诗洓经的。

      ꇿ苏照倒是对这无心之言,不以为意。

      而뮬且他也不⍟会自⍷我感觉良好,额,人生三大错觉……

      因为卫湘歌原就性情率真、娇憨趌,偶ꖮ而才会现出一些小娇羞、扭痓捏,虽然,他也퀝很乐墂见就是了。䶫

      就在这时,一旁的芍药䕁,将炭火棍,宣纸拿来。

      “阿弟,这是要햖做什么伳?”苏子妗浅浅一笑,问道。

      苏照接过炭火棍ĵ,以及宣纸,道:“方才见湘歌舞ّ枪,风姿绝伦,一魉时心有所感。”

       卫湘歌闻言,就是好奇地看向苏照。蚰

      “稍等片刻。”苏照深吸了一口气,前世的绘画技巧在脑海中ﻉ回忆,毕竟太久了,多少有些生疏,好在仙道中人强横的神识拯救了这种陌生。

      刷刷刷……

      苏照此刻手持炭火棍在宣纸之上勾勒,神情专匣注,因为正值夏日,温煦阳光披落在少年身上,就是柔和了冷狆峻的面庞线条,驱散了前段时间杀伐由心貨的森然、阴郁。

      素描作为一种迥异于此界意境流的写实技法,原就应着一个像字。

      约莫一刻钟,苏照停下绘画,将炭磠火棍扔在一旁,展开观看,也不觉大为满意。

      有了神识相助,这简直就䍀是人肉照相机。

       只见画卷之中,虽是黑饻白线条勾勒,但将ᵕ簇集似霞,绚烂如火的木槿花盛开之妍态,栩栩而现。

      在那万千落英缤纷之中,一个少女持枪独舞,少女身形高挑,青丝如瀑,剑眉入鬓,一双黑白分明的丹凤眼,顾盼神飞,眉心一点朱砂倒映,赤红长壸裙之上的腰带,裙褶璎珞都是依稀可见。

      “这样㤆像……”

      ㅪ 苏子妗捂嘴说着,一如潇湘之水依依的푚明眸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而后目光逡巡过画中人物,停留在前襟之上,就是惊疑不定地看向苏照,心思复杂。

      此刻少女想的还要多一些,心底幽幽一叹,为有苏一氏宗庙绵延澔计,照哥儿也该娶亲了。

      这时,卫湘歌也凑上前去看,刚一入眼,不由愣怔原地,黛眉之下的明眸,就是眨了眨,怔怔看着画像,只觉心绪乱成一团,一时竟说不出。

      苏照轻轻递了过去,笑道:“算不得什么,我听塉说神照境的仙人,可以玉简留影。”

      卫湘歌抬眸,摇了摇头,讷讷변道:“舿这不䱥一样。”

      当然不一样,后世高清照相机,也能拍出清晰的照片,可蓅当以手绘而出ⱶ之时,仍不减丝毫震撼。

      苏子妗看着二人,心底轻叹道,如非寸寸之心,又何誏至于这样传神?趋

      卫湘歌螓首抬起,풷清澈明眸糠之中满是期冀之光,道:“这画能送我吗?”

      苏ถ照道ॶ:“炭灰易褪,如有铅笔,倒可长久保存……”

      ⧩“我用法力固定。”卫圣湘歌轻声道。

      苏照笑道:“既是给你画的,你自然可以留着。”

      卫湘歌爱不释手컭地收起画卷,只觉越看越喜欢。

      苏照轻声道:“阿姐,等明ꋈ日,咱们一起出宫逛逛温邑城。”

      棛 当然,除却出宫纾解自家姐姐的忧郁,让卫湘歌熮出去散散心之外,他也想借机出宫察访一番民情,于深宫之中,许多事情只停留在纸面上的禀告,不实地走访一番,治政施策,就容易想当然。㐸

      苏子妗似乎也察觉到了苏照的用意,柔婉眉眼之间现出一副期冀燱,显然↋心性明澈的少女,也被深宫褐之中䶓的压抑气氛拘릵束久了。

      滋 第二日,天朗气清,惠风硇和畅。

      苏照就带着苏子妗和卫湘歌,在彭纪、蔡安핡二人率领殿前司翊卫榦的护卫下,化妆一番,就是出了苏国宫苑。

      因是ず雨后,天朗气清,空뻵气清新自然,苏国大街之上,熙熙攘攘,升斗小民川流不息,贩夫走卒,织席卖履者也是于道左随处可见。

      䄄苏照领着苏子䛳妗以及卫湘歌,行走在大街上꧵,二女此刻都换了一身士子衣衫,人群之偋中,宫中禁卫穿着便装,散于四方人群之内,神情划警惕地打量着四方的人群。

       其实,苏照早已将神识放至四方,不仅是为了保ᤖ护,而是为了察看这个时代的百工行业,뮘此刻以乾天观象之法望去,只见无尽㵊白红之气젼弥漫在整个温邑城,从事轮、车,陶、冶、织、匠的升斗小民。

      “周礼有言,国之六职,百工与居有焉……只有亲自实地考察一番,才㗯能发现,这靓不仅仅是一方陆地纵横的仙道世界,还是一方真真切切的人道社会。”苏照冷眸微动,一眼看过去,不由思维发散,思忖道:“只是这样以家庭为单位的小作坊生怫产模式,效率未免低下,如果成立手工艺者职业技能学校,培养手工艺者,走规模化、集约化道路,然后生产商品,倾销附近各国,再向恦诸国换取原材料……”

      一时之间,不仅是对于愤手工业,其他方面的治政思路,也被苏照调动起来。

      可以说这是苏照第一次,开始以一个势力之主的角度思考,如何提升国力,如何让百姓安居乐业,对于其ꦏ个人而言,有着难以言说的습意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